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7950
用户名:  slshuaige
昵称:  九制陈皮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3-07 15:35

感谢那个美丽的错误

感谢那个美丽的误会

 

                   老 黎

 

这次能够回家乡参加高中毕业20周年的聚会活动,见到多年未见的同学和老师,我兴奋无比、感触良深、感慨万千,相信许多同学老师都和我一样心同此心、情同此情!虽然整个活动有些美中不足,有些小小遗憾,但总而言之我觉得这次聚会活动还是比较成功的,如果让我来打分的话,应该是接近八十分吧。组委会的几位同学为了这次活动费了很大的精力,真是辛苦了,在此表示诚挚的谢意!

不过,参加这次聚会让我又有些许酸楚和不快,一位同学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跟我说,“老黎,我们过去捐款给你。你现在发达了,你要捐一些给我们噢!”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加上这位同学在我面前接连提起了两三次,于是,一段尘封了二十二年的往事从我心底里冒出来,让我在倍感温馨的同时满腹辛酸!

1989年元月23日中午,十八九位认识未久的同学来到我住的河边街亲戚房子那里,有的手里还托着崭新的棉胎和被单,说要送给我用,并把40多元零零散散的现金交到我手上,让我用来改善伙食。猛然间看到这些东西和现金,不明就里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意思,当然是极力拒绝收下。这十八九位同学见我再三推辞,便异口同声地说:知道你家里困难,于是全班70多位同学凑了这点心意,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否则就对不起大家……同学们的话让我当时真是左右为难,三番五次推辞了大半天。然而他们七嘴八舌、不依不饶地做我的说服工作,说东西已购,木已成舟,退不回去了。我说不过他们,只好很无奈地收下了。

来自农村的同学,由于没见过什么世面,普遍都有一种内向自卑心理,我当然也毫不例外。对于这些并不昂贵,凝聚着大家的一片心意,寄托着大家无限真诚,显得特别珍贵的东西,我在收下之后由此背上了一种无形的精神压力,甚至一度苦恼无比的我曾经想到过退学局或者转学,远离这个让我难堪的学校,远离这个让我难堪的班级。那是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一个需要捐助的人,我愧领了同学们的物品!我家住大明山边,种有漫山遍野、很值钱的八角和茶叶,年年都可以采摘换钱,生活自然比县里很多平原村庄的日子好过得多,家里的收入情况在全村处于中上等水平,很早就盖起了楼房,用上了电视机,这在整个山区一带、整个上林是为数不多的。可能是由于比较有钱吧,我们村子一度好逸恶劳,读书人很少,读书风气很差,近千人的村子那时候和我一起上高中的就那么可怜的一两个人,十几二十年了都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中专生。受此风气影响,属于文盲半文盲的我父母他们,跟村里的大多数人一样不重视子女的读书,他们认为我是老大,不应该读那么多的书,应该早点回来讨老婆管八角茶叶。偏偏我是很不服气的一个人,视读书为命,想要在这方面闯一条路子出来。这样,双方的观点就对立尖锐起来,一方不想送读书了,一方却非要读不可,在我中考落榜的时候达到了更严峻的局面——反正你自己考不上的,怨不得我们,你不回来干农活还想怎么样?可是父母想错了,那个时候我还是想读书、想补习,不愿意回农村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并且表态:就算他们不送我,我自己去广东打工,也要挣了钱交学费照样读下去。因为我的口气极为干脆坚决,拗不过我的父母们只好妥协了,但跟我约定:只能补习这一次,考不上就要回家!一年的补习让我度日如年,总算顺利通过考试,开始我的高中阶段的读书生涯。为了给家里省一点钱,也为了跟父母赌一口气,除了正常的学杂费,高中三年我几乎不向父母伸手要过一分零花钱,也基本不买新衣服、新鞋子;而为了不用住校的伙食费、内膳费,我自己一个人住到了亲戚闲置的房子里面,每周五自己回家拉柴火、大米、青菜,过着一种近乎苦行僧式的生活!我那个时候的表现、那个时候的衣食住行,估计在部分同学看来,很寒酸,很落伍,跟一个贫困家庭是没有什么两样的。现在想想,当初父母们的想法并非毫无道理,不该责怪他们,作为老大我是应该回家务农,为他们减轻一些负担的。

后来,一位要好的同学跟我谈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看到我经常衣着单薄并且咳嗽,独自和一个老阿婆住着(闲置房子亲戚的老人,不时来那里走走、看看),几位热心的同学便积极打听我的情况,希望能为我做点什么。某位班干恰好和我曾经是初中的同学但并不熟悉我的情况,她想当然地告诉大家我是个孤儿,家里很穷……于是,在几位班干和普通同学的商议组织下,一场为并不真实的贫困同学募捐的活动在悄悄地进行着,70多位认识不久的同学们把省吃俭用的五毛、一元捐献出来,最少的是两毛钱,最多的捐了五元钱——这在那时候是一笔巨款噢。那笔捐款一共80元,买了棉胎、床单后剩下40多元——我曾经在某位班干的笔记本上抄录了一份捐款同学的姓名和数额,很想在适当的时候把它公布出来。实话实说,同学们的初衷是良好的,充满着爱心和善意,但相信大家万万没有料到,那次捐助活动在给我温暖的同时也给了我无限的烦恼,因为我根本不是一个孤儿,也根本不是来自贫困家庭,我自然受之有愧!更何况,我一向信奉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生活准则,对于毫不必要的施舍和怜悯,少年的心是最为敏感的。

很长一段时间,为了归还这两张被子、棉胎和40多元现金,我六神无主、吃喝不安,去教工宿舍找过时任的班主任韦老师、谭老师,前前后后跑了好几回,但在最后关头就是没有勇气敲他们的房门。我也想直接通过班干把东西还回去,可是找谁我总是下不定主意。那样一拖再拖,久而久之我的心慢慢地淡了,遂放弃了那个念头,心里面一直很纠结,心情真是很压抑、很阴暗。时光一晃过去了二十多年,对此我还是念念不忘。在这次聚会活动之前,我也数次跟三两位同学提及那次捐款活动对我的负面影响和造成的心灵阴影,他们都表示理解。而在这次聚会活动的发言中,我还差点把当时的心情说出来,后来想想在大家难得的喜庆之日说这个事情多少有点败兴,因此还是没有说出口,觉得用文字表达出来更好。

当然,今天写下这段文字,并不是要埋怨善意好心的同学,只是想将当年心事一吐为快,对那段经历做个了结。我特别想说的是:尽管那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尽管我曾经为此沉重和阴郁,但我还是要谢谢大家,谢谢你们给我的温暖和友情!也许没有那个美丽的误会,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尽管我只是一个暂时解决了温饱问题、住进了城市的农民工,没有任何身份没有什么地位;尽管我对同学们的深情厚意无以回报,但知恩图报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也时时刻刻牢记在心!谢谢各位友! 

如有需要选用者,请与本人联系,谢谢。邮箱:slshuaige@163.com  

Tags: 少年心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622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九制陈皮 2011-03-21 17:05 Says:
【评论未审核】
阿拉 2011-03-11 13:42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