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725
用户名:  潭子
昵称:  潭子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8-27 22:39

打 煤 饼





打 煤 饼


  现在城市里的家庭有了各种家用电器,煤气炉、电饭锅、电磁炉、微波炉……青年人已经很少有人会知道用煤来烧饭煮菜了。可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家里还是用煤灶烧饭烧水煮菜的。当时家庭烧的大都是蜂窝煤,每天起码要烧5到6个。一个月下来,就要烧近200个的煤饼,若果都是向市场购买,这也是一笔不少的开支。为了节省开支,有些家庭还自己动手打煤饼。80年代一般的家庭经济还不是十分宽余,能节省一点就节省一点。我一家六口,单靠我夫妇俩的工资过日子,也是捉襟见肘,所以能省也就省了,也加入打煤饼的队伍。

  每到寒暑假,正是打煤饼的好季节。学校放假了,球场空着,教室前后面的空地,都是打煤饼的好场地。这时候,这里一家子人,那里一家子人,都铺开了打煤饼的战场,那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场景。有的搓泥浆和煤粉,有的印煤饼,一家几个人参与,彼此分工合作。和煤浆是很讲究的,水、煤、泥的比例要恰当,水放少了粘不起来,放多了又松散打不成饼块,泥不放不成型,放多了泥煤饼又不好烧,不经过反复试验是不会成功的。我有了多年的经验,和煤泥做起来是得心应手,很快就和好了煤泥。用煤模打煤饼也要讲究技巧,用煤模压进和好的煤泥,将煤模轻轻提起,放在另一个场地,然后又轻轻的将煤饼推出,这就是产品了。“叱咤、叱咤”,一压一放,一排长长的煤饼就展现在眼前。每当看到那一排排长龙似的煤饼,心中就充满无限的喜悦。夏天在烈日下,冬天在北风呼啸中,打煤饼虽然是艰苦些,可是煤饼很快干。若果遇到突然刮风下雨,那是最糟糕的事情,大雨一淋,煤饼全散,前功尽弃,又得重头再来,这种情况,在暑假碰得最多。遇到这种情况,全家人紧急出动,赶快将半干的煤饼收好,来不及收,就拿塑料布遮盖未干的煤饼,并临时用砖头或木头压住塑料布,防止大风吹开。这一紧张的“抢险”保卫战,我是经历过多次的,就是让雨将自己全身淋湿透,也不能让煤饼淋湿。打煤饼虽然是紧张辛苦的劳动,但每个假期,只用几天时间,就可以打够半年烧的煤饼,打好了煤饼,这个假期也就过的安逸了,所以,整个劳动是愉快的。

  有一年暑假,我的一个学生是氮肥厂的职工,他从厂里帮我买了一车廉价煤粉。为了把这车煤粉运回家,我们全家,除了年老的岳母之外,我同老婆和三个孩子共五个人全出动,用了一辆木板车将煤粉拉回家。那天上午7点钟出发,到下午一点多钟才拉回家,足足用了五个多小时。我在前面拉车把掌舵,老婆孩子在后面推车帮力。为了一车廉价煤粉,我腰酸背痛,汗流浃背,好不辛苦,休息了两天后才有力气打煤饼。我尝到了“人到中年万事忧”滋味。也让儿女们经受了“艰苦奋斗”的锻炼。

  打煤饼,已经成追忆。今天我年纪老了,也不再用打煤饼了。然而写出来,好让孙子辈知道他们的祖辈曾经有过这一段经历。

        2007,8,2


 






Tags: 生活感悟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5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