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725
用户名:  潭子
昵称:  潭子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6-08 16:44

读《诗经》,谈情说爱


                         读《诗经》,谈情说爱




爱情,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曾几何时,在那特定的“革命”年代,“爱情”题材列为文艺作品的禁区,成为革命派“遗忘的角落”。开放改革,冲破思想的禁锢,爱情一词又鲜活起来了,人们可以大大方方的谈情说爱,人性得到彰显,这是时代的进步。但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西方思想的输入,纯净的“爱情”一词被泛化、被扭曲、被亵渎了!不少文艺作品充斥着赤裸裸性爱描写,社会上骇人听闻的淫乱、情杀、三角恋、婚外情、包二奶、骗色骗婚等现象层出不穷,连中学生也出现早恋、性淫乱的现象。真让人们特别是父母们谈“情”色变!


爱情,真的变的如此沉重?我沉思。偶尔翻开《诗经》,突然看到了两千多年前古人谈情说爱的一方纯净天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首篇《关雎》,以书写爱情生活开篇,诗歌通过反复吟唱的重迭句式,把男青年对姑娘热恋的痴情写得何等缠绵细腻!这里没有淫词艳句,只有两情相悦、两心相知的真情表白。《木瓜》(卫风):“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男女主人公的一“投”一“报”,在反复的“永以为好也”的咏叹中,我们感受到他们陶醉在爱情的幸福之中。男女之间,两情相悦、两心相知,彼此能相互扶持,结成终生伴侣。读《诗经》让人感受到真正的爱情。


相悦是情感的交融,相知是心灵的沟通。《风雨》(郑风):“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爽?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疗?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诗用反问句来表示情人相见的激越感情:见到情人,怎能“不爽”(不痛快)、“不疗”(不消除病痛)、“不喜”(不高兴)呢?幸福的会见是欢愉的,两心相知,更体现相互依托的宽慰。这就是爱情!


《诗经》的爱情诗极力赞美忠诚专一操守。《出其东门》(郑风):“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員。出其闉闍,有女如荼。虽则如荼,匪我思且。缟衣茹藘,聊可与娱。”一位男青年,不为眼前貌如天仙的众多女色所迷惑,只专一挚爱着他的服饰穿着朴素的姑娘。这对爱情是何其的忠诚专一!我对《诗经》中《蒹葭》一诗十分钟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朔游从之,宛如水中央。……”这是一首意境深邃、给人一种淡淡的哀愁的恋歌。是什么原因造成男女主人公的隔离?是彼此的误会,抑或家庭的阻挠,还是社会的干扰?我们无从知道,也不想追究。我们随着那苍茫的蒹葭,感受诗人那深情的呼唤,知道他对情人爱恋之深,专注追求之深。我知道了,古人为什么能做到两情相悦、两心相知,那是因为他们的爱情,是建立在对爱情忠诚专一的基础上。


    今天,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富足了,同时也会引起某些人对金钱、地位、权势的膜拜追逐,爱情慢慢失去了它的本义,增加了“金钱、地位、权势”等许多附加值,随时可以变异思迁,朝三暮四,并且污染了整个社会。


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这虽然是封建社会的金科玉律,不是今天社会的必然信条。但面对当前社会一些人对爱情的亵渎现状,重读一下《诗经》,感受中华民族的优秀礼仪道德,还是有意义的。


                         201068





Tags: 诗经   谈情说爱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73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