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725
用户名:  潭子
昵称:  潭子

日历

2017 - 1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17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8-14 17:09

说不尽的乡愁——悠悠两岸情(3)

  3、说不尽的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 余光中:《乡愁》


      台湾诗人余光中《乡愁》,是上世纪流传两岸最广泛的一首诗,是最触动台湾老一辈人对祖国、对家乡的的怀念情思。踏上台湾的土地,接触老一辈台湾人,更深切理解他们的这种催人泪下的感情。


   就拿我的襟兄定哥来说吧。由於歷史的原因,長達30餘年兩岸隔絕,音訊全無。但血濃於水的親情,割不斷定哥對家乡親人的思念。“文革”结束后,1981年9月定哥从台湾辗转香港回到廣州,探望她牵肠挂肚的年邁的母親和兩個妹妹。又过了十年,他已经退休了,1992年春,定哥回到家乡梧州,我首次會晤定哥。他見到我第一句話就說:“謝謝你多年來對老母親的照料”。其实老母親早已在86年病故不在人世,但定哥還要說這感激的話,短短的一句話,倾诉了他埋藏心底多年身處異鄉但時時對母親牽掛的深情。

  那年在梧期間,我同定哥走街串巷,定哥打开记忆的闸门,比劃著幼年时的印象,我帶他游鴛江春泛,看梧州的歷史文化長廊,上白雲山觀浮游在西江的系龍洲,并陪同定哥回了一趟出生地——新地鎮。定哥面對碧綠的鴛江水,高耸的雲嶺晴嵐,面對家鄉的一草一木,既熟悉又陌生,不時和我們談起當年在蒼梧中學(現梧州一中)求學的往事和在家鄉小河游泳摸魚的趣闻,仿佛他又回到了青葱歲月,對故鄉的讚美與眷戀之情溢于言表。

   在定哥的盛情邀請下,我夫妻倆在1997年4、5月間第一次來到寶島台灣,除了會晤親友,定哥還和我們到各地觀光遊玩,讓我們親身感受到台灣寶島的綺麗風光。2000年冬,我們第二次赴台探望定哥,時長兩個月,度過了2001年元旦、春節和正月十五元宵節,進一步了解台灣的風土人情。在台期间,大哥帶我們走台北的大街小巷,還專門去走一走台北那條“梧州路”;瀏覽台北華西街觀光夜市,品嘗台灣各種風味小食;游日月潭上阿里山;瞻仰佛光山神廟;到高雄游愛河逛元宵花燈展……登阿里山那天,他以70歲的高齡親自駕車兼導遊,下山時天色已黑,山路彎彎,山霧繚繞,三米外不辨道路,除了習習的山風和偶爾傳來一兩聲山鳥的鳴叫聲,四週一片寧靜漆黑,車上的人都為之擔心,定哥他以超人的毅力把握方向盤,全神貫注盯著山路那條中線,並不住的寬慰大家“看著那條中線走,沒問題!”車子上下盤旋緩慢下行,終於順利地開到山底,當看到了開闊平原上的萬家燈火,大家才把懸著的心放下來。定哥为何对我老俩口如此厚爱?不就是源于那一腔滚烫的血脉亲情!

  由於大陸改革開放的寬鬆環境,定哥往返台灣大陸更便捷,新世纪后每年有一兩次回大陸,遊覽祖國的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每次回大陸都要順路回家鄉梧州走一走,看一看。有時在我家住上三、五天,和我們及家人相聚,飲茶傾談。他喜愛粵曲,有時早上或晚上像老百姓一樣蹲坐街頭或公園的小板凳,聽民間粵劇隊演唱粵曲,聽得如癡如醉。來的次數多了,與粵曲發燒友也熟悉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台灣來的老伯,對他特別恭敬,况且他“乡音无改”,說得一口标准的梧州家鄉話,与粤曲发烧友谈得十分投機,每次都要聽到曲終人散。他說,回到台灣就很難聽到粵曲了。對故土舊事的懷念,對故鄉親人的親近,对家乡曲艺的情迷,也許就是海峽對岸老人特有的心態吧。


        每次回大陸,除到家鄉梧州看望大妹,有時還轉到廣東順德看望小妹,或請小妹一起回梧州聚會。畢竟大家都進入老年,能見一面談談家常,說說舊時,相互勉勵,手足情深,弥足珍贵,这不就是难以忘怀的乡愁?


    2014年7月3日定哥于台北病逝,闻此噩耗,哽咽悲痛 。记得逝世前一个月初他大病初愈,我還與他通過一次电話,他说病好后一定与大嫂一起回家乡梧州一趟,我暗喜他身體會逐漸復原,誰料病情突然逆轉,撒手人寰,不禁令我扼腕长叹,定哥带着他未了的愿望离开人间!


       定哥去世后,大嫂在電話里告诉我,定哥病重期間,常常把眼前的景物當成是梧州家鄉,說這是梧州這個地方、那個地方,要到哪地方聽粵曲……啊,定哥,你心裡永遠裝著故土,想著故土的鄉里鄉親,你带着对家鄉深深的眷戀走了……真是有说不尽的乡愁!


     往事迴蕩心頭,我仿佛還聽到定哥爽朗的笑聲,看到他和顏悅色的臉容,感受到他對親人熱切的溫情,腦海縈繞著他一往情深的乡愁。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993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