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725
用户名:  潭子
昵称:  潭子

日历

2019 - 9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19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7-04 20:15

母亲节那天——行走在台湾的日子(8)

      8、母亲节那天

        在台湾探望内兄定哥期间,恰逢5月的母亲节。那天中午,定哥的小女儿阿梧做东请吃西餐,以表示对母亲节的祝贺。我们来到popo西餐厅,餐厅环境优雅,面积虽小可人气不小,好热闹,不少顾客都是来欢度母亲节的,一家人围坐着,洋溢着温馨和甜美。







      一阵小提琴声响起,一位音乐师在演奏,琴声悠扬欢快,一会儿象泉水叮咚,一会儿又象百鸟齐鸣。整个大厅散发着节日的气氛。

      阿梧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意端起红葡萄酒杯说:“祝妈妈、姑姑节日快乐!”大家高兴地举杯,开怀地笑了,那天让我深切感受到“母亲”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







      放下酒杯,我凝望着满脸笑容的阿梧,思考着她的名字的含义。“梧”,不就是怀念家乡梧州吗?

       此时,定哥也微含笑意地看着女儿,若有所思。难道这时他也在思“梧”?上世纪80年代初,大陆改革开放,社会环境宽松许多,定哥怀念家乡、怀念母亲,曾冲破种种障碍,从台湾辗转经香港回到广州探望母亲和妹妹。自结婚后,岳母多年随我家一起生活,一直到她老人家80多岁辞世。记得1992年定哥回梧州省亲时,他执着我的手说的第一句话:“谢谢你多年来对老母亲的照料!”可见定哥对母亲的深爱之情。







        那段日子,我曾陪定哥游家乡的白云山、系龙洲等风景胜地。有一天走到鸳鸯江畔,他很有感触地说:“小时侯,我常到这里游水,碧蓝碧蓝的江水,多美啊!”他驻足凝望江水,沉醉在童年美好的回忆中。我明白了,一个游子在异乡,无论他乡的山水多么好、多么美,他耿耿于怀的、最喜欢的、最留恋的还是家乡的山山水水,连给女儿起的名字也渗透了怀乡之情。定哥退休后几乎每年都回一次家乡梧州,在家乡大街小巷到处走走,他喜爱粤剧,有时也挤在街头听粤曲社团演唱,像普通市民一样向演唱者献花表达敬意,深深流露了定哥对家乡的眷恋之情。




                                   阿梧92年回家乡时与姑姑鸳江畔留影

       欢快的小提琴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望望大厅里每一个围着母亲欢笑的家庭,心想:是啊,母亲,在孩子的心目中永远是崇高的、伟大的、难忘的。这时,我妻子含笑地对阿梧说,“今天我在台北过母亲节,来年,我请你带妈妈回家乡梧州过母亲节,好吗?”嫂嫂抢先说“好啊!我早就想到梧州看看。”嫂嫂是台湾人,从来没有回过梧州。阿梧也高兴地说,“好的,好的!”

       两岸一家亲。一条海峡将两岸隔离,但血浓于水的亲情,海峡终将不能撕断一家人的骨肉联系。我耳边不断回旋着“回家乡过母亲节”的声音,是的,一定会有那一天的,我多盼望那一天早日的来临!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4916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