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725
用户名:  潭子
昵称:  潭子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10-19 15:57

观赏“二树同根”所想到的

                           观赏“二树同根”所想到的

                            ——藤县太平镇归来

    

    从喧闹的城市走到宁静的农村,看到青绿的原野,连片缀满果实的青枣园林,村边密茂的翠竹和天边墨绿的远山,我们——一群退休老人,心境突然被过滤似的变得纯净了。





    当中学时期的老同学黄兄,带领我们到村头观看“二树同根”奇观时,我心中的一切对“老”的烦恼顿然消失。




    在一个小山坡上,屹立两棵树,一棵樟树,一棵榕树,根连着根,魁梧高大,约三、四丈高,远看两树似亲密地手挽着手,两树间留出了一个菱形的空洞,榕树底部咋看还有一个老朽裂开的缺口,然而两树虬枝盘绕,枝叶繁茂,枝叶的覆盖面大约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村里的人称之为“二树同根”,由于树龄长,村民认为有神灵,常有人来烧香敬拜。我们仰视膜拜这神奇的大树,忽然有人惊叹地说,这树有百年了吧?有人又说,何止百年,绝对有二、三百年!人们正在唧唧赞美“二树同根”奇观的时候,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欢蹦乱跳地要爬上两树间的菱形空洞处,接着爷爷奶奶也兴致勃勃地追上孙子,用手扶持孙儿一起爬上树洞,他们站在树洞口向树下面的人招手,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看到这爷孙同乐景象,我们——一群“老小孩”都挥手致意乐开了怀。百年老树如此枝叶繁茂,常年绿树婆娑,它的覆盖面广大,给人以庇护的阴凉;两树手挽着手到老不渝,给人一种甜美的感觉;两树盘根,树干苍劲,立地顶天,给人一种崇高的力量。此时,我顿悟:老并不可怕。老,会有残缺,如老榕树的底部会朽缺开洞,老樟树会树皮灰褐纵裂,但并不会影响老树的气质和精神。老,这是生命的必然,生命存在就有希望,“老”,是一种稳重美,坚毅美,力量美!

    想到这里,我回望引导我们来看“二树同根”奇观的老同学黄兄,黄兄近81岁,确实是进入耄耋之年的老者了。他遭遇坎坷,年轻时只因为“家庭出身”被“莫须有”的罪名打成“右派”,连当小学老师的工作丢了,惨遭百般凌辱折磨,甚至连老婆在本村也找不到,要到外县才找到。一个20岁刚出头的年轻人,正是风华正茂的年代被打进“另册”,历经20多年的磨难而不倒,其生活的悲苦与坚毅可想而知。文革结束后,冤案才得以平反,恢复了工作,他从此过上了新的生活,像老树发新芽,生活天天向上。现在退休了,每月有四千多元的退休金,两个女儿也有出息,有个女儿还在北京工作,他过上幸福的晚年。因多年的生活奔波劳累,给他留下腿脚不便的残疾,可今天他仍拄着拐棍兴致勃勃地带我们来看“二树同根”奇观,对生活充满着希望。从“二树同根”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黄兄的身影:经历风霜、苍劲挺拔、坚毅不屈,老而弥坚。




    每个人都会经历过童年、青年而至壮年,但不一定会走到老年,有些人因生活所累、疾病的折磨而过早夭折;有的人浮夸奢华、色酒过度而暴亡;有的人因逐名图利、机关算尽而锒铛入狱不得善终。能经受住岁月沧桑的敲打,生活的磨难考验,时代的风雨洗礼,而活到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实在不易!

     老年,虽然没有青年人的勃勃朝气,娇美的容颜,敏捷的身段,但布满皱纹的脸容饱含着成熟睿智,蹒跚的步履体现坚毅稳健,不慌不忙的话语蕴含着沉着洒脱。老人,几十年的风雨历程铸造了一腔家国情怀,时时不忘国家大政、世界大事。就拿今天我们几位从城市走到农村的老人来说吧,退休后也并不闲着,有的帮忙带孙儿料理家务;有的是搞技术工作的,还发挥余热返聘干了几年,为原单位重点项目把关和培养新人;有的还学习新知识,学上网、玩QQ、发微信,关注社会人生;有的施展业余爱好,学书画、学摄影或与老伴游历名山大川……真是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养。

   


      “老”,这不正好是人生的另一种美丽!每个人都应当坦然面对“逝者如斯”的时光,从容地老去,享受着那“另一美丽”的滋养。

                        2016-10-18修改

 

    (节选自《“老”是人生的另一种美丽》,原作于2015-12-5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451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