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7088
用户名:  寿胜利1945
昵称:  史鉴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9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7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1-11 17:03

千古绝唱,不朽经典

千古绝唱,不朽经典

——纪念毛泽东《沁园春·雪》词创作80周年

今年是红军长征80周年。又是毛泽东《沁园春·雪》词创作80周年。这两个80周年,无论如何都是值得我们纪念的。

193626,毛泽东率红军东渡黄河抗日。其时,遵义会议已经召开一年,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已经确立,错误的军事路线已经得到纠正,中共中央已经开始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问题。毛泽东在黄河边清涧县的小山村袁家沟恰遇大雪。为了视察地形,毛泽东登上海拔千米白雪覆盖的塬上。当千里冰封的河山和白雪皑皑的塬地展现在他眼前时,不禁感慨万千,慷慨系之,诗兴大发,不经意间就吟出了这一首震古烁今的雄词。正因为有了红军长征的千古壮举,有了中国革命这个崭新的落脚点和出发点,有了红军长征大会师与全民族抗战的转换之间,有了毛泽东多首长征诗词的铺垫,《沁园春·雪》在43岁的风华正茂、雄姿英发的毛泽东的胸中喷薄而出,横空出世,睥睨六合,自铸伟词,使毛泽东的名字一下子就深深地镶进了中国文学史的长卷之中!《沁园春·雪》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毛泽东长征诗词的压卷之作。

70多年前,吴祖光先生在重庆《新民报晚刊》副刊首发毛主席该词时曾加编者按:“毛润之先生能诗词,似鲜为人知。有客抄得其《沁园春·雪》,风格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云云,吴祖光直至晚年还始终以首发毛词《沁园春·雪》为平生荣耀,并坚定认为把该词置于古今中外大家的一流诗词作品中,都是杰作之中的杰作。虽然蒋介石一辈子都没能读懂这首词,但也足够令他火冒三丈、寝食难安。蒋介石责令陈布雷组织一批御用文人填写此词牌,企图和《沁园春·雪》试比高下。然而,当年重庆的词坛盟主柳亚子先生则对《沁园春·雪》推崇备至。他在和词下阕如此写道:“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算黄州太守,犹输气概;稼轩居士,只解牢骚。更笑胡儿,纳兰容若,艳想浓情着意雕……”,“看千古词人共折腰”——豪放派大师苏东坡气势不够,“气吞万里如虎”的辛稼轩也只会发发牢骚,“千古伤心词人”纳兰性德更是只能雕琢一点艳科……如此写完仍意犹未尽,又对陪都重庆词坛公然叫板:毛润之之大作,苏、辛犹未能抗手,何况余子乎?!19451021,柳亚子应尹瘦石之邀,又在自己的和词上欣然命笔,加了一段跋,云:“毛润之沁园春一阕,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余词坛跋扈,不自讳其狂,技痒效颦,以视润之,终逊一筹;殊自愧汗耳!”

70多年过去了,应该说吴、柳两公的品评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沁园春·雪》仍旧以它独特的魅力频频出现在教科书、荧屏、舞台和各种规格的会议室、接待室、办公室、以及千千万万的家庭中。就是在当今多元文化的背景下,在众声喧哗的网络平台上,不同网站上,各种各样“中国历史上最豪放、最大气、最震撼的10首诗词”之类的排行榜,数来看去,大体是曹孟德、李太白、杜甫、张若虚、苏东坡、辛稼轩、岳飞等等。但无论怎么排,毛泽东之《沁园春·雪》大多名列前三甲,有些时候还位居榜首。时间是经典最公正的评委与选家。《沁园春·雪》创作至今整整80年,公开发表也70多年了,这个时间是够长的了。不要说当代作家作品有多少能够或者已经经得住半个世纪的检验,就是现代作家作品至今仍能活在人们心中口中的恐怕也不过个位数而已。

《沁园春·雪》这首词因雪而得、以雪冠名,却并非为雪所作,而是在借雪言志。它蕴藏了太多的奥秘,容纳着无尽的玄机。其中的每一句都意有所指,是诗人理想信念的真实流露,是作者对许多重大问题给出的回答。其情感之真挚、寓意之深远、哲理之精辟,令人拍案叫绝。

《沁园春·雪》,开篇即横空出世,以“国”字总冠全词——“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然后以“望”字总领六句,长城、黄河、高山、莽原,尽在一望中,目力所及,“视通万里”,如立秦岭之巅,踞昆仑之顶,气吞万古之势,比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如何?比之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又如何?!这种视野的宽阔表明了胸襟的辽阔,视角的宽度表明了精神的高度。毛泽东分明是带着“三军过后尽开颜”(《七律·长征》)的喜悦而来,拥着“雄关漫道真如铁“(《忆秦娥·娄山关》)的豪迈而来,怀着“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清平乐·六盘山》)的自信而来,以至豪情与雄心喷薄而出:“欲与天公试比高”!

下阕首句“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可谓承上启下,将全词连接得天衣无缝。“江山”这一双关词,与上片中的“长城”“大河”相呼应,具有画龙点睛之意。“江山如此多娇”是这首词的基本构架。作为政治家的词人,对“北国风光”的抒怀,最终还是落笔于对江山社稷的关怀。“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以一“惜”字总率以下七个句子,展开对历代英雄人物的评论。诗人于历代帝王中举出五位很有代表性的人物,展开一幅幅历史画卷,如同翻阅一部二十四史,一一加以评说。一个“惜”字,定下对历代英雄人物的评论基调,饱含惋惜之情而又有批判之意。然而措词极有分寸,“略输文采”“稍逊风骚”,并不是一概否定。但诗人却为之可惜、叹惜、惋惜。“略输文采,稍逊风骚”也罢,“只识弯弓射大雕”也罢,都不足与论。作者自注说:“反封建主义,批判两千多年封建主义的一个反动侧面。文采、风骚、大雕,只能如是,须知这是写诗啊!难道可以骂他们吗?”诗人在此巧妙地完成了政治话语的诗意点化,古典话语的现代点化。然后,笔锋一转,“俱往矣”,宣告“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是作者的自励,也是对中国共产党人的期望。建党之初,全国有200多个政治团体,共产党只是一个边缘性的力量。而这个力量,能够从中国政治舞台的边缘走到东方政治舞台的中心,影响世界格局,改变世界格局,靠的是她的不懈奋斗,靠的是她有个高度历史自觉性的领袖集团。而领袖集团的核心毛泽东则居功至伟。毛泽东这个名字,永远与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的社会主义紧密联系在一起。即使你解散了这个政党,搞跨了这支军队,颠覆了这个国家,葬送了这个业,你也水远抹不掉这个名字。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式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这个重大决策和重要成果,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是党和国家根本利益所在,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迫切需要。这对全党不忘初心、还看今朝,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千秋万岁事,寂寞身后名”。1962年毛泽东在修订《实践论》一书时曾对身边工作人员说:有人留财,有人留名,我留点文。诚如斯言,毛泽东可谓一辈子打下了两座江山:在马背上得天下的同时,又用如椽大笔打下了一座文化的江山,其后者的主要成就是四大家:理论大家、诗词大家、文章大家、书法大家。而诗词又是毛泽东文化江山中的高峰,《沁园春·雪》则是文化高峰中的巅峰之作。它集毛主席词气势磅礴、想象浪漫、文辞华美三大特征于一身,傲立词林,雄视千古。

永远的《沁园春·雪》。永远的毛泽东。值此中国共产党人的“圣诞节”(司徒雷登语)之际,我们不妨从毛主席两首词牌同为《沁园春》的代表作《长沙》与《雪》中各取一句,凑成一联,上联: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下联: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横批:一代天骄。若以此联为毛泽东同志立照,浑然天成。如若天安门主席像配上这副对联,则相得益彰。各位群友,意下如何?。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2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