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日 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0-18 16:36

雌雄同体

相思绝不仅仅跟异性有关,有时候我们对某一种食物也会倍生相思的。

某日,太阳一落山,凉意顿起,突然间超想吃生蚝。

到了一弯清月天如水的时候,这相思跟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了,是谓《诗经》里描写的“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老话这样说,“冬至到清明,生蚝肥晶晶”,等到吃生蚝的最佳时候显然太久了,我现在已经不止口水亮晶晶了,简直就要濡湿秋衫袖的了。但我却不会半夜出门寻觅我的生蚝,我要延续这种相思,让它在我心底泛滥,我打算在这秋夜里,做一个生蚝梦,在梦里,我肆无忌惮地,挥霍地,富裕地,吃我钟爱的生蚝。

生蚝就是牡蛎,记得高中课本里,有一篇莫泊桑的小说《我的叔叔于勒》,其中就有一段生吃生蚝的传神描写:“两位打扮得很漂亮的太太吃牡蛎。她们的吃法很优雅,用一方小巧的手帕托着牡蛎,头稍向前伸,免得汁水弄脏了优美的裙子,然后嘴巴轻轻一嗍,就把汁水吸进去,再把壳扔到海里……”生蚝生蚝,果真是可以生生吃下的。据说把刚捞上的生蚝非常鲜美,小心撬开那粗粝的蚝壳,就会看到壳内雪白、丰腴、柔软的蚝肉,小心滴上几滴柠檬汁和调料,蚝肉连汁水一起一口吃掉,才能真正体味到蚝肉鲜嫩滑软。我承认,我干不来这事,那蚝肉一定还在颤巍巍地动弹,说不定还会在我吃它之前,伸出它的肉舌头,抢先舔一下我的舌头,一想到这些我就发肉紧。

生蚝我还是喜欢吃烤的。有一年冬天,在临海的钦州吃到了此生难忘的烤生蚝。

才傍晚,街两边早早摆着粉红的沙滩椅和烧烤炉具,去得早了,整条街没什么客人,老板和小工不是在发呆就是在傻坐,好象是忙碌来临之前的打盹与安静,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就像小说的第一段。

刚入夜的夜市很冷清。

夜风咻咻吹着。风里夹杂着辣椒孜然、海鲜的味道,静悄悄或者说冷清清的夜市里一条街只有我一个早来的食客,一条街的人都在看我,打盹的不打盹了,烧碳火的不捅炉子了……这种夹道的目光下,只好让人联想到古龙或者王家卫的喧哗江湖了,以及江湖里的独身刀客了。

我不是刀客,我是食客。

等了不知多久,总算吃到了烤生蚝,蒜香四溢中,肉嫩膏腴。那一个生蚝之夜,除了吃,倒没有发生什么。

生蚝是一种奇异的东西,据说有时雌雄异体,有时又雌雄同体。换句通俗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时男时女,又男又女。按照易经里的说法,每一个男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女性特质,比如温柔,比如细腻,而每一个女人多多少少也都会有一些男性特质,比如坚强,比如沉默。

一个男人,有一点点女人味道,是迷人的。

一个女人,有一点点男人味道,也是迷人的。

最叫人无以适从的是,一半对一半。


类别: 吃吃喝喝 |  评论(3) |  浏览(439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mirage 2011-10-24 14:27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1-10-18 16:37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1-10-18 16:3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