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日 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0-12 19:12

卷逃

跟老婆饼、老公饼以及夫妻肺片那种名不副实的名字相比,卷粉显得很老实很厚道,真的是卷起来的粉,一点都没有骗人。

我很喜欢卷粉的“卷”,很有点中国风。 卷字在字典上的意思是——用对折半后再折半的办法缩减幅度,引申义为——用连续滚动的办法收缩幅度,当你坐在一碟卷粉的面前,你会加倍觉得这卷粉真的名副其实,这粉不是堆着的,也不是叠着的,就是卷起来的。

在我看来,卷是一个极有动感的字,带着一些急切的情绪,比如卷逃,比如卷铺盖,比如卷土重来,还比如卷起千堆雪,当然还比如卷粉,都是必须在须臾之间就要“卷”完的事情,一拖拉,一犹疑,卷逃就会未遂,铺盖就会散乱,千堆雪就会融化,而卷粉就会皮破馅漏,一塌糊涂。

当年在南方某城小住的时候,常常可以吃到临街随卖的越南卷粉。

一口锅里烧开水,上面倒扣着一个竹制簸箕,再盖一层蒸布,白丝丝的蒸汽冒上来,就舀一勺米浆薄薄地摊开在蒸布上蒸,撒上剁碎的肉末、香菇和葱花芫荽,眼看着米浆变色,就要用细细长长的竹筷从左到右卷成筒,这舀、摊、撒、卷的动作,讲究一气呵成,做惯了的小老板眼疾手快,出手如风,一套做下来如行云流水般利索连贯,常把我和周围食客看了呆去。

我家附近,现在也有一爿小得很的小店,专卖卷粉,既不像是越南卷粉,也不像是广东的卷如猪大肠的肠粉,疑似越粤杂交之卷粉,反正好歹也是卷粉。

我常常在日上三、四竿的时候,磨磨蹭蹭去那爿小店吃卷粉。大锅热气氤氲,锅上端坐一只不怕烫的不锈钢箱子,箱子上有78层抽屉。小老板也是做惯了的,他永远记得哪一层抽屉的米浆蒸得正合适,哪一层抽屉是空的,他唰地一声拉开一层空抽屉,刷上油,倒上米浆,撒上肉末,再唰地一声推回去;又再唰地拉开另一层抽屉,只一下就把抽屉里的米粉卷起来,装到盘子里,卤汁、芫荽、葱花、花生末、糟辣酱、芝麻酱……一一洒上,在你还没回过神之际,就啪地顿到你面前了。他家的卷粉,润软滑爽,薄如蝉翼、晶莹剔透,鲜味无穷。我常常看到男女食客吃得进入状态,吃到最后,珍惜地把最后一块卷粉连同盘子里的卤汁、配料一卷而起,全部吃掉。

做卷粉是又技术含量的,吃卷粉也有,那就是要趁热吃,卷粉一凉了,皮冷馅硬,这时回锅蒸也罢,就这么凑合吃下去也罢,都会味道大减。

像是跟爱情已经卷逃,任你千呼万唤也回不去从前的时光了。


类别: 吃吃喝喝 |  评论(3) |  浏览(501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红了绿了 2011-10-12 19:51 Says:
【评论未审核】
mirage(未登录用户) 2011-10-12 19:42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1-10-12 19:1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