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日 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05-26 09:43

马卵鼓书吧红绿记事之:陀螺响亮及鸡会走路

l        2014.5.9马卵鼓书吧记事之七:陀螺响亮

    1

地坪依旧欲干未干的样子。

 

2

车过城西,路见一群闲人在抽陀螺!响亮而得意!

啪!啪!啪!啪!啪!”

进一大院,上一大楼,入一教室。昨天给人上课,今天被人上课。上午是小说家东西主讲。

下午又到城西。谢有顺以文艺复兴开讲。博导、文艺评论家、华语传媒的发起人。

太陽灼得痛人。

    显是夏天坐稳了江山。

    感谢著名诗人田湘兄之邀,得以蹭课。

   

    3

历史的车轮总是向前滚动的。

地坪是肯定要干的。

虽然我看不见,但我就是知道,地坪的水分将慢慢蒸发,将慢慢被凝固。

 

l        2014.5.10马卵鼓书吧记事之八:鸡会走路

1

早上,再到城西,又进大院。

轻风调皮,一位穿制服的门卫一手持帚,一手持箕,在扫地面上的一片白色小纸片,小纸片居然会飞,原來是一只白蛾子。一只麻雀跳来跳去,在地上啄沙。麻雀是不会走路的。鸡也是两只脚,为什么鸡又会?我常常看鸡散步,左边脚,到右边脚。倘若有人赶鸡,鸡就扑闪翅膀,脚不点地,碎步跑远。一只深蓝色的燕子从我身后的高空,无声俯冲而下,滑翔而去。燕子的飞行技术真好。

在楼下就听到凡一平的声音,我迟到了。

 

2

中午课间三小时,太阳燠热。

特邀画家贺立言老師到马卵鼓书吧工地现场视察。

帮主讲,要写进历史的呀。

值得同写进马卵鼓历史的有,帮主的蓝色小折T恤,以及蓝色牛仔裤,以及蓝色的什么弹簧鞋。

一个空间,一身热汗,两三包烟,四五条人马,七八个烟圈,或站,或蹲,或笑,或惊,在一片烟雾缭绕中,模糊完成了一个关于马卵鼓书吧风格的再次确定。

一个是新颖的空间设置概念,一个是屌丝的超级构想,一个是……。

感谢不辞沤热的贺老师。

 

3

下午,从城东穿過城中,再至城西。

小说家田耳主讲。跟我略相似的是,田耳也略结巴。他也是一個职业撰稿人,也曾写商業稿、老板传记、单位总结。其實写老板个人传奇也很好玩的,能很近地看到别人的人生轨道。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腔調,有的磕磕巴巴,有的油油滑滑。

我喜欢结巴的人。

田耳从自己的创作总结出很有实战性的创作谈,我是醍醐灌顶,只三句话就值千金了!田耳说,读小说的都是写小说的,我愿意把自己的经验讲出来,让更多的人去写小说,读小说。

《一个人张灯结彩》。

 

4

大咕咚回来,马不停蹄赶去书吧。

在1966里兜了几圈,找不到书吧在哪里。

每一间正在装修的,都被误以为是书吧。

 

5

晚上,跟舍逦老师夜赴书吧,运送吊灯。

有小孩子办家家的小亢奋和小喜悦。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7065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