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日 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10-28 09:56

六弦之外

    二零一三年,我才迎来吉他演奏会的人生第一次现场聆听。

    听说这也是本城的第一次像模像样的吉他演奏会,这不管是对于几十岁的我,还是对于几千岁的柳州城,这第一次都明显嫌迟了。

    坐在城市中心的音乐厅门前,各式各样的观众们从我身边经过,检票入场,他们她们或三五成群,或遗世独立,或前呼后拥,或手提吉他箱,或三三两两,个个持票,鱼贯而入,吉他声还没有响起,心里先漫起一团棉花糖似的感动。这感动似曾相识,二零一三年春天的时候,我们在桂林王城里参加诗会,坐在歌剧院里,台上的诗人们在吟诵诗歌,来自四面八方的诗歌爱好者们从剧院外源源不断地涌来加入的时候,我心头漫起的也是这番感动。

    进入演奏会大厅,坐在观众席上,那团棉花糖还在心口。每一个位置都坐上了一个吉他人,这些吉他人听从吉他六弦的召唤,从城市的各个角落,汇聚在这里。真想舔一舔那团棉花糖。这种感觉跟看电影不一样,尽管看的是同一部电影,但我们不一定相似。可是,就像当年胡适曾经说过的那样,“鲁迅是我们自己人”,一同在现场聆听一场吉他演奏会的话,我觉得我们真的是自己人,是我们。

    我就坐在自己人中间了,和我的棉花糖一起。

    突然想起,少年时候,哥哥们和隔壁的哥哥们都在狂热地疯弹吉他,人手一把吉他,人头一把长发,他们常常在某一间平房里赛琴,常常把手掌伸出来,互相比试手指硬 茧的厚度。有一次,一个新来的小姐姐说她也会弹吉他,但是她就是不弹给他们听,一个哥哥说把你的手给我看看,新姐姐不知是计,乖乖伸出手去,哥哥们一看,“嗤”地全笑了。明知不会有人来跟我说,来,伸出你的手,我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弹吉他的硬茧,但又希望有,希望有这么一个仪式化的动作,来确认我也真的是吉他人的自己人。

    在我看来,每一种乐器,都有与自己相衬的服装。钢琴是要穿西服来弹的,唢呐是要穿汗褂来吹的,古琴是要穿汉服来抚的,长笛是要穿燕尾服来演奏的,古筝是要穿着曳地长裙来弹奏的。而吉他,则是应该穿着牛仔、穿着格子衬衫的。而且,每一种乐器,都有与自己匹配的场所。横笛是在一头老牛背上吹的,竖琴是在金碧辉煌的宫廷里拨的,手风琴是在奔放的舞会上拉的。而吉他,可以在马车上弹,阳光赤裸裸地打在肩膀上,可以在海边弹,海风轻拂,可以在月下弹,月色如水,可以在阳台弹,可以在舞台弹,可以在绿皮火车上弹,吉他琴声可以贯穿几个车厢。

    棉花糖慢慢软化,湮开甜意。

    演奏会开始了。

    一把琴,六根弦,轻而易举地屏退音乐厅外的房价、菜市里的猪肉价、商场里的恶战、办公室里的勾心斗角、上下班拥挤的塞车……,把我们带到月光下,带到朦胧的梦境里,用琴声安抚我们。……一直到散场,我还在想,倘若可以用保鲜袋把现场吉他声打包回家,就好了,晚上热热,再听第二餐。

    作为一个十足的音盲,我在吉他的六弦之内绝无开腔之胆,即使是在六弦之外,我也顶多胆敢乱弹一下闲音而已。

    叮咚。

    叮咚。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6103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红了绿了 2013-10-28 18:20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10-28 18:19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10-28 18:19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10-28 18:19 Says:
【评论未审核】
mirage 2013-10-28 14:06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