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90
用户名:  丁丁爱白雪
昵称:  丁丁爱白雪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1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18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6-01 21:10

【新桂专访】贺大卫:被壮族文化这座宝藏深深吸引

 


http://news.gxnews.com.cn/staticpages/20050419/newgx4264b98c-359042.shtml


 


























【新桂专访】贺大卫:被壮族文化这座宝藏深深吸引


http://www.gxnews.com.cn    2005年04月19日15时55分   来源:新桂网   字体:  
 

   新桂新闻图片


大卫在敢壮山布洛陀始祖像前上香。黄玉婷摄


记者黄玉婷新桂网


     在百色布洛陀民俗文化旅游节和壮学第四次学术研讨会上,一名高个子、高鼻梁、蓝眼睛,说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外国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他,就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亚洲研究院中国研究专业的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壮学研究学者贺大卫先生。


     满怀着对壮族文化的热爱,贺大卫几乎每一届壮学研讨会都来参加。本次研讨会上,主持人是这么向大家介绍他的:“大卫,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一名土生土长的西方人,却单单对壮族文化情有独钟,这不仅让记者在佩服之余,还有惊讶和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有些什么样的经历?是什么原因让他开始了壮学的研究的呢?


     带着一连串的疑问,记者专访了贺大卫先生。


新桂新闻图片


大卫到哪里都是记者关注的对象。黄玉婷摄。


     贺大卫其人


     贺大卫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20岁的时候,他去了英国留学,就读于苏格兰哥拉斯格大学。在这里,他的本科专业是古文希腊拉丁文,随后取得了当代中国研究专业的硕士学位。此后,他到牛津大学念读博,专攻中文。牛津大学有欧洲最古老的中文系,让热爱中文和中国文化的大卫如鱼得水。他在那里认真的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为他进一步了解中国研究汉学和壮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英国待了14年后,大卫去了澳大利亚。先到了麦克礼大学教中文。从1995年开始至今,他一直在墨尔本大学任教。    


    叩开中国文化大门


    1976年,大卫参加了一个英国年青汉学者代表团,第一次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他们从老挝转到香港,再到广州,北京,南京,扬州,最后到上海。这次的旅游学习,让他喜欢上了中国和中国文化。


     之后,他遇到了他的第一位中文老师,就是这次的相遇,让他叩开了中国文化的大门。  


     此后,他通过不断的学习中文,慢慢的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随着学习的深入,他深深地沉浸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里。他的博士论文是《陕甘宁地区民间文艺活动》。为了完成这篇论文,他多次到陕北农村搞调查。为了更好研究当地的民间文艺活动,他还曾在大年初一那天在一个寺庙里过了一夜。可以说,陕北是他研究中国文化的第一个“基地”。


新桂新闻图片


对壮学的热爱,大卫随时随地都可以停下来和其他学者交流。黄玉婷摄


     壮学研究的开始


    从80年代开始,贺大卫每年至少来中国一次,每次一待就是两个月的时间。在后来的研究中,他想,除了中国北方的民间文艺外,能不能再研究南方的文化,从而开辟出第二个研究基地?


    为此,大卫查阅了大量的中国书籍。他通过不断的阅读和思考,并和中国专家的交流,觉得广西的民间文化很丰富,层次多。于是决定把他在中国的第二个研究基地定在广西。1991年,在和文化厅广西艺术研究所所长顾建国联系好之后,大卫第一次来到广西,开始了考察学习。


    在广西,大卫对广西的戏曲尤其对壮族的师公戏感兴趣。由此,他决定着手研究壮族的文化。而对于为什么研究壮族文化,还有一个原因,他说,研究广西必需要研究壮族,因为壮族是广西的“土著”,如果不了解的话,就没法了解汉学的整个文化,因为在广西,汉文化是客文化。

 

    当时,他的一个学生从中国带回墨尔本大学一本《壮族歌圩研究》,作者是潘其旭先生。在仔细研读了《壮族歌圩研究》这本书之后,大卫非常高兴,并试着和潘其旭联系。潘其旭的热情和学术理念,让大卫非常感动。1992年,大卫再次来到广西,和潘其旭首次见面。从此,他开始了他的壮学研究,以戏曲为主,开始壮语的学习,再到壮族的方块字的学习和研究。


     继续壮学的研究


     1993年-1994年,贺大卫对壮族方块字和布洛陀经诗作了研究。1994年第一次和广西古籍办公室签了合同,把《布洛陀经诗译注》译成英文,并写了序言和后跋,以国际版的形式在美国和泰国出版了,获得了比较大的影响。



    自从开始了壮学的研究后,贺大卫经常发表论文。这些论文刊发在台湾《民俗曲艺》杂志、荷兰的《通报》学术期刊,以及另外的一些期刊杂志和文集等。


    由于工作的关系,1997年以后,大卫并不是每年都来广西。但是每一届壮学会议召开的时候,身为广西民族学院壮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的大卫都会参加。在这里,他不但能和老朋友们交流研究情况,还能了解到壮学研究的动态和新发现。贺大卫告诉记者,接下来他准备研究两个大项目,一是靖西神婆神歌研究,二是壮族方块字系统研究。


新桂新闻图片


贺大卫教授在本届壮学研讨会上发言。黄玉婷摄


    采访结束的时候,这位充满了活力、脸上时常挂着和蔼亲切笑容的外国友人和记者握手告别。他总是那么的匆匆,因为他要抓紧时间学习和研究。广西的文化像一座宝藏,他在这个宝藏前是那么的欣喜,他找到了他探宝的路线了,在这条路上他采到了一些宝贝,但是还有更多的宝贝在前面,他得不断的前行,前行。因为他要向世人展示出壮学这座宝藏最美的风采。


   


 
编辑: 扈倩 作者: 黄玉婷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