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649
用户名:  黄佩华
昵称:  黄佩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10-28 22:23

为谭志表新诗集说几句话

               序《穿过记忆的落红》



 


2010年夏日,我正在享受暑假,忽然接到久未谋面的志表兄的电话,称其将在漓江社出版新诗集,问我有没有空给诗集写个序。作为一名教师,一名业余写作者,假期并不意味就有空闲。然而,面对他的这个小小要求,我略微犹豫便应承了。


然而,答应是一回事,犹豫又是另一种问题。我为什么犹豫,是因为诗歌的境界太过于高远,而我对诗的认识又太肤浅了。你想,作为最古老也是最具有文学特质的文学样式,诗歌一直占据了人类精神世界的高处,是撞击人们心灵的火花。志表兄多年矢志不渝,献身于诗歌领域,追求诗歌精神,创作出版了《泣血的飞翔》和《沉默或流泪》、《红红的是雪》等诗集,现在又奉献出了《穿过记忆的落红》。这样的诗人,我能探听到他心灵深处的声音么,我能捕捉到他那片随风飞舞的落红吗!然而,我之所以答应办这件事,主要缘于志表兄的为人和长相。他为人如何无需赘言,不过你要是看到他长的这般模样,他的那种笑容,你能忍心拒绝为他干任何事吗!回答当是否定的。


读完《穿过记忆的落红》,我似乎也被诗人石头一样墩实而犀利的文字深深硌痛。在三十多个诗篇中,你能触摸到来自心灵和自然的气息,能聆听到落红,城市,蔷薇,星光,残雪,春水,落阳,红雨,火鸟以及嘹歌的声音。同样,《落红》中也不乏忧伤,伤口,寒唇,感恩,疼痛,喘息,宿命,颤栗等等生命的颜色。于是乎,我不得不被诗人营造的文字牢笼早早给罩住了。有人说,诗歌的精神在于诗人不断地激活自己,从这点上说,志表兄他已经做到了。我以为,诗歌的精神还应当是人类心灵的抚慰剂,当然志表兄他诗也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不是上帝创造了诗歌,而是像谭志表兄这样的嘹歌传播者以及诗人们。作为一名公务员,志表兄从来不言放弃对诗歌的热爱,诗歌产量之高质地之好令人震惊。生活在一个经济较为发达的县份,各种各样的欲望与诱惑自不言说,心中自有一盏明灯,这灯便是志表兄眼中的诗歌。志表兄坚守自己精神高地的原动力在于诗歌。从他的字里行间,你能看到一个奔跑者,抑或一尊石佛。自从惠特曼创造了自由诗,诗歌的难度便与岁月形影相随。在此,谨祝志表兄如一个跨栏者,一面奔跑,一面有新的超越。


有声音在我耳边说,给诗集作序别废话口水太多,到此打住吧。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02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
验证问题: 你确定要提交了吗?回答“是”或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