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649
用户名:  黄佩华
昵称:  黄佩华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7-19 22:32

废话比赛[原创]

                   废话比赛


               (讽刺小说)



        韩涵是市直某单位的秘书,不久前才通过重重考核层层把关调进来的,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才坐到办公室秘书这张板凳。昨天傍晚临下班了,办公室主任朱炎才告诉他,说今天上午有一个重要会议,内容是关于单位年终总结的事情。由于他临时要出差外出几天,要他全程参加并且要好好记录,然后提升成一个单位的年终总结报告。韩涵一听便腿软了,心想自己初出茅庐,缘何能写一个这么大份的单位总结呢?


  朱炎见他发愣,便严肃地说,小韩,这可是你的第一份作业哦,只许优秀,不能良好,更不能及格。看见韩涵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朱炎赶忙换个口气,故作轻松地说,其实写总结也没什么难的,我在办公室都干八年了,前后换了三任主要领导,我从当秘书写到现在,年年都能得到OK。你是文学硕士,又是打败了那么多对手才进得来的。我相信你,别怕啊!


  虽说有主任一再鼓励,可韩涵还是心里没底,生怕有什么闪失,一整夜都没睡踏实。一大早他就起来了,匆匆在路边吃了早餐就背起笔记本来到办公室。


  勤杂工早已打开了会议室的门,里边亮堂堂的,长方形的会议桌一尘不染。一把手领导的台签就摆在长方形会议桌的一头,显得孤独而又威严,几个副职领导姓名以及下属八大协会名称的台签则排成两列,红底黄字格外醒目。对于台签问题,韩涵曾经请教过朱炎,都是一个单位熟脸熟面的还有放台签的必要吗?朱炎说,主要是领导之间和单位之间的排序问题,这个不能乱。再就是方便照相。


  他把笔记本搁在离一把手不远的一张桌子上,接上电源,开了机,然后又模仿主任的样子把每一块台签仔细调整摆正。朱炎告诉过他,曾经因为某领导的台签摆得不正,照相时有机玻璃做的台签夹子反光,名字变模糊了。过后那领导很生气,说是细节决定成败,这点小事都没搞好,还能干什么大事业呢。过后朱炎不得不把办公室人员批了一顿。自那以后,每次开会韩涵都看见朱炎要亲自检查一遍台签。


  台签检查完毕,领导们也陆续边寒暄边步入会议室。一把手最后一个进来,韩涵急忙过去移开座椅,让领导坐下,然后退回到自己的座位,准备记录。勤杂工则忙着给各位领导泡茶装开水。与此同时,二把手也点完了名,并用目光征询了一下一把手,一把手点点头,示意会议可以开始。


  二把手说,同志们开会啦。现在的话是北京时间上午八点正。今天的话呢,我们的话,在这里的话,开一个的话,年终的话,总结的话会议。啊!这个会议的话呢,很重要,啊!同志们啊,如果不重要的话呢,我们的话就不会的话开这个会啦。


  一把手微蹙一下眉头。众人也开始窃窃私语。


  二把手提高嗓门说,大家的话不要的话说话,啊!现在的话我们的话请一把手的话作重要指示。大家的话鼓掌的话,欢迎。


  一把手双手握茶杯,两眼环视左右,操着川味普通话不紧不慢地说,同志们,你们上午好!哈。同志们啊,你们不是一般的好,哈。也不是那种普通的好,哈。而是相当的好,哈。同志们啊,很遗憾,我下午就不能跟大家吃晚饭了,哈。原因呢,是因为我奶奶她老人家下午要从南京我弟那里飞到我们南城。哈。她老人家今年都81岁了,她的名字叫兰小男,小名呢更好玩了,叫娜娜。哈哈。她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那里下雪了。今年的天气真怪,11月就下雪了。她说北方很冷,南城暖和,想来跟我过冬,哈。我说好啊,你老人家来吧,我们保证把你侍候得好好的,她一听就乐了,哈。同志们,你们不晓得吧,北方的冬天可不是一般的冷啊,而是冷得让人骨头都感觉到疼痛呢,哈。我们南城也不是一般的暖和嘛,哈。现在的气候越来越操蛋了,哈。什么厄尔尼诺现象呀,哈。拉尼娜现象啦,哈……别的我就不多说了,现在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我们要好好地总结经验,哈!不好好总结怎么行呢?不行嘛。哈。不好好总结当然不行。为什么不行呢,这个我现在就不多说了。哈。最后我还要做一个比较系统的小结。


  二把手带领众人鼓掌。


  二把手接着继续主持会议,他清了清嗓门说,今天的话我们改革一下会议程序。现在的话呢请各个协会主席的话先说一句的话开场白吧,看谁的话呢开场白说得好,谁的话呢才可以优先总结。今天的话我们的话打乱一下发言的顺序,第一个的话是阳光协会。


  阳光协会主席:尊敬的一把手,尊敬的二把手,尊敬的各位领导。这个,今天这个我很意外。这个,我很荣幸。这个,我很激动。这个,因为我们阳光协会从来都是垫底讲话的。因此,这个,我说句心里话呢,我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真想哭。真的真的想哭……这个……这个……呜哧,呜哧。


  二把手不悦地打断说,下一个,雨露协会。


  雨露协会主席:虽然我们雨露协会这次破例排到了老二,然后,我可不会像某些协会那样哭哭啼啼的哦。然后,现在我想说什么呢?我是想说,我们这个老二也不容易。排老二意味什么呢?然后,意味着我们还是比排老三老四有进步嘛。


  二把手有力把挥舞左手,打断说,好啦,好啦。下一个的话,空气协会。


  空气协会秘书长:我们空协总共两个领导,一个是黄主席,大家都知道了,黄主席虽然是主席,但是他不驻会,不驻会顶多也只能算半个副主席,半个副主席说起来是连我这个秘书长都不如的。你们知道黄主席他今天去哪里吗?不知道吧。那我告诉你们,他今天去西海市了。他去西海干什么去呢?他是去吃他外孙女的喜酒了。另一个你们也知道,他就是罗常务,这个会本来是他来开的,可是他今天没空,他没空倒没什么,问题是他为什么没有早一点通知我。为什么?你们知道的,他们根本不把我一个小小秘书长放在眼里。


  二把手不满地说,哎,哎,李秘书长,不说了。不要的话随便议论领导嘛。下一个的话呢泥土协会。


  泥土协会主席:是这样的,我本来是有发言稿的,有了发言稿就不会像有些人这样颠三倒四了,有些人说话呢总是不准备发言稿就乱放炮,我是不随便放炮的,乱放炮的人是没有水平的,有水平的人怎么会乱放炮呢?是这样的,我昨晚确实是写了发言稿的,而且是加班到了半夜才写完的。问题是这个发言稿直到今天早上都还在,刚才出小区门口的时候都还在,甚至到半路的时候都还在。可是后来为什么又没有了呢?是这样的,第一种可能是路上丢失了,第二种可能是挨小偷偷了,第三种可能是我忘了带了,第四种可能是我把它放错到老婆的包里了。


  二把手生气地说,涂主席,你的话不能这样浪费大家的话时间的,下一个。冰雪协会。


  冰雪协会主席:各位,我是夏天刚调来的,现在我……


  二把手提醒说,水主席,你的话已经自我介绍N回了。


  冰雪协会主席:不,为了加深印象,让我再次自己介绍一下吧。我是冰雪协会主席,敝姓水,但不是什么淡水协会,也不是什么阳光雨露协会,更不是什么泥土树叶协会,而是冰雪协会主席。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个协会是搞什么的,其实呀什么也不搞。什么也不搞是因为搞不出什么,没什么可搞。报告主席,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想先去一下厕所,可以吗?


  众人没等二把手表态,便纷纷站起来。


  二把手急忙制止,大声说,坐下,坐下,都给我坐下!同志们啊,各位主席啊,其实的话厕所的话我也很想去厕所的,为什么的话我也想去呢,是因为的话我昨晚喝酒多了。现在我宣布,休息十分钟。


  几天后,当韩涵把单位的年终总结报告草稿呈请朱炎审阅时,朱炎翻了翻便似是被什么东西在喉咙里梗了一下,脸色由青变红,沉默几分钟后才无力地说,韩涵,你看你都写了什么呀?这个东西能交得上去吗?


  韩涵委屈地说,主任,这份草稿算是有点东西了。


本文原载《文艺报》2010.2.8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3) |  浏览(286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游客] 老爷子(未登录用户) 2010-07-22 10:52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
验证问题: 你确定要提交了吗?回答“是”或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