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649
用户名:  黄佩华
昵称:  黄佩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11-20 09:49

原创长篇小说连载之32:《杀牛坪》

36.尾声

 

把牛轭寨所有八幅字中的七幅字买到手,我总共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每幅字我开价是一千五百块钱,最后以一千八百或两千元成交,然后我再以三千元的价格转卖给肥佬。开始我是先把家里的两幅先卖给肥佬,钱到手了再去买别人家的回来转卖给他。只有一幅字没有买成,因为主人阿丘认为,他那幅字比别人多了好几个字,应该比别人能卖更多的钱,所以我费了不少口舌也没能让他松口。

肥佬笑眯眯地在灯光下把字幅一一摊开,装出有点熟行的模样看了又看,然后煞有介事地说,嗯,不像是假货。牛蛋,要是能卖出好价钱,我们再到别的寨子去搞。

邓秋月目睹了我们的整个交易过程,看见我不断地把肥佬的包里的钱塞进自己的包里,她的脸庞平静而略带喜色。肥佬小心翼翼地把那几张纸卷起来,再用牛皮纸包扎一圈,然后拿到楼上收藏好。这时,狗鼻子岑天禄回来了。

岑天禄脸红彤彤的,一进门就大声宣称,他刚才打了王老吉了。因为王老吉在酒桌上说了我们的坏话。肥佬一听脸色就沉了下来,瞥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应付岑天禄一下。我不动声色地看着岑天禄,他打了个酒嗝说,那个狗鸡巴王老吉,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呀,一上桌就开始教训我,说我和牛蛋是地痞流氓,是二流子,是坏蛋。他娘的,还说牛蛋是野仔,结果挨老子干翻了。

你?干翻王老吉?我表示不相信。

哼,不是我是哪个啊。岑天禄得意地说。

狗鼻子,你闯祸了。要是你真的打了王老吉,他肯放过你吗?你这下麻烦大了。我说。

哼,我怕我卵。马老板,走吧,我带你去炸、炸鱼。岑天禄双手叉腰,转脸对邓秋月说,嫂子,你在家煮宵夜等、等我们啊。

邓秋月看看肥佬,又看看我,似是在征询我们的意见,可是我和肥佬都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盯住岑天禄发飙。我猜想,按他现在这种言行,他和王老吉发生了冲突是极有可能的,不过至于冲突到什么地步,那就另外说了。至少有一点,就是岑天禄肯定得罪了王老吉。这样的话,我们和王老吉之间的矛盾更公开化了。岑天禄只大声说了一会话,就头脑歪到一边,人也站不稳了。我赶忙把他扶到楼上,让他躺倒在床上,盖上了被子。我还没走出门,他的鼾声就响起来了。

我刚从楼上下来,王老吉便摇摇晃晃地出现在门口,酒气熏天地用指着我说,牛蛋,你给我把狗鼻子交出来!

狗鼻子?狗鼻子不在这里呀。我佯装糊涂地问邓秋月说,嫂子,你看见狗鼻子了么?

邓秋月摇摇头,镇定地说,没见呀,我一晚上都在家,哪里见什么狗鼻子哩。

哼,秋月,你哄我吧?我见他晚晚都住在你这里,你不会是把他藏起来吧。王老吉流里流气地说。

肥佬实在看不下去,赶紧把王老吉扶到椅子上坐下,把茶杯递给他说,王组长,你先喝口茶,解解酒吧。岑天禄他今晚去喝人家满月酒了,还没回来呢。

那个卵仔打我了,把我从凳子上推到地上。哼,现在牛轭寨真他妈乱翻天了,流氓烂仔当道,好人好干部都敢打了。好哇,过两天老子要让公安来抓一两个进牢狱去喂蚊子先。王老吉气哼哼地说。

见王老吉指桑骂槐,一时平不下气,我只好推说有事先离开了。可是我刚到门口,王老吉就大吼一声说,牛蛋,你给我站住。

我只好停住脚步,转回头来迷惑地看王老吉。

王老吉指着我说,牛蛋,你给我坦白交代,邓秋月家的狗是不是你搞死的?呃!

我摇头说,不是。

王老吉又说,那是谁搞死的?呃!

不晓得。我又摇摇头说。

我不相信,两条好好的狗它们是自己死的么?王老吉阴笑说。

我不晓得呢,这件事可能有一个人晓得。我说。

哪个人晓得?王老吉急切地问。

可能是你自己晓得。我说完转身就迈出门槛。

邓秋月急忙追出来,她说她害怕,央求我再留下一会,待王老吉走了我再走。看见她一脸惊恐的样子,我不由地心头一热,只好回头交代肥佬,让他务必把王老吉送回去。说完了才赶紧离开。

 

夜里下了一场雨,这已经是连续两个晚上下雨了。天一下雨就变冷,天刚亮,祖父就站在屋檐下对着天空嘟哝了几句什么,然后又回屋让我带衣服去给父亲。祖父或许有些寂寞了,开始惦念他的儿子了。

中午,我带着父亲的衣服来到**,却不见父亲呆在病房里。我来到香桃妈的病房找人,病床上也没有香桃妈的人影。正在纳闷之际,走廊里传来了他们熟悉的说话声。我转身看去,除了香桃爹妈和父亲,旁边还多了一个香碧呢。可是香碧一看见我便扭头闪人了。看见我,三个老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凝重。香桃爹妈和我搭讪几句便进了病房,我随父亲刚回到他的病房,他就眨着独眼问,我是不是真的和香桃断了。我沉默许久,才对他点点头。父亲告诉我,香桃爹妈也是这两天才晓得的,他们都很难过,都觉得很对不住我和我们家,他们甚至想要动员香碧嫁给我,可是香碧不愿意。怪不得哩,香碧远远看见我就闪人了。这怎么可以呢?这两个老人不会是昏了头脑了吧。

爹,他们不应该对香碧说这种事嘛,人家还小呢。我说。

我也是这样说了,可是他们不听。哎呀,人家是可怜你。黄永平叹气说。

我不要人家可怜,爹,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自己的。我说。

黄永平瞥了我一眼,沉吟片刻才说,牛蛋,我可以出院了,你去办手续吧。

不行,医生说要等到伤口完全愈合才可以出院呢。爹,天冷了多穿点衣服。我得先回去了。我说着沮丧地走出了门口,心情也郁闷到了极点。我边走边想,要是香桃也晓得这件事了,她会怎么想呢?是责怪我还是责怪她父母呢?我不得而知。

我到市场砍了一腿狗肉,又买了两瓶烈酒,在街头叫了部三马仔径直回家。

看见我提着狗腿进门,阿黄先跑过来嗅嗅,又夹着尾巴走开了。阿黄是一条好狗,虽然肚子很饿,也很想吃肉,但它感觉到了自己同类的气息,无论如何它是不吃同类的。

和阿黄的嗅觉不相上下,首先闻到狗肉香的竟然是狗鼻子岑天禄。傍晚时分,远在河滩作业的狗鼻子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对肥佬说,今晚有搞了。肥佬不明白他说什么,就问他有什么搞,狗鼻子神秘地笑笑说,你真的没有闻到什么气味吗?肥佬努力地在空气中嗅了一下,失望地摇摇头。

狗肉端上桌时,另一个想吃狗肉的人也进门了,他就是哑巴阿五。哑巴是第一个看见我提着一后腿狗肉经过杀牛坪的,当时我特意从三马仔上下来,朝距离几百米开外的他挥舞手中的狗腿。毫无疑问,哑巴当时也已经嗅到了狗肉的香气,于是他把牛们关进栏里就迫不及待地赶来了。

这顿晚饭大家吃得很惬意。我按照祖父的指点,适当地往狗肉里加入了若干配料,严格地掌握火候,所以焖好的狗肉品相几乎无可挑剔。开始时大家都没有太多的话语,只顾低头吃肉,就连平时爱训人的肥佬也不例外。我买回来的两瓶酒喝完时,哑巴首先站了起来,表示他已经吃饱了,他要回他的小茅房去了。由于大家都忘记了提醒,哑巴悄悄喝了大约二两高度酒,兴奋得满脸通红,在阿黄的欢送之下,他先行离开了酒桌。

哑巴走了,可是大家的酒兴仍然很高,似乎都不甘心就这样散去。我大姐夫农志军不声不响地从角落里端来一只小坛子,又往一只大海碗里倒米酒。看得出来,一场猜马大战又在所难免了。

 

这是一个肆无忌惮的夜晚,也不晓得我们喝到什么时候,我、肥佬、狗鼻子岑天禄和我大姐夫都喝醉了。我挣扎着把他们三人送出家门时,我看见他们都搂成一团,接着毫无顾忌地在院子里撒尿,然后一起哼着乱七八糟的歌,一步三摇地走了。

这个诡谲的夜晚,也给哑巴阿五打开了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他先是听到了一阵嘀嘀嗒嗒的雨声,于是他爬了起来,摸黑打开门出到门外。这时候,他看见杀牛坪的半坡上有几个绿荧荧的亮点在游弋,之后,亮点变成更为活跃了,而且越来越靠边路下边的牛栏。尽管这样的亮光他以往也曾经见到过,但几乎都是在焐热的夏夜才会出现,在这么寒冷的天气里出现磷火显然是不正常的。这时候他的酒劲还没过去,头脑仍有些昏眩,他穿上了雨衣,拿起手电筒,然后从屋角里装了一把石子,以防不测。

那些跳跃的亮点离牛栏愈来愈近,也离他愈来愈近。当他打开手电筒欲看个究竟时,他的耳边也刮起了一阵寒风,紧接着他的脑袋发出了一声巨响。就这样,一扇大门向哑巴阿五打开了,他被推进了一个黑古隆冬的世界里。

我是被我大姐夫从床上揪醒的,他阴干着脸说,老五挨人家打死了,小牛王也不见了。

我立马从床上弹起来,慌忙穿上衣裤就往杀牛坪跑。

哑巴阿五静静地趴倒在小茅屋前,身穿着我买给他的军雨衣,手里握着手电,眉角上粘了一道紫黑的血迹。香桃家牛栏的铁门被打开了,牛栏里空空的,小牛王不见影了,唯有受惊的母牛还在田野里不停地奔跑呼唤。

哑巴真的死了。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巨大哀伤,忍不住大声嚎啕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牛轭寨接连发生了一些离奇古怪的事情。先是小牛王被黎所长他们截回来了,后来肥佬又被警察带走了,再后来连王老吉也被带上了手铐。我和狗鼻子岑天禄、邓秋月也被分别带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可是我们都清清白白回来了。

我父亲黄永平和香桃妈双双出院的那一天,香桃忽然回来了。令我哭笑不得的是,香桃她是来向我表白的,她说只要我答应将来不娶她妹妹香碧,她就可以马上嫁给我。

听了香桃的话,我真想抡她一个巴掌,可是我没有抡。我以平静的口吻告诉她,说我现在已经不爱她了,我已经爱上另外一个人了。

至于这个人是谁,我没有跟她说。                                       

 

     2009820日一稿

                                        2009年10月26二稿

                                        201219日三稿

 

(说明:《杀牛坪》已于2012年7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广西新华书店发行。为了维护著作权益,在此连载作品的前半部本人已作了少部分删节,请谅解。)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6264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落叶松 2012-11-21 11:3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
验证问题: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