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649
用户名:  黄佩华
昵称:  黄佩华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10-14 22:26

原创长篇小说连载之25:《杀牛坪》

29.寡妇邓秋月

 

这天晚上,由于酒肉的作用,我父亲黄永平和祖父黄金宝以及大姐夫农志军都被我哄得神魂颠倒,服服帖帖,他们对我处置小牛王的方案表示了认可。

听完我的方案,就连以往极少赞赏我的父亲黄永平也眨着独眼不停地点头,就差一点没敬我酒了。祖父黄金宝先是像吃豆腐乳一样,边听我们说话边小心地吃着他心爱的香煎豆腐。后来他说,以前地主家的牛多了,就是这样租给佃户养的,名份是地主的牛,使牛的是佃农,很划得来的。农志军认为,现在问题的关键是香桃家的态度,而香桃家的态度也就取决于香桃妈的态度,如果香桃妈同意了这个问题就基本上解决了。老实说,我并不太喜欢大姐夫这种相当于废话的腔调,不过这种时候我是不会跳出来反对他的。只要有利于小牛王的成长,只要不让这单生意泡汤,就当他是哑巴对我讲一个晚上的话吧。

早上我刚洗漱完,肥佬就打着伞出现在我们家门口,他还带来了行包,换上了长桶雨鞋,显然是要驻扎在牛轭寨了。肥佬的到来也给我带来了无形的压力,我的脑子在急速地思索着,除了寨上那些古榕树所在的位置之外,棘手的是如何安顿肥佬。我父亲对肥佬的到来表现得不冷不热,只打了个哼哼点个头就钻进茅厕舒服去了。若是肥佬住我们家,早晚会跟父亲发生冲突的,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另外,肥佬也不大可能住香桃家吧,香桃妈身体不好不说,家里连块砧板也是半边的,如何接待得了一个大城市来的老板呢!

我把肥佬的行包先放进我的房间,和坐在火塘边的祖父打了个招呼,便准备出门。临出门时祖父叮嘱我,到了午饭时间要记得带客人回来吃饭。我说晓得。

我和肥佬撑着雨伞在寨子周围转了一圈,对附近的古树作了一番调查。肥佬用相机拍了几棵大榕树,天气不好,效果不是很理想,不过总算是在心里有了数,寨外的不算,连同邓秋月家门前那棵一共是六棵。我们最后来到邓秋月家时,却发现她已撤掉了野牛周乐阳的灵台,堂屋的液晶电视也打开了,大牛正在盯住大屏幕看。

邓秋月的脸色显然比上次见的又红润了许多,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多了。我们刚坐下来,她就试探地说,牛蛋,你们吃过午饭了吧?

嫂子,你看我们像吃过饭的人吗?我朝她做了个鬼脸,说,我们又想来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们也没吃哩。这个鬼雨,哪一年才下得完呀,搞得我都不晓得上午下午了。邓秋月说。

邓秋月没有理会我们的劝阻,坚决要宰杀一只麻鸭。她说这是亲戚送的鸭子,山里小溪边的鸭子下不了红河滩,关在笼子里久了会瘦的,而且鸭子的食量很大,吃的又都是玉米和谷子,所以这鸭子是该杀了。既然劝阻不了,我们也只好客随主便了。可笑的是我和肥佬谁都不敢下手,还是邓秋月先把鸭脖子轻轻割了个小口,鸭血便喷射而出。她现场比划说,鸡长鸭短,杀鸡鸭刀子不仅要还准要狠。

我和肥佬像个小学生一样站在旁边,看老师邓秋月把鸭放完了血,又浸到滚水锅里去涮个湿透,可以除去鸭毛了,才扔到一个竹箕里,示范性地拔了几把鸭毛,才放心地把活交给我们。以往在家里是轮不到我做这种活的,祖父和父亲似是把干这种活当成是一种私房活,抑或是一种享乐,不轻易把活交给别人。现在好了,我杀鸡宰鸭的技能还不如一个小女子,你说这有多羞耻啊!

麻鸭,这种生长在我们桂西北三角地带的鸭子个头不大,重约三斤左右,其毛色酷似麻雀,故称为麻鸭。正宗的麻鸭每年农历三四月份孵化下水,然后伴随着水稻的生长而成长。到了八九月稻黄鸭熟的季节,人们都过一个尝新节,专门品尝新米和鸭子。也是这个季节,第二茬小鸭子又被送下刚秋收过的水田里,吃光了再生稻,便又下到河溪里吃小鱼小虾。新春佳节之际,谁家要是收到亲友送的一对麻鸭,那是重礼了。邓秋月因为痛失丈夫,亲戚朋友送她一些鸡鸭,也算是一份心意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和邓秋月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她每天负责帮我和肥佬煮两顿饭,不管吃什么我们每天付给她50块钱,一直到肥佬离开牛轭寨为止。开始我只是希望邓秋月能够帮助肥佬解决吃饭的问题,没想到不仅肥佬不干,连邓秋月也不愿干,都说除非我一起吃饭他们才愿意。搁下饭碗,肥佬拿着相机独自下河边去了,说要拍摄一组什么烟雨红河的照片。我没有随他去淋雨受罪,干脆就跟邓秋月挑明了要买她家门口这棵榕树的话题。

牛蛋,说点别的吧。邓秋月以为我是开玩笑,蹙眉说,我现在心情不好哩。

嫂子,我说的是真的。肥佬是专门收购大榕树的,该给的钱他不会少。我说。

邓秋月终于停止了收拾桌子,眼睛直勾勾地盯住我。我看不得她的直视,赶忙扭头到一边。

牛蛋呀,牛蛋,你怎么会有这种歪心眼呢?邓秋月又惊又气地说。我现在一个寡妇,你还来欺负我啊?

哎呀,嫂子,你别这么说嘛。见邓秋月反应这么强烈,我都有点心虚了。

牛蛋,你晓得么,这棵榕树就连我们起房子的时候都不舍得砍呢!邓秋月大声地说,牛蛋,要是你再敢动歪心眼你就带那个肥佬滚蛋!

想不到话还说不上三句就碰上了硬钉子,我一时语塞起来。忽然间心情不好,邓秋月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许多。她把桌上的碗筷收进盆子里端进厨房,我顺手把饭桌擦干净,刚要收起来,她却抢先把饭桌抬到墙角去。

我尴尬地走出屋门,来到院子里,想看看天色,却被榕树的枝叶挡住了视线。忽然,有两道黑影划过阴沉的天空,从远处飘然而来,落到榕树梢上,接着呱呱地叫起来。那是两只乌鸦,这两只凶鸟不顾天空飘着细雨竟飞到这里聒噪来了。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我祖父说过的话,那话就是评说这棵榕树的。我刚才怎么就忘记了呢?我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走进厨房,平静地对邓秋月说,嫂子,嫂子,你想不想听我说一句实话?

邓秋月的情绪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脸色也恢复了早先的颜色,她斜了我一眼说,牛蛋,你别死皮赖脸的啊。我现在的心像块冰一样,很容易碎的啊。

嫂子,我说了你别不相信,我祖父早就说,你们家这棵榕树不吉利,挡风水哩。我尽量压低嗓门说。

邓秋月停止了洗碗,脸色复又变得苍白,呼吸忽然变得急促,眼里似乎喷出怒火,顿了一会才咬牙说,牛蛋,想不到你、你这么龌龊!你真是不如一条野狗,真是气死我了!

我的话显然被她误解了,我的善意变成了狼心狗肺。但是,看见她气成这样我又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再去劝她无疑是火上浇油,不劝她又怕误会加深,让她的心真的碎裂。不过我也意识到,我已经没有退路,说出口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我来不及犹疑,决定再一次对她那个已经冰凉的心进行撞击。主意既定,我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继续压低嗓门说,嫂子,我说的是真的,你不信就去问我祖父。

在沉默的两分多钟时间里,我始终低着头不敢看邓秋月一眼,像是在等待一次生死攸关的判决。

牛蛋,你带我去见你们老祖。邓秋月的声音似是从天籁传下来一样,幽幽的。

我长舒了一口气,赶忙站起来说,是现在吗?

不是现在难道你要让我憋死吗?邓秋月幽怨地说。

我踏入家门时,我祖父黄金宝还以为我是回来吃午饭的,还责备我为什么这时候才回来,让客人挨饿。后来看见跟我进来的是邓秋月而非肥佬,祖父才停住了言语。还没等我说明情况,邓秋月就把儿子大牛往我怀里一塞,快步走到火塘边,对黄金宝行了跪礼。邓秋月说,罪人邓秋月来冒犯老祖了。听说老祖您会看风水,我家前面的榕树是不是应该砍掉呢?

邓秋月是外地来的媳妇,自然是不大晓得我祖父黄金宝还会这么一手绝活。其实老人家箩筐大的字也认不得几个,但就是会点阴阳八卦,使罗盘给阴地阳宅看点风水,偶尔也能算出一两个好卦,所以在牛轭寨也是个受人尊敬的人物。祖父叫邓秋月坐下,然后告诉她,靠水的住家最好是种一些竹子,她家那棵榕树形象凶丑,张牙舞爪的,当然不吉利。老人还告诉她,以往他就曾经跟周乐阳提到过,可那头野牛听不进去。

邓秋月跪谢老人家之后抱着孩子走了。祖父再一次问我为什么不带肥佬回来吃午饭,我告诉他我们都已经在邓秋月家吃过了。我还向祖父告了父亲一状,说是因为我父亲不喜欢肥佬,所以他干脆到别人家吃了。祖父听了便有些生气,说我父亲是老蛮牛,不晓得礼貌。我听了以后心里觉得不由地一阵爽快,独眼龙终于也挨骂了,要是他在场该多好。祖父显然也觉察到了我得意的表情,告诫同时我说,邓秋月一脸霉相,没有半年一年霉气消失不了,阳气不足的人和搞生意的人还是不要跟她往来太密切。我晓得祖父其实是为我们好,不过他并不晓得,我们正在打邓秋月家那棵榕树的主意呢。

我们祖孙正在屋里说话,屋外却传来一声鸭叫。我出门一看,原来是邓秋月提来了一只笼子,搁在屋檐下,里边装有鸡鸭各一只。然后她进屋来,对我祖父说,老祖,我没有什么东西谢您老人家,就拿了两只鸡鸭,一点小意思而已。

邓秋月说完就转身走了。

邓秋月人刚出院子,我祖父就得意地笑说,牛蛋,你看吧,我动动嘴才说几句话,人家鸡鸭就送上门来了。哎呀,好久都没有人求我看风水了,这些人不倒霉才怪哩。

老祖,你说这个风水真那么灵吗?我说。

灵,哪有不灵啊?牛蛋,以后有空我教你吧。他说。

你先教我爹吧。我说,老祖,是不是寨上的大榕树都坏风水呢?

别乱说,寨子没有榕树不成风水。他说。

那寨子外边的榕树呢?我问。

牛蛋,我听你爹说,这个猴子来是来收购大榕树的,不会是真的吧?祖父盯住我问。

老祖,猴子是来帮我们牛轭寨脱贫致富的,他不只是收购大榕树,也收购好看的石头,他现在正在河边转呢。我说。

唉,还真的是呢。牛蛋,寨上的大树是几十年几百年才长成的,你们别乱砍啊,要造孽的!祖父忧虑地说。

嗯,我晓得的。我要出门了。我说着就往门口走,却被祖父叫住了,他说,牛蛋,屋檐那只母鸭太吵了,今晚杀了,你要把猴子带回来吃饭啊。

我在红河的乱滩上找到肥佬时,他已经被雨淋得全身都湿透了。我刚想把邓秋月家榕树的事告诉他,不料他却先兴奋地大声喊,牛蛋,我们要发大财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98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
验证问题: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