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17 - 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17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11-08 15:02

文学创作是一辈子的事





张平与记者的合影。




文学创作是一辈子的事
——访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张平
□梁智华


    提到张平,也许有人会一时想不起是谁,但一说起由其创作的作品而改编的《生死抉择》、《国家干部》、《天网》和《十面埋伏》等电影、电视连续剧时,人们一定会异口同声地说:“哦,原来是这个‘反腐作家’呀!”。是的,张平创作的这些近期已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话题的文学作品,由于大多都涉及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干群关系、党群关系以及社会普遍存在的各种矛盾,因此人们自然地把其归结为反腐题材,并自然地把张平美誉为“反腐作家”,引起了中国老百姓的广泛关注。

    那么,张平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日前的一天上午,张平应邀前来玉林市,并在由玉林市文联、《金田》杂志社主办,玉林市宝炬电线电缆公司、伊利牛奶玉林专卖店赞助协办的“广西玉林市‘宝炬线缆杯’青年作家文学创作研讨会”上作了专题讲学。趁着张平结束讲学的一点空闲时间,记者带着广大读者的关心和牵挂,专门对他进行了采访。

    今年已是54岁的张平,从外表上来看,个头高大,显得庄重儒雅,但说起话来声柔语慢的,又让人很容易产生其有些文弱甚至是有些木讷、迟钝的误解,文弱的面容中总带有几分腼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写出来的文字却恰恰气势浩荡,挟雷带电,总是充满正义的激情。无论张平的哪一部作品,无不是为正义和公理鼓与呼,其刚毅、其果敢,是怎样与那文弱、木讷、迟钝的外表统一于身呢?由此,记者忽然想起孔子在两千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巧言令色,鲜矣仁”,“刚、毅、木、讷近仁”。这样看来,他外表的木讷与内在的刚毅,实际上都是他“仁”的体现。这就不难理解张平的作品中为什么爱憎那样分明,那样强烈。他对于善良的弱者总是充满了同情;他对于恃权凌弱、仗势欺人、贪赃枉法者的憎恶溢于言表,充满于字里行间;而他对于那些高风亮节、坚持正义的共产党人又是充满了由衷的热爱,并为其歌唱了。

    面对记者的采访,张平侃侃而谈,向记者细细地讲述着他的人生和创作道路上的艰辛与领悟。


 (小标题)由个人苦情转向关注社会 


    1953年11月,张平出生于西安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4岁那年,父亲被错打成右派,张平随母亲回到了祖籍山西新绛县的农村。张平的经历是坎坷的。他当过农民,干过工人,作过教师,他拉过犁、推过磨、掏过煤、挑过大粪,并曾为了生存而终年奔波。然而,苦难并不能湮没才华,在村子里,他不仅会拉二胡、吹笛子,还能写节目、编剧本。

    张平告诉记者,他和许多作家一样,也是一步步进入文学殿堂,是从写自己起步的。开始的时候,他怕写别人不熟悉,也不敢,所以只好写自己,写自己的父母、姐妹、朋友和亲戚,写他们的悲苦,他们的喜悦。后来就写自己经历过的,自己感受深的,属于自己生命积淀、思索和体验的东西。

    1981年,张平还在上大学期间,他的那篇对“血统论”血泪控诉的处女作《祭妻》在《汾水》杂志上发表后,立刻产生了极大反响,不仅被《小说月刊》、《新华文摘》、《小说月报》等多家刊物选载,还被评为山西文学该年度一等奖,他在文学界赢得了最初的荣誉。

    1982年大学毕业后,张平被分配在临汾地区文联工作。试笔成功后,连续发表了《月到中秋》、《他是谁》、《静》、《山洼地》、《军民的女儿》、《争地》、《夏夜》、《糟糠之妻》、《婉儿》、《情分》、《姐姐》、《梦中情思》等一批中篇小说。其中1983年描写了农村妇女朴素又纯厚性格和情感的《糟糠之妻》引起广泛争鸣,并获山西省优秀小说奖;特别是1984年《姐姐》的发表带来极大声誉,标志着他文学创作的进一步成熟,也奠定了他新时期文学创作的基础。后来,小说还先后被《新华文摘》、《小说月报》等六七家报刊选载,并被译成英文、俄文在国内外出版发行。这年他同时获三个奖,省内一个,省外一个,国家级一个。当时有评论说他开创了一个“家庭苦情反思小说系列”。他说,这些作品都有他身边亲人和朋友们的浓重的影子。   

    张平又和许多作家一样,丰于常人的生活际遇,使其足不出户,便可传神写照,惟妙惟肖,鞭辟入理,扼腕叫绝。这与他对生活的体验,理解密切相关的。他说:“我感谢生活”,“我沾了生活的光,有很多东西,只要叙述出来就行了,根本用不着加工”。

    1987年,是张平创作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他到汾西县开会,了解到不少民间疾苦:一些干部的腐败堕落,普通百姓的告状无门,贫困地区的愚昧落后……这些社会最底层的事实,使张平辗转难眠。

    座谈会开完,人们都走了,而张平却留了下来,住到了一位老汉的炕头上。这是一位告了20年状、上访1500多次的农民,然而却没有一个干部从头到尾看过他的材料,认真地听过他的冤情。这位老农民给张平讲了两天两夜,讲得头痛了,就吃片去痛片继续讲。张平一边听,一边心中在流泪,他录了17盘磁带。由此,他写出了震动四方的长篇小说《法撼汾西》。

   相隔不久,也就是在二十世纪90年代初,张平又创作出了《法撼汾西》的姊妹篇《天网》,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法撼汾西》和《天网》这两部长篇小说通过讲述一个县委书记处理四桩案子以及为蒙冤30年的老农民平反冤假错案的故事,揭露了农村社会的丑恶势力;反映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农村基层政权建设的一个重大问题;讴歌了共产党惩治邪恶、伸张正义、勤政为民、磊落无私的高尚精神。这两部作品,都被搬上了电视、电影屏幕,并获得1994年全国“五个一工程”奖。

    1995年,张平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孤儿泪》,则以山西大同新荣区百姓养育孤儿为题材,记录了一个个平平常常、普普通通催人泪下、感天动地、充满纯情、柔情抚养孤儿的故事。由于作品展示了普通农民、市民甘洒热血、相助为乐的情怀,不久后同样被搬上了电影屏幕,并获得1995年全国“五个一工程”奖。

    说到这里,张平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文学的最原始动力在我的身上不断地凝聚,我觉得自己正从一个小圈子里走出,跨进了大社会。”就这样,他的创作开始由抒写个人苦情转向了关注民间疾苦,转向了关注不断改革发展的现实社会。 

  


(小标题)高举反腐题材的利剑


    长篇小说《抉择》,是张平在二十世纪90年代中期创作的一部重要作品。在这部40多万字的作品里,充溢着暴风海潮般的激情和尖峰峻石般的拷问,让每一个读者都久久无法平静。张平说,我几乎是一口气写下来的,我真的压抑不住……

    《抉择》诞生之后,产生了巨大的轰动效应。第一次印数就高达10万册,不久即告脱销。这部小说先后获得了全国公安题材文学类作品一等奖、全国最佳畅销书奖、1999年度“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茅盾文学奖等多项殊荣,并被近百家报刊转载、上百家电台连播。有报纸报道说,南方一家破产工厂的工人,还把厂长抓到电影院,硬是看了一场《生死抉择》。

    《抉择》的出炉和轰动绝非偶然。在创作之前,张平曾采访了北京、太原、保定等地的数十个国有大中型企业。他痛心地看到,一方面,一些企业领导假公济私,奢侈腐化,大肆掠夺国有资产;另一方面,那些生产第一线上的劳动者却少人过问,他们的生活困境令人触目惊心:一家三代挤在一间二十世纪50年代建起的小平房里;很多工人家里还看着12英寸的黑白电视,至今没有洗衣机和冰箱;有些老工程师甚至在街头拣菜叶……张平发现,越是破败的工厂,贪污腐败问题越是严重。腐败,已成为滋生在共和国肌体上的毒瘤!

    这一幕幕让人揪心的情景,深深地震撼着张平。腐败已经使深受其害的工人对改革从积极参与变成了怀疑、惶惑甚至反对和抵制!腐败已经动摇了人心,动摇了我们改革的基石!于是,张平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创作冲动:一定要替工人说说心里话,一定要揭露那些腐败分子,一定要为那些真正的改革者讴歌、呐喊!

    有人说,《抉择》中的李高成有些太理想化了。但这正是张平的匠心所在。张平说:“对于腐败,不少作品也进行过揭露和批判,但它们表现出的是无奈,是逃跑主义,我的态度是对抗,是抵抗主义。我之所以写出李高成这样的人物,是基于这样一种思想,那就是我要在作品中大张旗鼓地为他们大声呼吁,奋力呐喊。”

    谈到这里,张平变得有些激愤起来了,他说,我们绝不应该让那些脑满肠肥、只想着升官发财的人永远都那样志得意满,而让那些为了国家的前途和老百姓的利益勇往直前的先行者们一个个无声无息地倒下去,消失掉。


(小标题)仗义执笔为人民说话


    在很多老百姓眼里,张平成了他们的“救星”。他经常早上一起来,就看到门外有人坐着要见他。张平心很软,爱激动,这就使他总被受苦受难的人包围。

    然而,替老百姓说话,并非那么简单,阻力会来自方方面面,一些腐败分子的猖狂程度更令人感到吃惊。《天网》发表后,曾经有240个官员联名上访,并告到法院。在法庭上,一个副检察长竟然振振有词地说:“我儿子只强奸两三次,你怎么就说八九次﹖而且不是在我的办公室而是我老婆的办公室。这纯粹是对我一家人的诬蔑。”在拍摄电影《天网》时,由于恐吓电话太多,时任全国人大常委的谢铁骊导演,不得不请太原市公安局派警察保护拍摄现场。

    但是,张平并没有因阻力而停止手中的笔。因为在他的背后,站着广大老百姓。在为民生呐喊过程中,张平与无数相识和不相识的老百姓结下了血肉般深厚的浓情。 1997年,他因《天网》和《法撼汾西》两书在北京打官司。他没有想到的是,几位临汾的农民竟千里迢迢地赶来支持他。一见面,农民们就忙不迭地询问:“咱那官司咋样了?”说到此,张平眼圈微微红了,他对记者说:“农民们把我的官司说成是咱们的官司,那一句话就让我感动啊,我从心里感到了力量,浑身上下都是热乎乎的。”一位农民甚至表示,要是法院把作家给判输了,宣判那天,他们全村人都要来北京当众给张平挂匾,他们就是要让天下的人都知道,老百姓支持的就是像张平这样的作家!

    类似的感人情景数不胜数。一次在电车上,一位中年人认出了张平,他悄悄地凑过来说,你放心打官司,中国的老百姓都会支持你。而声援电话和来信更是源源不断,光1000人以上的联名信,张平就收到过4封,500人以上的联名信则有12封之多。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张平获得了胜诉。

    老百姓的支持使张平感到了无穷的力量,他一再表示,今生今世,永远为老百姓写作,“虽九死而不悔”!

    一位农民在信中这样对张平说:“天下有良心的人和所有老百姓都支持你。我们永远忘不了你,因为你才真正是我们老百姓的作家。”这,应是人民对张平的最高褒奖。

    如果说“作家是时代的良心,作家是社会的良知,作家是人民群众的代言人和喉舌,”首先来自作家对人民的爱,对国家的爱,对现实问题关切而化作的激情。在张平作品研讨会上,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陈建功、《文学评论》副总编曾镇南评价:张平的成就在于“始终以一种清醒的现实主义立场,坚持对人民命运的关注,”“对国家、对民族的强烈关注”,“敢于深刻揭露社会生活中最前沿、最尖锐、最为百姓所忧虑的重大社会矛盾,以充沛的激情,犀利的理性为人民代言”。“特别是在抨击腐败和邪恶的同时又能使正面力量占主导地位”。他“不是一般的为民请命,而是站在一定的高度面对污浊,又指出前进的方向。”张平就是以这种激情推动创作,感染读者,掀动读者,燃烧读者。他说“写人民,写人民关注的,矢志不移”。

     张平还向记者坦言说,他不像有些作家那样潇洒,他的每一本书都写得非常辛苦;他不是编故事的高手,但他却了解平民百姓的艰难与欢欣。如果说,他写的东西能够感动一些人,那是因为他们从中找到了他们自己或是他们的希望。

 


(小标题)文学不应该对时代冷漠

 

    2006年11月,在中国文联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张平因其突出的文学成就,被大家一致推荐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作为一个新当选的作协副主席,张平对如何革除当今文学创作中普遍存在的弊病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张平告诉记者,当今文学作品的多样化与丰富性日渐加强,优秀作品也越来越多,这是文学创作的进步,也是写作者的幸运。但中国作家应更加关注经济体制改革与社会政治变革,就像许多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都有深刻的现实意义一样,文学还是应该有些刚硬的东西。在当今社会里,有许多人都不太关注我们当今的社会现实,活在过分自我的写作中。虽然他也喜欢看池莉、残雪、格非等人的作品,但是如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了,不像过去是一个村、一个厂子,是有组织的生活,这种越来越个人化的空间里,如果再囿于自己的小圈子写作,那往往会是与时代隔绝的东西。所以,他认为文学是不应该对时代冷漠的,尤其是不能对人民冷漠!如果文学不去关注时代,不去关注人民,人民又怎么会关注文学呢?人民需要文学,文学更需要人民。

    也许正基于这样的认识,张平的笔触一直关注着我国改革开放中多姿多彩的社会生活,关注着现实生活中的芸芸众生。于是,他跳出自己的小生活和小圈子,充满了创作激情和创作冲动,一系列高产优质、贴近现实的作品应运而生,从《法撼汾西》、《天网》,到《凶犯》、《孤儿泪》,再到《抉择》、《十面埋伏》等,都引起了广泛而强烈的社会影响。 张平的这些作品在改编成电影、电视、话剧、戏曲、评弹、广播剧、连环画之后,又使他拥有了大量的读者和观众。 根据《天网》改编的同名电影还荣获“华表奖”和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再加上根据《抉择》改编的电影《生死抉择》,在全国放映后,更加为他赢来了如潮的好评。 因此,有一些评论家把这一现象称为“张平现象”。 

    面对自己的作品越来越受到广大读者或者观众的喜爱,张平是这样认为的,他主要是把一个作家“为什么人而写”这个问题解决好了,所以他的写作方式和方法自然而然地得到了相应的的转变。“如果你真正面对的是基层读者和普通百姓,就必然会关注整个社会所关注的焦点问题和难点问题,必然会关注改革的进程和时代的发展,同时也会考虑到普通读者的阅读习惯和接受水平以及艺术的普及、提高等一系列相关问题。而当你真心真意地站到老百姓的立场上,并有真情实感,同他们心心相印地平等交流,相信他们给你的一定是最丰厚无私的回报。”

    现在,张平每天几乎都会收到来自四面八方读者的来信,接到他们打来的电话,“在我的写作生涯中,在我最困难、最需要帮助和支持的时候,是他们——可亲可敬的人民大众给了我生活的信心,给了我写作的勇气和力量。他们永远是作家创作的艺术源泉。”张平深情地说。

   采访结束时,张平微笑着告诉记者:文学创作是一个作家一辈子的事,不要一遇到挫折、打击,就消沉、退却,就一蹶不振,重要的是贵在坚持。凡是当作家的人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只要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你就能当好一名作家了。

    最后,张平还应记者之邀,欣然在记者的采访本上题词留念:“愿玉林的作家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相关链接☆☆☆

张平简介

 

张平,男,汉族,1953年11月生,山西新绛人。1971年10月参加工作,1982年7月山西师范大学毕业。一级作家,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中国人口文化协会理事。著有长篇小说《法撼汾西》、《天网》、《抉择》、《凶犯》、《少男少女》、《国家干部》,中短篇小说集《祭妻》、《姐姐》、《夜朦胧》、《十面埋伏》、《对面的女孩》,长篇报告文学《孤儿泪》等。作品曾获全国最佳畅销书奖、全国第七届优秀短篇小说奖、山西首届赵树理文学奖、第六届庄重文文学奖,第五届矛盾文学奖等。


 

张平在“广西玉林市‘宝炬线缆杯’青年作家文学创作研讨会”上作专题讲学。




张平应邀在记者的采访本上题词留念。




张平的题词:“愿玉林的作家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Tags: 文学   创作   一辈子  


类别: 名家专访 |  评论(2) |  浏览(2836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玉林华戈 2015-05-11 12:28 Says:
【评论未审核】
阳中阳 2015-05-09 18:0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