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26 17:42

精美的中国语言学家王力诞辰120周年纪念原地首日实寄封,值得你拥有哦!


精美的中国语言学家王力诞辰120周年纪念原地首日实寄封,值得你拥有哦!
   
   
    2020年8月10日,是我国语言学家、教育家、翻译家、散文家、诗人王力诞辰120周年纪念日,现特地紧急设计一对精美的纪念封,值得你拥有哦!届时,分别粘贴个性化贺字邮票或生日邮票,并加盖王力故居广西博白或广西玉林壮汉双语大戳,然后贴条自然实寄。贴贺字邮票每对14元,贴生日邮票每对16元。如需挂号实寄,则每对另加6元。
   
   












   
   
    附件一:王力简介
   
    王力(1900.8.10-1986.5.3),字了一,广西博白县人。中国语言学家、教育家、翻译家、散文家、诗人,中国现代语言学奠基人之一。
    1926年考进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1927年赴法国巴黎大学留学;1954年调北京大学任教授;1956年被聘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
    王力一直从事语言科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为发展中国语言科学、培养语言学专门人才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他在语言学方面的专著有40多种,论文近200篇,共约1000万余字,内容几乎涉及语言学各个领域,有许多且具有开创性。其代表作有《中国音韵学》、《中国现代语法》等等。
   
    附件二:怀念文章
   
    切切故乡情
    ——纪念王力先生诞辰120周年
   
    王力先生是我国杰出的语言学家、教育家、诗人和翻译家,是享誉中外的一代文化巨匠。他一生情系故里,对桑梓一往情深。今年是王力诞辰120周年,谨缀此文,以缅怀他高贵的品质和崇高的精神。
   
    (一)
   
    1900年8月10日,王力出生于博白县城西郊岐山坡村。他天资聪颖,从小就养成了酷爱读书的习惯。14岁那年高小毕业后,清贫的家境却无力助他升学,这个求知欲望极强的小青年,开始了充满艰辛的自学之路。1924年在李氏开国学校校长李慎西等友人资助下,王力考入上海南方大学就读,两年后又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深造。1927年秋,根据“中国语言学之父”赵元任教授的建议,王力远渡重洋前往当时世界语言学研究中心——法国巴黎大学留学,攻读实验语音学。两年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该开始酝酿博士论文选题了。他原先设想以《中国古文法》为选题,但当他把构想向巴黎大学中国学院院长格拉奈教授请教时,格拉奈认为《中国古文法》题目太大,主张改为实验语音学方面的课题。王力觉得这个主意很好,便确定以实验语音学为选题来撰写博士论文。王力的母语为博白地佬话,从小受到地佬话耳濡目染,因此最后确定论文题为《博白方音实验录》。
    博白地佬话属白话方言,是粤语的一支。自秦汉以后,中原汉人逐步南迁至博白南流江两岸,他们进入博白后,逐步脱离了北方汉语的发展轨道,但却保留了大量古汉语的成分。同时,他们又与当地土著互相往来,通过长期融合,最后在唐代形成了博白地佬话,其声调数目高达10个,称得上是中古音韵的活化石。王力凭借着非凡的毅力和良好的学养,1931年完成了10万多字的论文《博白方音实验录》。王力用实验语音学的方法,详细记述了博白地佬话的语音系统,指出博白方言是汉语方言中声调最多的一种。1932年,通过论文答辩后,王力荣获巴黎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为祖国争得了荣誉。博白地佬话这一小众方言,因为这篇论文,从此在世界语言研究中有了自己的独特地位;博白这个南疆边陲县邑,也因此为世界所知晓。正如著名作家梁羽生所说:“广西的一个小县的方言,由于他的著作而为国际学术界所知,也可说是罕有的佳话了。”
   
    (二)
   
    博白县中学的前身是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设立的博白县立高等小学堂,王力年少时曾在这里就读,成名后一直对母校充满着浓浓的爱意。1978年底,王力在南宁参加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20周年庆典之后,返回阔别多年的故乡博白。博中领导们得悉这个消息后,认为机会十分难得,一定要千方百计邀请他回母校讲学。那时王力的行程安排得很紧凑,但当王祥励副校长向他讲明博中师生的愿望后,他非常愉快地接受了邀请。12月21日下午4时许,王力来到博中礼堂,为全体师生作了题为《学好语文,打好基础》的演讲,附近许多干部、教师和文化界人士闻讯也赶来旁听。一个小时的讲演深入浅出,生动有趣,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给师生们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1983年10月,博中筹备60周年校庆活动,给在县外工作的校友们发函,邀请他们撰写回忆录。王力收到来信后十分重视,11月就第一个复函,并寄来了《童年的回忆》这一珍贵的史料。之后,王力又应邀为母校题写了“博白县中学”“教学大楼”等字。1985年3月,王力在《博中生活》上看到母校成立“博中奖教奖学基金会”的消息,立即给王祥励副校长写信,并邮寄了2000元人民币(当时大学本科毕业生月工资为53元),嘱托转给母校作奖教奖学基金。
   
    资助母校的钱物寄回了,但王力仍然时常关注着博中学生素质的提高。1985年3月31日,家乡客人到访北大燕南园, 85岁高龄的王力不顾年老体弱,主动给博中师生们做了一个录音讲话,谆谆告诫博中学子:“现在青年人最要紧的是要有理想。所谓理想,就是为国家、为民族出力,对四个现代化建设能够作出贡献,这就是我们应有的理想。”讲话最后说:“我最近捐献了2000元钱给博白县中学,就是为了鼓励大家好好学习,希望博中学生做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一代新人,能够做出一点事业来,对国家和人民有所贡献!这便是我对大家的祝愿。”录音讲话言简意赅,含义深邃,给予博中师生们巨大鼓舞和力量,是博中前进的动力!
   
    (三)
   
    王力是20世纪中国文化名人,对博白的文化事业十分关心。博中校园内的字祖庙,建于清光绪十五年(1889),是为纪念传说中的文字创始人仓颉和沮诵而建造的。字祖庙的建造彰显了一个地方对汉字的崇敬之情,亦即对祖国文化的敬畏之心。王力在参加自治区成立20周年活动回到故乡后,即提出要参观字祖庙。1978年12月21日,王力在县委领导陪同下,兴致勃勃地来到字祖庙参观。一到字祖庙前面的广场,他就高兴地说道:“六十几年前,我在县立高小读书时,经常来字祖庙玩耍。”说着,他就要重登字祖庙。当时“文革”结束后不久,百废待兴,字祖庙由于年久失修,有的楼梯楼板已经腐朽,加上当时王力已年近八旬,大家怕他登上楼去有危险,所以都纷纷劝他不要再登楼了,最后他只好遗憾地放弃了登楼参观。他对同行的人们说,字祖庙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是纪念中国古代文字创始人的一座建筑,很有历史内涵和文化价值,也是博白历来就重视文化教育的历史见证,因此要认真注意加以保护。县里对王力的意见十分重视,后来对字祖庙进行了修缮,1985年又列为第一批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王力不仅十分关心家乡的文博事业,也非常重视家乡的文物库藏,多次把自己的重要著作和物品捐赠给博白文管所(今博物馆)收藏。他的博士论文《博白方音实验录》,1932年在法国出版后,国内极为罕见。1982年夏,王力将自己珍藏多年的《博白方音实验录》,连同其他一批著作赠给了县文物管理所,并亲笔在《博白方音实验录》封面右下方署上“王力赠 一九八二”。据说目前国内仅存两本原版《博白方音实验录》,另一本由北大图书馆收藏。
    1983年博白县成立了县志办公室,开展新编县志的工作。为了搜集县志资料,编辑人员于12月25日专门给王力写信,介绍编修县志工作情况,恳请他惠赐稿件。一个多月后,县志办收到他的亲笔回信:
   
        博白县志办公室:
            接奉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来信,得悉我县正在编修新县志,可喜可贺。我因早年出门在外,对县事很不熟悉,不能为县志撰写专稿,也不能提供有关材料。非常抱歉,至希鉴原(谅)。
   
                                              此致
                                                  敬礼
                                                     王 力
                                                  1984年2月7日
   
    王力先生虽然在信中说“不能为县志撰写专稿,也不能提供有关材料”,但他作为现代文化名人,其亲笔复信其实就是珍贵的县志资料。1989年春,县志办编纂人员在商议新编《博白县志》书名用字时,笔者提议采用王力复函县志办信封上的笔迹,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后来县志正式出版时,封面上“博白县志”四个字就是王力的手迹。
   
    (四)
   
    王力平生热心助人,奖掖后学。1978年11月,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的博白县委办青年干部赵彦行,针对我国粤语地区人们学习普通话普遍感到难度较大的状况,撰写了一篇《广州话与普通话声韵母对应关系及说明》的文章。作者试图找出广州话与普通话声母和韵母的对应规律,以提高各类学校普通话教学水平。这是一个比较专业的问题,涉及普通语言学多方面的知识,因此文稿虽然完成了,但作者觉得很有必要向专家学者请教。于是,作者鼓起勇气,写了一封信,连同文稿一起邮寄给王力。想不到的是,仅仅10多天的时间,就收到了他的回复。回信写得一丝不苟,充分肯定了文稿的价值,认为“文章写得很好”。同时,王力还对文稿细心地进行了批改,对错误之处作了修正,有的加插一两句话,有的地方则勾划调整词句位置,就是文稿中的几个错别字,也一一作了订正。大约一个月后的12月19日,王力回博白参观县氮肥厂时,在厂部办公室与论文作者赵彦行意外相逢,当县委办领导介绍这位青年就是不久前曾写信向他请教的赵彦行时,王力异常高兴,站起来第二次握着他的手说, “要勤学习,多钻研,为国家多作贡献!”一字一句、一言一行,充分体现了这位著名教授诚恳谦和、真挚扶植后学的高贵品格。
    博白县化工厂副厂长陈国才,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地方文史研究者。陈国才有幸结识王力后,就地方历史人物、博白方言和风物典故、白州名胜诗词以及方志资料等问题,从1981年2月至1985年1月,6次向王力写信请教。王力每次都是不厌其烦地认真回复。1982年8月,王力就有关博白方言问题给陈国才回信说:“据我所知,现在博白没有漳州话。清道光时代博白是否有漳州话,不得而知。博白县志说,博邑土音者有三,似乎可信。但是它说地佬话是唐宋前遂居于此,这话不科学。应该地佬话旧是本邑原有的方言。它说新民话在元明间多自江浙来,更不可靠。我认为,新民话应该就是客家话,多自福建汀州来,或者是从广东嘉应州来。”
    王力不仅书信回复陈国才,还在家中亲自接待这位后学,与其深入地进行交流讨论,并为他编著的《白州名胜诗载》和《绿珠胜迹诗载》题写了书名,还在百忙中抽空修改他的书稿。王力的夫人夏蔚霞女士曾对陈国才说:“你很幸运,王力的几个儿女读书时带作文回来请他帮修改,他一次也没修改,而他连用3天时间修改你的书稿。”这说明王力对家乡后学是多么关爱啊!
    拳拳赤子心,切切故乡情。王力先生热爱家乡、奖掖后学、造福桑梓的感人事迹和大爱情怀,犹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成为激励每一位故乡儿女热爱祖国、建设家乡、奋发向前的强大力量。
   
  


类别: 平庸故事 |  评论(0) |  浏览(265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