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19 - 9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19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8-20 09:49

张贻强最近画作竹子图扇面小品赏析


“胸有成竹”   满室雅韵
    ——张贻强最近画作竹子图扇面小品赏析
    □本报记者  梁智华
   
    自古以来,梅、兰、竹一直被人们美誉为当代国画中的“吉祥三宝”。其中,竹子被称为“吉祥三宝”之中高洁坚贞勇士。竹子四季青翠、潇洒自若,古人有“玉可碎而不改其白,竹可焚而不毁其节”之说,比喻人的气节,象征“正直虚心”、“虚心向上”的精神。同时,竹子也是纯洁、友爱、正直、有气节的君子之风的代表。
    在我国,无论是古代的文人骚客,抑或是当代的画家,大多都喜欢为竹子吟诗作画,竹子的挺拔洒脱,竹子的正直清高,竹子的清秀俊逸,无不是中国历代文人的人格追求。其中,在我们的岭南都会,就有一位名叫张贻强的老画家,几十年来致力于画竹,心无旁骛,他所创作的竹子图可谓说非常的经典。其笔墨特征是以书入画、骨法用笔,做到“胸有成竹”,展现一种大器胸怀。同时,在运笔过程中,挥洒自如,展现了一种神韵和气节所在。他的竹子图清新而脱俗,有横幅和竖幅,非常适合公司、客厅、书房等多种场合所悬挂。
   
    画竹成痴  爱竹成癖
   
    张贻强出生于1945年9月,其故乡地处桂东南,门前屋后,溪边河畔,到处都能看见竹的身影。在他儿时的脑海里,早就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也正因前缘深种,所以当他刚开始有意识地提起画笔的时候,竹那鲜活的身影便争先恐后地跃然纸上。1964年,高中毕业后,他为了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去了玉林市仁东大路村插队。在“战天斗地”的岁月中,他也会忙里偷闲,挤出时间坚持画画。
    1975年,张贻强从乡下回到玉林市家具厂上班后,由于空闲时间相对多了一些,张贻强画竹的兴趣更浓了。每天上下班,他都要经过南流江边的一片竹林,必停下仔细观察,风雨无阻,若因有事岔开了路,那么一定要绕过来看一会。在观赏自然界中的竹的过程中,他发现有类似文同的弯竿的竹,有与李衎“新篁图”非常相似的竹。以前曾怀疑郑板桥“兰竹园”中“一枝枝小竹竿,三五片竹叶”的竹子是否存在,在自然界中他也找到了。通过对生活的观察,他感到古人的经典均来源于自然,绝非空中楼阁。
在自然界中有好几百种竹子,作画一般归纳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扶摇直上的,一种是矮小的丛竹,它们各有特点。细看大竹丛,密不透风,粗看小竹丛,疏能走马,往往有几株新篁破土而出,或冲出丛外。特别是小竹丛,竹竿无论竖生或横生,小枝条都向上的。竹,无疑已经成了他四时不变的挂牵,一日不见,心里总会感到空落落的。数十年如一日,他画竹成痴,爱竹成癖,书房、客厅、画室挂满了画的竹子,阳台上、花架上种的都是竹子。满室雅韵,一派清风,品画论艺,气定神闲,当真似苏东坡在《于潜僧绿筠轩》中所说的一样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2005年,张贻强从玉林市家具厂退休之后,更是专心画竹,多年来对历代画竹名家颇有研究,分析其思想根源,笔墨成因。皆因他对竹子情有独钟,观竹之皆动吾情,倾之笔端成吾画,他从八大的冷逸、石涛的姿纵、板桥的清奇,在博大精深的笔墨空间中汲取营养,前人之长,师法取之,个人之悟,笔端扬之。他认为,只有游刃于自然非自然之间,才能创作出心竹神通的作品,只有我心为我,自有我在,才能驰骋于书画之王国。在传统中创新,在继承上发展,为此他常常食寝两忘,殚精竭虑,亟盼能画出生动的个性之竹。继承传统讲求的是对传统的学习、接受和阐释,师古人如乘“渡河宝筏”,否则便是“赤身击水”。发扬传统必须彻底弄懂古人的笔墨技法,更要领悟其精神内涵,同时把自己的个性情感注入其间,方能构建自己的艺术风范,在这一点上,张贻强是深暗其旨的。为此,他在研究古法的过程中,认真揣摩历代画竹大家的笔墨技法和艺术渊源,品察名家作品中妙笔神韵,兼收并蓄为己所用,并把郑板桥的笔墨技法合理有效的融于写竹创作中,悟得传统向当代语言转换的途径,从而形成属于他自己的墨竹语言符号。
   
    扇面小品  竹韵清风
   
    前不久,记者特地慕名来到张贻强的家里,发现他正在创作一批竹子图扇面小品,竹竹雅致,幅幅精品,颇有文同之韵味,令人品嚼再三,爱不释手!在这里,记者特地挑选几幅,略作简单赏析,以飨读者。
    第一幅为《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此图用笔自然、一气呵成,表现竹子的无限生机,浓淡相映,妙趣横生。张贻强用墨笔画新篁从秀石之中抽出,枝叶繁茂,秀石以折带皴笔擦出,显剥落之状。新篁巧媚而韵致,笔力劲利,细写小枝,尽显新篁清嫩之态,蕴含无限生机。画面清雅秀逸,隽永优美。
    第二幅为《青葱翠绿报乾坤》,张贻强着力描绘坡上石畔高挺的几竿修竹,枝干挺劲,竹叶茂盛,向背俯仰交错,浓淡相映成趣。石隙、草坡,新篁丛生,呈雨后勃发之势。双钩线条细劲,填染色彩清雅,颇得修竹新篁的秀劲潇洒之韵。竹竿中锋用笔,画出了一种质感和动势,表现竹之精神。墨色浓淡停匀,尽展竹之神韵;从梢至根,或从根至梢,虽一笔笔、一节节画出,竹竿笔意贯穿、脉络相连。行笔到叶尖时,以笔尖带出回锋。正锋、偏锋间施,高下欹斜,转侧俯仰在快慢疾迟的行笔中,在浓淡深浅的运墨间自然得之,凸显竹子的神韵和节气。
    第三幅为《虚心耿直属本性》,此图中的竹子亭亭玉立,婆娑有致,不畏霜雪,四季常青,且“未出土时先有节,及凌云处尚虚心”,有君子之风。笔法谨严有致,又现潇洒之态,而且大多竹画使用水墨画倒垂竹枝,以独创深墨为面、淡墨为背之法写竹叶,浓淡相宜,灵气顿显。
    第四幅为《墨竹祖师是文同》,张贻强以浓淡二墨写竹竿枝叶,水墨撇脱,随意挥洒,以浓淡枯润的变化,尽现竹之风致意态,有云雾迷潆之感。你瞧,小溪之畔,怪石嶙峋,张贻强以干笔湿墨勾染点皴,色泽凝重,富有体积感。
    第五幅为《春风得意》,此图中的竹子清新而自然,竿竿笔直向上,寓意做人要正直;竹心是空的,寓意做人应该虚心;竹笋较为挺拔,寓意做人要坚强不屈。从张贻强的这幅竹子图中,人们不难感受到“谁寄寒林新属笋,开奁喜见白参差“的意境。
    张贻强告诉记者,书画是一门很高雅的艺术,它不但陶冶人的情操,还能带来快乐,体现了人生价值,书画会伴随着他的一生。他认为,竹子四季常青,高雅而清新,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全身上下都凝结着丰富的寓意。竹子中空,表示谦虚的品格;笔直的身躯,表示“宁折不弯”的豪气和“中通外直”的度量;竹子有节,寓意“节节高升”。在今后的岁月里,他仍然会沿着致力于画竹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用画笔描绘出人间的真、善、美,并借助竹子这一常见的“吉祥三宝”来反映我们当下幸福快乐的生活。







































类别: 名家专访 |  评论(0) |  浏览(45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