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3-11 18:02

一棵“断头树”的临终遗言


一棵“断头树”的临终遗言
    □ 梁智华
   
    我是一棵“断头树”
    这是我被移植到广场后的一种特殊称呼
    一半顶着防晒的纱网
    一半埋在厚厚的泥土
   
    尽管,我不愿别人这样把我称呼
    但你看看我现在这样气若游丝体无完肤
    又如何去奋力抗争
    又如何去大声疾呼
   
    我的周身上上下下
    如今已经被人摧残得惨不忍睹
    所有的枝桠都被一一锯掉
    就连我的树冠也被残忍地砍除
   
    哪管我生气怨愤
    哪管我抑郁不舒
    哪管我苟延残喘
    哪管我悲痛满腹
   
    我原本生长在银杏谷
    至今已经把一百多年的时光欢度
    我就是银杏谷的一个象征
    我就是银杏谷的一部史书
   
    常言道“树大招风,名高招妒”
    此话可谓是放之四海皆标准的名言警句
    令我万万想不到的是
    与世无争的我竟然也会摊上如此悲剧
   
    有一天,有一个市委领导
    在视察银杏谷时与我不期而遇
    他给了我许多的“赞赏”
    他对我真是“慧眼独具”
   
    “像这样的老树多好呀!
    历经沧桑,伟岸参天,百年难遇!
    如果把它们移植到市区广场、大道,
    那就会为我们的城市增加多少野趣!”
   
    于是,兴种大树蔚然成风
    移植老树的热潮更是一幕接着一幕
    青松岭的老树被删枝斫根运走了
    柳树庄的老树也不得不告别自己的领域
   
    于是,我与众多的兄弟姐妹
    也变成了一根根干邦邦粗大的身骨
    一一被人用草绳裹得严严实实
    犹如为我们穿上了奇装异服
   
    我也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
    我竟然被移植到城区广场的醒目之处
    五十万元的高价承包把我栽活
    一定要为生态城市宜居城市增添历史的厚度
   
    于是,我也像其他兄弟姐妹一样
    得到了园林师们无微不至的照顾
    犹如一个个身患重症的病夫
    无不打起“吊针”把营养液慢慢灌输
   
    可是,我想说的是
    你们人类为什么就不能为我考虑考虑
    我在银杏谷里生活了这么久
    早已习惯那里的空气和风风雨雨
   
    我无法忍受城区的气息
    这里的气息阻碍着我向前延伸葱葱郁郁
    我无法忍受城区的氛围
    这里的氛围消磨着我意志的顽强不屈
   
    所以,我宁愿选择死亡
    我也不愿意听任你们人类的摆布
    我拒绝了对阳光水分的吸收
    我拒绝了对“吊针”营养的灌输
   
    因为,我有自己的处世办法
    我耻于在羞辱中接受优遇
    因为,我有自己的生存原则
    我耻于在附庸中佝偻屈服
   
    哪管你是什么“承包栽活”
    哪管你是什么“增美添绿”
    哪管你是什么“植树造官”
    哪管你是什么“为民造福”
   


类别: 随意吟唱 |  评论(0) |  浏览(1342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