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19 - 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19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12-22 13:12

冬至吃饺子

冬至吃饺子
    □ 梁智华
   
    冬至那天一早,我的手机里就先后收到了几条短信。打开一看,几乎都是有关冬至吃饺子的内容。其中,有两条短信还颇为有趣,不敢独吞,遂抄录如下,与大家共享。其一:“冬至到了,送上一盘饺子,平安皮儿包着如意馅儿,用真情煮熟,吃一口快乐,吃二口幸福,吃三口顺利,然后喝全家健康汤,回味是温馨,余香是祝福!”其二:“冬至吃饺子,一个饺子一颗心。吃韭菜馅饺子,愿你青春常驻;吃萝卜馅饺子,愿你健康长寿;吃蘑菇馅饺子,愿你钱袋渐鼓;吃三鲜馅饺子,愿你家庭和睦!”
    我一边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边心中暗暗惊叹:这么快,就又到冬至啦?深居城市的我早已不过农历的日子,节气对我来说,已经如同虚设,哪怕是早早在日历上用红笔划上记号,到了这一天也不一定能够记得起来哦。
    于是,趁着叫儿子起床上学的机会,我想考考他,冬至和平常有什么不同吗?没想到,正在冲刺高考的儿子,还真有两下,他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有些奇怪地对我说:“老爸,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也来问我呀?冬至这一天,太阳直射南回归线,南极圈极昼,北极圈极夜,北半球白天最短,黑夜最长,冬至以后,太阳慢慢向北回归线转移……”儿子的嘴巴如同一把机关枪似的,一下子就向我射出了一大串答词。其实,在我的心里,只想让他说出“吃饺子”而已。
    现在的孩子们大多已没有了农历节日的概念,这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在当今社会里,大人们为了生活,埋头苦干,行色匆匆。而孩子们为了远大的理想,勤奋苦读,不问寒暑,哪还有时间去记住“冬至”呢?就连春节,也是不太放在心上了吧?
    但是,在老一辈人家的眼里,冬至是一个隆重的传统节日,素有“冬至大如年”之说。在我国的很多地方,冬至这天的中午,是吃饺子过节的。“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在我还小的时候,这是大人们在冬至这天常常挂在嘴边提醒孩子的话。而作为每年入冬后的第一顿美味,我对冬至的记忆也就是从饺子开始的。
    在冬至这天吃饺子的习俗,据说是为了纪念“医圣”张仲景“冬至舍药”而代代传承下来的。这和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饼一样,都和历史上或者是传说中的名人有关,有着特殊的意义。民间传说,《伤寒杂病论》的著作者、东汉名医张仲景辞官回乡之时,正值冬至,发现衣不蔽体的乡亲们的耳朵都冻烂了,马上与其弟子支起大锅,煮“祛寒娇耳汤”为众乡亲医治冻疮,其做法是用羊肉、辣椒和一些祛寒药材在锅里煮熬,煮好后再把这些东西捞出来切碎,用面皮包成耳朵状的“娇耳”,下锅煮熟后 分给乞药的病人。每人两只娇耳,一碗汤。人们吃了“娇耳”,喝了“祛寒汤”,浑身暖和,血液通畅,两耳发热,冻伤的耳朵都治好了。后来,每到冬至这一天,人们就模仿张仲景做“娇耳”,煮食并喝热汤。日久成俗,“娇耳”也久传生变,又有了饺子、扁食等地方性名称。就这样,冬至吃饺子的习俗便一代接一代地流传下来了。
    其实,冬至不吃饺子冻掉耳朵的例子我并没有见过,但饺子像耳朵确是真的。在我工作的这座城市,很多大街小巷里都开有饺子馆,像东北饺子馆、福建饺子馆等等店铺,生意都比较红火,我平时也常去吃上几顿,那饺子的样子,还是蛮有趣的!单个看,像胖乎乎的耳朵,整个看,却像一群憨态可掬的白鹅。有个谜语是这样说的:“远看一群鹅,扑腾扑腾下潭窝。”说的就是饺子下锅时的情形。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吃饺子一般要等到过年过节时才能一饱口福,而包饺子更是一件忙碌而又温馨的事情。一家人,有的剁馅儿,有的和面粉,有的擀皮儿,有的动手包,人人参与,分工协作,其乐融融。而我和几个姐姐的活儿就是运送面皮儿,在擀和包之间跑来跑去,手、脸、衣服上常常被弄得白乎乎的,但我们一点也不会在意。而大人们,总是一边包,一边聊天,从古到今,由中而外,海阔天空地瞎扯,天南地北地穷吹,话声不断,笑语连连。等到热腾腾的饺子出锅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不仅吃出了团圆,吃出了喜庆,而且吃出了家庭的温暖,吃出了美好的憧憬。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天天都可以有饺子吃了,不必像以前困难时期那样要等到冬至或是春节才能吃上一顿饺子。当然了,如果一定要讲究在冬至或是春节吃饺子的话,那我们如今的日子就可以说是天天过冬至,或者是天天过春节了。只要我们想吃,随便到一家超市里就可以买到各种馅料的饺子,比如猪肉的,羊肉的,韭菜的,韭黄的,茴香的等等,然后拿回家一煮就可以吃了,容易得很,方便得很。要不然,我们出门上馆子也行,只用对老板说,来半斤什么的,半斤什么的,再来碗饺子汤,几瓣大蒜,不用等上多久,服务员就会给我们端上来了。
    如今,我和几个姐姐都已经长大了,一个个像小鸟一样扑棱棱地飞离了父母的身边,住进了自己在城里搭就的小窝,不仅远离了家乡,而且也远离了亲人,每当冬至或者是春节的时候,尽管嘴里嚼着的仍然是饺子,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总觉得现在的饺子远远不如我小时候的饺子那么好吃了,特别是我小时候在家吃饺子的那种感觉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哎,认真地想一想,无论是冬至吃饺子,还是春节吃饺子,抑或是平时吃饺子,饺子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了,我们吃的也许是回忆,是心情,也许是友谊,是爱情,也许是别的一些什么吧?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63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