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908
用户名:  黎文东
昵称:  黎文东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7-18 12:39

与女下属出差就浑身不舒服

文/黎文东


 


段总从未与女下属单独出过差,用他自己的话说,与一个女下属单独出差,一男一女独处,说话和行动都受到约束,多不自在,有事甚至感到浑身不舒服。


对于段总的这个行为与言论,“江湖”传言颇多,有好也有坏,好的是段总是一个作风正派的领导,至少他不会与自己的下属搞暧昧,而不好的那些传言,则说他狡诈,借此掩盖他骨子里的肮脏行为。这些江湖传言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最终都传到了段总的耳朵里,但段总官大能淡定,对于那些江湖上的“流言蜚语”,他都一笑了之。


世上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解释的,因为你越解释其是非越多,段总不但明白这个道理,而且还拿捏得恰到好处,哪些事情该说哪些事情不该说,而该说的事情要说多少,说到什么程度?哪些事情要一笑了之等等,他都掌握得炉火纯青,这是一般人所不能及的。


段总经常说,清者自清,不会因你的这些传言就会浊,而浊者也不会因你的辩解就会变清。在这个是是非非的复杂的社会里,能如此淡定的人,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


据说,在2006年之前,段总每次出差的随从都是一个叫做殷某的人。那人长得帅极,但有个缺点就是有点儿娘娘腔,又据说他三十几岁的人了手没有找女朋友谈恋爱,或许是如今的女孩子瞧不起娘娘腔的男人吧,让他如此遭受“不幸”。不过他倒深得段总的器重,一度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在单位,他也算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了,但仍然勾不起女孩子的心,当然更加勾不到那些有夫之妇的成熟女人的心了。其实造成这个结果也不能怪女人们的“心高气傲”,曾经有人怀疑他的心是木头做的。一个人的心如果是铁做的,即使冰冷,当爱情来临时也会被烤红从而发出万丈光芒,而换做木头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朽木,是不可雕的。


但不论如何,殷某毕竟是段总的红人,单位里想通过他来巴结段总的人不少,可惜都没有得逞的,殷某也因此人缘极差,只是,人缘再差,他仍然是段总的红人,其地位总是稳若泰山一样永远不可动摇的。当然,也因此有人怀疑段总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致命的把柄掌握在殷某的手里,但仔细想想似乎又不成立。总之,段总和殷某的关系就不一般。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2006年底,殷某居然辞职了,任段总怎样挽留都无济于事。


因殷某的辞职,便留下了一个香饽饽的空位,虽然大家表面上都风平浪静,但心底里头都在明枪暗斗。那时候我刚刚来,对单位不是很了解,很单纯的认为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可以了,因为我以前在别的单位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因为工种的不同,我的工作性质和段总接触比较多,经常向他汇报工作。由于我在另外一个单位的老总总喜欢管得很细,所以使我养成了一种什么事都向领导汇报的坏习惯,结果让我在段总面前仍改不了这个坏毛病,大事小事都喜欢跑他那儿跑,于是便被同事认为我是全单位最为“居心不良”一个。可是,段总做事时有他自己的原则的,不是你与他接触多就会得到他的青睐的,他可是一个慧眼识英才的老总。


果然,他后来看中了一个刚从大学毕业出来两年的大学生,那位仁兄确实也是一个人才,其业务水平在单位里是公认的顶呱呱的。之后,段总出差时,随从当然也就是那位大学生了,当然,那个大学生不会是女的,而是一位帅得流油的帅哥。意外的是,这位帅哥与段总出了两次差回来后便辞职了,这让大伙儿很是纳闷。只是,我们无论如何探底,这位帅哥都不肯说出其中缘由,都说,想换换一个环境,但我们猜想他绝对不是想换一个环境那样简单的,但为什么他就不愿意说呢?我们无论如何也猜不透。


大学生的辞职,幸运的女神终于降临我的身上。后来,段总在有事出差时,竟叫上了我,这是我们单位里长期以来好多人都想得到的“待遇”呀,是一个可以“升官发财”的机遇呀。这就是我们单位最大的与众不同!


第一次和段总出差,是到东莞洽谈一个项目,不过冷我实在纳闷的是,所有的一切和谈事宜都是段总一个人操办的,并不然我随从,我基本上都是按他的要求整天的住在宾馆里休息。这确实很郁闷!也然我浮想联翩,难道段总压根就是看不上我?之所以要我同他出来,是不是……我真的不好想象呀!郁闷,气氛!


段总的此次洽谈很顺利,可把他高兴的不得了。


我们是住在同一个房间的,段总说他很困,要我帮他按摩。我说我不会按,要不要找人帮你按按?他说,不用,你过来帮我按一按就可以了。段总脱光衣服要我帮他按摩。其实按摩也没必要脱光衣服的,但人家毕竟是领导,你一个手下的还嫌领导的肥肉不成?


我胡乱的在段总的身上东捏西捏着他的肥肉,按摩这玩意我确实不知道如何“操作”。


大概按了二十几分钟之后,段总说我的技术确实水到家,要我也脱光衣服他来为我示范。


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一切听从了段总的命令。段总帮我按得确实很舒服……这是我第一次接受别人的按摩,他居然是我的老总!


可是,那次出差回来之后,我不得不也辞职了,因为我无法面对段总的那身肥肉……


当然,别人问我为什么辞职,我也只说,想换个环境,就这么简单。再问,也绝不会露出底细。因为,我明白了段总为什么不与女下属出差的真正原因。人都自私的,有些事情只自己懂了就可以了,没必要大家都懂,不是吗?

Tags: 小说   原创   黎文东  


类别: 社会 |  评论(4) |  浏览(349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4 条评论
[游客] 乃(未登录用户) 2009-07-20 12:37 Says:
【评论未审核】
黎文东 2009-07-18 12:4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