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908
用户名:  黎文东
昵称:  黎文东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05-23 19:20

我只是想静静地看一看江水

文/黎文东

大病“初愈”,我却突发奇想地要去“遭罪”:看一看柳江水。于是,在我出院的第二天,在柳江大桥上,我双手横档在胸前身子微斜地趴在桥栏上,静静地看着柳江水。

我的身后,车水马龙。柳江大桥一直都很忙,不像我眼前的这江水那么的悠闲,平静得让你几乎忽视了他在流动。我的心情,亦如同这江水。

静静地,我就一直趴在桥栏上望着江水。不过其实此时的我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闭着眼睛看江水,笑话吗?这当然很笑话,但是我的双眼已几近失明了,把眼睛睁得再大又有什么用呢?作为一个“瞎子”,我怎么可能站在这么高的桥上看到江水呢?但闭上眼睛,我却可以看见了。

看一样东西不一定用眼睛,心也是可以看得见的,所以,虽然我闭着双眼,我却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柳江水,这使我激动了,甚至到最后还流泪了……

柳江虽然不是名江,但是它是有历史底蕴的,唐代诗人柳宗元就以“江流曲似九回肠”来赞美它。但更重要的是在它的哺育下,柳州越来越美了。当然,柳江它自己也越来越漂亮了。

作为外来的柳州人,我对柳州的历史的了解不是很多,但现在我也不想再去了解了。是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生命的句号何时就会画上,也许是明天、后天、大后天?又或许是明年、后年、大后年?我现在只是知道,我的这个生命句号其实真的很脆弱,随时都有可能在某个瞬间突然的画上。所以,我为何还要花时间去追忆?过好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就好了。

我是上午十点多就开始站在桥上了的,决定离开时竟已是下午3:00点整了,我居然就站了4个多小时。我的这个“异常”,后果其实是很严重的。我的双腿都发麻了,我压根就走不动。

我双手抱住桥栏的横杆,然后用力地将身子撑起来,双脚稍稍地离开了桥面。然后,我慢慢地试着将左腿往侧面伸出去,当伸出一定的幅度后又收回来又伸出去又收回来,如此地反复着,以此来缓解左腿的麻木,弧度也随着其缓解程度而变得越来越大。

左腿不嘛了,我又开始换右腿,但就在这时,我突然被人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抱住我的是一位大哥,他说,老弟,有啥事想不开呢?我突然意识到我被误解了。

原来,我不但早在傻呆在桥上的时候就已被误解,而且方才伸腿的那动作更是被误解为欲跨过桥栏去跳水。

我不禁笑着说,谢谢这位大哥的关心,我站在这里,只是想静静地看看江水,结果一站就是半天,现在想回家了,却发现双腿都发麻了,走不动了。

可是,抱住我的这位大哥仍然不肯松手。我说,大哥,你不会还报警报记者说有人要跳水了吧?大哥说,我观察了你半天,觉得你的情绪还算比较稳定,所以没有报,如果真有警察或者记者来,那不关我的事。我说,那真的谢谢你了,小弟真的只是想静静地看看江水而已,现在要回去了。

大哥终于放开了我,却还是有点不放心地陪着我离开柳江大桥,一直陪到我上了1 路公交车。


类别: 生活 |  评论(2) |  浏览(5599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贤儿之眼观天下(未登录用户) 2014-05-25 21:53 Says:
【评论未审核】
奔跑者 2014-05-25 16:08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