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908
用户名:  黎文东
昵称:  黎文东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8-09 08:01

中国教育现状之乱谈

文/黎文东

最近参加了一期培训,培训老师竟然说了这么一句:现在距离考试时间还有四十多天,大家如果要通过这次考试,必须从现在开始疯狂的变态的看书,大家想想,那些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如果不是疯狂的变态的看书,而是两天打渔三天筛网,能上得了北大清华吗?

我突然就纳闷了,若按这个逻辑,难道那些上北大清华的人都是变态的吗?但过后想想,我们现在的教育,不论是小学还是中学(大学咱就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说了)不都是在努力地将一个正常的人培养成为一个变态的人呢?先说小学,小朋友们本还那么想玩,结果呢,早上起得比鸡早晚上睡得比猫还晚。

为什么?

不早起就迟到了,晚上家庭作业做不完你敢睡?笔者小儿不知多少次地诉苦说,早上早早地你们还没有起床我就去学校了,在学校一天都是学习,放学回到家吃了饭后又开始做家庭作业,若严格地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完成,到晚上十二点也没有做完,一天从早到晚我都没得玩一分钟,周末本来想玩了,也有好多的家庭作业,每天都要做每天都要完成,又要去大半天了。小儿在诉苦时其情多么地可怜兮兮。

无奈,只能让小儿去家教。家教有什么好呢?作业做得快?这样每天他就可以玩一下子,也可以每天都能按时睡觉不做夜猫了。那么在家教作业为什么能做得快呢?抄!家教那里有这么多人,你抄我我抄你,甚至是家教老师做完了叫你直接抄,所以一下子就可以做完了,至于那些读啊背啊之类的就免了,爱读就读爱背就背,反正老师已在课本在作业本上面签上了“作业已做完”或者“今天表现的不错”,然后再签上他的大名:家教老师XXX。

另外,小孩本来就那么地喜欢动,老师则非要求上课地时候必须坐得像跟木头似的,一点也不能动,谁动了谁调皮谁不乖,谁能做到木头似的谁就得到红花,在全班面前得到表扬,反之则受到批评。你说这变态不变态?

中学呢?为了升学率,那个作业量就不再多说了,因为大家心里都应该明白了。那些所谓的素质教育其实只不过是比升学率的教育。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平时关于有中学生自杀之类报道的,都发生在教学质量好的学校,而那些所谓教学质量好的学校,不外乎就是升学率高的学校吗?本来好好的一个孩子,应该被他们逼成跳楼自杀,为什么呀?压力山大呀。

那么,到了大学总不会有人再逼你了吧?是的,不逼是不逼了,但大学你要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呢?就比如北大清华,他们要培养出什么类型的人才呢?有办学宗旨吗?不信你去看北大或者清华的官网,上面有他们办学的宗旨吗?介绍最多的不外乎都是学校的光辉历史,以及培养出了多少位名人。没有办学宗旨,你培养的是什么类型的人才?这就变得很模糊了,打比方某学子本来的梦想是杀猪的,结果去了几年回来学被培养成城管的,你说这冤不冤,如果学校有个宗旨,说明白了,我这培养城管不培养杀猪,我看那学子看到了其宗旨当初填志愿的时候一定另作选择,是吧?

上述这些,都是学校教育,也即猪笼教育,他其实只是中国教育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下面先说家庭教育。

现在每位中国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所以大家都下狠心下血本,从教就开始学这学那,小孩走路还没有稳就去学芭蕾,讲话还不清不楚就要去学唱歌、外语,手都还不会那笔就去学漫画,手指都还不会动就去学弹钢琴等等,真是五花八门应用尽有,总之就怕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另外,攀比现象也及其严重,主要都是从家长来的。某某小孩本来是想跟某某某玩的,结果某某的家长把他拉了过来,说不能跟某某某玩,为什么?因为某某的家长知道某某某的家长钱比自己少权比自己小,不能跟他“同流合污”,这样的现象在现实中还是蛮多的,在家不乱是亲耳所闻还是亲眼所见都是多得不计其数。那些有钱有权的人老觉得自己的孩子去跟那些无钱无权的人的孩子玩就掉了自己地位一样。

再者,现在都是独生子女的多,所以孩子都很宝贝,以至于孩子不论做错了什么,家长们都代其处理。比如孩子打架了,本来是自己孩子的不对,但作为家长的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护着自己的孩子,以为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吃亏,就算无聊而且还占便宜了也要护着自己的孩子,也不能允许别的家长上门质问。总之不管对错家长都护着自己的孩子,就像“著名的梦鸽式教育”其实真的不只是梦鸽一个人,只是那些人他们的孩子干不出想李某某那么有名的事情所以不为人知罢了,或者就算是他们也做出了如李某某那么有名的事儿,只是他们家长自己没有梦鸽和李双江那么有名所以他们所干的事也就变得不著名而鲜为人知罢了。

再再者,就是私心。独生子女太宝贝,他们想要什么就是什么,而且有了好东西本来他们想和小伙伴一起分享,但不少的家长却不一定允许他们这样,现在物价贵嘛,一个果几块钱甚至十几块钱,本来就才买了几个,怎么舍得分,所以本来小朋友不知道果贵,自己手里拿着一个吃,随手就分给小伙伴一个吃,结果之后就被家长数落了,这么贵的果,爸妈都不舍得吃,你就拿去分人家,如果你怕不分给他吃以后他不跟你玩你不知道他走了之后再吃吗?这样教育了几次,孩子以后有什么东西也绝对不分了,谁都不分了。这种现象似乎蛮多的。

还有,外面的人都是坏人,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这个倒是可以有,因为现在的坏人的确也不少,你一不小心吃了某位陌生人给的东西,就懵懵懂懂地跟他走了,被拐卖了。但也不是这么绝对的吧,结果把孩子教育得凡事不认识的人不要说吃他们的东西了,连话都不和他们说。长此以往,固然也就养成了交际的短板,导致了不少孩子即使工作了,出去做什么事儿因为结束的都是陌生人,结果第一句话都不知道怎么说。笔者这几年就遇到不少这样的极品,即新大新毕业出来的大学生,叫他们去办事,他们竟然说,我都不认识他们,怎么跟他们说,哥当时真的就差点晕倒。

好了,关于家庭教育就说到这里了。下面再说一说社会教育。其实,我们现在的社会教育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有钱有权就是大爷就是老大。先说两段从网上看到的“笑话”

第一段:北京一夜店,一个富二代和一个官二代唱K,在众小姐面前炫耀。富二代说:“今晚上的花费我全包了,老子穷的只剩 钱。” 官二代说:“你这算个屁本事!点歌单里随便点,只要这上面唱歌的人在北京,我立刻把人叫到现场,在我们面前唱。”话音刚落,小姐翻开歌单点了一首《在希望的田野上》演唱者:彭丽媛……全场鸦雀无声!

这个段子中,富二代和官二代为什么这么吹牛?因为人家是大爷老大嘛,老大或者大爷做人怎么能低调呢?

第二段:东北地区某副省级领导之女考研究生,此领导携带秘书司机等一行人去北京请女儿报考的导师——首都经贸大学程虹教授出来吃饭,非让程虹把老公也带出来。程教授说她老公工作很忙,不方便出来。此领导气愤的说:你老公再忙有我忙吗?我堂堂副省长大老远从东北过来,请他出来吃顿饭是给他面子。迫于无奈,程虹教授只好说“我老公叫李克强”。

其实嘛,有如此第二段的官,那么有如第一段中的官二代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两个段子,发段子的人说绝非调侃,都是真人真事,是否如此,有待考证。但这里不是不是……真是见鬼了,见天吃错了什么,竟然唠叨了这么多还唠叨不完,这真的不是我西谷主的风格呀。还是算了吧,唠叨不完就不完了,关于社会教育就以上述这两个段子来概之吧,片面就片面了,就此打住吧。洗洗睡吧。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7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