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5339
用户名:  ljk10139768
昵称:  苍山梧水

日历

2017 - 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17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5-14 09:54

一个求索者的记忆

 

一个求索者的记忆

李俊康

 

 

 

 

听到戴威君突然仙逝的消息,非常震惊。想起3月初戴威夫妇从海口回京,还专门到了南宁与我相聚,相谈甚欢,并游览了青秀山兰园,可曾想这一别竟成了永诀。昨日鲜活的老同学,今日生命嘎然而止,怎不另人悲痛欲绝

戴威南京人,和我是中科大同窗好友,记得在学校里有一张黑白老照片,一群意志风发的青年学子信步走来。戴威走在最前面,鼻梁上架着一付近视眼镜,自信心满满。毕业后,戴威曾经在南京汽车制造厂当副厂长,80年代留学意大利米兰攻读计算机专业,教授级高工,副局级干部,精通英语和意大利语。后来因工作出色,90年代上调北京,先后任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研究所负责人及中国贸促会汽车行业分会副会长等职。

毕业后,我和戴威的联系不多,只是有两次科大校庆时见了面。自从有了微信,老同学的联系便开始多了起来,空间不再是遥远的距离,也让我们増进了彼此的互相了解。

戴威聪慧博学,思维活跃,逻辑严谨,仙风道骨,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对读书人有着独特的理解:“书卷气并非生而俱有,亦非刻意学成,而是在不断的阅读、思考、求索中逐渐养成。阅读是浇灌,思考是施肥,求索是修剪,三管齐下,这样一株玫瑰花就长大了。”

在中科大微信群里,戴威一直是活跃分子,无论是量子力学、佛学,还是诗词、国学等,他都是积极参与者,思辩者。为此,肖璋给他送了一幅对联:

戴圆履方 三生有幸求索会得知友

威言大义 五更无眠谁与再论新篇

肖璋的对联把戴威的求索执着及其同学情谊都写活了。

 

 

继相对论之后,无疑,量子力学、量子纠缠是一伟大的科学发现。朱清时院士跟随南怀瑾多年,如今试图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研究中国传统禅文化,究竟是有益还是徒劳?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对此,戴威有他自己的见解,主张营造一个宽松的学术讨论氛围,以利于科学的探索和发展。

朱清时以量子力学的“弦论”,与佛学经典进行比较研究,他认为它们是相通的。物质世界,是无数宇宙弦的交响乐,与眼前世界是藏识上因风缘而起的波浪,是相似的。对此,朱清时幽默地说:“当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历史上,围绕量子力学爱因斯坦和波尔哥本哈根学派一直有争论。

爱因斯坦坚持认为:一个完备的物理理论应该具有确定性,实在性和局域性。他的名言:“上帝不会掷骰子!”而波尔哥本哈根派则针锋相对认为量子力学具有随机性、意识性和瞬时作用。

实际上,也正因为这两位大师的不断论战,量子力学才在辩论中发展成熟起来。最终,波尔哥本哈根学派逐渐占了上风。在微观世界中,有两个共同来源的微观粒子,即使相隔遥远,只要其中一个粒子状态发生变化,另一个状态立即发生相应变化,如同一对有“心灵感应”的双胞胎,这就是称作“幽灵般的超距离作用”的“量子纠缠”。如今,量子纠缠理论已得到了科学实验证实。

量子纠缠作为量子力学的基础,开启了对物质、意识本质属性的新思考,在量子隐形传态、量子计算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在群聊里,戴威虽然不完全同意老同学朱清时的某些观点,然而却坦然:“关于朱清时的一些观念我认为还是不要过急地下结论,也不要过激地作评论,可能我们还没有完全理解也没有完全领悟的地方。”“我认为物理学到一定深度后恐怕不能简单地用“唯心”、“唯物”来贴标签。我们应该反省自己的习惯思维。”

对此,陈英佐也认为:“宗教和科学不能比赛谁高谁低,各有不同的目标,对人类各有用处。”联系央视播出的《佛教与科学》视频,戴威认为既然有用处,就不要简单的用迷信的眼光去看待。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包括佛学、道学和儒学,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否则,就不会广泛流传了2000多年。对此,朱清时是“心里充满了敬畏和震撼”。  

我想,在量子力学与佛学、科学和宗教关系的研究上,对于朱清时所做的一些探索解释,我们是否可以多抱一些包容心,可以摆事实,讲道理,不管其结果如何,总有可以为后人借鉴的地方。

 

 

戴威是典型的理工男,然而其文学功底及天赋颇深,同时他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一个大孝子。

一次,戴威在朋友圈晒出了《世上唯一在等你的人》并留言:“今天是母亲节,回想起来,母亲给我的太多太多,我回报母亲的太少太少,看了这篇文章我泪流满面,转给朋友们作为我的忏悔吧!”

无独有偶,有一次,我写了一篇美   篇《母亲的粽子香》,戴威看后留言:“看完你的文章,我眼圈濕了,母亲、儿时的回忆……。感谢你给我们这么好的文章!”我回复道:“戴兄,母亲在世时,总感觉她爱唠叨。那曾想,她的唠叨,连同她包的粽子和饭菜香,如今却成为了永远的记忆。”

在戴威看来,凡是有关于母亲的文章帖子,他都认真阅读和留言,也许是触景生情吧。天底下的母亲,为了孩子都是无怨无悔的付出,然而,有几个孩子能够理解父母的这种心情?

再看看戴威写下的【群咏】:

“言不在高,有感则鸣,朋不在多,三友即群,斯似家舍,避风暖心。

以直相处,以趣相寻,以志相聚,以诚相凝。

无高低之分,无大小之评,皆手足之谊兄弟之情,千里之遥似一墙之邻。

不因权而趋附,不以位而疏愠,可以相处若芝兰沁沁,可以相交如碧水滢滢。

林有啄木鸟,药有参茸灵。

欲寻师?孔子曰,三人行。

今吾吟:欲穷千里目?常来科大群!”  

在中科大群聊里,有如戴威指出的那样,既有唇枪舌剑的华山论道,又有相忘于江湖的惺惺相惜,反映了大家良好的数理文学功底、强烈的认知能力以及真君子之思想碰撞,为此,大家需要好好地珍惜。

 

 

戴威突然不辞而别,驾鹤西去,不免让人感到生命的脆弱,无常。从此,群里少了一名求索者,天堂却多了一个守护人。为此,生者在斯人离去的时候快乐健康地活着,相信就是对逝者最好的纪念。

斯人已去,逝者安息,祝戴威君一路走好。

 

春日聚会兰草熏

今日生死不了群

南国红豆相思苦

片片花开淡淡云

 

量子思辩有高论

吟诗赋对出文斌

驾鹤西行求索去

一壶老酒祭戴君

 

 












类别: 人生感悟 |  评论(0) |  浏览(659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