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5339
用户名:  ljk10139768
昵称:  苍山梧水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11-20 17:39

牟子、“归苍梧”及其它


 



   11月18日,梧州学院、珠江文化研究会和《广西社会科学》杂志社联合举行“牟子与岭南古佛城”研讨会,来自全国各高校许多专家学者与教授博士齐聚牟子的故乡梧州,纪念杰出的东汉思想家、佛学家牟子,其所著《理惑论》,是中国第一部佛教理论专著,迄今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有着重要而深远的影响。会上,中山大学黄伟宗教授提出,为了弘扬牟子精神,两广共建“珠江一西江佛禅民俗文化带”的创议,得到与会者的普遍赞同。下面是笔者的大会发言。



牟子、“归苍梧”及其它
李俊康

   

 

    历史上对广西乃至岭南有着重要影响的水路有两条,一条是南北方向,过灵渠、南北流江的我国最早的水上丝绸之路,带来了中原的先进汉文化、丝绸,以及天竺佛教思想;另一条是东西走向的西江,带来了近代革命思想及科学技术。这两条十分有灵气的水路之交汇点就在梧州(苍梧)白云山畔。

    东汉时代的牟子,中国著名的佛学家,其《理惑论》掀开了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一页,为佛教在中国传播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先是时,牟子将母避世交趾,年二十六,归苍梧娶妻。”一句“归苍梧”,说明了牟子是苍梧人,无疑,他的佛教思想也不可避免地打上了苍梧独特的思想文化的烙印。

    牟子“归苍梧”,究竟具体在什么地方?

    牟子生平期间,正是苍梧广信作为交州治所地之时。据清同治《苍梧县治》载:“古广信土城也,昔苍梧赵光始居此土。其后汉置郡县交趾刺史因之。考其旧基,依茶山,傍桂水,大江绕其前。赵宋加筑,始甃以甎,作五门。至明总督建牙(衙)开府。”梧州古城第五门叫小南门,是为了方便过渡桂江用。明成化五年(1470年),朝廷在梧州设立三总府(总督、总兵、总镇府),韩雍因镇压侯大苟大藤峡起义有功,为首任两广总督兼巡抚,出于军事需要,1471年便修建桂江浮桥,当年牵引浮桥用的四根大铁柱,如今竖立在梧州博物馆前空地上。

    建安年间,刘曜曾任苍梧太守,期间是牟子活跃的时刻。刘曜不但与牟子关系甚好,而且还是个爱好道学的儒生。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很想为民办点好事。交趾太守士燮及苍梧太守刘曜闻牟子博学多才,先后邀请其出仕效力,但牟子却无意仕途,坚辞不就,以至终生未曾做过一官半职。

    据《元丰九域志》记载:“鹤奔冈,汉太守刘曜尝凿断冈,有双鹤飞去。”汉刘曜曾尝凿断白鹤山,疏浚河道,以利交通。其实,此举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减少洪水对广信城的压力。白鹤山在漓水(桂江)入郁水(西江)的古漓水关西侧,这里滩险水急,若治理礁石,则可减缓洪水的压力。白鹤山为梧州八景之一,昔称“鹤冈返照”。另据清乾隆《梧州府志》记载,当年南越王赵佗曾把其“龙精宝剑”赠与苍梧王赵光。南越国灭后,赵光便把宝剑藏于西江南岸的越王台半山之中,每到夜间,宝剑便会吐出冲天光芒,又顷刻熄灭。这便是梧州八景“火山夕焰”的典故,这些古迹至今尚存。

    以上有关广信条目、典故及古迹等,已经清楚地表明汉广信城的地理位置在漓水(桂江)入郁水(西江)之处。梧州作为汉代的重要郡县治所,文物考古发现丰富。梧州博物馆馆藏文物中,汉代文物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尤其是汉墓出土的铜鼎、羽人座铜灯、东汉铜仓、小铜简等铜器以及陶屋、陶仓等珍品,可作为汉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佐证。

    因此,与苍梧太守刘曜交往甚好的牟子归苍梧后,应是居住在漓水与郁水相交汇的白云山麓的广信城,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更多信息,与人交流和激辩的机会。

    苍梧,处于海陆丝绸之路的交汇处,因牟子《理惑论》而成为佛教东传的圣地。至此,佛教经海上丝绸之路东传到北部湾,入合浦再经苍梧传到内地。

    苍梧的思想学术之自由与开放,是《理惑论》与佛教东传的思想基础。用儒家经典与道家思想来阐述佛教理论,是《理惑论》与佛教东传的方法论。苍梧作为海陆丝绸之路的对接地,是佛教东传的圣地,牟子在推动这一进程中作出了重要贡献。牟子在《理惑论》中,常以孔子、老子之言论驳斥对方,解释佛经教义,而对道教所宣扬的“辟谷”神仙方术则加以严厉批判。牟子认为人有大德可以不拘小节,出家人捐弃家财、妻子,只是“剃除须发”的小事,怎能说是违圣不孝呢?重要的是修道德、崇仁义,与圣人无异,这才是大德。《理惑论》产生于苍梧,而不是别的地方,已经足已说明东汉时期,苍梧(广信)便是佛教传入中国的要地。

    佛学家汤用彤教授说:“是时交州为东西海程之中心,因能吸收异教殊俗,思想较中州能自由开发。牟子生平学问信仰,兼收并蓄,常有转变,实充分表现五方杂处,交通频仍地方之精神。”可见,“兼收并蓄、和而不同”,是牟子精神的实质所在。牟子正是广泛吸收了中原文化、交趾文化、粤文化以及西洋文化等,由儒而道、而佛,融会贯通大德大义之儒道佛三家思想,最终写出了《理惑论》,为中国化佛学与佛教东传作出了重要贡献。

    到唐代六祖慧能创立禅宗,佛教东传经广州、韶关北上,进一步扩散全国。从此,佛教不仅局限于书本理论上,而是直接走上了神台,与儒道一样开始受到人们普遍的尊崇,成为了芸芸众生拜祀的偶像。无疑,牟子的《理惑论》为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基础。

    梧州白云山,曾经留下了许多圣贤的足迹,也孕酿了无数神奇美丽的传说,这里是“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的地方。舜帝南巡并启蒙教化了苍梧,最终开化出一个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白云山也因此称为大灵山。

    十世纪中叶,南汉刘晟帝病危,有人献策:“苍梧山连五岭,水汇三江,八桂之户,灵秀所聚之地。”于是,铸有一口“南汉铜钟”,悬挂于白云山麓的光孝寺(感报寺)“永充供养”,意在保佑南汉皇帝“龙图永固”。

    十九世纪初,广东惠州有谭姓商人来梧州朝拜,一到白云山南麓这个位置,香烛立刻化为一缕清烟随风而去,另人惊讶不已。于是,便在白云山南麓建了谭公庙,以祭祀元代惠州造福于民的谭公仙道。从此,过往船只凡是经过白云山谭公庙对出河面时,都要鸣笛减速向其朝拜。

    天下名山僧占多。白云山是一个千年与佛结缘的宗教名山,曾经留下了无数圣人名僧的足迹。历史上,梧州白云山麓有寺庙及圣迹百多处,其中寺庙有30多处。除舜帝庙、陵外,著名的还有开皇寺、冰井寺、光孝寺、紫竹林禅院、西竺园以及龙母庙等。

    据《广西通史》载,梧州最早的寺庙是开皇寺,也是广西最早的寺庙之一,隋唐期间建于东门外的白云山麓,由于种种原因,唐后已毁。冰井寺,为唐朝经略使、诗人元结在梧州城东白云山麓发现,因井水甘寒可凝,又与隔江火山遥遥相对,故取名冰井。冰井寺大门上有对联曰:“冰井唐贤迹,云山古佛场。”由此可见,白云山自古以来就是佛教活动场所。相传,当年鉴真和尚第五次东渡失败后到梧州,因祭拜了龙母庙,所以第六次才东渡成功。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中山大学黄伟宗教授撰文指出,依白云山而建的梧州市,无论从地理还是人文上考究,都是名副其实的“岭南龙都”。舜帝的传说,牟子的诞生,《理惑论》的深远影响,“云山古佛场”以及“岭南龙都”的赞誉,道出了水汇三江的千年佛缘白云山拥有十足“仙气”及“灵气”的千古秘密。梧州(苍梧),作为佛教东传之发端地,也因此成为名副其实的岭南古佛城。

    中山大学黄伟宗教授在研讨会的主旨发言中,谈到了《理惑论》在中华文化和珠江文化史上,具有的丰富内涵和重要意义,并且提出两广共建“珠江一西江佛禅民俗文化带”的创议。我想,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其重要意义在于以下几方面:

    一是作为落实建设国家战略“珠江一西江经济带”的一个重要文化项目,一个经济带,一个文化带,将使珠江一西江文化内涵更加丰富多彩,这是一种既古老又充满经济活力的江河文化;二是“珠江一西江佛禅民俗文化带”融佛禅民俗、历史溯源、文化寻根于一体,突出了牟子和慧能作为华南重要的思想家、佛学家,在开创中国化佛教和禅宗的重要作用,以及佛禅文化内涵的博大精深;三是以佛禅民俗文化为切入点,易于加强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特别是东盟国家合作关系对接,极大地满足人们的文化寻根需求,有利于两广在宗教与民俗文化资源上的整合、开发与利用,进一步推动有关宗教、民俗、旅游、美食、文化等相关产业的发展,并且给两广的社会经济带来更大的发展契机。

    为此,广西和梧州市有关部门,要认真对共建“珠江一西江佛禅民俗文化带”工作重视起来,并且提出广西共建工作的实施意见。可以说,共建“珠江一西江佛禅民俗文化带”,最大的受益者是梧州,将对梧州市经济文化工作带来极大的发展机遇,因此,梧州的工作可以先行一步。这次会议将发出合作共建“珠江一西江佛禅民俗文化带”倡议书。在这里,我想对梧州有关工作提出几点建议:

    1、进一步加强对牟子精神和梧州作为岭南古佛城地位作用的认识。牟子作为岭南重要的思想家、佛学家,是梧州不可多得的城市名片。该文化带的实施,不仅会进一步弘扬牟子精神,确立巩固梧州作为岭南古佛城的地位作用,丰富“龙之旅寻根游”的内涵,而且也将进一步给梧州带来无尽的财富和发展契机。

    2、梧州市政府办、宣传、发改委、外事办、文化、社科联、宗教、旅游以及梧州学院等有关部门,要根据本市的具体情况,认真制订出本市落实合作共建“珠江一西江佛禅民俗文化带”倡议书及相关工作的实施意见。

    3、积极加强对牟子与苍梧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工作。如建设牟子广场及牟子铜像,在适当地方建立苍梧王城遗址碑,漓水关亭等。同时,还要积极做好冰井寺、士燮故居以及苍梧古城等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工作。
虽然牟子及其《理惑论》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然而“兼收并蓄、和而不同”的牟子精神,作为一种宝贵的文化遗产,其蕴涵多元丰富的人文精神,尽管绵延了数千年,到今天依然值得我们去传承和发扬!





























 


类别: 苍山梧水 |  评论(1) |  浏览(1240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潭子 2014-11-20 22:5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