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5339
用户名:  ljk10139768
昵称:  苍山梧水

日历

2021 - 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21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10-05 15:55

故乡的原风景:森森老宅屋





故乡的原风景:森森老宅屋




    记得很小的时候,父母亲就带着我搬到了古城西门口九坊路的老屋,这一住竟然长达近40年。

    听父亲说,老屋原来是骑楼城某商行楼宇,解放后,成为了机关的公寓。我们家分得三楼东向沿街的一间房,三十多平方米,虽然不大,但是在当时物质匮乏的年代来说,已经是满足的了。

    老屋在老城西门口码头附近转角处,站在老屋南面窗户或四楼晒台上可看到清晰的桂江水,以及往南不远处与其相交汇的西江。老城区就坐落在两江的交汇处。

    老屋的故事,注定与西门口、骑楼城及这两条江息息相关。

    西门口原本是梧州老城墙的西城门口,历史非常久远。

    梧州历史上称苍梧。公元前183年,南越王赵佗封赵光为苍梧王,建苍梧王城,汉代更名为广信城,这就是梧州城的前身。

    梧州古城开始很小,后来不断地扩大,有东南西北四个门,到明朝时为了方便渡船过河西,另外建有一个小南门,原来的南门就叫大南门。清代,梧州城几经修复。老城墙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被拆除。

    说也真是,在梧州的几个古城门中,唯有西门口的称谓穿越了千年的历史沧桑而保留下来,这真是一个奇迹。

    老屋所在的这座老城,是广西最古老的城池——岭南超越千年当之无愧的历史文化名城,还是管辖岭南九郡的交州首府,粤语发源地。其历史渊源流长,文化积淀深厚,享誉海内外。

    难怪乎,这座老城及西江沿岸的人们都说着相同的语言,软软的声音,温柔动听。

    与骑楼城其它房屋一样,老屋是一座砖木混装结构的骑楼,中间有天井,二楼有水门,每一层有七、八间大房子。厚实青砖的柱子,配以木楼板及楼梯,人们走在上面,楼梯就会随着脚步行走发出有节奏的响声,并很快地传递到每个房间的角落里去。

    我到老屋的第一天,感觉屋子很大,看见各个房间里堆满了遗弃的纸屑,心里有一种兵荒马乱般的感觉。

    老屋不大,却满满档档地住上了机关的十几户人家。老屋有自来水,集体大厨房,由于仅在顶楼有一个简便厕所,因此,几十号人的如厕是个大问题。于是,每天早上在顶楼洗马桶,便成为了各家各户的必修课。老屋凡有重大事情,须在三楼厅堂召集公寓会议商量解决,每户派一名代表参加。我印象中有两次重大会议,分别是商量如何维修四楼阳台地面及拓宽各户房间的居住面积之事宜。

    在老屋,我和同龄的小伙伴们经常聚在一起看小人书,捉迷藏,到各家房间去串门,听大人讲故事以及唱歌仔等。老屋里住有一个慈祥的光头阿伯,耳朵不是很灵光,每次远远地看见他来了,便会听到小伙伴们唱起:

    “伯爷公,吹火筒;买碌蔗,又生虫;买只饼,又穿窿,买只糍粑捏喉咙。”

    不知道阿伯是否听得见,只见他依然乐呵呵地和孩子门有说有笑。这时候,孩子们却是唱得越来越起劲了。

    “月光光,照地塘;年卅晚,摘槟榔;槟榔香,摘子姜;子姜辣,买蒲达……”

    我很喜欢这首儿歌,可以随心所欲地接龙唱下去,也不损人,最重要的是,当人们唱起这首歌的时候,热闹喜庆的春节也就快到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九坊路旧城改造,我们家的骑楼被拆迁,我也走出了老屋,到了外地工作。后来,有一次,我回故乡期间,看着眼前高大的骑楼城,却怎么也难与昔日的老宅屋联系上。

    突然间,我听到了电视广播里飘出了那首熟悉的儿歌,伴随着“月光光”的欢快旋律,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久违了的从前,想起了昔日那些难忘的童年时光,以及尘封的纯真记忆。


类别: 苍山梧水 |  评论(1) |  浏览(787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潭子 2014-10-28 23:0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