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035
用户名:  黄祖松
昵称:  黄祖松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3-14 16:34

官与艺

“官”与“艺”

竹松

儒家学说求学生掌握六种基本技能,即,这六种技能后来也成了对官员的要求。这六艺中, ,属于“技术能力”。礼、乐、书属于“艺术能力”,可见,“艺术”对于为官者的重要性。中国数千年来,不管是读书人和为官者,都努力学习掌握这六艺。我们现在还能耳熟能详的文人,很多就是当时的为官者。如写出“老骡伏枥,志在千里”的曹臣相(曹操),写出“穷年忧黎年,叹息肠内热”的杜工部(杜甫),写出在“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的白太守(白居易),写出“明月几时有”苏剌史(苏东坡)。还有王维、韩愈、柳宗元等数不清的人,都是一边为官一边写诗练书法绘画写散文的人。中国数千年中国为官者中的这种现象,与选官的方法“科举制度”有关,人们想要为官就要参加科举考试,而考试的内容只有文科没有理科,即只须学习吟诗作对写文章。这样,中举为官者事先都是吟诗作对写文章的好手。除了这些文人出身的官员与文学艺术有不解之缘,那些无需参加科举世袭的“龙种”皇帝,很多也痴迷艺术。亡国之君李煜,丢了江山,把诗词作为排缱心中悲愤郁闷的唯一选择,皇帝没怎么做好,却成就了一个伟大的词人;乾隆则是功业彪炳千秋的皇帝,但他也钟爱艺术,一生写了数百首有些水平的诗,而且书画也达到了“名家”的水平。历数古今官与艺结缘最深人物,不能不说毛泽东。他老人家是职业政治家,一生从政,是开国领袖。而他一生也离不开诗书。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建国后的和平时期,诗书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马背上吟诗,战火中写诗,成为他的爱好。而他的诗书水准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在中国古代,多才多艺的为官者,人们赞赏有加,也引为楷模努力学着去做,以致使自己也变得多才多艺。但是,当下,人们对于官员中有点艺术爱好的人却有些微词,有那个官员写点文章,做首诗,练一下书法,就可能冒出“与官员身份不符”、“不务正业”的评论。使得那些读点书搞点艺术的人,不敢理直气壮,辩称是“业余爱好”,以避“不务正业”的讳。

自然,官员的主要职责是“从政”,但从政能与文化绝缘分开吗?德国人在二次大战失败后请专家分析失败的原因,一大批专家们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后做出结论:德国战败的原因是因为全民族忽视了音乐的教育,建议教育音乐从儿童抓起。这个看似荒唐的结论让人非夷所思,专家们解释说,由于德国忽视了音乐教育,使民族的性格变得呆板僵化,固守教条,缺乏灵动变化,不能适应瞬息间万变的形势。不管这种解释是否符合实际和有道理,但结论是发人深思的。解放战争期间,在那样严峻紧迫的时刻,毛泽东也照样做诗。以致一位美军顾问团的将颔感叹说,毛泽东像做诗一样把三大战争打得天衣无缝的完美。这位将军的话或许可以反映出“政治”与“艺术”的关系。文化与人的素质是那样密不可分,从政的成败总能从人的素质那里找到原因,人的素质总能从人的文化修养那里找到原因。文化艺术的学习和修养,怎么被看成是不务正业之事呢?怎么那样不理直气壮呢?事实上,人们不可以做到一年三百六十日一天二十四小时“务正业”,那些与文学艺术不沾边的人,他也有业余时间,只是把业余时间用到别的方面罢。倘若把业余时间放到那些损害自己身体又不利人的事情上,真不如写写字,绘绘画,做做诗,虽不能做到六艺精通,但至少陶冶一下情操。一位法制办的领导在单位开了一个“文化生活讲座”,请专家去讲文化,讲美学,讲生活。人们不理解,搞法律条文的地方讲什么文化生活呢?他说,长期搞法律条文,使人性格变得古板僵化,毫无情趣,甚至令人生厌。学点文化生活知识,培养一点情趣,使人变得丰富多彩。况且,搞法律常遇到“法”与“ 情”、“法”与“理”的纠结,这些都与文化分不开。

什么时候学点“技艺”的官不被看成不务正业,什么时候官们都精通“六艺”,什么时候官成为学习型的官,官文化就会提升一大步。

 


类别: 随笔 |  评论(0) |  浏览(264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