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035
用户名:  黄祖松
昵称:  黄祖松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3-03 10:50

江河的作用与人类文明的发展-西江文化研讨会(下)



文化建设十人谈

议题:江河的作用与人类文明的发展——西江文化讨论会(下篇)





广西日报 2010-03-03 ■ 蒋锦璐、李湘萍、秦雯整理





主办:广西日报综合副刊部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 协办:广西南宁跨世纪大酒店

  时 间:2010年1月6日 地点:南宁

  主持人:

  黄祖松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日报总编助理、综合副刊部主任)

  与会专家:

  容本镇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广西教育学院院长)

  李建平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所长)

  江建文 (广西大学教授)

  彭 匈 (广西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郑超雄 (广西博物馆研究员)

  过 竹 (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彭 洋 (文艺批评家、广西纵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刘 峰 (广西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

  刘绍卫 (广西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

  5

  主持人:西江文化有哪些类型?

  江建文:西江水系广西河段流经的自然地理环境虽很复杂,但大体可归纳为三个类型:山地型、岩溶丘陵型和盆地丘陵型;其流域文化的内容与特色也因受自然地理特征的制约而相应地分成三个类型。

  第一,山地型流域文化。一般说来,在山地流过的江水河床窄、落差大、礁石多、水流湍急。它虽不利于航行和灌溉,但水力资源丰富,极具电力开发价值,是建设水电站的理想河段。最具代表性的如左江、右江和红水河。水电站的建没毫无疑问会产生现代工业文化,但从现代工业的意义上来开发西江,要具备很高的主客观条件和能力(如财力与科技能力),只有在最近几十年,才逐步使这种开发从理想变为现实。已建成的大型电站有大化、岩滩、天生桥、恶滩、龙滩等。从文化生成角度看,这些电站必将先后构建自身的企业文化,并以此为基础,推动流域工业文化的建构和发展。但这类江河流域并非到现代或者今后才构建起以工业文化为主体的流域文化。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它们曾建构的流域文化十分丰富,它就是由居住在两岸群山里的多个民族的族群,如壮、苗、瑶、侗、毛南、仫佬等民族的族群构建的山地文化、平坝河谷文化。这些文化以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为基础,融入相应的民族生活风习,有鲜明的个性和传奇色彩。

  第二,流经岩溶丘陵地形、地貌的江河,由于其两岸均为巉岩峭壁,被冲刷入江河的泥沙很少,所以水体清澈;又由于丘陵地势的坡度不大,所以水流平缓;更重要的是两岸岩溶地貌形成了错落有致的峭崖奇峰、秀丽风景,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在历朝历代,往往能吸引华夏西迁的文人墨客驻足留连、感兴抒怀,因而积淀下丰富的汉民族历史文化。这一类型河流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漓江,还有其它江河的某些河段也具有这样的特色。

  这些区域不仅吸引文人墨客,对一些外来的商贾,当地的公职人员、知识阶层、手工业者等也有吸引力。中国人“天人合一”的观念根深蒂固,相信“地灵”必定导致“人杰”,两者有机统一,因而有很强的环境选择意识,所居之地“风水”要好。于是,但凡风光秀美的地方,也就成了人们心目中风水好的地方,历来皆被选择为府治、县治所在地,成为当地的政治、文化中心,聚集四面八方的人才。这些人才又极大地改善了当地的人文环境,提升了当地的人文素质,“人杰”与“地灵”之间形成良性循环。如历史上的桂林,在南北朝时期的梁朝大同六年(公元540年),就把原先设于贵县的桂林郡治迁到桂林。此后,这里一直是广西北部政治、文化的中心。自南北朝以降,到过桂林的文化名人有南北朝时期的颜延之、初唐的宋之问、唐开元年间的张九龄、中唐诗人戎昱、晚唐的李商隐、南宋的张孝祥、范成大等等。他们把中原的精英文化带到南方,对当地文化发展起了促进作用,桂林也因此成为文化名城。

  第三,流经低山丘陵和丘陵平原的江河,其河床宽而平缓,与两岸的落差不大,加上水量充沛,极具灌溉和航运价值。加上两岸有大片适于农耕的土地,需要它发挥灌溉和航运的功能,而这些江河能在农田水利和运输两方面满足当地经济发展的需求,给予流域范围内的人民以极多的实惠,形成了典型的人与江河的互动,是当地人民的母亲河。不言而喻,如此互动的结果,极大地推动了流域文化的产生。最具代表性的是柳江、郁江和浔江。

  这一类型的文化中,河流的社会功能十分突出,其所衍生的流域文化内涵十分丰富。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江河作为运输通道,拉动两岸农村经济的发展;江河作为经济纽带,促成流域经济转型与城镇化建设的兴起;江河作为文化传播渠道,把珠江三角洲的现代文明带进广西。

  先说第一点,当这些江河两岸的广大农村还处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状态时,西江的运输功能只是一个潜在值,基本上没有被开发。在漫长的岁月里,不是没有船只航行,而是这些船只吨位小,基本上限于运送旅客。何况自然经济条件下生活的人们,是不情愿也不需要出门远行的。换言之就是自然经济虽能自给自足,但排斥市场,没有贸易,也就没有物流,用不着运输,江河作为航运动脉的功能无从尽量发挥。

  广西西江航运功能的充分发挥,是以广州为龙头的珠江三角洲经济大发展拉动的结果。广州在秦汉时就已被开发,到了近现代更一跃而为华南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尤其是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国内外商贸和轻工业生产都非常繁荣。加上人口的大量涌入,包括广州在内的珠江三角洲各县、镇,每天都需要大量的物资供应其消费,供应其工厂、作坊加工、制造。而作为西江中游流域的广西,农村广阔、人口众多、地势优越,自然就成了“珠三角”天然的原料生产和供应的基地,成了一个取之不尽的农副产品仓库。大量的土特产,从大米、苡仁、桐油、苎麻、八角,到毛竹、木材、生猪、草纸等等,源源不断地顺流而下,运抵梧州后再销往广东;而广州及其邻近各城镇市场,就像一个个贪婪的魔怪,你运多少它吞食多少。西江上船来船往,商贩、掮客们沿着西江忙碌,这一切给沿岸的经济注入勃勃生机。

  再说第二点,商业的需要带动了广西西江两岸农村经济的发展与转型。西江给它两岸的城乡带来了商品经济和市场意识,千百年来的自足自给的自然经济被打破了!商品经济在西江两岸抬头并迅速发展,沿着西江开始了广西城镇化的历史进程。

  柳州濒临柳江,又地处广西中部,是广西物产丰富的东北部山区农林特产便捷的中转站;梧州则是西江广西段通向广东的唯一出口;它们都迅速发展为广西的重要城市。次一等的如桂江畔的平乐,贺江边的八步、信都,黔、浔江边的桂平、平南、贵县,右江畔的百色,红水河畔的来宾等等,也应时而兴。

  第三点是广东先进的市场经济文化向广西西江流域的传播。文化传播是上述物质传播后必然产生的后续效应。即西江工商贸易勃兴的同时,必然促成西江流域工商文化的勃兴。

  先是物质文化的勃兴。商业经济中的物资流动总是双向的,商业贸易本来就是双方的物的交换。与广西的农林土特产畅销广东的同时,广东商人乘着商机携带着价廉物美的工业品开始溯西江而上,进入广西各地寻找商机。这些工业品如布匹、布匹之外的其它日用纺织品、橡胶制品、日用品(肥皂、牙膏、香烟、皮鞋等)、化妆品、文具用品、西药等等,先是在梧州、柳州、桂林、南宁这四个当时的省辖市开拓市场,然后逐步从县城到乡镇到农村。销售的结果是给大半个广西带来了近现代物质文明。

  物流又反过来带动人流,人流带来了非物质文化。比如沿广西西江的城镇、商埠的商贩、居民,为方便做生意开始学讲粤方言,以会讲“广府话”(即粤语)为时髦。与此同时,这些城镇的民众时兴观粤剧、唱粤曲、吃粤菜,粤地文化、风俗习惯沿西江上行传播,很快与当地文化相结合,成为独具特色的广西西江文化的一部分。

  6

  主持人:“无东不成市”是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广西民谚,指没有广东人参与就形成不了市场。两广关系是一种什么关系?我们如何利用这种关系?

  彭 匈:在陆路交通尚未发达的近代,一个地方文明与文化的形成,多半与江河有关。如同蛛网般的珠江水系,孕育出了一个在近代史上很响亮的概念——两广。熟知近代史的人们都不陌生,两广不仅是一个地域性的概念,而是在思想、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诸方面都是一个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大概念。两广概念的形成得益于西江,西江如同一个网、一个巨大的叶脉,把广西有活力的东西网罗入内,再归入珠江。两广在近代时期的大交流、大融合表现得十分明显,无时无刻不在影响我们。初浅归纳为广东人在思想、经济上影响广西,广西人在军事上“统治”广东。广东靠近南洋,得风气之先,林则徐、洪秀全、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他们的锋锐思想携西江之潮声溯流而上,广泛并深刻地影响着两广,从而酿成了近代史上一幕幕震惊朝野的大剧。

  在经济文化上,西江更是联系两广的大动脉。可以说,广西境内凡是商业兴盛、略有声色的县市,大都有赖于西江水系的恩泽。这些县市的显要街道大多建有粤东会馆。那个年代生意人的口头禅就是“下梧州”、“下广州”。河道上日夜不息的船舶,无日不在诠释着“货如轮转,财如川至”的俗语,从而极大促进了两广的繁荣。

  说到文化,两广的文化更是水乳交融。我们不能不提到发祥于广西的龙母文化,她沿着西江往东而下,遍及“珠三角”,抵广州,达南洋。与广州黄埔军校毗邻的龙母庙,就叫“罗波庙”。今天的广东人不知为何有这样的名称,直到有专家沿西江溯流而上,来到武鸣县的罗波镇,拜谒了那里的罗波庙,方才知道龙母文化的源头在这里。就龙母文化而言是广西影响广东,且是沿着水路流传。

  我家从江西做生意选择了平乐定居下来,平乐是五方杂居,五行八作。我的父辈当时一提到做生意,就是去梧州、下昭平、到广州。当时家里的生意并不甘于贩卖柿饼、咸鱼等食品,而是做文具买卖,后面更是从广东运回两台爆米花机器,包装还是中英文对照的。再后来,又做起了肥皂生意,最后我父亲选择了照相,都是搞些洋玩意。我家受西江文化的点滴影响,平乐的粤东会馆距我家不过百米距离,小时候我经常到那玩耍,观看广东的醒狮表演,而绿豆沙、芝麻糊等小吃也是从广东传来的,这些都是我童年无法磨灭的印象,也可看成是西江文化对广西的渗透。

  西江这条黄金水道,在中国的近代史上,曾留下磅礴而辉煌的身影。让人颇为遗憾并百思不解的是,自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西江这条水上通衢,渐渐地偃旗息鼓,失去了她往日的功能进而神采黯然了。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广西人不仅基本上放弃了西江的漕运功效,且连目光也大大地往回收缩了。未见船工上岸谋生路,就连铁路公路在广西境内也戛然而止,与山水相连的广东,顿成咫尺天涯。这现象延续到改革开放大潮的兴起。广西人说到广东,仅“打工”二字;而广东人想到广西,唯“扶贫”而已。甚至连梧州也被边缘化,以至于“珠三角”热火朝天的那些年,我们只当是“隔壁放炮,人家过年”罢了。显然,广西人忽视的不仅仅是一条黄金水道,而是一种严重的观念缺失。

  刘 峰:珠江与西江孕育了不少仁人志士,他们为推动中华民族进步起到关键作用,如太平天国革命、国民革命的烽火以及新桂系的崛起等。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的经济社会发展更是走在全国前列,每一项改革都影响着神州华夏。

  从历史渊源来说,“两广”可说是一对双胞胎,甚至是连体儿。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为强化岭南新疆土的管治,迁徙大量移民修筑通往南方的“新道”,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在五岭山脉亘在广东、广西和江西、湖南省的边界上。据《富川县志》记载,公元前213年,秦始皇修筑了一条170公里长的石路,从湖南道县双屋凉亭到广西富川古城,分别与潇贺两水(北流的潇水和南流的贺江)的干流接驳起来。潇贺两水清而深,流量很大,可以通行相当大的船只,“新道”通行马车,在“新道”两端准备有足够的马车和船只,使全线畅通无阻。“新道”使岭南对中原的古代交通发生了一次大的飞跃。过“新道”沿潇水北行,入湘江再过洞庭湖进入长江,然后溯汉水北上,可抵达古都西安,沿贺江南下入西江,再从四通八达的珠江水系,可以抵达“两广”的许多地方,远至越南。

  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平南越,设交趾刺史部管辖岭南。同时在贺江、漓江与西江交汇的地方(今封开与梧州市区一带)设立广信县,取“初开粤地宜广布恩信”之意。两汉时期,交趾刺史部两度设于广信,共达300年之久,广信成了名副其实的岭南都会。

  广信县名一直持续到南北朝且为历代皇帝珍视。王莽篡汉,改国号“新”,一度改广信为“新广”。梁武帝又改广信为“梁信”。隋唐以后置封州,辖境正好与今封开县相同。由于广信历史上名气大,后来也就成了广东和广西的名称来源:广信以东为广东,广信以西为广西。所以说“两广”与生俱来是一对双胞胎。

  因此,一直以来有“无东不成市”,“无市不趋东”的说法,即没有广东商人参与就不可能成商市,而有了商市不依托广东不趋向广东也成不了大气候。事实上也是如此。番禺(今广州)早在先秦时期就有了原始的贸易。近一百年来,广西商品多依赖西江出口港澳台等地。所以说把西江融入珠江,是考虑整合后形成更大的文化品牌效应,更为紧密“两广”关系。

  广西比广东落后的原因在于广西的山地文化占了主导,我们要走出原生态的山地文化,因为山地文化在具有吃苦耐劳品质的同时,也有眼界不宽、心胸不阔,兼有狭隘性与封闭性和保守性,其实质更脱胎不了农耕文化。

  我们扬弃山地文化弘扬西江文化,要开放、大度、创新,接纳先进的思想观念及先进的生产技术,敢于融入新珠江文化乃至中华文化中去。要以“动”的观点分析决策,不能用“静”的观点因循守旧。改革开放以来,自治区党委、政府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在中央支持下,成立了北部湾经济区,中国—东盟博览会永久落户南宁和建立了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经过多年的励精图治,经济社会发展上了新台阶。现在又在做规模性承接广东产业转移的各项工作,使广东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转移过来,并初见成效。广西吸纳的内资和外资基本都从广东转移过来,约占总量的70%以上,其中外资以港澳为主。

  纵观历史,放眼当下。广西的发展少不了广东的优势支持——观念、资金及技术支持,当然广东也需要广西的互补。我们必须面对现实,粤港澳的优势依托,香港近百年成为世界大都市,广东正是依托了香港获得发展。而要连接好广东,广西应把梧州建设成为连接的桥头堡。

  7

  主持人:半个多世纪前梁启超、张君励、雷沛鸿对于珠江流域(含西江)的时代际遇有过论述,认为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文化之变迁,是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及珠江流域。广西如何利用西江文化,为中国文化的“珠江时代”谱写新章?为广西的发展注入动力?

  刘绍卫:西江地区近代以来一直作为“无东不成市”的连接两广的便捷通道,也是连接桂北、桂西、桂中的水路枢纽,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得到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重视。从20世纪80年代,广西就提出了“学习广东,借粤兴桂”,到90年代“建设西南大通道”,广西逐渐形成了“东联西靠”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深入实施、中国-东盟博览会每年在南宁举办,搭起了广西与东盟乃至世界经济联系的新平台,广西的“南下发展”战略逐渐纳入到国家发展层面,使曾经在20世纪80年代就进入国家发展战略的北海等北部湾地区重新焕发生机。2008年10月,广西提出打造西江“亿吨黄金水道”的重大战略。但是,西江文化在形势面前,仍未能起到引领社会发展的作用,其很早就孕育的商业文化精神也未在新的时期发扬光大。所以,西江文化要重铸辉煌,必须融入到时代当中,融入到广西提出的建设“富裕文明和谐新广西”的新时代号角当中,“走出西江”,视野开阔,为构建八桂新文化作出新贡献。

  第一,要确立一种文化谱系意识。西江文化是岭南文化(或珠江文化)发展的重要一环,是八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桂北文化、桂西文化、桂南文化等共同组成了丰富多彩的八桂文化。西江文化与八桂文化关系可以借鉴“桂学”的做法。如潘琦在《为什么要打造“桂学”》中认为:“‘桂学’与现在广西已形成的学派的关系。我认为‘桂学’与广西其他学派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要对外形成统一的舰队。其他学派统一归到‘桂学’的旗帜下,不能搞内耗。”我们要弄清西江文化的内涵,同时要“走出西江”,融入到时代文化的大背景当中。西江文化的建设不仅要立足于西江文化的历史和现实,更要站在新世纪的文化视野,跟上并力图站在新时代新文明趋势的前列。西江文化要积极融入到以“泛珠”框架的新珠江文化当中,融入到建设“富裕文明和谐新广西”当中,并起到“泛珠”与“泛北部湾”文化的沟通与连接作用,确立一种地域文化新姿态。

  第二,西江文化的现代精神转换。文化现代化是现代社会的灵魂和核心。当前我们的根本任务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文化现代化不仅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根本任务和重要目标,而且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根本保证。西江文化是很有特色的地域文化,有许多长处和特点,但西江文化也面临着由传统到现代的转换,实现认知方式现代化,否则西江文化就适应不了现代化建设的需要。西江文化受岭南文化影响,商业精神开发得比较早,如梧州享有“百年商埠”的美称,但也夹杂着浓厚的迷信色彩,比如受广东文化影响,尤其喜欢6和8,特别忌讳4,各地造型各异的大小“祠堂”林立,所以要确立新的商业文化精神,构建新的文化境界。

  第三,树立西江生态文化观。天蓝海碧,山清水秀,是人们理想的美好家园。区域生态文化是人类为适应特定区域环境而创造的以绿色植物为标志的文化。它包括可持续农业、可持续林业和生态工业等生态产业和生态工程、生态意识、生态哲学、环境美学、生态艺术、生态旅游及生态运动、生态伦理和生态教育及与之相关的生态制度等。确立西江生态文化观,这对于西江地区作为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前沿阵地,具有很现实的意义。

  第四,整合西江文化内容。孔子说近山则诚,近水则灵。水的本质使人个性更加灵巧、变通,山性使人诚实。还有人说水势使人和,使大家能够走在一起,能够汇聚在一起。西江水系江河纵横,无论是东南西北方向都可以通过水系互相沟通,即可勾连八桂文化与黔、滇等文化,也可以接受海外多元的文化,八桂文化原生特性中的保守性,被多元文化的开放性所替代,造就了这一带广西人勇于向外开拓进取的精神。广西有“中国第三大侨乡”之称,其侨民多出于此地区。西江流域与珠江三角洲同属岭南文化。同时,这一地域同操粤语方言、同一饮食嗜好,人们往来频繁,有诸多亲缘关系,形成相近的风俗习惯,甚至连神缘也相同,供奉观音和龙母神位。易货交流早在2000多年前始,形成历史习惯。我们要利用这种文化优势,积极扩大开放步伐和积极融入多元区域经济格局当中。

  第五,要塑造西江文化品牌。诚然,西江的文化资源与全国的其他文化资源相比,没有长城的厚重,没有江南园林的精致,但西江文化也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品格,要推出一些文化品牌。如海上丝绸之路交接点品牌、舜文化品牌、龙母文化品牌、古广信文化品牌、粤语发源地文化品牌等,为西江经济发展提供文化方面的有力支撑。

  李建平:改革开放30年以来,广西重点开发和建设了桂西地区,有百色扶贫、东巴凤建设、边境大会战建设等行动,也重点开发了北部湾地区。现在开发西江黄金水道,我认为是广西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三个重大部署,重点在发展桂东地区。其意义我认为主要有几点:

  (一)思想与体制意义。开发黄金水道,是将农耕文化与现代工业文明、知识经济连接。文化在其中承担重要职责。一是传播文明,带来民众的观念变革,造成普遍的变革氛围;二是激活社会中枢,推动机制体制转变,使变革落到实处;三是推动产业升级和产业经营思维转变,打造规模化、现代化、品牌化经营模式。

  (二)发展战略意义。在广西的发展战略上,有东联西靠、南下发展的思路。但东联广东、港澳的成效一直不大。如今开发西江黄金水道,是把广西融入泛珠三角战略,开辟泛珠三角市场,打开区域发展的行政区划藩篱,真正实现经济发展的市场化、大区域化和国际化的战略规划和行为。

  (三)文化开发与发展意义。改革开放以来,广西文化实质上被广东文化逐步疏远,岭南文化渐渐成为广东文化的专有名词,广西文化隔绝自守,独立生长。其实广西文化即八桂文化是岭南文化的源头和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两广文化即岭南文化现今仍有极为深广的联系。粤语、粤剧、粤俗等民生联系,根本无法分隔。割裂两者的联系,对两广文化发展不利。所以近些年广东提出泛珠三角发展战略,目的就是恢复和进一步扩大这种以江河哺育而生的文化联系。研究开发西江文化,不仅有为广西经济发展提供软实力和文化支撑的意义,更具有促进广西文化更好地吸收以广东为代表的现代岭南文化的新质,更好地将八桂文化融入岭南文化,扩充广西文化的内涵,提升广西文化的品质,促进广西文化建设和文化创意产业成长的重要意义。

  如何开发西江,我认为有以下五点:

  (一)走出西江的定位。不能局限在广西土地上讲开发西江。思路应该是使广西走出西江,融入珠江、融入大海。具体就是融入泛珠三角发展战略。在转变思想观念、制定经营战略、落实产业举措、做好民生发展等方面,都要以走出西江来定位。

  (二)落实到产业行动。当前主要是做好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工作,长远看是做好建立现代大工业园区建设。

  (三)文化黏合。战略实施和产业行动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需要文化发挥黏合作用。要充分发挥文化软实力作用,以文化认同造就亲和感、凝聚力和聚合效益,使“走出西江”有呼应,得认同,能生效。

  (四)重视发挥民间组织、民间力量的作用。桂东地区是广西重要的客家文化、华侨文化区域,其间蕴藏有大量的能人、热心人和投资人。要重视认祖寻根联亲的文化心理效用,充分发挥民间社团、商会、同乡会、宗嗣群等民间组织和民间力量的作用,联合一切力量开发建设西江黄金水道。

  (五)梧州的行动和崛起。工业化和城镇化是现代社会发展的趋势。建设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化文明城市,是区域发展的重要目标和任务。开发西江黄金水道,建设好桂东区域,必须在城市化建设上取得成效。梧州历史悠久,工业基础好,文化程度高,应当把建设梧州使其成为区域性现代化都市的目标纳入开发西江黄金水道的战略规划的重要指标中,以大都市建设和城镇化发展为引领,带动区域发展。

  彭 匈:近年来,我们欣闻黄金水道的概念提上了台面,并且作为广西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果如是,广西腾飞有望矣。说到这里,我倒是对决策层有一建言:不妨站在更高的历史角度,想一想当年我们的邻国日本那段明治维新的往事,当时日本出现了一位著名的思想家,名叫福田谕吉,在举国彷徨之际,他提出了一个振聋发聩的口号:日本要“脱亚入欧”,遂使日本能步英、美、法、德之后尘,驶上了“大国崛起”的快车道,成就了该国成为“西方强国”的梦想。我想广西人什么时候把目光顺着西江的流向投向东方,直出大海,则广西的真正腾飞,指日可待矣。

  本版内容由蒋锦璐、李湘萍、秦雯整理。







下一篇4




Tags: 西江文化  


类别: 评论 |  评论(0) |  浏览(13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