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035
用户名:  黄祖松
昵称:  黄祖松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3-02 16:23

江河的作用与人类文明的发展-西江文化研讨会(上)





议题:江河的作用与人类文明的发展——西江文化

讨论会(上篇)





广西日报 2010-03-02 ■ 蒋锦璐、李湘萍、秦雯整理,摄影为秦雯







  与会专家(从左至右):过竹、彭洋、刘峰、李建平、黄祖松、江建文、彭匈、容本镇、郑超雄、刘绍卫。



  文化建设十人谈



  



  主持人:广西日报综合副刊部、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举办西江文化讨论会,是对中央和自治区提出的打造西江黄金水道战略的一种响应,是从文化角度对西江的历史和现实的一次梳理。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的形成,需要文化的支撑,这种支撑包括精神、智力、舆论方面,其有助于决策者对西江历史现实的了解和发展规律的把握等。从文化上理清关于西江的思路,会对正在形成和实施的西江发展战略有较大的推进作用。珠江(西江)是我国四大河流之一,是岭南人的母亲河,西江流域积淀了深厚丰富的民族文化,又形成了当下中国最具世界性和时代性的“开放文化”,文化的“民族性”和“开放性”融于一河。在近代,太平天国运动、以岭南人康有为和梁启超为首的维新变法、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北伐战争、新桂系等历史事件,更标志着中国“珠江时代”的开启。改革开放后,广东得风气之先,迅速发展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领头羊,广东的每一个改革动作在全国都具有指标性的意义。2008年,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打造西江黄金水道的战略;2009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广西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积极打造西江经济带产业集聚优势”的要求。这是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决策,西江开发对于广西的意义开始凸显。到会的有文化学者、文艺理论家、文化企业家,相信通过大家的讨论,会对西江文化有进一步的认识。



  主办:广西日报综合副刊部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 协办:广西南宁跨世纪大酒店



  时 间:2010年1月6日 地点:南宁



  主持人:



  黄祖松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日报总编助理、综合副刊部主任)



  与会专家:



  容本镇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广西教育学院院长)



  李建平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所长)



  江建文 (广西大学教授)



  彭 匈 (广西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郑超雄 (广西博物馆研究员)



  过 竹 (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彭 洋 (文艺批评家、广西纵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刘 峰 (广西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



  刘绍卫 (广西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



  1



  主持人:今天我们讨论的议题是“江河的作用与人类文明的发展”,具体就是西江文化及其对广西发展的价值。在探讨这个议题之前,我们首先需要确定西江的范畴。



  江建文:西江是我国第三大河流珠江的干流,发源于云南省沾益县乌蒙山脉中的马雄山,流经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四省区。流经云、贵两省的河段属西江水系的上游;流经广西全境的河段属西江水系的中游;广西的浔江和桂江在梧州汇合后始称西江,流入广东,经封开、肇庆、三水等地,在磨刀门入南海,属西江水系的下游,有的学者称这一段为“小西江”,而把上、中、下游合称为“大西江”。西江全长2217公里,流域面积约30.49万平方公里,占整个珠江水系流域面积的79.5%。



  过 竹:“西江”有西江与泛西江。西江仅指梧州—肇庆河段;泛西江指南盘江(发源于云南省沾益县马雄山)—红水河(在黔、桂两省边境与北盘江汇合后之称)—黔江(在象州石龙附近与北岸柳江汇合后之称)—浔江(在桂平与西南来的郁江汇合后之称)—西江(在梧州与西北来的桂江汇合后之称),涵盖珠江水系中上游。我们今天讨论所取的是泛西江概念。



  彭 洋:长期以来,直至现在,西江在文化身份上的确是有几分尴尬的。这种尴尬就来源于它的姓名。尼罗河流经几个国家,数千里的长江和黄河流经很多省份,但它们的名字从来就没有这么复杂。可见,多元性是南方文化的一种特点,连河水也无法使之形成一种比较直接的文化联系。名不正则言不顺,我还是坚持“一统江山”的意见,即提议统一用一个名字命名这一条河。至于是用什么名字,可以商榷。比如干脆就全称“珠江”或“红水河”,甚至比如“南江”一类的提法。在同一条河里分段比孰老孰少,似乎总显得有几分无聊。最有说法的当然是“红水河”,流经一块红土地,河水都染红了;到了南粤,河水就清了,所以叫“珠江”。其他段的名字都起得不怎么好,有点莫名其妙的“黔江”、“浔江”,而到了“西江”,这名字就如“老二”一样是随便起的了,是因为有了东边的珠江,才叫“西江”的么?今天我们说西江发展战略,与粤黔在经济文化上合纵连横,首先在名字上就要考虑“合七为一”。所以,我姑且用“南方这条河”的说法。统一名称,是这条河的品牌战略的第一步。我们所要设定的“西江文化战略”,就是设法让纷繁多元的文化,在表达上“大而化之”,从多元走向统一。



  南方这条河,是流经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最多的一条江,自古以来,在没有出现这么多级的水电站以前,它就以一种浑红的色泽,红线串珍珠般地将西南少数民族的土著文化与沿江至海的汉文化串联起来,在碰撞与交融中呈现出有主流性质的文明的进步和力量。由于有了这条江,西南众多的少数民族并没有成为地道的山地民族,而成为糅合山地民族和江河流域民族两种地质人文特征的民族。江河文化自然形成的开放性、包容性,的确深深地切入了沿江少数民族的文化发展中。比如其神秘性,即使是没有被破解,也总在不断地被淡化;语言和衣着,也在不断地走向与大世界的融合。



  当然,西江作为一个地域地质地理的概念,不仅有它的历史性,而且也有相当厚实的品牌积累,这一品牌在一定的阶段里仍然是很有价值的,特别是现实的价值和现实的文化意义。作为广西区域经济与文化战略的设计和表达同样是很有意义的,中央政府及广西关于西江黄金水道建设发展的战略思想和决策部署,也是具有高昂视角、开阔视野和历史深度的。



  西江文化是一个地质地理的人文现实,同时,因为它具有品牌的价值意义,是应当开发利用的,让其为现实社会发展服务。没有文化作为后盾,西江黄金水道的社会经济发展是谈不上战略的。而实现黄金水道的文化增值,使之服务于文化之上的战略目的,我们的确需要从高新文化技术的层面对西江文化做一定的规划,使其从自古以来的自然发展状态进入现代科学发展的道路。



  包括以上提到的“正名”建议,我们需要对西江文化的概念意义及其价值进行客观的评估分析,从体系方面推进这一工程,从而将西江规划为当代社会承传历史、积累今天的一条文化江、文化带,打造成为岭南文化、八桂文化的一个区域性的黄金品牌,打造成为一个最具张力的“边缘文化”品牌。



  2



  主持人:西江文化的内涵和特征是什么?



  郑超雄:我认为西江文化有三个特点:



  第一点,西江文化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最活跃的文化。中国封建社会走过两千多年的历程,到了清朝末年进入衰落时期,国弱民贫,任由西方列强宰割。许多仁人志士忧心如焚,都在奔走呐喊,寻找救国真理。西江流域的革命文化最活跃,太平天国革命、辛亥革命、北伐战争都是首先在此发源发生。特别是太平天国革命,在金田起义,在南京建都,动摇了清朝政府的统治地位。后来虽然失败了,但却影响到之后的辛亥革命。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从1907年至1908年的两年间,就在钦州、防城、上思、镇南关发动了三次武装起义。可以说西江流域的革命文化扯动了中国人民反清的脉搏,鼓舞了中国人民反清的斗志。



  第二点,西江流域是岭南地区封建文化最早登陆的地方。秦始皇统一岭南后,新设桂林、南海、象郡三郡,推行封建郡县统治。桂林郡治就是现在的贵港市。这里原来没有城市,都是越人聚落点,秦始皇首先在这里发动了封建的城市革命。人类文明的发生,最早是从城市革命开始的,城市标志着一个地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贸易的水准。封建文化的城市革命促进了广西越人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拉近了岭南地区与中原地区的距离。



  第三点,西江是山地文化与海洋文化的链接纽带。西江的上游是云贵高原,下游直接进入南海。汉武帝时,汉朝大使唐蒙出使南越国,在番禺(广州)吃到了蜀地的苟酱,感到奇怪,回到京城长安后问商人,商人说,蜀地商贩从蜀地出发,过夜郎地境,经牂牁江(红水河)直接进入南海。这就是两千多年前西江作为山地文化与海洋文化的纽带功能。商人还可在西江支流上岸,走一段陆路进入南流江,直达合浦入海。汉武帝时,就有汉朝使节从合浦出发,向南再向西,直到斯里兰卡才返回。所谓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我用3、3、2三个数字说明,第一个数是3个海港,分别是合浦、广州、泉州。第二个数是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汉至南朝时期,出海港口中心在合浦;第二阶段是唐朝至北宋时期,出海港口中心在广州;第三阶段是南宋至元朝时期,出海港口中心在泉州。第三个数是两种商品,一种是丝绸,另一种是瓷器。合浦港主要是用丝绸与外商交易,广州港在唐朝时以丝绸为大宗,进入北宋后改用瓷器为主与外商交易。泉州港则一直是以瓷器为主与外商交易。就此意义而言,真正的海上丝绸之路是合浦,其他地方可叫做海上陶瓷之路。由此可知,西江是沟通海上丝绸之路的主干流。



  刘绍卫:西江文化是岭南文化发展的重要一环,也是八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核心仍然是农业文化、稻作文化,但也具有南方区域文化的浓郁特征。



  第一,具有融合性。我国近现代史上著名的教育家雷沛鸿论述“西江文化(广西地方文化)”的“特质”时,指出它具有“同化力”和“大同精神”。他说:“广西人口来自各方,又导源于各个种族,其构成成分的复杂性,比之文化渊源尤甚。”又说:“我们的地方文化,不管来自中原,或来自高原,或来自海洋,早已糅合起来,而成为广西的特殊力量,这就是同化力量。”“在同化力开展中,广西地方文化就表示出一种伟大精神,这就是大同精神。”这说明,西江文化具有兼容并蓄,吸收各种外来文化精华的特质,补自己之所短,融合成一种新的文化特质。其是土著文化与中原文化、汉族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现代先进文化与传统优秀文化相结合等等;从宗教文化来说,也是儒教、道教文化的结合。



  第二,浓郁的南方文化特质。这里居住着汉族、壮族、瑶族,在汉族中又有客家人和疍家人,这些民族都有自己的独特文化,就是汉族,在各个不同的地方,也有其不同的文化个性,形成了色彩斑斓的南方文化。



  第三,重商性与农业性并举。从灵渠的开通,海上丝绸之路,以及近代以来广西城镇“无东不成市”的格局及其所导致的“无市不趋东”的等级分布结构,到新时期广东商业文化的影响,导致西江文化的商业意识不是一种主导精神现象,自主意识不是那么浓郁,而是与农业意识杂糅在一起。雷沛鸿指出“西江文化(广西地方文化)”虽导源于中原、西南、东南各方,但其交流融会、发育成长时日尚浅,“仿佛等于大前日事”,因此具有“质朴性和未成熟性”。“所以论者不免有时觉得,它是朴素可爱;有时又觉得,它是鄙野可笑;有时更觉得,它是粗鄙不可耐,然而这些都是因为观察者的视点不同,以致有这些不同印象。”雷沛鸿点出西江文化上的这种质朴性和未成熟性,从经济层面上来体察,则是广西社会大量自然经济和小商品经济的反映,是市场经济远未发育的反映。这是广西经济的劣势,又是潜力即优势所在。



  第四,具有文化融合的多样性。西江文化是多元文化的融合、共存。在族群上,既有汉族文化,也有少数民族文化;在语言上,有白话(粤语),又有桂柳话、客家话、壮话、瑶话;在宗教上,有佛教、儒教、基督教、道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等;在文化上,有舜帝文化、龙母文化、古广信文化、山地文化、太平天国文化、客家文化、瑶家文化。西江文化以它独有的内涵、多样的形式,充分地凸显了鲜明的民族特性品格、原生态文化品格、生活属性品格、历史传承品格等多种品格。多姿多样的西江文化是八桂文化中的一颗明珠,是当今和将来传承、创新、发展和繁荣八桂文化的源泉之一。



  过 竹:西江文化的一个重要特质是“和谐”。西江流域的汉族、壮族、布依族、苗族、瑶族、仡佬族、彝族等亲如兄弟,情同手足,各民族文化在传承自身的个性特质的同时,不断地与周边民族文化进行融合,再生出新的民族文化。西江区域民族团结、和睦相处、社会和谐。这些都是西江的宝贵财富。



  3



  主持人:西江文化在中华文化构成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刘绍卫:西江文化作为多元一体的中华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岭南文化的重要代表,也是八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珠江水系中的整个西江水域,或是纵横广西全境的大西江水网,还是以梧州为中心的小西江地域,从文化流通角度来讲,都是岭南文化与中原文化交流的腹地,也是沟通粤、桂、黔、滇等文化的纽带,是连接西南与华南的文化脉络,具有较明显的山河一体的特色,在中华文化谱系中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坐标。



  第一,西江流域是岭南文化最早的一个起源地。考古发掘显示,这里发现了岭南地区最早的人类文化遗址和人类化石。1961年秋在封开县河儿口圩黄岩洞发现的旧石器文化遗址,是继曲江马坝、阳春独石仔之后岭南为数不多的旧石器文化遗址代表之一,距今约12万年。1978年8月,在封开县河儿口镇峒中岩发现的“封开人”牙齿化石,经考证确认距今14.8万年,比曲江“马坝人”早2万年。“封开人”的发现,把岭南古人类历史大大向前推进了。



  第二,西江核心地区是中原文化与百越文化碰撞的重要地区之一。梧州、封开地处贺水与西江交汇点,经贺水向北可经潇水通长江直达中原;经西江分东、南、西各路皆可出海。华夏始祖舜帝死的地方是岭南的苍梧。司马迁《史记》载:舜“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东汉郑玄《礼记·檀弓》说:“舜葬于苍梧之野。”西汉《淮南子》也说:“舜征三苗,遂死苍梧。”宋代朱熹《舜帝庙碑》中说:“舜南巡不返,遂葬苍梧。”明代《梧州府志》载:“舜崩于苍梧之野,葬于九疑之山。”清代《苍梧县志》说:“舜葬于苍梧之野,盖二妃未从也。苍梧于周南越之地,今为郡。”这说明古苍梧大地是中原文化与岭南文化相交汇的重要地区,是中华文化的和谐交流融合的历史见证。



  第三,西江文化核心地区是两广的主要文化地标。《晋书·地理志》将秦朝所立的南海、桂林、象郡称为“岭南三郡”,明确了岭南的区域范围。秦统一六国之后,开凿灵渠,沟通了长江与珠江两大水系,打开了南北通道,促进了广西与中原经济和文化的交流。汉代,《盐铁论》记载有“荆南有桂林之饶”,荆州之南即指岭南,桂林“饶”即广西“饶”。两汉之交又有“史在苍梧”之说。公元前106年,汉武帝在岭南设置统辖整个岭南的交趾刺史部,其治所就设在“广信”。从地域上来说,岭南文化大体分为广东文化、八桂文化和海南文化三大块。郡治取汉武帝诏书“初开粤地,宜广布恩信”中“广”、“信”二字为名,在今广西梧州与广东封开交接地带,由于这是岭南首府所在,是中原文化与百越土著文化的交汇点,两者相撞交融,逐步形成了广信文化,进而发展为广府文化、岭南文化。到了宋代,广信以东为广东,广信以西为广西,广东、广西得名均因广信而来。



  第四,西江核心地区是粤语的发祥地。近年来一些语言学家发现,广州话不像过去著作所说的发源于广州和珠江三角洲,而是发源于西江中游,就是现在的梧州和封开一带。秦汉以来,大量的中原移民顺潇水、贺水来到岭南,在梧州、封开一带定居繁衍,广信县就成为南北文化交流的地方。这样,中原古汉语与当地土著语言不断相互渗透融合,逐步演变发展为独特的粤语方言。



  第五,西江流域是海陆丝绸之路主要对接点。汉武帝“开边”是举世闻名的,“开边”带来“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开通。梧州、封开地处贺水与西江交汇点,经贺水向北可经潇水通长江直达中原;经西江分东、南、西各路皆可出海。所以,梧州、封开是岭南地区与中原地区最早的交通枢纽,是海陆丝绸之路最早和最主要的通道和对接点。



  4



  主持人:西江文化对于广西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起过哪些作用?西江文化对广西地域文化的形成起到怎样的作用?



  容本镇:如果按地理特征来划分,广西文化可分为三大类型,即山地文化、河流文化和海洋文化。从历史上看,三大类型的文化对广西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人文精神等,都产生过并将继续产生巨大而深刻的影响。



  以农耕经济为基础的山地文化根深蒂固,源远流长。山地文化培养了广西人吃苦耐劳、坚韧不拔、勇敢顽强的性格,这在历史上的广西军人身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和突出。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革命,八桂儿女从广西金田村揭竿而起,纵横大半个中国,直到定都南京。虽然最后以失败而告终,但却从根本上动摇了清王朝的统治,在中国近代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在中法战争中,冯子材统领的萃军、刘永福统领的黑旗军,在中越边境和越南境内,把骄横不可一世的法国侵略者杀得尸横遍野,落荒而逃,法国费茹理内阁因战败而在怒骂中轰然倒台。这是近代中国在军事上取得彻底胜利的一场反侵略战争。在北伐战争中,新桂系的骁勇之师挥戈北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被誉为“钢军”。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桂系首领李宗仁指挥的台儿庄大捷,白崇禧指挥的昆仑关大捷等等,都令日寇闻风丧胆,惊呼“欲灭华夏,先平湖南;欲平支那,先灭广西”!在空前惨烈的桂林保卫战中,广西子弟兵血战沙场,宁愿全部战死而无一人投降。据史载,抗战八年,共有超过百万的铁血桂军与日寇鏖战于全国各个战场,为国捐躯者超过45万,为中国抗战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立下了赫赫战功!美国名将史迪威将军曾感叹道:广西士兵是世界上最好的士兵。



  早在西汉时期,合浦沿海就是闻名于世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和通商口岸,当时的合浦沿海舟楫往来,商贾云集,商贸活动盛极一时。至今,合浦县城附近还留存有规模庞大的汉墓群。但自从郑和七下西洋之后,明王朝和大清帝国却患了“恐海症”,持续推行严厉的海禁和闭关锁国政策,中国因而丧失了成为海洋强国的大好机遇。在这样的背景下,广西的海洋经济和海洋文化也跟着衰落了,直到20世纪中后期,广西沿海一直没能发展起一座综合实力较强、比较像样的港口城市。但以博大、开放、敢于冒险等为主要特征的海洋文化,仍然对广西人的人文精神和心理品格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无论是山地文化还是海洋文化,都远不及河流文化对广西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文精神的影响那样广泛和深远。横贯两广的珠江,是中国的第三大河流,其水流量相当于黄河的四倍,仅次于长江。广西境内的西江水系,宛如一张巨大的叶脉,延伸在八桂大地上,流域面积达20.2万平方公里,占广西总面积的85.4%。沿着西江干流和众多的支流,几乎可通达广西全境。西江,是八桂儿女当之无愧的母亲河。



  第一,西江孕育了广西大部分重要的城市。南宁、柳州、桂林、梧州、贵港、贺州、百色、河池、来宾、崇左等,都是在西江水系的岸边建立和发展壮大的。县城和乡镇就更多了。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就没有了万物生长,也没有人类的生息繁衍;水又是城市之母,没有水,聚集着众多人口的城市就不可能诞生,即使出现了城市的雏形,也难以发展壮大。可以说,没有西江,广西就不可能有如此众多的现代化城市。



  第二,西江带来了广西商贸业的繁荣与发展。西江贯通两广,西接云贵,东入大海。古代没有公路和铁路,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大宗货物贸易主要依靠水路航运。外地客商也大多是沿江而来,顺流而去。外省客商在广西境内建立的众多商会会馆,大多位于沿江城市和商埠,如百色著名的粤东会馆等。即使现在陆路交通相对便捷了,但西江仍然是一条重要的航运通道。



  第三,西江是储量巨大的能源库。西江水系具有修建水电站的良好条件,众多大中型水电站的建成投产,为两广和港澳地区源源不断提供环保清洁的电力能源。没有这些能源的充足供应,整个岭南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都将受到严重的制约和影响。



  第四,西江创造了辉煌灿烂的艺术文化。龙母文化,宗教文化,建筑艺术(如骑楼街、真武阁等),花山壁画,摩崖碑刻,铜鼓,刘三姐传说,民族风情,文人学士的艺术创作等等,让西江充满了文化的气息与韵味,有的已成为广西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历史上不同时期朝廷委任的官员或流放官员带来的中原文化,又大大拓展和丰富了西江文化的内涵,提升了西江文化的品质。西江文化所具有的开放、包容、开拓、进取、自强不息的品格,也已融入了广西人的精神世界和血液之中。



  第五,西江还是一条维护国家统一、点燃革命火种的河流。两千多年前,秦始皇兵略岭南,受到当地西瓯人和骆越人的激烈抵抗,并杀死秦军统帅尉屠睢。秦王朝十万大军被困在桂北山区,粮草供应不上,面临要么撤兵、要么被困死的危险。但雄才大略的秦始皇没有退缩,他命史禄将军率数万大军南下驰援,并开凿兴安灵渠,贯通湘江和漓江,连接珠江和长江两大水系,保证后勤物资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前方,最终把岭南广大地区纳入华夏版图。东汉时期,交趾郡骆将之女徵侧姐妹因不满地方官吏的暴虐,起兵反抗,一举攻下岭南六十五城,直逼岭南重镇邕州。伏波将军马援奉命南征,率大军经湘江过灵渠,沿漓江顺流南下,至梧州溯浔江西行,进入北流江,到达桂门关(又称鬼门关)。他仿效秦始皇,下令开凿运河,连通北流江和南流江,挥师沿海战略要地合浦,稍作休整,又“随山刊道千余里”,经钦州进入交趾,沿途收复被徵氏姐妹占据的郡县,最后一举擒获了徵氏姐妹。凯歌高奏的马援在边境上立了一根巨大的铜柱,以宣扬汉朝天威。此后的两千多年,西江水系为维护国家统一、巩固南疆边防一直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伏波将军马援开凿运河连通北流江和南流江,还把水路从西江延伸到了桂南的大片地区,并直通北部湾入海。西江又是一条点燃革命火种的河流。太平天国起义、百色起义等,都在中国近现代革命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地下党领导和发动的武装起义在西江流域遍地开花,形成燎原之势,配合南下解放大军,迅速解放了广西全境。



  第六,西江是一条生态河流。西江流域面积广阔,沿岸生态良好,物产丰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建设生态广西的重要区域。



  第七,西江是连接两广的纽带。历史上,因同属岭南地区,地理相近,河流相通,习俗相似,来往频繁,联系紧密,因此广东、广西常被并称“两广”。



  本版内容由蒋锦璐、李湘萍、秦雯整理,摄影为秦雯。



  









下一篇4

字体

Tags: 西江文化  


类别: 评论 |  评论(0) |  浏览(154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