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035
用户名:  黄祖松
昵称:  黄祖松

日历

2017 - 5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7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4-05 16:15

文化建设十人谈

文化建设十人谈

论题:广西文化如何通过市场途径对外输出。



主持人:黄祖松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日报编委、综合副刊部主任)

与会嘉宾:

容本镇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民族大学副校长)

李建平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所长)

黄 俭 (接力出版社社长)

李 萍 (广西区文化厅文化产业处处长)

常剑钧 (广西区文化厅艺术创作中心主任)

龙杰锋 (广西区彩调团团长)

黄守新(广西凤凰绿都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印象·刘三姐》原项目董事总经理)

彭 洋 (广西纵横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

主持人:今天(8月11日)广西日报综合副刊部和广西凤凰绿都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在这里举办一个谈话会。谈话的主题是:广西文化产品如何通过市场对外输出。

胡锦涛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大力发展涉外文化产业,积极参与国际文化竞争”。李长春同志也在这个会议上指出: “要支持和鼓励我国文化产品的出口,形成一批对外文化交流的文化品牌,不断扩大我国文化产品的国际文化市场份额,逐步改变文化产品出口严重逆差的局面。”文化产品是文化产业最基本最重要的元素,没有产品、产品不变成精品,或产品不进入市场,进入市场而不能占领市场,就谈不上产业化。对于文化产品的创意、设计、生产、进入市场、占领市场整个过程的了解,就明白了文化产业最根本的问题。正如马克思从研究商品入手,揭示了资本主义规律一样,我们也期待通过文化产品的研究找出文化产业化的一些规律,用以指导发展文化产业。在座的既有理论家,又有各领域的领军人物,还有文化产业的实践者,大家的谈话一定会助于对这个论题的深化。 

彭洋:第一,这次讨论的课题非常大气。当广西文化产业很不成熟之时,而且实际上也没有拿出很多产品的时候,我们提出一个输出的话题,使我就想起黑格尔的一句话,他在分析这种世界民族性格时最欣赏海洋性格,这是他的欧洲中心论,他认为人类有三种性格,一种是山地民族,一种是海洋民族,一种是江河流域民族。我在谈广西民族性格时,基本上也持这个观点。我认为广西不是山地民族那种相对比较封闭的性格,而是那种开拓精神非常大。所以这次的课题具有海派文化的意识,黑格尔的话说,人在大海的无限面前,会感觉到自己的有限,所以大海是最能激励人去从事征服的这样一种理念。文化在国家发展战略上也是很大的力量。美国的一家民营公司在上世纪50年代预测两弹一星报价,然后再把这个成果给美国五角大楼。但五角大楼拒绝了,说你一个民营公司搞什么国家战略研究,怎么提出这么荒唐的预测。结果历史发展证实了他们的预测,五角大楼就回过头来买它的报价。最先给我感觉的是文化产业的革命。文化产业的革命前提跟工业革命是很相似的,也是技术革命已经实现了,比如分析区内文化产业发展的强势、弱势,像出版业是最早进行技术革新的部门,所以它们走得非常快,赶上了这样一个浪潮。而相形之下,包括剧团、刊物,它就缺乏这样的技术问题,它根本没有考虑到文化革命有一个很大的前提就是科技背景,必须用足。你到一个单位看它整个环境,看它电脑数量,看它拥有的手提数量,就可以对它现在活的状态有一个判断。当然像"托福乐"提出的"第三次浪潮"信息革命,提出的社会理想还是一种技术型的社会,按照这种社会发展逻辑,我们认为它应该更合适的是文化产业形态的社会。



主持人:文化产品的表现形态是复杂的,既有物质的又有非物质的,有的可以进入市场,有的则不能,大多数读者对文化产品的范畴还比较陌生。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下文化产品的表现形态和范畴和那些是可以进入市场进行流通的文化产品

李建平:文化产品中的物化形态有:工艺品、文物复制品、书画作品、图书、旅游景观;影音形态:影视剧、DVD、音乐CD; 图书版权形态:影视。 舞台呈现形态: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印象刘三姐等;创意与设计:文化策划、学术讲座、科研合作、舞台艺术创意设计,典型的如梅帅元的“印象”系列等。

容本镇:文化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文化产品的表现形态也是多样的,有物质的,有非物的,有大型的,有小型的,有复杂的,也有简单的。打造和经营文化产品,要让产品以最佳的形态呈现出来,让市场和顾客乐于接受和消费。文化产品的输出应该有两层含义,一是有的产品可以直接进入市场,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如漓江山水实景剧《印象·刘三姐》就是这样的产品,一些商业化的影视剧、舞台剧也属于这一类产品。这类产品如果经营得成功,还可衍生出系列性的附加产品,由此而产生出更大的经济效益。有的文化产品,只是作为一个品牌,一种形象,起一种宣传或市场激活器的作用,其本身不一定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或者直接的经济效益并不很显著。如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作为一个产品,它本身所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是有限的,但作为一个文化品牌,它所蕴藏的价值、发挥的效用是巨大的。一方面,它大大提高了南宁市的国际知名度,塑造了南宁市的良好形象,提升广西文化的知名度。另一方面,随着南宁市知名度的提高,前来观光、旅游、经商、投资的人也大大增加了,由此而带来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也就呈现出了几何级数的增长。从这点来看,民歌艺术节又成了南宁市一个市场激活器。因此,对一个文化产品的认识,对其本身价值的理解和判断,应该站在一定的高度上,以一种宏观的、系统性的思维和眼光来把握。二是输出的形式。产品能走出去,是输出;能吸引国内外的顾客前来消费,也是一种输出。一些固定的产品是不能整体卖到国外去的,美国的迪斯尼乐园,只能到美国去游乐,但不能说它的产品没有输出,动画形象米老鼠和唐老鸭就跑到中国来。从这个意义上说,只要能走出本土,就可算是输出,包括国内的输出和国外的输出。在产品输出国外的机制还不成熟、渠道还不畅通的情况下,重点应放在国内,不要企望一下子就能走向国际。

李建平:广西文化产品输出量的具体数据不详。文化厅抓文化产业很自觉、很到位,有成效。有些演出剧团也在艰难中崛起,还有的单位还在继续寻找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的出路;出版系统的市场运作已经上轨道,输出的产品量较大;影视的产业化步子较慢,没有投入太多精力财力。目前,广西的文化产业还不强,2004年总量约120多亿元,在全国处于中等偏下的位置,在西部处于第4位左右。但有不少亮点。值得重视的是民营和外资等非公经济文化企业在广西发展势头很好,在广西文化产业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在某些行业甚至超过公有企业的比重。广西的文化产品输出不多,例如黄健的论文介绍:2004年,广西的图书进出口和版权贸易情况是,出版社与14个国家和地区的出版社达成版权贸易的图书、音像电子出版物版权共289种,其中输出图书版权17种,从14个国家引进的图书版权达272种。进出口反差很大。表演业还没有完整的形态。目前还是以文化交流形态为主。成功的只有《印象·刘三姐》等几个项目。

李萍:文化产品输出是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解决文化产业领域存在着巨大的外贸逆差的有效途径。文化产品输出对于文化产业发展获得更大的动力和空间,更为持久的效果和更加广泛的影响,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精品、市场、产业这三个关键词,正是文化产品输出不可或缺的三大重要因素和环节,精品是文化产品输出的首要条件,没有精品,就没有文化产品输出的内核,市场则是精品创造的取向和终端,而能使精品可以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并有强大的生命力的,就是以市场为导向的精品产业运作。这三方面构成的文化产品输出和文化产业的关系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

主持人:广西文化产品通过市场对外输出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李萍:目前我区在文化产业输出方面是一个十分严峻和迫在眉睫的事情,尤其在如何把握精品、市场、产业等环节方面存在不足,文化精品生产能力较弱,按市场需求进行产销对路的产品不多,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过低,能够以产业化规模持续占领市场的文化产业精品更少。整个文化产业输出的形态仍处在分散和初放阶段。究其原因,还是在精品的打造、项目包装、营销策划上和产业规模上不能适应国际潮流、没有进入国际规范运作。这些问题阻滞了我区文化产业的文化产品输出的广度和深度,影响了文化产品输出的国际化运作进程速度和效率,阻滞了我区文化产业较好较快地占有市场份额。

彭洋:现在谈文化项目建设,我们比较容易从成功的案例中找经验,然后再从这些经验中找出路,所以非常糟糕。我跟各地的旅游局长、文化局长聊天时他们都说,想像《印象·刘三姐》这样,再搞一个。所以几乎所有的地方旅游产品都非常糟糕,都是走民族风情表演这一条路。

常剑均:舞台艺术品在输出上都面对共同的困难。我们一百个杂技团不如加拿大的一个杂技团,下乡也是低廉的票价。像广西的舞台艺术作品,尤其像戏剧作品如何输出,这是业内人士非常苦恼的问题。彩调团有"刘三姐"的品牌垫底都还有好多烦恼,像广西的四大地方剧种,桂剧、粤剧、彩调、壮剧等就更难。桂林市的《大儒还乡》也演了一百场,包括在区外北京、内蒙古、河南演,都靠那边地方领导凭关系帮安排,很多是政府买单。说我们这些舞台戏剧作品是民族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不解决它如何走市场,我们的职业剧团那么多,我们的从业人员那么多,,会是很大的问题。那年潘琦副书记给了50万搞了一个广西首届彩调剧展,把广西所有的彩调剧团都请到宜州去,3个场地同时开演。也实行市场运作,但卖票到第5天,河池市文化局来找我说票卖不掉怎么办?我说放人进去看。那时票只卖10块钱一张,《刘三姐》卖880块,680块,到宜州10块钱也卖不了。从走市场这条路,舞台戏剧作品在很长的时间内,需要政府帮助。老百姓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不买票看戏,过去看戏无论在哪个地方,红白喜事,都有人掏钱请个戏班子来演几天几场,现在有个电视在那里看,要老百姓掏钱进剧场他又何苦呢?。我们有些作品是不好,有些作品的包装啊、质量啊有待提高,但有了好戏也没能推出去。这往往不是编剧、导演、演员的能力所能及,我们呼吁有眼光的经纪人、公司来帮我们想办法把它推出去。

主持人:文化产业在中国特别是在我区是一个新的课题,政府和企业在文化产业化过程中应充当怎样的角色?

李萍:在文化产业化过程中,政府要转变职能,从“办文化”为转为“指导办文化”和“管理文化”,政府的主要职责将定位在:为文化产品市场竞争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和为文化产业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根据广西的实际情况提出几点构想:

(一)将全区对外文化资源纳入一个整体,形成我区各级各地、各行各业、官方与民间、区内与区外整体联动的工作网络和战略布局,打造文化优秀品牌,发挥全区营销的整体优势,开拓新领域,探索新途径,推动广西文化进入世界文化市场。

(二)建立合理有效的政策服务体系和办事机构,推动出口导向型企业发展和产品生产。研究世界贸易组织的游戏规则,了解西方国家推动文化产品出口的政策措施。建立起符合我区实际的文化产品输出服务体系和政策体系。

(三)在政府宏观调控下,充分发挥市场对于资源的基础性配置作用,实现政府对于市场的高效能引导作用和市场对于资源的基础性配置作用的统一。

(四)促进走出去文化产业发展的体系,为文化产业走出去,搭建一个广阔的市场运作平台。

(五)加强文化市场管理,保护知识产权,努力为文化产业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文化市场环境。

(六)优先发展特色文化产业和优势文化产业。做好优势互补,加强协作,大力开发农村文化产业,促进文化产业全面协调发展。

(七)用现代市场经济手段和现代高新技术手段改造和提升我区文化产业,实现文化产业的升级换代,实现我区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

(八)支持各类企业自营出口,壮大对外贸易市场主体。支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薪技术产品出口,加快机制转变和技术创新,增强核心竞争力。

黄守新:政府已经有了比较强的文化产业意识。并开始做了一些具体工作,但只是开始。我们说动漫是韩国做得最好,是韩国政府给因特纳这个网络网游产业的很多支持,从十几年

前大家都不在意的时候就开始了,所以它成为了今天韩国的一个重要支柱。同样,大家看韩剧,韩国文化在某些地方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肃然起敬。我们觉得文化产业还是需要政府的更加重视,应该在税收上支持文化产业的发展。政府好像有个法令,企业的多少税收支持到文化产业中,就可以减税。一个是从企业的支持方面去寻找突破口;另一个是文化产业、文化企业的税收支持上,看有什么优惠;第三个是鼓励私人和社会团体对文化事业的捐赠。我们不一定是受灾啊、大水啊才去救死扶伤。在国外很多人都很自觉地直接捐赠给文化事业。我们要形成一种风尚,社会对文化产业的关注和支持,将来设立某个基金大家可以捐赠。

黄俭:各行业都需要文化的参与,离开文化生意也不好做。我与广西最大的专业营销商谈到这个问题时,他说房地产商现在是有文化才能赚钱,没有文化还不赚钱。开发商谈文化就是,我这是罗马柱,我这是中国庭院,小桥流水,这是文化吗?这是表象了。真正的文化还不在那里。我去过柳州一个楼盘,叫金色世纪,我就很感动。在那个地方,它的书香门第、状元福地里面就是很多读书亭啊,刻着夫子的几句话啊。而在南宁市就是贴金、贴大理石,那就叫文化还不够,但起码说很多企业在往文化靠。那我们怎样创造个平台给文化人、企业家交流。以后"十人谈"能够谈点企业进来,可能是个方向。这是文化产业的发展一定要有企业的参与,还要从投资上、管理上、从市场开发上来参与。

黄守新:文化产业的发展,企业的参与很重要。现在我们文化产业谈都是文化人谈,如果有上市公司的参与,比如北海银河科技、百货大楼、南铝企业等一起谈,可能更容易谈出点火花。现在文化人说自己好,怎样怎样,但企业没有积极性。像黄社长说到的房地产。现在南宁的房地产商很多,每个房地产商在都谈文化,这是欧陆文化,那是中国文化,大家都往脸上贴金。其实他如果真正愿意支持这样一个文化项目来谈才是真正的好。

黄俭:需要文化界的激情。像龙团编导了很好的戏,往市场上做了很多尝试,真的不错,所以他的剧团相对来说就成功。所以说文化要有文化激情。文化产业也要文化界的积极参与、媒体的大力推广。文化产业要发展要形成这样的一种构成:政府要积极支持,企业的广泛参与,文化界的激情推动,媒体的宣传推广,老百姓大众的认可。广西要后来居上,要下重药、下猛药。

主持人:过去一些文化产品设计生产的价值取向是获奖,当然获奖与市场需求并不矛盾,但获奖的作品也不一定就受市场青睐。因此,今后推出新的文化产品,要有更多的市场考量,不是推出产品再考量市场,是从产品创意开始就有考量市场

李萍:广西这许多年在如何坚持以市场取向、打造文化产业精品并进行精品产业运作方面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精品设计的市场考量不够。要通过艺术手段创造出有内涵、有质量的文化产品,即便是一个文化符号,一种观念,一段风情,或一处资源也必须是能够真实深刻揭示作品所要反映的文化特质、文化性格和文化魅力的。通过对精品的巧妙包装,即运用专业手段加以强化、深入和扩张, 让一种文化符号更为鲜明,让一种观念更独特清晰,让一种风情更富有文化内涵,让一种资源更为丰富深厚。由此引导顾客消费,让观众和消费者在富有民族特征和情趣的基础上享受文化熏陶和审美愉悦,并由此逐步形成文化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审美效益。在这方面,美国的做法可以借鉴,他们在以复制技术为基础的文化产业迅速做大的同时,意识到了“内容为王”这一原创的重要性,美国的好来坞大片,常常通过作品的艺术创作与包装,使影片成为了世界经典文化艺术,用优美的情节故事、美妙旋律和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征服世界。只有将创新意识贯穿在文化精品打造过程中,才能使文化产业精品项目打造和包装成为具有丰厚知识产权的文化产品并获得新的收益。精品不等于生产力,从拥有精品到形成高附加值的文化生产力,需要一个过程。文化产品输出必须产销对路,才能进入和占领世界文化市场,产品才有市场能力、获得消费情趣,否则再好的艺术精品也只能是阳春白雪的孤芳自赏。精品有了市场,才有了传播、推广、再创造的更大空间,也才由此可能及时而迅速获得巨大的市场回报。美国和西方先进国家的文化企业的文化精品占了先机,不仅取得高额利润,而且利用优势占有更多的资源,占有更大市场份额。由此可见,将市场作为文化产品输出的手段,不仅是必要的和可行的,而且可以使它成为一种有效的、先进的、强大的手段,也正是这些手段,推动形成了经济与文化互动的市场趋势和新的市场经济体系。文化产品输出是一个巨大的产业系统,需建立长期完备的产业链和高科技和大工业生产方式,特别是国际化的庞大的流通发行环节及相关后续开发。只有通过知识和高新技术的含量发展为产业效应,才能实现文化产品大规模输出成为可能。我区应审时度势、蓄势后发。适时地做出调整,借助东盟博览会展示机会,重建我区的国际文化形象,将具有5000年文明传统、又经过现代转换的文化广西传播到世界上去。

黄守新:我们做文化产业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考虑市场的需要。我们很多作品,艺术上可能是站得住的,是有吸引力的,但是与大众需求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包括像《玛勒访天边》还不错,但要观众真正的冲动要买票去看就未必。像迪斯尼乐园为什么它老成功?它的选点最重要,看有多少客流量,多少消费,能够支撑,它是以这个为前提的。上海与香港争迪斯尼时,分析香港市场更成熟,香港五百万人口,加上珠江三角洲三千万人口,加上东南亚人口,如果这些人在多少年内来一次,花多少钱在这就够支撑了,所以选点是从市场上考虑。以前我们做项目都是根据地理环境来考虑,所以有些项目就重复了,就很难。如天坑是很好,但可进入性就太难了,这就注定它永远都是一些曲高和寡的爱好者的向往,很难成为一种大众的需求。就地点的选择,有些项目是缺乏市场考量的,投资很多钱进去,却很难回笼这些资金。就像原先《印象·刘三姐》的那个投资计划,需要2亿5千万元,15年也回不了本,哪个投资商会等15年。所以后来定位在六七千万,两年差不多就回本了,这样的东西才比较有市场。商业运作,一个是有价值,一个是项目好,一个是创意好。近期,我还想在南宁做一个项目叫《蓝色西雅图》,在百万庄那地方,投资在一亿多左右,是个综合文化娱乐项目,里面也包括文化孵化,文化基地,邀请文化产业公司共同创业。

常剑军:2002年在柳州市搞了个广西新时期优秀剧目展演,十台戏搞了近半个月,也请了一些演出公司来,我们也想推出去,但确实很难。像《码勒访天边》这样的剧目是人太多,演出一场不容易。

主持人:我们的一些文化产品跟香港的比较,娱乐成分比较少,这是不是对观众缺乏吸引力的一个原因呢?

常剑军:我们也赏试加入娱乐成份,但比较难办到。比如说《哪嗬咿嗬嗨》,在全国拿了23项奖的作品,里边有个对唱说是扭曲了形象,汇演时要把这个砍掉,不砍掉就别来,就不能参加成都戏剧节了。为了参加汇演我们砍掉了,但我们准备了两个版本,到下面演出时就用没有砍掉的。这就是说,我们的戏剧从业人员不是不想娱乐,不会娱乐,不是这样的。像文学小说就不受这样的制约,戏剧就不行。这注定了我们的戏剧作为文化产品,它的出路有极大的困难。除了京剧,它就表演、作仵的东西之外,没有涉及到多少内容,只涉及到美丑、善恶之争,不涉及具体的问题。像我们桂剧团到巴黎去演出,演"打棍出厢"这类的折子戏,没有太具体的内容。一旦有具体的内容作为载体,有具体的人物塑造和一定的定向性就不行,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不能一概而论。

主持人:"新版刘三姐"是有意加入一些娱乐性成分吧?

龙杰锋:对,"刘三姐"正在慢慢的强化这一点。有些报道说我们加入了拉丁舞啊,实际是用了一点时尚的元素,和民族舞技结合起来,现在的年轻人就很喜欢啊。

常剑均:"刘三姐"从它的戏剧来说,精彩的音乐与时尚结合的舞蹈,是它魅力永存的一个重要原因。

主持人:领军人物在艺术门类中特别重要,可以说观众买票就冲着某个人去,比如《云南映像》,没有杨丽萍,要人卖票去看恐怕不容易。《刘三姐》要培养领军人物。定了角色就不要变来变去,这样形象得不到强化。

常剑均:戏剧的剧种老的老,代表人物也没有。剧种应该有代表人物,群众买票就是冲这个代表人物,我们四大剧种几乎都没代表人物。

龙杰锋:我们在名演员培养方面做得不够。

黄守新:另外一个造文化航母。包括接力出版社应该成为亿元几亿元的产业来做文化产业的航母,太小了顶不住。像黄社长讲的,一套好书一千多万册,它的系列产品还可以开发。所以我们的发展战略应该是走出去、树品牌、造航母。一定要不惜血本,重点支持,打造几个航空母舰,广西的航空母舰,这样才能够长期的发展。

主持人: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尤其是文化产业的市场化运作经验,在全国都是具有开拓性和领先性的,黄守新总经理是《印象·刘三姐》原项目董事总经理,参与了项目运作最艰难的过程。请黄总经理谈谈这个项目动作的过程和体会

黄守信:我们做这个"刘三姐"时,第一个找的是接力社,但被一个"软钉子"踢出来,可能是那时还没有准备好。后来我们找的是"刘三姐香烟",当时他们也没有接,现在他们很后悔没有做。最后我们才找到宜州的"广维"(广西维纶厂)。

就《印象·刘三姐》这个操作事例,我来谈谈文化产业精品市场的产业分析。2001年我接《印象·刘三姐》的时候,梅帅元那时把它叫作"刘三姐歌圩",一个歌剧产品,从1998年开始做,做了3年没有做下来,问我有什么办法吗?我们有了一次交谈后,我就从几个方面入手:第一,原来的"刘三姐歌圩"的投资是2亿5千万。我跟他说,没有一个企业拿2亿5千万去投资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所以我把它七砍八砍后,变成一个6千多万的投资,缩了四分之三,使它变成了一个可操作性的项目。我跟梅帅元说,这是我的"第一板斧"把它砍掉,从一个理想的项目变成一个可操作的项目。从一个文化概念变成一个产品。

第二,往精品方面走。把世界上最好的山水--漓江山水,最有传奇色彩的神话、传说--"刘三姐",再加上张艺谋这样一个国际品牌,强强联合,形成这样一个组合,组合起来。梅帅元跟张艺谋的合同直到2002年才签下来,据说这是张艺谋到目前为止惟一一个作为股东参与的项目,也是目前为止张艺谋惟一一个有提成的项目,这下把他捆进来30年。第三,在阳朔把《印象·刘三姐》做成产业。首先跟政府谈土地。原来他们说是免费给我们拨用地,但我们坚持要征用地。这个谈得很艰苦,后来是以4万多一亩谈下来的,号称是漓江边上惟一一个有人气的岛。那里原来是个污水排泄厂,阳朔的污水排出口。我们给政府的说法是,我们去自治区环保局说服他们支持你们改造这个污水排出,然后你们把地给我们。事实证明这块地就是后来《印象·刘三姐》真正的资产所在。现在这块地评估是六七十万元一亩,增加了十几倍。后来向银行借三千万就是靠这块地。这块地当时评估是五千万。从事文化产业,一开始就要用文化产业的概念区考虑,项目才能够成立。

其次就是所谓的"渔民问题"。我跟梅帅元讨论了很久用不用渔民,然后注册了一个"刘三姐学校",用学生实习来做,成本就大大降低了。大家只是关注《印象·刘三姐》的票房,真正赚钱的是阳朔东街的房地产开发。后来搞出来的好几万平方米的房地产,现在有几个酒店在那里,将来的价值在涨。《印象·刘三姐》那地衍生出的三个酒店锦龙、阳朔东街二期、苏童山,如果懂经营将来是个数亿元甚至更大的产业。这是一个产业化的过程。曾经深圳的"锦绣中华"提出用七千万来收购,那时还没有做完,我是总经理,经过谈没有转让,这已经成为一个事了。

《印象·刘三姐》是一个根据市场来开发,又是一个以精品来打造,产业系列化发展的项目。从这一点我感觉到广西的文化产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空间。文化产业发展的一个最重要的概念是,现在我们说文化广西,其实应该上升到重塑广西形象这样的一个高度。因为作为广西人,无论是在国内也好,在国外也好,广西给人的感觉是蛮荒之地,没有引起足够的尊重。上世纪80年代,我在美国留学10时,能说我是广东人就说是广东人。我们应该把文化产业上升到重塑广西形象,要振奋广西民族精神这个高度上来。我觉得从这里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主持人:舞台剧《刘三姐》是广西的一个著名的文化品牌,经典电影《刘三姐》是在这一基础拍摄的。去年广西彩调团推出了新版舞台剧《刘三姐》,并在其中加入了许多新的元素,更适应现代观从欣赏了。请龙杰锋团长、导演谈谈今后怎样通过市场把这台戏推上全国全世界

龙杰锋:先从"刘三姐艺术产业"的角度来谈谈我们戏剧这块怎么走产业。

第一是怎么把一个经典的艺术作品转化为一个艺术产品推出去,这个很关键。我们有很多的精品,但真正能作为产品推出去的我们首选了"刘三姐"。为什么?我们有以下几点理由:一是,"刘三姐"是一个巨大的品牌,它的原始雏型是我们创造的(我们团是首演团),是我们剧团和广西各族人民共同把它这个丰碑立起来了。现在,人们在这个品牌上做了很多文章,我们原创剧团怎样利用这个文化品牌去打开我们的思路和打开我们产品的销路?我们对此做了些思考。首先,它确实是个巨大的文化品牌和经典。希腊国家剧院的艺术总监说了这么一句话:"什么是经典作品?第一就是不断有人翻演,第二是不断有人观看。""刘三姐"恰恰在这一点上很符合这种感觉的。我粗略算了一下,"刘三姐"自从1960年诞生以来,18次翻演,98次排演。小的不算,稍微比较大动作的有18次翻演,不断地有人看,而且不断地造成一些小小的辉煌,除了1960年的大辉煌之外,都不停地有波浪在往前滚动。其次,"刘三姐"经历了很多风浪。比如说,文化大革命时期,对"刘三姐"那铺天盖地地批判不用说了。到了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时候,在广西文化界掀起了一次带有很大批判色彩的探讨。但是"刘三姐"都走过来了。所以我们说"刘三姐"在戏剧领域这一块里面,确确实实是一个不可推倒的丰碑。它推不倒,而且大家利用"刘三姐"来做了很多的事,《印象·刘三姐》、《梦幻刘三姐》、歌剧刘三姐、舞剧刘三姐、电影刘三姐、电视剧三姐,还有交响乐刘三姐、小提琴刘三姐,以及各式各样的刘三姐。它们看起来像是对我们冲击很大,但实际上是为"刘三姐"这个品牌做了极大的积淀。要走上市场,"刘三姐"必须跟上时代。要把一个艺术作品变成一个能进入市场的艺术产品,要适应当今观众的审美需求,必须让当今观众接受它。我们曾经跟黄守新老总联系,想做大型歌剧刘三姐推到国外去,可惜没做成。我们当时非常艰难,谁也不理睬它,因为大家看不到前景,没有大投资。我们找了些企业,像 “刘三姐集团”(烟草的),没做成;找了宜州市人民政府,宜州号称刘三姐的故乡,树刘三姐品牌,我们跟他们联系,但都没有结果。最后我们团自己集资做,头股集资每人1000块,集到35万元,做了一个《2004年版刘三姐》。出来后,按我们现在的观念,有走市场的因素在里面,如我们找了一个很漂亮的主题,叫做"为自由而歌唱,为尊严而抗争",跟世界目前这种人文感觉挂钩。在艺术形式上,把剧目浓缩到1小时45分钟,加上15分钟休息就是2个小时;又对整个戏的结构进行调整,节奏明快清晰,把某些色彩淡化,人性色彩增加。把"刘三姐"形象定位在“爱唱山歌、聪明伶俐、美丽善良、善解人意这么一个农村小女子上面”。我们寻找一个什么感觉?就是从一泓小小的泉水慢慢变成大江大河一泻千里。"山歌好比春江水",它冲到哪就滋润到哪。在服装、舞美、灯光上,利用现代科技依靠做得更出彩,后又形成《2005年版刘三姐》。全国有十几家公司和演出机构来跟我们协商合作,我们选中了现在合作的北京一家公司进行合作,签了两年的演出合同,由他们负责代理我们剧目国内外的营销。40年前,"刘三姐"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从广西出发,从北京起步,走向全国,历时两年,演满五百多场,"五进中南海,四进怀仁堂",火得厉害。40年之后,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新版刘三姐"又从广西出发,北京起步,走向世界。现在我们正在按照这么一条思路和感觉在实施。

关于《刘三姐》走市场,还有一些构想,比如说"刘三姐"作为旅游点的定点演出。上次我又一次看了《印象·刘三姐》,得出一个感觉是:一个巨大的品牌,它跟自然山水,与原来的人文状态是有很直接的联系。全国有很多这样的具体旅游景点的演出,如果用 "新版刘三姐"在那演出,我觉得可能也会出彩,也会有这样的效果。我想做一个旅游景点演出的"刘三姐"版本,叫《旅游版刘三姐》。正在寻找合适的地方,是在北京做?还是在其他地方做?。在广西境内可以做流动的而不是固定的,即流动型、运动型的模式,如"刘三姐千里回娘家"。我们广西人对"刘三姐"都没有看够,"新版刘三姐"下面都看不到。我们收到很多信件说,"刘三姐"是我们的女儿,娘家人都看不到"刘三姐",你们先在外面演了。我们现在也做了一个方案,怎么把布景稍微浓缩,形成另外一个版本,实施"刘三姐千里回娘家"这个计划,下到下面各地各县演出。实施这个计划,开始需要政府引导,然后才能后商业运作。

还有,"刘三姐"必须真正走向世界,要与世界目前一种最合适的样式接轨,那就是音乐剧。音乐剧这个产业在世界上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到北京人民会堂去看《巴黎圣母院》音乐剧,1800块一张票大概是相当于南宁剧场最后一排,最便宜的500块一张。人民会堂是三层观众,一万多人次。就算一万人,平均800块一张票,一场就是800万人民币。它在人民会堂演了6场,4800万人民币一裹就走了。说实在,它如果不借助《巴黎圣母院》的文学成就和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单从音乐剧、戏剧角度看,我不敢说它是最好的,起码它没有超过我的艺术想像。这样的作品为什么能到中国来赚那么多钱?所以我们应该走出去。如果说要走出去赚钱,那最好的项目就是"刘三姐"。我们接触了好几个负责西欧演出的经纪人,有个经纪人在北京看了"新版刘三姐"后握着我的手说,"刘三姐"就是一个典型的音乐剧,你们干嘛不叫音乐剧,叫歌舞剧?歌舞剧你们根本不符合标准。你们能唱美声吗?通俗你们也不行。在国外是不承认我们的民俗唱法的,只承认美声、通俗、原生态。而我们的民俗唱法在青歌赛上很厉害,金铁霖的那种文化现象,扼杀了很多其他的各式优秀的唱法。湖南电视台就不走金铁霖的路子,才旦卓玛在所有民俗唱法中也是很另类的,恰恰我们现在已经没有这种特色了。你们这个彩调剧演员载歌载舞是很有特色,你们歌仙刘三姐就是载歌载舞的形象。音乐制作又是这么漂亮,音乐是歌舞剧的灵魂,音乐做得好不好决定这个戏有没有前景。"刘三姐"这个戏要想办法好好打造一下,推到国外去,确实是可以赚钱的,甚至可以到“百老汇”去演。

文化要产业化,文化跟物质的结合。我有个构想,就是在南宁的河边找一块地,做一个"刘三姐"巨型雕像。由于有了这个神像,它的巨大的人文价值就落实到这个雕塑上。到南宁来就必须去看它,可以通过电梯上去,在发稍鸟瞰南宁市全景,可以在肩膀上、飘带上行走,可以在它的眼球里欣赏风景,这都是非常有意思的。下面还可以有城堡式的群体建筑,有宾馆,有游乐场,有刘三姐的培训中心,有刘三姐小剧场等等。到桂林看《印象·刘三姐》,到云南看《云南印象》,在三亚还有一个108米高的佛像,飞机飞过都要绕三圈。,到南宁就要看刘三姐雕像。广西要确立自己的文化符号、艺术特点,并通过各种形式强化它。如内蒙那个抖肩膀,新疆动脖子,朝鲜族那个手一斜,就抓住了它们的文化形态和具体的艺术形态特征。广西就拿"刘三姐"来做,"刘三姐"的音乐就已经够经典了,广西为什么不能把最好的东西放在"刘三姐"里面把它推出去呢?这就是巨大的产业,从艺术作品到艺术产品。人家一个文化基—一个弓脚变成勾脚因可以创作出"丝路花雨"一台戏,我们有这么好的基因为什么没有去发展呢?

主持人:广西目前具备哪些具有市场潜力的文化产品?还有什么文化资源可打造有市场前景的文化产品?

李萍:自治区文化厅以独有的资源优势和市场优势为导向,积极引导和扶持了具有市场发展空间、示范带动作用的《印象·刘三姐》、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桂林愚自乐园、桂林乐满地度假世界、贺州黄姚古镇、桂林戏剧主题公园等一批重大文化产业精品项目。重点策划了“首府第一村”、“走进花山”、“梦幻东南亚”、“老南宁”、“中国孩子”、“百里柳江百里舞台”、“百色起义”等一批重点文化产业精品项目。继续开发了靖西旧州绣球、五通农民三皮画、阳朔福利画扇为代表的“一地一品”特色文化产业精品项目。充分利用广西绚丽多姿的民族文化优势,发掘精华,突出特色,着力构建山水、民歌、边疆风情等广西特色文化品牌。打造出了以《印象·刘三姐》为代表的刘三姐文化品牌,以《八桂大歌》为代表广西民族歌舞品牌,以桂林山水、北海银摊、乐业天坑为代表景点的文化旅游品牌,以靖西绣球、阳朔画扇、临桂三皮画、北海贝雕等“一地一品”为代表的民间工艺品牌产品,已经远销到了美、英、日、加、新、澳、韩、南非、马来西亚等诸多国家,在国际市场上占领了一定的份额,成为了广西文化产品输出和文化产业发展在国际市场的核心竞争力。

李建平:广西具有潜力的对外输出文化产品有旅游、出版、影视、表演、工艺品等。广西可输出的国内重点地区和国外重点国家依各行业的不同而不同:出版对欧美和东盟国家;影视对东南亚国家;表演对欧美、东盟国家和港澳地区。广西文化产品输出可资利用的平台

1.“中国-东盟博览会”是最主要的平台。要很好利用这一国际平台载体,一是借此推动文化产业品牌的拓展和提升;二是可以建立文化产业合作项目;三是实现市场资源的整体战略对接,扩大广西文化产品在国际市场的占有率。

黄守新:发展文化产业的重要性是利用好广西的民族文化的优势,还有地域文化的优势。我之前谈过,我们广西夹在中间,东边有广东,商业文化非常发达;北边有湖南,传媒文化非常发达;西边有云南,民族文化非常发达;广西南边越南是个异域文化很强的地方。广西怎样定位自己呢?在这样一个区域,现在我们说是东南亚最便捷的交通中心、国际大都市,怎么去树立我们的形象?所以文化产业发展可以重新定位我们的区域,包括南宁。我们老说南宁是国际都市,但南宁的文化感觉还是不够的。文化产业的发展对树立作为区域国际中心来说是很重要。因为很多朋友从外地来,都说南宁市已经不是南方小城了,它都市的这种氛围、概念、构架、框架已经出来了,但是都市的灵魂,实际是文化还没有真正形成。这就需要我们去开发。文化产业在我们广西的发展是非常非常的重要。一个是重塑广西形象的需要,第二个是充分利用广西地域优势、民族文化优势,再就是打造国际区域中心的需要。

容本镇:著名作家张贤亮担任宁夏文联主席的时候,曾自嘲说,他可能是全国惟一没有小车坐的地厅级领导。但自创立华夏西部影视城后,张贤亮却进入了中国最富有的作家行列。他作为一个文化产品经营者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敏锐地看到了荒漠中两个废弃古城堡所潜藏着的巨大的文化价值和市场价值。海内外媒体都报道说他是靠“出卖荒凉”来赚钱的,但他并不认同这种看法。他在一本介绍华夏西部影视城的书中说:“‘荒凉’并不是我们的‘卖点’,荒凉中蕴含的文化、影视艺术和观众喜爱的明星足迹才是我们的‘卖点’。华夏西部影视城公司善于挖掘、创造、积累文化资源和艺术资源,并将这些资源立竿见影地转化为旅游资源。”他亲自撰写的一副对联,画龙点睛地概括了他成功的奥秘:“两座废墟经艺术加工变瑰宝,一片荒凉有文化装点成奇观。”

张贤亮的成功,给我们提供了很深刻的启示。广西有很深厚的历史积淀和丰富的文化资源,却没能很好地挖掘、整理、加工成品牌式的文化产品,更没有找到适应市场需要的“卖点”。举几个例子: 一个是民族文化。广西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各地的民族历史文化十分丰富多彩,也极具特色。但我们展示出来的,往往只是一些很表层的东西,如服饰、歌舞和生活习俗之类,而对一个民族的族源、历史演变、思维方式、生存智慧、民族性格等,都没能全面深入地体现出来,因而让人觉得,这个民族除了那些与众不同的风俗习惯之外,再也没有更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了。或者说,这个民族的文化,是一种轻飘飘的文化,缺乏一种悠远的历史感和厚重感。奇风异俗虽然也可以成 为“卖点”,但只能短暂地满足一下人们的好奇心。真正能够不断地吸引不同地域、不同阶层的人前来考察、了解这个民族的,应该是这个民族内在的特质。当然,要作为一种文化产品推出去,还需进行巧妙的“包装”。第二是战争文化。广西是祖国的边疆地区,历史上曾发生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争,有抗御外敌入侵的,也有反对分裂的,有官逼民反的,也有各种不同势力之间互相攻伐兼并的,形成了广西独特的战争历史与文化。历史上每一场重大的战争,都是一部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每一个杰出的民族英雄,都激励着后人强烈的爱国热情。历史留给我们那么多战争的遗址、故事和人物,但我们挖掘、梳理得非常不够,对民族英雄的宣传也非常不够,更别说把这些珍贵的历史遗产打造成文化产品了。比如广西各地有很多伏波庙,但伏波庙是怎么来的,伏波将军马援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对历史有些什么贡献,对后世产生过什么样的影响等等,一般的老百姓是不清楚的,就是那些守庙的人,也往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有的地方喜欢花钱去堆一些不伦不类的佛像,却不懂得去好好保护、开发和利用那些已经存在了千百年的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第三是流官文化。古代的广西因远离中原,又有五岭山脉横亘阻隔,交通闭塞,蛮荒落后,因此被称为南蛮之地,瘴疠之乡。像塞北和西域一样,历代封建王朝都把广西当成遭贬官员的流放之地。这对于遭贬官员来说,是一种惩罚,而对于广西来说,这些流官却带来了中原的先进文化。流放到广西的官员或在流放途中在广西境内短暂居位的官员,很多都是文人雅士,如颜延之、柳宗元、张九龄、苏东坡、黄庭坚、秦观、范成大等等,都曾给广西留下了深远的影响。现在很多地方都留存有这些文人的遗迹,但往往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和利用。有的地方虽然也把一些文人遗址当成了旅游景点,但宣传材料的介绍非常简略,既不全面,也不具体,更说不上生动,甚至连必要的历史背景和人物生平都没有介绍。因此,人们对这样的遗址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样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第四是土司文化。广西的土司制度源远流长,从唐代开始设立羁縻州,到清末民初完成改土归流,历经一千多年的历史。土司制度是古代广西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政治制度,是封建王朝“以夷制夷”、维护国家统一所推行的政策和统治方略。现在有的地方还保留着完整的土司衙门。把土司文化整理、包装成文化产品,突出它的历史性、知识性和神秘性,应该也是很有特色和“卖点”的。以上提到的几个例子,只是广西丰富多彩的文化资源的一小部分。我希望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能够充分认识到历史文化资源的重要价值,认真做好开发利用工作,不要认为这些东西让那些专家学者去研究就够了。从事文化产品开发和经营的公司,也应该去关注这些资源,利用好这些资源。经营者要有敏锐的眼光和创新意识,要有较高的鉴赏能力和丰富的想象力,否则,守着金山银山也会挨饿受穷

黄守新:广西对外输出产品比较成功的是工艺品。不要小看了这此小东西,我在美国见到很多芒竹编的、蜡染的的工艺品。特产的东西都是带有民族特色的,但我们没有总结、发挥、深化、系统化。

主持人:博白的芒竹编工艺品每年销欧美可赚几千万。

黄守新:广西出口几个亿都是工艺美术品,但我们没有好好地把它们编列、发挥、整理,予于艺术指导,让它们上层次。如果能够列入文化产业这个系列予于指导,会有大的发展。还有刚才提到的刘三姐、山水文化、花山文化,都是品牌。现有的品牌,好的品牌,像刘三姐,就要花大钱到欧洲歌剧院去唱,就是把现有的品牌做好。有的地方有品牌不做,倒是热衷于开发不懂的东西,那当然不错,但那要花很多力气。广西一下子出来太多东西,黑衣壮没唱完,十三天琴又出来了,目不暇接。但我觉得还是抓住现有的精品、品牌打出去,容易出成果。如果从发展战略来说,一个是要走出去。距离产生美。自己天天见的东西感觉不怎么好,但如果走到欧洲,走到美国,在百老汇演了一场,哪怕是不惜血本演一两场再回来,那就有市场了。也就是说,外国国家认证后,回过来又走出去。(话外音:墙外开花墙外香后墙内才香。)政府每年支持一部剧走出去,会有好的回报。

主持人:文化产品是智慧型的产品,卖文化产品实质上是卖智慧,创意的新颖和适合受众的需求是第一位的,模仿重复生产,很难打开市场。广西在创意产品生产方面能做些什么?

黄俭:我提议构建广西文化创意产业联盟,提升广西文化产品输出竞争力。

一、构建广西文化创意产业联盟的理由:以技术和创新为特征的新经济模式的出现,使广西文化产品输出遇到了挑战,文化的营利模式处在技术变化的前夜,我认为《印象·刘三姐》体现了传统文化产业在经营模式上达到了较高的一个极致。而从我们出版业来讲,我们考虑的是,随着网络新传媒的影响在发生巨大变化,,文化的营利模式也在发生变化。比如网络歌曲《老婆老婆我爱你》投入23万,而每年下载费就稳85万。在网络发展的情况下,如何面对新挑战,提高文化产品的竞争力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对广西而言,构建广西文化创意产业联盟可能是一个方向。通过构建广西文化创意产业联盟,可通过整合诸多文化资源,以创意产业为核心发端,推出具有竞争力的广西文化产品。

1.传统文化下的产品来与文化创意产业下的产品之分在于后者更强调创新,创造性和产品的独特性,更适合于以网络数码技术为重要传播手段的文化市场。文化创意产业与传统产业不同在于它的创新性和独特性,强调知识的价值。

2.文化创意产业在中国经济发达地区正在兴起之中。从客观而言,文化创意产业在北方部分区域已经有了一些发展,北京最近投入5个亿来扶持创意产业,北京海淀动漫产业基地、计算机城都成立了文化创意产业大会,来集合相关的文化创意产业。

3.广西文化资源具有独特价值。

4.广西拥有若干优势文化品牌,如刘三姐等。

5.广西的文化产业理念有一定的先进性,从影视、《印象刘三姐》的成功可以反映出。

以房地产为代表的高利润行业也在逐步意识到文化产业的发展,也在有计划有目的地将资本融入到文化产业中,在资本运作上遇到了一个新的拐点

6.广西拥有具有文化创造力的人才。

二、构建广西文化创意产业联盟的设想:构建广西文化创意产业联盟不是一个政府行为,产业联盟是以市场为纽带,以交流、合作为模式,以共同的创意理念为基础的相关企业的合作体,具有一种互动平台的功能。

1.组织上:不以资本为纽带,经济关联则依据自愿合作的原则展开,但通过大会章程对联合互动有一定的约束性。

2.活动模式上:通过大会、论坛、展览、交流会实现市场信息和产业经营的互动,通过信息的互通,强调自愿的方向,通过项目交流、探讨等方式寻找合作方式和途径,实现项目效益化。效益模式也集中在资源、资金和人才上,以各种不同模式来组合来实现赢利的方向。

3.目标上:通过组织上和活动模式上的一系列措施,使广西文化创意的企业参与者构成一种相对密集型的关系,并不断产生优秀的创意产品。

三、构建广西文化创意产业联盟的目的和意义:提升广西文化产业的竞争实力,应对各种市场挑战,增加产品的竞争度,使文化广西的建设具有更强的创造力和无限前景。

1.通过这一模式,集合广西创意企业的相对优势资源,做大文化产业。广西的文化精品不少,但各自为战,如果通过这样一种联盟,有共同的价值观,可以资源互补,来组合相对的资源优势,以市场为前提,往一些大方向去做,可能回产生一些更有实力的文化产业和产品。

2.通过倡导创意产业,使广西文化产品适应新技术、新经济、更现代的市场挑战。(接力出版社今年花费40万送一人到美国学习互联网络出版)随着网络的发展,对音乐、影视等文化产品有一定影响。

3.通过创意产业化的道路,可以构成广西文化产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4.通过创意产业化的道路,也是国家现阶段主导的知识创新经济的发展战略方向调整一致的。

彭 洋:接力出版社提出一个联盟的概念,这个联盟的概念很重要。现在一些文化产业发展比较好,或者说各种竞争化较强的地方,实际上它们都有像"创意园"之类的。文化产品讲到输出,而我的公司就是搞策划输出的,实际上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输出。每次谈到广西发展或者文化战略时,我都发现它有一个弱项,弱在哪里呢?它的研究成果基本处于大学研究的学者,还有国家的一些政府部门,如社科院等。这些成果局限在基础的研究比较多,基本的概念比较多,缺乏尖端的思想。前年我们提出一个"文化高速公路工程",去年开始想提出一个理论:不是一般地发展文化产业而是面临世界性的一种背景,一个可能是"托福乐" "第三次浪潮"里的最后一波"文化浪潮",也可能是跟"第三次浪潮"平行的"第四次浪潮"。提出这样一个更高的理论,是因为像刚才提出文化产业竞争力可持续发展的话题,如果我们不在文化策略、文化思想上占有,或者重视这些方块的一些突破,那我们的弱势就根本无法改变。因为我们搞文化产业,广西最大的问题是大部分是资源型的文化产业,它缺乏的是工业形态,它不是工业形态的产品。这也是对文化产业的基础不能调节,所以我们比较强调文化产业中的服务业,服务业的市场最多的是周边。你看旅游,旅游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周边市场,能有国内和海外市场的实际上并不多,太少了。这就是对我们产业的核心的一些产品的形态认识不足,这种认识不足的前提是在思想上根本没有理解,比如说工业革命或后工业革命时代或者工业革命可能对我们今天的一些产业形态,特别是文化这一块的影响,包括它把握的要点,是我们一个很大的缺项。文化产业确实有个战略前提,这个前提包括很多基础研究,包括思想建筑。这一块准备应该充分,在我们做的很多事情里,有的以为是文化产业,实际上是文化产业里的一般产业,有的是文化产业的相关产业,它根本不是文化产业的核心产业。当不是核心产业时,你怎么能想像它是一种出产品,能有区外输出甚至国外输出呢?另外一个,是对我们现在产业形态的一种理解。为什么说我们很多产品一讲输出,如品牌输出、模式输出或者思想输出等等,很多层次,那最高的层次比如模式啊、品牌啊类似的概念,但实际上在基础的产品形态的处理上有很多失误。

这些年来,大概是因为主持完成了数十个大型文化项目和旅游项目策划和规划,我一直被看成是输出策划和创意的人。但现在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是输出思想,输出对时空和历史有最大跨度的形而上的思想成果。我们的两个研究院“南宁国际民歌艺术研究院”和“天式文化产业规划设计研究院”近年来在为一些城市做文化发展总体规划时,不可避免的总要接触到一些有一定深度的文化思想课题。思想就是力量,是最本质同时也是最深厚的文化力,没有文化思想就没有宏观的文化发展战略,文化思想不发达,文化事业和产业就不可能可持续。

作为文化输出,要有一种输出的全概念:最大量的当然是产品,但这只是基本的,我们还应输出品牌、输出模式、输出概念,如果有可能,输出思想,关于这一点,有点异想天开,但又是实话,是希望性的实话,同时又是社会发展的实际之实需。之所以由策划深入到文化思想的领域,的确是基于一种忧虑,那就是:目前文化业内较普遍的对广西文化产业形态的认识缺乏理论依据、对文化产业的工业形态概念的淡薄;广西的文化产业,大多停留在资源型的文化产业中的一般产业和“服务型产品” ,大多还是传统产品,传统生产方式下的传统手工艺产品;广西缺乏科技技术型的文化产品生产线;我们的核心型的文化产业并不发达。这就是广西文化输出最大的难点所在。前几天跟柳州市一些领导谈文化产业怎么发展。我说柳州市文化产业应该发展技术型的文化产业,把工业城的可用性直接运用到文化产业的一些设计上,不要再走资源型。当然还有一条线就是作为桂东民俗风情的这一块,可以做一些类似展演的。柳州作为一个工业城核心是技术。这个话题很适用于广西现在的我们作为文化人的思考,我们太缺乏这类东西。我们拿什么去出口?我看了去年我们跟东盟国家贸易的数据,除了老挝之外都是逆差,贸易总额是逆差,更不用说文化产品。美国、德国、日本等它们的工业发展最成熟时,马上进入后工业时代,在后工业时代很多产品在国际上有很强的竞争力,但像德国很快就调整策略就不搞了。包括日本也很快退出一些工业产品市场。我在柳州还质疑他们工业城的一些定位。尽管我们在走其他一些路子,好像某些工业产品有市场,但想过十年之后还有市场吗?当生态技术出现之后,整个工业的很多东西马上被淘汰,很多产品就没有退路。

主持人:文化产业的市场运作大部分人都感到陌生,不熟悉的甚至是未知的知识很多,因此专业人才显得特别重要,根据广西的实际情况,目前广西文化产业发展需要培养一些什么样的人才?

李萍:目前我们营销策划人才奇缺,从外面引进,借脑借力借智慧是一种作法,同时我们认为开发本土的高精尖人才也是重要手段。今年7月我们做了一个尝试,组织了一个近40人的营销策划人才高级研修班出去,去香港、澳门、深圳、珠海考察,对他们怎么样从专业化国际化的角度进行精品、品牌的包装进行了全方位的考察,如香港的迪斯尼、澳门的历史文化街区、珠海文化产业孵化器——文化园区的打造等,收益很大。我们在香港也进行了广西25个文化精品的推介,效果很好。因此我们感到,精品、市场和产业都非常重要,尤其在文化厅的战略措施或者说产业发展思路上,今后更多要从政府中拿出一些前期资金,请策划包装公司对我们的文化产业项目进行策划包装营销,再结合与项目有关的区内外的人力资源,在此层面上进行文化产品的深度开发和包装,在此基础上,再推出项目,吸引投资者。

容本镇:一些地方和部门,对本土人才重视不够,没能充分发挥出本土人才的智慧和才干,总觉得“本地姜不辣”,而“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因此无论是策划、管理或经营,都不太信任本土人才,不放手让他们去施展拳脚。这实在是一种误区。有一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在南宁举办首届中国-东盟博览会时,从北京等地请来了很多翻译,他们的水平是不容置疑的,但由于对东盟相关国家和广西的一些情况不太了解,特别是对广西人说话的口音不太习惯,因此在现场翻译过程中遇到了不少障碍。倒是广西的本土翻译人员表现出色,一些人还由助译变成了主译,是外地人主动让出主译位置的。组委会了解到这种情况后,举办第二届博览会时,大部分重要的翻译工作都安排本土人才来承担了。连续两届博览会,广西民族大学都派出了大批外语教师和学生担任联络官、翻译和志愿者,因此我对这些情况比较了解。当然,作为文化产品的开发与经营者,本土人才也往往存在一些不足,如视野不够开阔,对市场信息和发展趋势的把握不够及时和准确,“身在此山中”的局限,容易影响到对当地资源的特色和价值认识与判断等等。克服这些不足的途径,是切实加强学习,不断更新和充实自己的知识结构,不断提高自己的学识修养,注意拓宽自己的视野,保持对新事物新动态的敏感性,特别是要注意捕捉和把握市场信息和发展趋势;要善于借助外脑,可请一些专家或外地的同行参与策划和研究,提供参考意见和建议,以弥补自己的不足。当然,要想在文化产品的开发经营上取得成功,最重要的是经营者的胆识、眼光、胸襟、开拓创新能力和经营管理能力。

黄守新:要尽快地建立一个人才培养和孵化机制。我现在在设想做一个文化产业的"孵化器",让很多年轻人在专业里成长,成为文化产业的中坚人才。在有可能的情况下设立基金,用以培养人才和创业。可从几个方面建立社会的文化基金,比如说接力社要交500万的税,可以将200万、300万注入那个基金,相当于交了税。以前我记得政府是有这样的文件,国家鼓励文化发展的一个文件,社会基金、文化基金、风险基金等。

李建平.广西文化产业的民间力量非常强,我们许多成绩都是民营企业做出来的,比如《印象·刘三姐》,政府主要是推动引导,其运作成功主要是民营。愚自乐园是台资的,也体现了这点。在文化产业这块,我们的民营资本投入是比较积极的,如民营影视公司从前年的30多家增加到今年的50多家。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2) |  浏览(449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2 条评论
童心 2011-04-02 09:10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无形(未登录用户) 2008-08-08 18:11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文化小圈的悲哀(未登录用户) 2008-08-08 15:40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无形(未登录用户) 2008-07-23 17:0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与人为善(未登录用户) 2008-07-10 12:0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德先生(未登录用户) 2008-05-08 20:30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热浪(未登录用户) 2007-04-17 19:27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liuxinhe(未登录用户) 2007-04-16 10:41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多嘴(未登录用户) 2007-04-15 22:16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明智(未登录用户) 2007-04-15 02:51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苏浪尖(未登录用户) 2007-04-12 19:53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李南蛮(未登录用户) 2007-04-11 15:28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