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035
用户名:  黄祖松
昵称:  黄祖松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09-24 11:44

不必太在乎自己

不必太在乎自己

传统的主流价值认为,作为一个人,要自尊、自重、自励,而“不必太在乎自己”,是不是与这种价值矛盾呢?

是的。儒家学说要求一个有作为的人,要积极“入世”,有抱负,有史命感、责任感,追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位处庙堂,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的远大目标,抱负“大济苍生”、“兼天下”的崇高理想。但是,这里说的“不要太在乎自己”,不是要人不把自己当回事,不是否定人进取、抱负和担当的价值,只是这种追求不要“太过”,因为,太过事情就可能会变味。例如:一个人如果有进取心、使命感和担当精神,不错。但是,如果“成功必须在我”,看不得别人的成功或不准别人成功,就“太过”;追取功名利禄,不错。但不择手段,铢锱必较,吃相难看,就“太过”;对自己的成功感到荣光,不错。但沽名钓誉,就“太过”;主动做事不错,但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越位做事,就“太过”;“喜功厌过”人之常情,但推过揽功,就“太过”;“进”自然得意,但“退”就痛苦,就“太过”;

在不在乎自己,似乎是属于个人选择范畴的事,对于社会,难道算是一种过错吗?当然,是否属于过错还值得商榷。但是,要拥有一个美妙的人生,太在乎自己或会适得其反。

俗话说,过犹不及,做事做过了头就跟达不到目标一样。例如,成功怎么只能由一个人实现呢?!天下的事天下人做,成功不必在我,应对每个人的成功都有一颗祝福的心。其实,一个人的成功很难办到,孔子说得清楚:“已欲立而先立人,已欲达而先达人”,不需要别人合作的成功从来没有;一个人成功的路不会平坦,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成功、失败、得得失失相随一生,若只有 “成功”和“得”的预期,没有“失败”和“舍”的心,或只有“进”的意识,而没有“退”的准备,有“拿得起”的本事,没有“放得下”的智慧,人生就会痛苦多多;一个人获得成功就沽名钓誉,容易造成名大于实,羡慕嫉妒恨就会接踵而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似乎有点消极,但是恪守本份,也是一种美德,而越界做事,不仅事难成,而且容易与人积怨;人无完人,一定要做完人,不仅做不到,还会由于目标过高使自己而产生沉重的负担,日久天长,会累及身心。

太在乎自己不仅伤已,而且可能伤及别人。如果说,一个人做事仅仅与自己有关,那么“太在乎自己”只是对自己产生不利。但是,天底下哪有与别人无关的事呢?例如,“成功必须在我”,就会有意无意中忽略别人的存在,甚至排斥别人,这就引起别人的受挫感;追逐功名利禄不择手段,铢锱必较,就可能伤及别人的名誉和利益;把大家共同参与做成功的事,归功于自己一个人,或者把大家共犯的过错,说成跟自己毫无关系,那就让别人替你担过蒙冤;欲望过大,摆不正位置,做事做过界,就会伤及人的权利。

对于“太在乎自己”的弊病和“不在乎自己”的好处,中国古代思想家的另一派其实早有预见,那就是以老庄为代表的道家。有人说,道家的哲学是失败者的哲学,谈的尽是出世啊、不为啊.退啊,隐啊之类。其实儒道两家,路径不同,却途同归。道家并不反对建功立业,而是主张在位时功成而不居:“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不居。同时提醒为官者要守住自已的精神家园,不为功利所累:“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同时,道家不时地提醒“福兮祸之所伏”,要人们不居功自傲,飞扬骄横,谦虚谨慎。道家知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都有长处和不足,不要只看到自己的长处和别人的短处,成功不必在我;道家主张任何时候都应以人为本,淡于功名利禄。庄子《秋水》中说,有人请庄子入朝做官,庄子拿楚的神龟说事,表明不愿做“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的“神龟”,而宁可做“生而曳尾塗中”的龟;道家深知人生无常:“昨日街头犹走马,今朝棺内已眠尸,妻财抛下非君有”。因此,提醒人们要以豁达虚静的心态对待失败,即便从顺境陷入逆境,也不惊不诧,应付裕如。人们常说:“大丈夫能伸能屈”,这能伸能屈的大丈夫形象就是由儒道互补塑造起来的。儒代表着伸,不断进取;道代表着屈,向后退一步。进需要本事,退需要智慧,进难退更难,需要很大的修养和实践功夫。如果能伸不能屈,能进不能退,拿得起放不下,人生很难到达美妙境界。

鲁迅是最不在乎自己的人,他是中国现代文坛的泰山北斗,活着的时候,他不管来自各方势力的攻击、谩骂、抹黑.追杀,用他那如匕首投枪的笔与恶势力做殊死的斗争;而行将盖棺的时,他给儿子写遗嘱道:赶快收敛、埋掉、拉倒;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忘掉我,管自己的生活。——倘不,那就真是糊涂虫。既不在乎“历史定位”,更不在乎身后事的荣耀。共产党人夏民汉更不在乎自己:“砍头不要仅,只要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鲁迅、夏民汉,虽不在乎自己,但活着的人有谁不在乎他们呢?一个不在乎自己的人获人们的在乎,这对于那些太在乎自己的人或许是一种启示。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16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