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035
用户名:  黄祖松
昵称:  黄祖松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8-27 16:51

批评的价值

批评的价值

  

辛望南

近年文学批评颇为清冷、寂寞,消费文化放逐了它,它也似乎在自我放逐。这放逐不像上世纪90年代话语转型期间批评的失语,而是价值多元下的“六神无主”,文艺多元下的无所适从。这和传媒发达、话语多元有关。在一个消费文化风行的时代,批评的话语权力被剥夺,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和神圣,人们似乎不再需要批评言说当下的文艺作品和文艺现象,批评也似乎没有了言说的热情。批评从山顶上跌落下来,碎成涓涓细流。在这种状况下黄祖松的一本《文化思闻》到我手边,我觉得颇为可贵。

文学批评的分流在进入现代社会之后是正常的,必然的。法国著名文学批评家蒂博代在上世纪30年代就注意到批评的分流。在《六说文学批评》中他分析了批评的生态分布,将批评分为大众的批评、专家的批评和大师的批评。大众的批评在沙龙里,在公众间,是口头的批评。人们看了文艺作品就要发表感想,谈论是非,于是构成大众的批评。专家的批评是记者、编辑、文艺机构专职人员的媒体批评,也包括大学教授、研究人员的学院批评。大师的批评是指著名作家、艺术家的批评,他们深谙艺术创作的规律,深知艺术作品的得失,发言虽不全面周到,却往往一针见血、入木三分。随着大众传媒的发达,消费文化的风行,蒂博代的批评生态分析似乎又有所变化:大众的批评还在大众中流行,但它不见诸文字,不左右文艺创作,只是文艺批评的社会心理基础。大师的批评日益减少,作家艺术家在众声喧哗的时代也不愿意再发言。专家的批评空前壮大,但也产生明显的分流,形成媒体的批评和学院的批评。上世纪90年代以后大众传媒迅速膨胀,它以无所不及的力量挤占文学批评的空间。文化娱乐版成为媒体联系读者、扩大地盘的桥梁,它们介绍乃至炒作文艺作品,曝光乃至渲染花边新闻,一些拍摄花絮、演员绯闻之类的东西整版整版地涌现。这样一些记者、编辑的批评和大众批评合流,推动着社会欣赏趣味。这样的媒体批评以它的时效性、娱乐性、通俗性为特点,当然也显示了它的肤浅性、平庸性乃至庸俗性,而成为文化快餐。文学批评的思想启示、学术品格、创作引导、倾向发现等作用在这样的媒体批评中丧失殆尽。专家批评的责任转到学院派,学院批评也因分流而尖端化。学院派批评有系统的知识,有深厚的历史感,因而有它的深刻性、独到性,但学院派批评也因分流而追求思想新颖、理论奇特、方法更新,忽视了对当前文艺创作和文艺现象的关注,甚至是有意疏离。学院派批评因缺乏敏锐的艺术感受、带有沉闷的学究气,越来越小众化。在这样的批评生态环境里,人们不得不期待一种关注文艺现实、思考文艺现象、感受文艺倾向、分析创作得失的文学批评。黄祖松的《文化思闻》就是这样一种批评。

黄祖松身在报社,但他不搞媒体批评的娱乐新闻,大学中文系的系统教育使他坚守文学的精神价值和社会功能;媒体的前沿位置,又使他关注广西文艺发展的现实,领会党和政府的文艺政策和文化决策。这就使他的文章兼有专家批评的价值选择,又有媒体批评的时效特点。

作为报人,他深知传媒在消费社会里流于文化消费的弊端,写了长文《文艺问题及其传播》,考察了文艺新闻、文艺评论、文学创作、电影电视迎合大众趣味乃至媚俗的倾向,表现了他批评的问题意识,也表明了他严肃的文艺副刊和文艺批评立场。但是他又不僵化,为文艺的大众化、市场化出谋划策,写了《文化广西  产业突破》,结合广西的特点,提出文化开发的思路,“如广西的民歌、民族风情、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节庆、会展等,可以列入培育产业的重点”,这既是满足大众文化的需求,又是繁荣广西文化的突破口。他主张《事业产业双比翼》,对于广西近年文学艺术事业产业相互推动所取得的成就予以总结,既提升发展文化产业的信心,又明确艺术创作的方向。促进文艺发展,是批评的重要功能,在这方面,黄祖松的文章,既表明了他的责任意识,又表明了他的概括能力。这是批评价值的重要体现。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6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