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035
用户名:  黄祖松
昵称:  黄祖松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1-18 16:43

文化建设十人谈:从山到海-广西文化战略转移(下)



议题:从山到海——广西文化战略转移

主办: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 广西日报社综合副刊部

协办:广西南宁跨世纪大酒店

主持人:黄祖松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日报社编委、综合副刊部主任) 

与会专家:

容本镇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广西民族大学副校长)

李建平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所长)

江建文 (广西大学教授)

彭 匈 (广西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南 北 (广西著名影视制作人)

彭 洋 (文艺评论家、广西纵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王建平 (广西大学戏剧影视文学研究室主任)

刘绍卫 (广西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

唐春烨 (广西理论家协会副秘书长)

时间 2007年11月27日

地点 广西南宁

主持人:广西是临海省区,从古至今都有人与海的互动,创造了广西海洋文化。这些文化具有哪些特点?

江建文:可以说,哪里有海洋,那里的海洋就有人类求生存、谋发展的活动,那里的海洋文化的建构进程便开始了。广西的沿海地区及其文化状况亦可作如是观。广西北部湾地区拥有1595公里的海岸线,在海岛和陆地上居住着汉、壮、瑶、京等各民族人民。从现有的文献记载中,可查到两千多年前这里已拥有丰富的海洋养殖文化。《后汉书•孟尝传》就记载了东汉时任合浦太守的孟尝,由于吏治清廉,改革积弊,产生了“合浦珠还”的故事。汉以后的历朝史书中,都有关于这里开拓经济、创建文化的记载,为后人留下了一份丰厚的海洋文化的遗产。

刘绍卫:广西是我国西部12个省区市中惟一具有临海资源综合优势的地方,北海市是1984年第一批对外公布的对外开放城市。广西海洋文化具有这样一些特点。

1.深厚的历史底蕴。根据考古发现,在新石器时代,这里的居民就从事渔猎和农业活动。“古时入水采贝,皆绣身为龙子,使龙为己类,不吞噬”等与水有关习俗。自西汉元鼎年间设合浦郡以来,合浦郡一直为岭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是当时赴东南亚、南亚、欧洲各国的“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到隋唐,钦州陶瓷文化发展成熟,到宋代,钦州是对外贸易的一大港口。

2.浓郁的南方特色。广西海洋文化由于独特的地理条件和气候条件,具有鲜明的南方文化特色。如南珠文化发达,有古语云:“西珠不如东珠,东珠不如南珠”。

3.浓厚的民族特色。广西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区,广西海洋文化吸收中原文化、周边文化,本土文化,经由融汇、创造而形成和发展起来,具有鲜明的民族特性。

主持人:在交通发达、世界成为“地球村”的今天讨论海洋文化,这种海洋文化的内涵与传统海洋文化有什么不同?

彭洋:我们今天所需要进入的已不是1.0版的海洋文化,也不是18世纪至20世纪下半叶2.0版的海洋文化,而是信息社会知识资本时代的3.0版本的海洋文化,我们姑且称之为“后海洋文化时代”或“新海洋文化时代”。在这个时代,所谓的内陆的江流大山已统统被现代的信息技术与现代交通夷为平地。正如著名的托马斯•弗里斯曼(美)所论述的那样:世界是平的。在新海洋时代,世界缩小至微型,地球缩小为一个村子——“地球村”,尽管海洋技术仍为21世纪世界科技八大技术之一,但当代的海洋文化显然已不仅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而具有更丰富和更深层次内涵的社会理念。

当今世界的竞争,已由陆地空间、海洋空间的竞争向太空空间的竞争发展,最激烈的竞争地带甚至已转移至宇宙空间,是“宇宙海”的竞争。所以,船舟不再仅仅用于航海进而用于航天。这是个激动人心的大海洋时代,广义的海洋时代。在这个新海洋文化时代的概念下,海岸线被延伸到平原、盆地、江河流域、山脉和人为的战略圈层,与海洋相联系的有:洋、海、沿海、边海、渐海、近海、含海、环海、向海等等纵深地带。海洋文化战略更多的是一种发展向度,而不只是一个地理范围,它更多地表达的是当代文化发展的一种时代背景特征——无障碍航行,区域化、超域化和全球化定位的八桂海、中国海、全球海的文化战略。

刘绍卫:当今世界面临着人口、资源、环境三大问题。随着人口的增长,陆地上资源的日益紧缺,世界各海洋大国之间在海洋经济、科技、资源、海权力量等方面的竞争日益激烈。而在这种竞争的背后,实质上是各国海洋文化的竞争。本世纪初,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指出经济的发展必须灌注一种文化精神,就成为一个普遍性的命题,“现代社会的发展充分证明,任何一个国家、民族或地区的经济腾飞绝不仅仅是一个经济的发展过程,影响乃至决定经济发展的因素绝不仅仅是经济政策经济战略等内容。所以现代经济学家着眼于经济发展时,把眼光投向非经济领域,从环境与人口角度,提出经济增长和生产力发展的因素,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就是文化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因此,传承、发展和创新现代先进的海洋文化,对推动海洋经济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面对“21世纪是海洋世纪”的历史命题,广西是否有足够的认识?

容本镇:广西面临大海,拥有着一片蕴藏丰富而美丽的海湾,但海洋文化和海洋经济一样,同样不发达。广西有着成熟的农耕文化,却没有形成成熟的海洋文化。早在西汉时期,广西的合浦就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成为海洋经济最富于活力的区域之一;这里因海洋而孕育形成的珍珠文化、商贸文化、制造业文化等曾经盛极一时。但后来也衰落了,而且这一衰落就延续了将近两千年。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包括改革开放的前20年,广西也没有好好的珍惜这片海,好好的开发和利用这片海。我们强调了很多客观原因,为广西的落后找到了许多辩解的理由。我们不否认这些客观原因和理由的存在,不否认是许多客观原因严重制约了广西经济的发展。但同样不可否认,我们的观念落伍,思想不够解放,缺乏机遇意识和没有选择好经济发展的突破口等等,也是事实。

如果早一点把目光投向沿海,把经济发展的突破口和着力点放在沿海,然后带动广西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会更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广西的经济肯定会有着更快的发展,与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的差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大。

在广西的民间和知识分子中,对海洋的认识和关注也是远远不够的。记得十几年前有人写过一本介绍广西风景名胜和旅游资源的书,对广西大部分地区的景点罗列得很齐全,描述得很详细,但对北部湾沿海的景点景观却没有任何的记述和介绍。

彭洋:继续走内陆型文化,广西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发展内陆文化的要点在于有充足的耕地和密集的城市。如在我国的中原、长江中下游的江汉平原、太湖平原、东北平原、四川盆地等等。广西的陆地面积在全国排第9位,而广西人均耕地面积只有0.81亩,距全国人均耕地面积1.4亩相距甚远,离联合国公布的人均耕地警戒线的0.80亩只有0.01亩之遥。广西的可耕种土地集中在为数并不多、面积并不大的中小平原与盆地,以及左右江、红水河、西江等几条河谷。广西也不具备中原和长江中下游、黄河中下游等内陆发达城市的人口资源、综合实力优势,因为广西的城镇化水平仅为33.5%,低于全国水平43%近十个百分点。可见, 广西这样的地理状态,可提供给我们的空间非常有限,我们广西并不具备发展内陆型文化最佳条件。况且,我们在内陆文化模式状态下发展也已多年,急需调整出一种更具活力与动力的文化向度。

刘绍卫:广西长期海洋意识淡薄,“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稻作文化影响深远,直到前几年才有“外加一片海”的海洋文化观念。在全世界都不断强化“蓝色国土”意识,我国也提出了《中国海洋21世纪议程》,许多省区也提出了对策,如再造“海上广东”、“海上山东”,海南在建省时就提出“以海兴岛,建设海洋大省”,最近又申请“三沙市”地级市,加强海洋文化规划。广西自1992年提出“蓝色计划”以来,1997年提出“三大战略,六大突破”,后进一步完善为“东联西靠,南下发展”,特别最近的“一轴两翼”的构架提出,为新世纪广西海洋文化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

主持人:怎样理解从“山”到“海”的转移?如何处理“山”与“海”的关系?

王建平:在此,我提出对“从山到海”战略转移的疑问。“转移”一般意味着原有的东西被扬弃、被忽略,广西过去的很多文化积累都在“山”、“河”上,而“从山到海”战略转移的背景是加快建设北部湾这一新的执政战略理念、发展理念的提出,通俗一些来说,就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在沿海,具体地说,就是要往南走。而文化必定在其中起作用,要给予支持。问题在于“从山到海”战略转移,是否意味着“转移”后舍弃原来的不要?

容本镇:从历史上看,广西的主体文化主要是山地文化。我们提出“从山到海”战略转移,并不是要否定和放弃山地文化,而是在山地文化发展的基础上,根据时代发展的趋势、经济发展规律、广西的地域特点的新要求,拓展思路,开阔视野,寻找和开掘广西文化新的增长点和亮点,是一种从山到海的延伸,是山与海的对接与融合,是构建广西山地文化与海洋文化相得益彰、互动共进的新格局。

近年来,广西终于重新认识到了自己的特色与优势,并抓住历史性机遇,重新调整和明确社会经济发展突破的新思路。广西终于把目光和注意力投向了北部湾,终于让沉寂已久的北部湾出现了风生水起的喜人景象。北部湾沿海大港口、大通道、大工业、大旅游的规划与建设,必将推动北部湾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新的一极,并有力地带动广西经济的腾飞。随着广西海洋经济的蓬勃发展,广西的海洋文化也将蓬勃发展。“从山到海”——广西文化战略转移的发展思路,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提出来的。这一文化发展战略和新思路的提出,既符合广西文化发展的新要求和新趋势,也体现了一种与时俱进、勇于创新的精神。

文化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渗透力和推动力,它基于社会现实而产生和发展,又对社会现实产生重要的影响。海洋文化的博大、深邃、包容、开放和灵动,可以打破和消解人们狭隘、封闭、守旧、僵化的思想观念和思维定式,鼓舞和激励人们去变革、创造、开拓和进取。具有海洋文化品格的人,必然是一个心胸开阔、勇于冒险和革故鼎新的人。而推动广西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十分需要这种海洋文化品格,需要海洋文化对人们的熏陶和渗透,并由此形成一种群体性的海洋文化意识。因此,构建和发展广西的海洋文化不仅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更具有重要而迫切的现实意义。

李建平:提出广西文化发展战略“从山到海”的转移,十分重要。我认为,山和海,是实实在在的形象,更是包容深刻内涵的象征。主要有三层内涵:封闭和开放、国内和国外、本土文化和全人类文化。这一战略思想的提出,我认为是改革开放以来广西文艺界的第三次思想飞跃。第一次是1985年的“百越境界”,它突破的是以大一统的国家政治文化指导创作的僵化的文艺思维,提出以民族文化、本土文化作为我们创作的“根”;第二次是1988年底到1989年初的“88新反思”,它突破的是狭隘的民族文化创作论。但提倡者有破无立,没有提出具体的发展路子,只是在客观上推动了人们的多元思维和创作的多样探索。提出“从山到海”,是广西文艺发展重要的战略转移,它指导我们的文艺思维由封闭向开放转化、创作模式由中国文艺模式向国际文艺模式转化、创作资源由凭借本土文化向世界性文化、全人类文化转化。当然,这里说的转化,并非抛弃前者,只要后者,它们是递进关系,不是替代关系。如此才能适应全球化的时代要求,才能与时俱进地提升我们民族的文化素质,才能促进21世纪中国国力的提升并能立身于世界民族之林。说近一点,广西文艺和文化才能为泛北部湾区域合作、以文化力促进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作出贡献。这是时代的需求,这是广西文艺界人士的职责。

刘绍卫:对于“从山到海”,我将其理解为“重新发现文化”。

在世人眼里,广西也许只有美丽的自然景观,人文内涵积淀不够,属于化外之地。但梳理一下历史的脉络,步入历史文化长廊,我们仍能清清楚楚地发现广西有属于自己的灿烂文化的空间,轻柔中蕴涵着深沉、博大、宽广。3000多年前,居住在广西等中国南方古越人是一个崇尚太阳的民族,他们从广西、广东出发,经过印尼、太平洋的斐济等岛屿构成的链形地带,一岛一岛地往东方寻找太阳升起的地方,最后达到了南美,比哥伦布1492年才到那里,早了2000多年。

如果我们将文化的眼光放大放宽,走进广西民族文化艺术绚丽殿堂,我们会更加惊喜,闪现着东方神韵的花山崖壁画、风情万种的田阳敢壮山的壮族歌圩、融水的苗族坡会、南丹的白裤瑶、那坡的黑衣壮、隆林的彝族火把节、独具特色的三江侗族大歌、龙州的壮族天琴、东兴的京族唱哈,这真是风情旖旎,五彩缤纷,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啊。这里有蓝天碧海清山溪流,有浓浓的南方的人情味,民歌的千般情韵,歌海的万般风情,显现出多姿多彩的文化和生命个性,正是这些活态文化的滋养,广西文化具有持续壮大的潜质。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讨论“从山到海——广西文化战略转移”,就别有一番象征意义,因为它为我们绘制了广西新时期文化的心灵地图,力求在“边缘”中发现“中心”。文化创造激情,不论是“携山到海”还是“从山到海”,关键是树立了一种综合的文化价值观念,这正如中西文化交流中的“体用”世纪大争论,关键不在于谁对谁错,而是这种争论催响了中华民族的思想解放的号角且具有方向标的文化意义,极大地推进了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步伐。

广西文化的创新,从“走出大山的意念”到“从山到海”,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姿态,一种开放的文化视野,不是扬弃“山”的文化精华,而是建立一种八桂文化的融合的整体性生态视角。时代把广西推向区域合作的新中心和中国对外开放的新前沿,广西面临千载难逢的大好机遇,借助多机遇重叠、多区域合作的东风,广西不要仅仅满足于已有的区位优势,要依靠创新,敢于进取,紧紧把握时代发展的大趋势,以大开放、大合作的综融的气度和创新合作精神,不断提出合作的新内容和新方法,促成建立多种沟通合作机制,塑造区域合作新形象,携手共赢,使广西向中国沿海地区经济新高地和发展新一极迈进。

主持人:就文艺而言,“从山到海”不仅是注意力投向问题,而且要求文艺家在观念、题材、主题、表现手法上作一番新的探索。

彭匈:什么样的社会形态,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文学。中国长期的农耕社会,诞生了灿烂的农耕文明,在文化上文学作品上也有很好的表现。我们广西,不仅长期处于农耕形态,而且山地文化特点也十分显著。因而我们所表现出的东西,山地文化的色彩是很浓的。比如表现爱情,就跟平原地区、滨海地区的大不一样。一首桂北山歌唱道:“半夜想妹半夜飚,碰到老虎当成猫。老虎老虎莫咬我,你等猪羊我等姣。”除了充分表现大山的特有环境,表现年轻人对爱情的向往,还表现出山里人所特有的大胆执拗,认准一个理而不顾一切的特性。与平原地区的“你耕田来我织布,夫妻恩爱苦也甜”大不相同,更与“深深的海洋,你为什么不平静?不平静就像我爱人,那一颗动荡的心”大相径庭。

我所理解的文学艺术家的从山到海,首先应该是文艺理论家们应该厘清一些理念,作出一些有益的、切实可行的认证;而作为对作家的要求,则应该分为几个不同的层面。一是我们的作家,让他们把关注的目光更多地投向大海;二是原来比较熟悉沿海生活的作家,则让他们潜下心来,创作出一批反映大海生活的作品;三是原来生活在内陆甚至山区、对大海根本没有生活基础的作家,请他们在发挥原来优势的基础上,对陌生的大海予以一定的关注。

纵观世界文学历史,是否有一种专门的“海洋文学”,实在未敢肯定。《一千零一夜》里有辛巴达航海故事;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暴风雨》《第十二夜》等,都是发生在海上或者海边的故事;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更是直接描写海上的生活。但是这些作品能够以一个“海洋文学”的名目来概括吗?这显然不够科学。因而对于今天我们讨论的从山到海的转移,也只能说希望作家们予以关注,而要诞生一批立得住的反映海洋生活的好作品,除了有观念上的转变之外,还得有足够的努力,以及长期的耐心。

唐春烨:当广西的文艺家将目光从“山”中延伸到宽阔的大海上时,如何构建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每一个有责任的文艺家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们要具备海洋文化开放的特点。从自然状态来说,海洋就是开放的,海洋无法封闭。所谓的“山性使人塞,水性使人通”,很有道理。山即可以让人们登高望远,但也把所有东西都隔开了。文艺家必须要具有开放的、世界为我所有、为我所用的精神。我们要对各种文明兼收并蓄。

我们要有创新变革的意识。海洋上航行的恶劣自然条件迫使人类要挑战大自然。海上的激烈竞争促进人们不断地创新变革。文艺家必须要有创新精神,才能写出好的作品。

主持人:北部湾的崛起,标志着以海洋开发为支点撬动和推进广西经济新突破的时代已经来临!广西的文化建设如何为这个时代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

南北:我试着从可操作性的角度来理解这个命题。文化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包括文学影视、饮食娱乐等多方面内容,谈“转移”是整体转移还是某方面转移?就我的理解,“从山到海”战略转移,首先要明确立足点是广西。“从山到海”,就“山”的方面而言,广西已经做得比较好了。“海”是沿海的文化、海洋文化。从广西的角度,更应该关注的是沿海的文化、北部湾文化。

从红水河的历史与民族文化的挖掘去思考。红水河流域的文化就我的了解,这条河应该成为广西的母亲河,这条河的文化底蕴非常厚重。举例而言,红水河流入的西林县,有一个历史人物——岑春煊,他背着一个“国家”——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时,他背慈禧太后走了12公里,安全转移,后来官至兵部尚书……广西的历史人物很多,红水河流域从古代到现代到当代都有很突出的人物,比如东兰出了很多将军。

再比如广西的铜鼓文化,全世界馆藏的1600多面其中有110面来自红水河流域。再比如稻作文化,11000多年前红水河流域就有了,是世界稻作文化最早的发源地之一。再如,外国说中国没有传世的传说,但现在我们找到的很多依据都有证明,来宾县发现了原生态盘古文化,中央电视台拍摄了系列专题《追问盘古》,可见红水河流域文化的挖掘对我们挖掘广西文化有较好的参考价值。再比如乐业天坑群的开发。这样有传世传说,可以吸引人来寻根;有天坑,可以发展旅游;铜鼓带来考古……

广西沿海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比如“东珠不如西珠,西珠不如南珠”,南珠文化发祥于合浦并留有著名的“合浦还珠”的成语典故。合浦也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还有从北海的领事馆、骑楼街看来,外国人愿意在你这个地方生活发展,肯定是因为他们感觉到你这个地方有发展前景他才来的,他们带来的文化与我们的本土文化结合产生了当地的文化,这些都值得思考和挖掘。挖掘这些东西,理论家们赋予它概念、赋予它内涵、赋予它底蕴,然后再进行保护和开发。比如钦州三娘湾、八寨沟的开发。而操作性是很重要,所以搞理论的、搞策划的、搞产业实施的要有机结合,这样才能实现广西文化“从山到海”战略转移这样一个伟大的构想。

王建平:海洋文化包含探险意识,面对大海要有探索精神,我们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也需要这种精神,就是说面对陌生的事物你敢不敢“走”。广西过去的理念即“背对大海”,向里看,而不是往外看,就是说开放的观念不够。走向海洋对广西来说就是走向世界,意味着“沿边”的广西在国家战略布局转变后变成“前沿”了,“前沿”意味着走向世界,意味着广西的经济和文化形成了新的方向,那就是“国际化”。国际化的平台一搭建好,广西的发展空间将逐渐开阔。

关于海洋世纪的提法,广西如果真的往外看,往海看,看到的就是海周围的东盟各国,是否意味着我们的发展方向就是与东盟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而我们熟悉的现当代文学领域中就有很多这种交流,即一个“华语文学”的概念。“华语文学”的范畴不仅包括东南亚,也包括海外。走向海洋就是走向国际。沿海有什么东西可以提供给你支撑、实施发展战略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从我熟悉的影视方面来看,广西有过想往海边发展的,但它的出发点不是往外看,而是向内自省,比如上世纪80年代的京族的《故乡的独弦琴》,2002年的《金滩有缘》,但都没有影响力。现在广西电视台有向国际化发展的倾向,因为中国-东盟博览会的契机使之成为一个信息源。

江建文:既然文化能在历史过程中生成,今天又何需去建构它呢?这是因为历史上的地域文化的创造,往往由于种种主客观的原因而存在有诸多的不足之处,不能满足今天发展社会主义文化的需要:1.所谓历史对文化的创造,究其实质是人民群众去创造。然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广大人民群众作为文化创造者的主体性地位是得不到彰显的。因此,其创造多半是被动的、消极的,甚至是伴随着痛苦的。2.由于时代的种种局限性,人民群众在所创造的文化中,不免掺杂着封建的、落后的意识形态内容。这些传统地域文化中负面的成分是应予改造甚至摒弃的,需要另创新的文化以取代它。3.由于长期的处于边缘化的历史地位,千百年来这里的文化创造从结构上看是零星的、分散的和浅层次的。它没有形成相对独立的系统,不利于传承和进一步发展。

西方几千年间海洋文化的发展给我们建构当代海洋文化的启示是多方面的:

1.欧洲的文化发展是与其经济的发展相互动的。欧罗巴文化的基础是其繁盛的制造业、商业和海运业,开创被恩格斯誉为“巨人的时代”的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思想,正是在整个社会向商业经济转型的基础上产生的。

当今的广西北部湾地区正步入经济高速发展期。如何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把握经济的脉动并使之与海洋文化的创造有机结合起来,是个必须认真思考和长期实践的课题。

2.在文化构建过程中,必须做到精神文化与物质文化并重。物质文化是经济发展的体现,是整个社会文明得以奠定的基石。除此之外,不能因物质而忽略了精神。在西方,其精神文化构建的重点在于信仰文化。基督教的文化之根在东方。公元4世纪罗马人把产生于希伯莱的宗教犹太教接过去并加以改造,创立了基督教。这之后在欧洲得到迅速而广泛的传播。千百年来,基督教形成了完整的知识体系,建构起基督教意识形态。作为宗教文化它有其消极的一面,但就其对西方社会的发展而言却并不完全是消极的。它所提供的带着神学色彩的价值思想,对西方社会的稳定、市场经济的正常运作以及人民的精神道德水准的提升是做出了贡献的。这就启示我们在精神文化建构中,必须把价值思想放到重要的位置上,构建起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3.文学艺术在海洋文化的建构中,应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我们要建构的海洋文化是广义的文化,对这样一个体系性的文化整体而言,文学艺术从审美的角度参与构建是不言而喻的。审美文化不仅可以成为整个海洋文化的桂冠与光环,而且可以从感性层面对人民大众的价值选择进行导向,极大丰富与提升大众的理想、情操和内心世界,为人民大众提供精神家园,从而为和谐社会作出贡献。

彭洋:根据党的十七大确定的我国文化发展及中国-东盟区域合作的方针,以及自治区党委提出的关于我区泛北部湾经济文化战略框架,当代广西文化的理想模型应是一种复合型文化,即从单一的少数民族文化概念定位到以壮、瑶、苗、侗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内陆谐和型文化向复合定位的山江海三位一体、多根、多源、与时俱进、包容汇合、民族性与全球化全息状态的新海洋文化转型。

从文化美学概念的角度看,民族文化属于时间文化类型,所以强调的是承传;海洋文化是空间文化类型,其向度的多元性和开阔更为突出。将二者在新海洋文化的框架上融合起来,既保持了民族文化传统,也打开了时代发展所必需的开放性和全球化的区域文化和地方文化格局。

李建平:我认为,应该有这么几点:

一是改变姿态。包括观念转变、规划落实、互访交流。观念转变是前提,主要指真正理解“山和海”的内涵和关系,使自己的思维由封闭到开放,立足于世界文化发展自己。规划落实是布局,将观念转化为对策,在创作、传播、生产、成果转化等方面做出阶段性和总体性规划,制订发展目标。互访交流是行动,人走出去了,才能在世界大环境下检验自己的思维和规划的虚实轻重,才能真切感受世界文化魅力,切实吸取世界性文化营养,与世界融为一体,逐渐实现这种转移。

二是创新作品。这里说的创新,强调的是面向大海的创新。我认为,一个要点是要加强作品中亲和力和包容性的创新。要以人为本,在艺术性和观赏性上加大力度。广西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内容包罗万象,在历史上各次文化冲突中,能顽强地生存下来,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该文化的包容性。过去它不拒绝外来文化的冲击,以积极的态度将优秀的部分消化吸收,成为自身的一部分,今天要更积极主动地吸纳外来文化,以此作为提升自己原有文化层次的元素。这几年,广西美术界培育漓江画派,一批冠以“亚热带风景”的美术作品,集较强的艺术性与观赏性于一体,既富于广西地域色彩,又与东南亚地域文化亲近,在国内美术界和出访东南亚的文化交流中获得较高的评价和欢迎,其中的经验值得很好总结。

三是产业运作。要从国家文化战略的高度深刻领会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重要论述,用文化产业推动和支撑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文化产业是民族文化在不同时期、不同文化激荡中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载体,也是传播民族先进文化、提高民族文化竞争力的重要手段。文化产业要成为文化事业发展的强大支撑,也要成为经济发展模式向协调可持续发展方向转变的重要途径。凭借以上理由,广西要实现从山到海的文化转移,必须极大地重视文化的产业化运作。

广西现已基本形成一批在国内外具有较大影响的文化节庆品牌和全国一流的文化精品,如自1999年以来每年一届的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刘三姐”品牌、“八桂大歌”等舞台艺术、文学桂军、出版品牌等,要利用广西与东盟各国山水相连相依、文化同源、习俗相近的文化优势,借助“中国-东盟博览会”的国际平台,推动品牌的拓展和提升,实现与市场资源的整体战略对接,提高广西文化的国际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带动广西文化的全面繁荣。

(本版文字整理蒋锦璐、秦雯)

 



类别: 评论 |  评论(0) |  浏览(80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