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035
用户名:  黄祖松
昵称:  黄祖松

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1-16 09:28

文化建设十人谈:从山到海-广西文化战略转移(上)

 





















文化建设十人谈:从山到海——广西文化战略转移(上)








http://www.gxnews.com.cn    2007年12月18706   来源: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   字体:  



 
























  黄祖松



 














  容本镇



 














  李建平



 














  江建文



 














  彭 匈



 














  南 北



 














  王建平



 














  刘绍卫



 














  唐春烨



 














  彭 洋





主办: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 广西日报社综合副刊部


协办:广西南宁跨世纪大酒店


  主持人:黄祖松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日报社编委、综合副刊部主任) 


  与会专家:


  容本镇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广西民族大学副校长)


  李建平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所长)


  江建文 (广西大学教授)


  彭 匈 (广西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


  南 北 (广西著名影视制作人)


  彭 洋 (文艺评论家、广西纵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王建平 (广西大学戏剧影视文学研究室主任)


  刘绍卫 (广西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


  唐春烨 (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秘书长)


  时 间  20071127


  地 点    广西南宁


  主持人:今年9月,在北海召开的广西文艺家北部湾座谈会提出广西文艺从山到海的发展战略,这一战略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并逐步成为文艺界的共识。就广西而言,这一战略转移不仅对于广西文艺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于广西的文化、经济、社会的发展也具有深远意义。当前,北部湾广西经济区的建设以及泛北部湾经济合作正如火如荼地展开,以海洋开发为支点撬动和推进广西经济发展的时代已经到来,经济发展战略的转移迫切需要从文化观上给予阐述和支撑,同时需要从文化角度对发展规律更好地把握和利用,以便使这一战略更好地实施。要实现从山到海的转移,不仅需要文艺观的转变,同时需要文化观的转变。举办这次座谈会的目的,就是从文化的角度讨论这一战略转移的意义、内涵、目标、途径、方式方法。在座的有文化学者,文艺理论家,还有文化产业的实践者,大家的谈话一定会有助于这个议题的深化。


  容本镇:广西文艺家北部湾座谈会后,广西日报的反应很快,行动迅速,国庆长假刚过,就开辟专栏,就广西文艺战略转移的话题展开大讨论,我也写了一篇《蔚蓝色的呼唤》谈了我的看法。今天,广西日报社综合副刊部和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在这里联合举办从山到海——广西文化战略转移专家座谈会,也是对北部湾座谈会的一次呼应和跟进,是非常有意义的,对于推动广西文化特别是海洋文化的发展,将会起到积极的作用,也表明了广西文化人已有了一种关注现实、贴近时代的自觉性和使命感。过去,我们很多从事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往往都躲在书斋里,躲在深深的庭院里做自己的学问,甚至孤芳自赏,自娱自乐,与现实离得比较远。这次座谈会,不仅为专家们提供了一个发表意见的论坛,也可以说为专家们关注现实、走近现实开启了一个窗口,搭起了一座桥梁。


  彭 洋:今天我们讨论选题很有深度,以往我们较多关注的是方针政策层面、项目层面、实践层面的东西,很实际,却也太实际,使我们对文化建设在运营方面缺乏高端思路和清晰的技术线路。今天的话题,还涉及社会发展战略层面,这是一种大手笔的东西,意义重大。


  主持人:今天我们讨论的议题是从山到海。说到海洋文化,我们还比较陌生。在探讨这个议题之前,我们应该明确一下,什么是海洋文化。


  刘绍卫:海洋文化不是泛指的海洋性的文化概念,而是指和海洋有关的文化,就是人类缘于海洋而生成的精神的、行为的、社会的和物质的文化生活内涵,其本质是人类与海洋的互动关系及其产物。海洋文化是人类在长期的海洋开发活动中积淀形成的,是人类文化的发端,它以海洋的丰富内涵,影响人们的观念,引导人类走向文明,改变世界历史进程。历史早已证明,海洋文化作为一种古老的文化形态曾渗入过社会生活,影响久远,无论在西方社会还是在东方国度,海洋文化曾创造过文明与昌盛,人类社会的演化史、发展史,无一不深深打上海洋文化的烙印。


  江建文:海洋文化是一个相对于大陆文化的自然性概念。海与陆不同的自然条件对文化的影响,是通过人们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来实现的。


  彭 洋:黑格尔在他的《历史哲学》一书中,曾对人类文化类型作了海洋文化江河流域文化山地文化的划分。他认为这三种文化类型都各有优长,但以海洋文化是最佳的。黑格尔以抒情的口吻说到:人在大海的无限面前感觉到人的无限,大海鼓励人们去从事征服,因此,向外开放型的海洋文化特质成就了欧洲地中海地区发达的现代文明。而内陆型的江河流域民族与山地民族的文化状态是不一样的,由于山地河流的阻隔,容易滋生保守型文化。黑格尔的文化类型划分成了后来学界对文化类型研究的一种方法论基础,特别是关于海洋对人类文化发展的巨大影响,黑格尔的思想至今仍值得注重。当然,他的理论阐释显然带有相当大的历史局限性和认识偏见,在信息社会条件下,内陆型文化与海洋型文化的地理因素越来越被弱化,甚至不存在了。


  主持人:海洋文化是如何形成的,它的内涵和特征是什么?


  江建文:世界上最早发展起来的海洋文化是地中海文化。由于地中海处在欧、亚、非三洲之间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上,使它成为欧洲文化与阿拉伯文化的发源地,同时又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汇处与中转站。首创地中海文化的是西亚的文明古国埃及和巴比伦,而向西方传播这一文化的则是腓尼基。在此条件下产生并发展了克里特文化和迈锡尼文化。接下来是航海、贸易、海盗的掠夺和为了掠夺而发动的战争,使同处于地中海畔的欧洲国家希腊、罗马,先后成为古代东方文化的接受者。在此基础上,希腊人通过自身几百年的努力吸收和发展创新,终于造就了灿烂的欧洲古代文明。


  公元476年,随着西罗马帝国落入当时被称为蛮族的日耳曼人之手,西方社会进入了中世纪。由于希腊、罗马的文明被摧毁,中世纪被史家称为黑暗年代。但是,生活在大西洋各岛屿上的日耳曼民族和北欧诸民族,却凭借着海洋的优势逐渐走进了文明。欧洲大陆从原始农耕社会发展成为城市商业社会,从散居的部落到建成近代国家。一个被称为欧罗巴的西方文明就这样初具规模地呈现于世界。


  彭 洋:海洋生态是地球文明、人类文明的摇篮。宇宙的诞生,太阳系的形成,都与最初生成的原始海有关。科学研究表明,太阳的数颗行星包括卫星都曾经有水,有海洋覆盖。生命的奇迹也可以说是海洋的奇迹。近50亿年来,地球历经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沧海桑田,造山运动、冰川,生命的诞生、进化,直到人类出现,海洋在这些以亿万年为单位的时空变幻中充当着主角。没有海洋的力量,地球上的生命奇迹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更不可能出现宇宙文明和人类文明。


  海洋对于人类就是这样的关键、重要和不可或缺。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海洋是人类文化生态的首要地理元素。15世纪前,世界各国无论是沿海、内陆还是岛国,实质上都处于闭关锁国的文化状态下。尽管世界各国或民族自远古时代就开始了对海洋的探索,但这种探索从发展思路上并不是面海而是面陆的一种远航。郑和下西洋、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麦哲伦的远航,揭开了人类海洋文化最壮观的一页,开启了人类真正意义上的海洋时代,同时也成就了人类海洋文化类型最早的版本。


  唐春烨:由于海洋文化产生的背景是大海,所以包含着大海的许多秉性:大度,有大海般胸襟与宏大的气魄,给人们以豪情、信心与力量;创新,大海亘古常新,既有周而复始,更有气象万千沧海桑田的特色;包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海洋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它的包容性和多元化,包容性形成的多元性兼容并蓄,交融互补,把舶来品外来文化与当地的传统文化很好地糅合在一起,形成了勇于创新、善于取长补短的优势,造就了海洋文化珍贵的特色。构成海洋文化的两个基本要素是。海洋文化是人海互动的结果,是人的本质力量发生在海洋这一特殊对象上的主体自觉活动的产物和结果。


  主持人:中国古人与海洋发生过哪些互动?中国海洋文化发展的过程是怎样的?


  刘绍卫:我们具有深厚的农业文明,创造了辉煌的黄河、长江文明,创造了世界文化的奇迹。而我们也并不缺乏海洋文化因素,中国古人在文明之初就对海洋文化以不懈的追求,海洋文化根基深植,创造出河姆渡文化、华南文化、鱼文化、舟楫文化、水文化……成为华夏文化发祥的萌芽。《诗·商颂·长发》有相土烈烈,海外有截句,是颂扬商王相土的统治威力巨大,声名远播,影响达于海外,《毛诗正义》卷二十七对此的解释正是:(相土)威武之盛烈烈然,四海之外率服,截尔整齐。


  如果说精卫填海的神话反映出远古人类要战胜海洋的愿望,那么18000年前的山顶洞人使用的海蜡壳饰品,殷商甲骨文中出现的与海有关的文字,则显示出远古海洋文明的曙光。因而,中国古代的造船业、航海技术不仅有悠久的历史,并且曾几度名列世界前茅。有中国旧石器之父美誉的裴文中教授早于1939年发表《周口店山顶洞之文化》报告中指出,在山顶洞下层文化层,洞穴西部曾出土三件穿孔的海贝。据《易经·系辞》记载:伏羲氏刳木为舟,剡木为楫,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文物中就能看到独木舟、船桨;新石器时代出土文物中就有渔网,《竹书纪年》中说,夏王帝芒曾经东狩于海,获大鱼”,早在夏朝已经开辟了海洋渔业。《诗经》上载有相土烈烈,海外有截,说明商代还开辟了海上航线,有了海上航运,当时的人们已掌握造船技术。考古发现,生活在东南沿海的饭稻羹鱼的古越人,在六七千年前即敢以轻舟航海,善于驾舟的古越人以船为本,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此时,古越人就已驾船航行到太平洋各岛屿。到春秋时代,古越国的水军已能从海上远征他国攻城略地。1973年和197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海岸两个地方进行的水下考古陆续发现了一些人工石器,其中有一个表面聚积有2.5-3毫米厚的锰矿物。一些美国学者便按锰积聚率每千年1毫米计算,认为它们是2500-3000年前中国沉船的石锚。一些专家经考证,认为是3000多年前居住在广东、广西等中国南方古越人最早到达南美留下的。《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云:“(范蠡)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国语·吴语》记载吴国曾在公元前485年,率舟师大规模地由海路北上进军攻打齐国,从海上攻齐,以及公元前482年越王勾践命范蠡、舌庸率师沿海溯淮,以绝吴路”(《左传》哀公十三年)。对于经常发生在吴、越、齐三国之间的海战,清人顾栋高认为,海道出师,已作俑于春秋时,并不自唐起也……春秋之季,惟三国边于海,而其用兵相战伐,率用舟师蹈不测之险,攻人不备,人人要害,前此三代未尝有也。春秋时期,齐国掌握了渤海和山东半岛的航海线。《国语·齐语》记载


  公元前6世纪中叶,齐景公游于海上而乐之,六月不返。秦始皇东临竭石观沧海,勒石铭功,即已,齐人徐市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市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虽然这种行动完全有悖于自然规律,但从某种意义上看,可以说是一种探索,征服海洋追求长生不死的尝试。汉武帝时,中国的政治及军事势力向四周扩张。据史料记载,汉武帝曾派遣中官黄门远赴海外,汉朝在朝鲜设置郡。汉朝合浦珠大量开采,蛎房被用来加固桥基,沿海经济区之间近海航行发达。西汉时已开辟海上丝绸之路,风暴潮灾十分严重,汉代起建起雄伟的海塘。曹魏又开始在对大陆东北部、朝鲜半岛的开拓,并与日本邪马台女王卑弥呼交往。西汉时期有了海上贸易,至唐朝发展到相当规模,建立了海上丝绸之路。明朝郑和曾率领船队七下西洋,前后28年,行程数万里,经历亚、非30余国,规模和航海水平都是举世瞩目的。


  主持人:中国人具有怎样的海洋观?


  刘绍卫:首先,是树立海洋科学的概念,并形成了相对应的自然观。先秦思想家们建立起海洋广阔无垠、深不可测的海洋观,并将海洋命名为巨海大壑百谷王无底天池等。《吕氏春秋》提出了水分海陆大循环的学说;《管子》提出了维护生态平衡的理论。战国时北方沿海已流行海外三神山传说。邹衍提出一种非正统的海洋开放型的大九州说,认为在广阔平坦的海洋上散布着81块大陆(州),中国所在的赤县神州只是其中一块而已,它不一定位于世界中心。到了秦汉至南北朝时期,人们对于海洋的认识变得更加丰富和深刻。东汉王充提出涛之起也,随月盛衰的潮汐的月球成因说和潮月同步原理,开创了元气自然论潮论;发现了高潮间隙现象,并提出暴涨潮的地形成因说。晋代葛洪则用浑天宇宙论来解释潮汐成因,建立起天地结构论潮论。宋代发明用于测量卤水浓度的莲子比重计。元代提出海拔概念。沧海桑田思想在唐代已流行。黑潮洋流用于海运。明清地方志大发展,保存了丰富的海洋自然灾害等现象的记载。区域海洋水产志也形成和发展起来,总结历代潮论的《海潮辑说》以及总结历代海塘技术的《海塘录》产生了。明代郎瑛、陈霆、方以智建立了海市蜃楼成因的气映说,指出海市蜃楼是大气上下层不均匀性造成的特殊光象。


  其次,产生了文学艺术中的海洋意象。壮观的暴涨潮,极大地吸引着古人对它的赞美,从古到今,一直激发着文学灵思的喷发。西汉时枚乘《七发》就细腻生动地描绘了长江广陵涛的全过程。钱塘江暴涨潮是一道奇丽的风景,催生了一大批的观潮佳作。最早是东晋顾恺之《观涛赋》。唐宋时更是留下了大量的观潮作品。唐代有白居易《咏潮》诗、李益《江南曲》、姚合《杭州观潮》、罗隐《钱塘江潮》等。宋代范仲淹、苏轼写有观潮诗多首。蔡襄写有《和浙江口观潮》。此外有米芾《海潮诗》、陈师道《十七日观潮》等。观潮画也不少,但不少至今已不可考,目前可知最早的是唐代李琼的海涛画。宋代有赵千里的《夜潮图》、李嵩《钱塘观潮图》《夜月观潮图》、夏圭《钱塘观潮图》,宋代还有《旭日观潮图》《观潮图》等。明清两代观潮的文学艺术作品更多。


  海市蜃楼朦胧奇幻犹如仙境,极大引发了文学想象。《史记·天官书》、《汉书·天文志》、《唐国史补》卷下、《梦溪笔谈》卷二十一、《物理小识》卷二等均有文学性的描述。最著名的则是北宋苏轼《登州海市》、南宋林景熙《蜃说》、明代陶性《观海市》、王世贞《和呈峻伯蓬莱阁六绝》等诗。


  古人眼中的海洋是个充满神奇、壮观、绮丽的世界,其吐星出日、天接水际、其深不测、其广无臬、怀珍藏宝、涵容万族,常常成为歌咏对象。《庄子·秋水》中临海感叹引发生命反省意识,显示了海的博大。汉代班固的《览海赋》、三国曹操的《沧海赋》、晋代潘岳的《沧海赋》、唐代卢肇的《海潮赋》、宋代吴淑的《海赋》,一直构建文人的海的文学世界。描写其他海洋现象的文学作品也不少,唐代韩愈《祭鳄鱼文》、刘禹锡《踏潮歌》;宋代蔡襄《戒约弄潮文》、苏过《飓风赋》、陈尧佐《戳鳄鱼文》等。


  第三,产生了与海洋有关的宗教和风俗习惯。夏商周已开始祭海活动。战国时北方沿海已流行三神山(蓬莱、方丈、瀛洲)的传说。这诱发了秦始皇、汉武帝多次遣方士入海求仙药。西汉时八月之望广陵观涛已成风俗。东汉时盛行冤魂驱水为怒潮的神话。唐玄宗天宝十年则封四海为王——东海为广德王、南海为广利王、西海为广润王、北海为广泽王。唐宋观潮风俗极盛。由于潮州一带湾鳄危害严重,唐代韩愈写有《祭鳄鱼文》。由于风暴潮危害,各地建立起了海神庙、潮神庙、镇海塔,设海神坛,置镇海铁牛,投铁符等;百名强手射潮头。唐宋以来八月十八日钱塘观潮风俗更盛行,杭州倾城而出”,“数百里士女共观,其时还有弄潮、水军演阵和祭潮神活动。宋以后天妃成为中国航海家的保护神。祈风活动盛行于宋元的泉州港,为海关接送外商的惯例。泉州港在宋元是东方第一大港,各种宗教因而传入中国。


  主持人:与繁盛的农耕文化相比,中国的海洋文化似乎不够发达,甚至有人考证说,中国古今的名画没有一幅是以海做题材的。我们如何评价中国海洋文化?


  容本镇:从总体上来说,中国大致可分为四大基本的文化形态,一是游牧文化,二是农耕文化,三是都市文化,四是海洋文化。当然也可以从其他不同的角度来划分基本的文化形态。


  在中国四大基本的文化形态中,海洋文化是最薄弱的一种文化形态,远未发展到成熟和发达的程度。中国有着漫长的海岸线,面对着辽阔的汪洋大海,应该说是有很好的条件孕育和形成丰厚的海洋文化的。历史上,我们曾有过这样的机会,也曾有过辉煌的航海事业,但因为后来的闭关锁国,我们错失了历史性的机遇,也丧失了作为一个航海大国的优势。明代大航海家郑和曾率领一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规模最庞大的船队,从中国扬帆出海,七下西洋,先后在太平洋、印度洋上远航,最远到达红海和非洲东海岸,航迹遍及3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这一时期,法国正在野蛮而残酷的百年战争中痛苦挣扎,英国还处在半农奴制的黑暗之中,美洲大陆和澳洲大陆还是一片被野兽统治着的荒芜苍凉之地。正如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所说的:在近代以前的所有文明中,没有一个国家的文明比中国文明更发达,更先进。但大明王朝却选择了退却和向内转,放弃了海洋发展道路。到了大清王朝,统治者一方面自我陶醉于中央大国的盛世气象,妄自尊大,安于现状,一方面又患上了海洋恐惧症,全面实施海禁和闭关锁国政策,经不起来自海洋的半点风浪和惊扰。在大好的历史机遇面前,本应乘势而上、昂首挺进海洋的时候,中国人却来个向内转,把头彻底地转了过来,背对着海洋,背对着外面的世界,错失了作为海洋强国崛起的机会。中国退却了,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日本等国土面积狭小却富有冒险精神的国家,清醒地看到了海洋的无穷价值和广阔前景,先后成为称霸一时的海上强国。当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驶到我们家门口的时候,中国人不仅没有了还手之力,连守住家门口的力量也没有了。这是非常惨痛的历史教训。我们并不是要侵占别人的国家,把别人的国家变成殖民地。但如果我们能够继承和发展郑和开辟的航海事业,至少不会被那些国家欺负,我们的海洋文化也不至于如此贫弱和落后。


  彭 匈:中国漫长的农耕社会固然带来了灿烂的文明,但也对中国社会的发展造成了可怕的阻碍。农耕社会受土地、季节、农时的局限,春来播种,秋至收割,故土难离,落叶归根。普通人目光总是离不开足下的一亩三分田,即便重权在握的人物,也难以看得更远。有资料显示,柳江人的一支,曾越过南太平洋,到了澳大利亚。但那只是推断成分居多,实证则不够充足。到有文字记载的信史阶段,中国人到海外的记录就少得可怜。秦皇汉武,也曾派人到海上,但只是寻访长生不死之药,充其量也只是一种忽闻海外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的幻想。封建统治者的心目中,中国的概念,乃中央之国;天下的概念,也只是天下中枢之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此而已。农耕文化养成的是眼界不阔,造就的是唯我独尊。我们不妨对一些著名帝王的作品来一番剖析。比如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他所想到的,只是威加海内,只是衣锦还乡,而绝没有想到威加海外,拓展疆域。他之所谓守四方,其目光也远不到哪里去。四方者,东西南北之谓也。东边是东夷,西边是西戎,北边是北狄,南边是南蛮。既然目光越不过东西南北,就更没有再去想海外的事了。我们再看看曹操,北征乌桓,平定辽东,在秦皇岛留下颇有气魄的《观沧海》。这位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文学家,所看到的,无非海水、山岛、树木、百草、秋风、巨浪;所想到的,也无非日月星辰。要嘛是眼前的具象,要嘛是充满浪漫的幻象。至于沧海的那边,还有什么国土人物,大抵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漫长的封建历史中,可圈可点的航海记录也有过几次。一是汉代的海上丝绸之路。从现存的很具规模的合浦汉墓群和博物馆里珍藏的诸多汉代器物珍玩,可以想见当年的繁荣。二是明代永乐年间的郑和七次下西洋。从时间上看,郑和航海的年代比哥伦布早了一百多年;从规模上看,哥伦布舰队两千人左右,郑和舰队两万多人,是哥伦布的十倍。郑和航海前后延续了近三十年。从东南亚、阿拉伯、非洲等地带回无数珍宝、物种、货赀。可惜后来遭到文官集团的猛烈攻击和污蔑,一场本来应该造福后世,为近代中华之崛起提供强大资源的航海行动,竟然惨遭扑灭。事实上,明代的海禁,也只是停止了以国家名义的大规模航海活动,民间的通商仍然没有停下来。明代小说三言二拍便有一篇《转运汉巧遇洞庭红,波斯胡说破鼋龙壳》,小说描写了当时活跃在中国沿海一带的中外商人进行海上贸易的生动景象。真正实现了海禁的,是在清代。中国近代落后于列强,实行海禁,闭关锁国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原因。纵观世界历史,近代凡是发达国家,无一不是把目光投向大海,以征服海洋而迅速崛起的,如荷兰、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系列片《大国崛起》就是很好的证明。


  (本版文字整理蒋锦璐、秦雯,摄影秦雯) 




 


类别: 评论 |  评论(1) |  浏览(11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游客] 彝僧稻谷(未登录用户) 2008-01-17 00:09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