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167
用户名:  风沙潇潇
昵称:  风沙潇潇

日历

2018 - 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5-25 21:34

中篇小说连载:遗失在苏门答腊(四)

                  第四章    中山路夜宵

   

隆鑫集团跟创辉公司签了合作合同,处理了必要的前期工作,留下3个人在南都市,陈冯丽珍率领其他人员到青岛、长沙等地去视察项目进展情况,临行她跟何洋告别:“两周就回来,希望项目进展顺利,回南都市后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也想熟悉一下这里的风景和风俗,你能做我的导游吗?”

“非常愿意效劳,丽珍总裁,我等你回来,在此预祝你事业顺利旅途愉快。”何洋暗暗高兴,美男计实施或许有望?

半个月后,陈冯丽珍一行五人回到南都市,飞机晚上10点多到,何洋亲自驾车到机场迎接,一出机场门口,丽珍连说谢谢,那么晚了,真是劳驾。

回到市区,何洋看丽珍,依然是那么神采奕奕,并无疲态,建议说:“你们肚子饿了吧,吃宵夜去,本市的中山路夜市小吃可是名声在外哦。”

“好啊,当地的特色风景,还有小吃,当然要去看看了,肚子真的咕咕叫了,是吗,你们几个呢?”丽珍说。

“晚饭没吃好,急急忙忙赶飞机,当然都饿了。”隆鑫集团的几个人自然没得说,一致赞成。

来到中山路夜市,只见一条不算宽阔的旧街道,两边尚保留典型的岭南骑楼式砖搂,摊档主人争相把灯挑亮,因此整条街灯火通明,骑楼走廊内、马路上,挤满熙熙攘攘的人,一眼望不到头,有的已经围坐在矮桌旁吃得正香,还没有吃的人们被食欲挑逗和感染,急着寻找合适的地方落座。

何洋带领大家在一家摊点坐下后,点了烤生蚝、铁板鱿鱼、炒田螺、酸豆角焖荷花鱼、老友粉、炒粉等本地小吃满满一桌,“砰”打开了一瓶啤酒,给每人倒上一杯。

丽珍说:“太丰富了,好像样样都好吃,但怎么吃得过来?”

何洋用一次性筷子夹了一块晶莹剔透,黄色橡胶一样的东西放在丽珍面前,道:“这是本地特色马蹄糕,有各种水果香味,呐,在这黄豆粉里滚一滚,脆里带韧,尝尝。”

其他人已经吃得不亦乐乎,何洋一边吃一边欣赏漂亮的丽珍,只见她粉红的脸蛋上冒着细细的汗,樱桃小嘴优雅的品尝着实物,白嫩的脖颈,低开的胸衣乳沟若隐若现。相比于美食,美色更令人陶醉和疯狂,什么叫秀色可餐,在美食和美色中只能挑一样,何洋肯定挑选美色,他呆呆地想着。

丽珍吃了一会,感觉到何洋热辣辣的目光,她羞涩地扭捏了一下,不言语,享受美男帅哥的注目礼,吃着美味的小吃,也是一份特殊的享受哦。

何洋说:“这夜市要到凌晨3、4点钟才打烊,是本市最集中、品种最多的一个夜市,但因为环境污染、扰民等问题,住在这里的居民多次投诉,政府不得不下令搬迁,但驱赶了起码十年了,还是老样子,大家就是认准这个地方,摆摊经营的老板更加不愿走,不过听说香港大老板跟政府谈,很快就要强行拆迁,并已经为新建街道取名香港街,民国初年以来的中山路终于要消失了,这种形式的热闹夜市也将成为历史。”

“可惜了,建好富丽堂皇的香港街就没有现在的样子了。”丽珍的助理丽莎说。

“顺其自然吧,政府要做的事情自然有其道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丽珍说。。

宵夜后,何洋开车把丽珍他们送到下榻的沃里斯国际大酒店,大堂内巨型的水晶吊灯把四周映照得灿烂辉煌,丽珍喝了不少啤酒,在灯光的辉映下脸蛋闪亮,眼睛脉脉含情瞅着何洋:“谢谢你,辛苦了。”

“不用谢,丽珍总裁好好休息,累了一天,大家都休息吧,明天上午我在办公室等你,你可以晚点来,晚安”何洋道。

次日,进了何洋的办公室,丽珍趁何洋准备茶水的空挡,走到窗前,观看窗外的美景,说:“何总,能到湖里去荡舟划船就好了,怎么好像没有人在里边划船?”丽珍身上带着幽幽的香气,这是法国最名贵的香水。

“有的,只是在这边看不到,在南湖的西边呢,只要你有这个雅兴,得空时我可以陪去划船啊。”何洋说。

今天的会谈只是他们两个人,何洋把大厦项目的进展情况向丽珍作汇报,然后对下一步要做的事情进行安排。

丽珍一身紫色的连衣裙,质地轻软而名贵,凸显绝佳的身材。 坐在皮沙发上惬意的喝茶,她感觉仿佛在家里客厅里轻松愉快地谈论柴米油盐,而不像在谈论两个公司合作的数十亿元的投资项目,尤其陈夫人那次给她提了他们两人似乎很相配,应该考虑、考察的事之后,她在心里思考了多时,尤其昨天晚上,她久久不能入睡,直到天快亮了才勉强睡了一会,但很奇怪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精力十足,是爱的力量吗?我对他有意思了吗?爱上他了?丽珍觉得不可思议。何洋是她接触众多男子当中不算特别出众,却是给她印象最深的男人,因而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让她觉得内心深处软软的,她优雅舒缓地品着何洋递给的功夫茶,静静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看他泡茶端茶的动作,闻他身上飘来的谈谈的烟草味,理所当然地享受他周到的服务,他是那个将要和自己同床共枕、共度余生的另一半吗?双方的异国文化、习俗有很大的不同,财富、门第也是一道高高的坎,就算自己不计较,家族的那些人会怎么说?再说,是嫁过来,还是他到新加坡去落户?一切尚是未知数。

陈夫人即本项目的中介人,她丈夫是新疆建设兵团的司令,几年前退休定居新加坡,偶然机会认识了丽珍,因为陈夫人与丽珍都姓陈,便认做姐妹,陈夫人夫妇这样的高干,关系遍布国内外,有关系就能办成事,能赚钱,此单中介成功少说也有几十万。陈夫人了解丽珍的身世,人上了年纪都愿意成人之好,愿当月老红娘。当目睹了何洋的风采得知也是单身之后,她的第一想法就是给他们搭上红线,她知道丽珍不在乎门第和金钱,她有的是钱,只在乎人,只要人好一切都好,她知道丽珍就是第一段婚姻因为人不好而带给她深深的伤害,至今仍心有余悸。

但得先给丽珍打招呼,丽珍这关得先通过,陈夫人是个知道轻重的人。

在酒店的房间里,夜已深,陈夫人跟丽珍提起何洋,“虽然接触时间不是很长,但以我大半辈子的阅历,大姐我认为何洋不错,跟你挺般配,你们不妨先交流、接触?”

听陈夫人提起她的婚事,丽珍的心咯噔一下,跳动加速了,三年了,她竭力回避谈及此事,但往后的婚姻家庭总是要组建,岁月不饶人,一天天飞逝而过,再老下去谁会要呢?即使你是亿万富婆。

“谢谢大姐好意,容我认真考虑考虑,是可以接触了解了解。”

丽珍毕竟是华人的后代,接受了太多华人含蓄的传统,不像欧美人那么开放外向,此刻,她心里在别别的跳,已经三年没有如此近距离接触男性,男人那坚挺的阳刚之气已经久违了,几乎忘掉了被男人拥抱、亲吻的味道。那些缠绵的情丝此刻被悠悠地唤醒,何洋身上气息似有若无冲击着她心中的柔软之处。这的确是一个自己心仪的男子,她心中缓缓升腾起一股冲动,麻酥酥的,像千万只蚂蚁爬过她的心房,然而,女人特有的矜持不容她太主动。

陈夫人为他们搭红线见丽珍没意见后,抽空也向何洋提出,这正中何洋下怀,本来就打算施展美男计的,但他嘴上却对陈夫人说:“开玩笑吧陈夫人,人家亿万身家金枝玉叶,怎么会看上我这穷小子?”

“我看你们挺般配,小子哎,人家丽珍不在乎钱和门第,就看你是否经得起考验了,真要成了好事你要对得起人家哦,不要忘记我的一杯水酒几颗喜糖就得了。”陈夫人笑说。

“绝得得先重重谢你,陈夫人。”

此刻,两人默默地喝茶,然则心中都有数,津津有味地互相观察对方,但却自以为对方不知情,这气氛有趣并带有几分诡异,仿佛在单方面相亲,双方言语间竟不像原来那般自然潇洒,相敬如宾的拘谨客气了许多。

 


类别: 小说 |  评论(0) |  浏览(377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