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167
用户名:  风沙潇潇
昵称:  风沙潇潇

日历

2017 - 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17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5-06 15:21

曾经的水上交通古镇——果化(乡镇系列)





    在以水路为主要交通的年代,百色至南宁的右江曾经辉煌过,而位于中途有两个重镇,一是平果县城马头镇,另一个是果化镇。而平果县在民国时期叫“果德”县,右江上紧挨着的两个镇子都是“果”字开头,不知给镇子起名字的先人是怎么考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后,果德县隶属武鸣专员公署,1951221日撤销武鸣专区,果德县划归百色专区。19515月, 果德县、平治县合并置平果县,属百色专区,县治马头镇。

    无论古今中外,只要处于交通枢纽上,此地必繁华、必重要。在火车、汽车成为主要运输工具,铁路公路成为主要交通通道之后,河流水道作为通道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当然,海洋上的海运则依然作用巨大。或许大江河道的“黄金水道”功能仍然发挥作用,例如广西仍在重新打造和恢复“西江黄金水道”功能。而左、右江这种等级规模的航运水道没落下去是自然的,由此连带衰落的自然是江边的城镇,比如:曾经的县城思林县(现属田东县乡镇)、曾经的“小香港”雁江镇(隆安县)、名闻遐迩的杨美古镇等,无一例外都得益于河道水路之便,在很久之前便富甲一方,以致如今仍然保留着有别于其他山区城镇的青石板铺就的滨水码头和街道,保留着青砖黛瓦建造的明清时期高墙大院,诉说着过去的辉煌。

果化镇其实距离平果县城不远,才15公里,但作为平果县人的我却极少去那里玩玩看看,一是既无亲戚也没朋友,更不是名胜古迹,似乎没什么可看可玩的。第一次去是40年前了,那时在县氮肥厂打零工,结识了厂里百色籍工人老梁,于星期天相约骑自行车去了一趟,那时候还叫果化公社,公路也只是沙子铺的,勉强过汽车,自行车需要一个多钟头呢。自然,我那时对一个城镇,一个地方并无什么研究考察的兴趣,只是在街上走走,随意看看,竟然连到右江边去观光一番的意识都没有,钱也不多,东西也不多,逢圩日有些当地水果及土特产,供销社里那点百货酱醋茶没什么值得买的,只记得看见小鸡便宜,我们每人便买了几只小鸡回来,打算养大一点杀了吃肉;再就是知道果化镇上人都讲白话,即粤语,要知道,即使是县城马头镇,还是讲壮话的多,只有木帆社——即搞航运的船上人,和部分老街上的居民才讲白话,至于多数公社全部是清一色讲壮话。既然是讲白话的,自然就是外来的汉族人,估计是那些广东、南宁等地生意人逐步的迁徙而来吧?

今年春节期间从百色、田阳驱车返回南宁的途中,一时兴起遂顺路拐下去看看,高速路出来一路水泥路直达古镇,四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果化怎么样了?进镇子前下车拍几张全景先,变化是有的,过去的砖木结构房子多数为钢筋水泥楼房代替,但,这个镇规模上的扩展并不大,而且尚有不少老房子,尙存的老房子使故人有一种亲切感,同时也显示主人由于时运不佳,否则肯定会跟其他人一样推到那破败不堪的砖木板房,翻新成水泥楼房,尽管那些房子千篇一律毫无美感。迫不及待地往江边,走下码头,看看还有没有昔日的繁华?呜呼!哪有啊!水位相当高,静止而绿色的水面,看不见流动的痕迹,倒犹如一方人工的水库,这是因为右江的上下游都修建了几个水坝,蓄水、抗洪、发电,水,已经常年都是绿的了,不说右江了,就是臭名远扬的红水河,如今也是绿幽幽的;抬眼望去江水上一排排网箱养鱼,也有数条不大的船,静静靠在岸边,徒然使我想起苏东坡《赤壁.怀古》中的: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樯橹灰飞烟灭……,哪来的千帆竞过,一派繁忙景象?

再上街走走看看,一切都太一般,太一般了,圩亭里照例有卖猪肉、牛肉、鱼类,小贩们卖着北方来的苹果、梨子,蔬菜跟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差别,什么土特产,奇特一点的东西是找不到的,果化这样,其他城镇还不是一样吗?街道还是那么几条,稍微偏僻一点的便门可罗雀,冷冷清清,以致令我有一种失落感萦绕心头,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风水轮流转,你方唱罢我登场,时代在前进,在变革,船运没落了,马车没落了,再过若干年,汽车、火车会不会没落呢?

       讲果化,不得不说一位出身于此地的革命老前辈赵世同,因为他不但在平果县、百色市甚至整个广西都曾经是响当当的人物。

赵世同(1901-1977) ,壮族。果化槐前村龙旧屯人。幼年时父母双亡,10岁就打工挣钱帮助维持家计。秉性刚毅,意志坚强。19262月,赵世同参加果德农-动,任黄书祥警卫员。1929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果德县果化区苏维埃政府财政委员和果德县农民赤卫军常备营连长。1934年,赵世同任中共思果中心县委委员,因声威颇大,国民党当局四处悬赏缉捕,他带领全家随红军游击队转移到思林、果德、向都三县交界的录洪扎营,垦荒种粮,不时出没打击土豪劣绅。

抗日战争时期他在黔桂交界的乐业、贵州省贞丰等县,旗帜鲜明地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努力促成各党各派合作抗日,反对无原则地向国民党让步。19384月,赵世同任中共黔桂边特区工作委员会书记。他争取贵州省边地方势力王海平部支持抗战。使革命力量得到巩固和发展。 19398月,赵世同任那武特支书记,整顿巩固了那马和武鸣西区的的党组织,并与右江各县尚存的党组织与星散党员保持联系。

  解放战争时期,赵世同任中共右江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共右江地委军事部长,桂西人民解放军司令部领导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桂西区指挥部指挥员兼八十八团团长和政委。194910月中旬,赵世同率八十八团采取军事进攻与政治攻势相结合的措,迫使都安自卫总队副总队长蓝有理投诚,交出200多支枪。

  125日, 赵世同率领的八十八团配合解放大军解放都安县城,12月,赵世同率八十八团到田东县城与解放大军会师,庆祝桂西解放。

  解放后,赵世同任百色地委-部部长兼专署民委主任,中共百色地委委员,常委、-书记,百色地区行署专员。他艰苦朴素,密切联系众,为人民鞠躬尽瘁。他穿着简朴,两套价钱便宜的中山装,只有开会作报告时才穿。平时上班或下乡都穿土布唐装,一身农民摸样,决无官架。1957年他出访苏联时,公家按规定给他做了一套高级料子制服,他总舍不得穿。 他经常下基层,深入生产第一线,解决生产上的难题。1961年,赵世同得知凤山县一些地方饥荒严重、随即深入灾区,挨家挨户了解,到厕所看粪便,看锅头干巴巴,即下令开仓济粮。在凤山桥音乡,他用自己的专车把浮肿病人一个个接到营养食堂,群众称赞说“共产党才有这样的人,真好!”赵世同廉洁奉公,一生清贫。解放初期实行供给制,他从不吃小灶;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行政科和食堂总想办法给他买点肉和好面等,他都拒绝不收;下乡调查从不吃请,有时基层干部临时加个菜,他非让工作人员端回去不可,还予以严厉批评。 19658月,他调任自治区贫协副主席,自治区党委办公厅派人搬来沙发、大柜子、弹簧床等,他觉得过于奢华而全部退掉,只要一张木板床、10个折椅和一条长凳、书柜及单边柜。他经常扶助生活困难的孤寡老人,到南宁后群众来访多,他又包吃包住,回去还给路费。赵世同曾任自治区党委监察委员,是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全国人大民族事物委员会委员。 1977729日在南宁病逝,享年76岁。身后只有13元存款,家中没有象样家具。自治区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百度资料:果化镇位于平果县西部,是国家特大型企业平果铝的周边乡镇之一。右江水路、南百二级公路、南昆铁路、南昆高速公路贯穿境内。全镇总面积232平方公里,耕地面积40903亩。下辖18个行政村,1个社区,121个自然屯,261个村民小组,总户数10772户,人口51552人。2007年国民生产总值15640万元,工业产值480万元,农业总产值15160万元,财政收入为746.87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2350元。 
  一、自然环境 
  (一)气侯条件:果化地处南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年均温度21,极端温度(539),全年气温10以上的天数达300天以上,年积温7000,年降雨量1012mm,雨季为5—8月,旱季9—12月。 
  (二)土地种类:南部为石山区,属岩溶地貌,土地均为石灰岩发育的碱性石灰土,土层极薄,肥力很低,PH值在7—8,植被稀少,主要有石山树种任豆树及部分小灌木,藤本植物。北部以土坡为主,土地属沙页岩赤红地,质粘性酸,PH4—6,土层深厚适宜,肥力中等。 
  二、自然资源 
  果化镇自然资源丰富,盛产铝、煤、铁矿等,据探明铝矿储量达169万吨,煤矿储量达82万吨,铁矿储量达32万吨,其中铝矿含量大,纯度高,成为国家重点企业——平果铝业公司生产原料的主要供应地之一。 
  三、人文历史、景观 
  果化镇是一个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地方,1930年夏,邓小平亲临果化发动农民群众进行土地革命,动员青年人参加红军。同年秋,邓小平又从田东县平马镇乘船到果化镇,召开赤卫军领导人会议,整顿赤卫军队伍。邓小平在领导和发动百色起义期间,先后5次踏上了果化这块红土地,留下了伟人光辉的足迹。 
  果化镇是个历史悠久的百年古镇,人杰地灵,风景独特,有久负盛名的关岳庙和都督庙、中流砥柱右江独石滩、峻秀怡人的月亮湾等,这些景点具有极高的旅游开发价值

 

















    1   行了,走进街道这么远了,过去曾经辉煌的水路码头在哪里呢?对,往低处走肯定能找到,果然......

                     2  这是其中一个码头,下去看看



                             这些是运输用的船只吗? 我看不像,打渔的差不多



















                 这就是过去大户人家的房子,青砖黛瓦,坚固异常





           
          位于江边的一处泉水,过去曾经繁忙如织,如今偶尔还有人在盥洗衣物,多清澈凉爽的水啊!               




      利用过去的公共房产——关帝庙,来作为集体的文化乐园,说明该镇没有建设新的群众文化场所,主要还是穷啊!看看里边就更加寒心了。       





             墙上的牌子说明了该处房子的来龙去脉


                             敬拜关老爷是永恒的主题




                                               江边的街角小巷民居








                       出了关帝庙,走走又到了一处码头:
                    

                      看看那磨损得圆滑的青石,遥想有多少货物从这里上上下下?



                                 这到底是狮子还是狗狗啊!




                            高楼大厦旁边,还依偎着曾经的“过去”,不得已也!









                      柴火,该烧还是烧吧。




                      这是一处新修建不久的小广场,晚上也有大妈出来跳广场舞 



类别: 评论 |  评论(0) |  浏览(126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