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0
用户名:  xiaoshui1472
昵称:  小水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8-12 08:29

雨过






1

他和她,楼上和楼下。

虽说是邻居,可是在小区门口,或是楼梯间碰了面,谁也不怎么搭理谁,最多点一下头笑一下。这就是城市,你每天生活的地方。

她其实并不是城里人。只不过是城里人家的保姆。她的雇主,两位空巢老人,几个月前去了国外女儿女婿家,托她照看房子。

 

 

2

楼上的他,也是独自一个人住着。孩子大约在外地读书,女主人外地公干长期不在家。

她喜欢每天在窗帘后面偷偷看他上班下班,他总是低着头安静地进进出出。有时站在楼底和熟人说话,钥匙拿在手里。

也许隐隐有些喜欢他。虽然他长相平凡,开一辆旧旧的东风标致。离她理想中的年少英俊气宇轩昂的白马王子相差十万八千里,可她照样喜欢看着他。为什么不呢?她能接触的人并不多。

她独个人住着,每天的事情,不过是打扫房子,买菜煮饭,浇浇花,照顾一只狗和两只猫。

他总是穿一些灰色蓝色的衬衫,笔直的长裤。她有时候猜想,他是做什么的呢?也许他是一个教授。可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教授。也许,他不过是一家小企业的会计,一个小工厂的底层技术人员。

也长得并不好看,中等个头,平淡的五官令人记不住,头上已有谢顶的迹象。

可是这都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3

她的雇主,应该算是很好的雇主。信任她。把房子托给她,如期发她工资。如今这年头,这样好的雇主,已经不多了。

可是再好的雇主,也还是雇主。他们永远也不可能象真正的朋友那样坐在一起拉家常。当然她也不奢求。

她只是偶尔有些寂寞。发烦。把摇控器摁来摁去——那种烦燥,简直令人发狂。你用指甲紧掐手掌心,掐到掌心发白,可是并不痛。

 

 

4

她一直想和他说说话,也许只是聊聊天气物价。可是一直觉得没有机会。也许他会笑自己浅陋。而且,不知道怎么开口,一个单身女人,一个单身男人,怎么开口都觉得唐突。

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和他说话了吧。她有时候想。直到有一天,她去阳台收衣服,看见栏杆上楼上跌落的衣服。他一看就知道是他的。

细心把衣服叠好,每一个摺皱的地方抚平。单等着他下班。

等待。

衬衣放在床上,散发着浓浓太阳的芬芳,还有他身上的味道。她用手轻抚着。纯棉的质的,摸在手里有一种奇异的舒适和愉悦。

还衣服给他的时候,要说些什么呢?他会不会觉得很意外?

 

 

5

看见门口站着的她,他的确很意外。他侧着身堵在门口。一种防备的姿势。

说了几句诸如风大用夹子把衣服夹好之类的,他一律嗯嗯嗯。

她把衣服递还给他。转身。他都准备关门了。

然后她说了一句话,她说,如果你觉得闷,有空可以下楼来聊聊天。

话是脱口而出的。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他会怎么看待她呢?会把她当成什么人?她静静等着,死刑犯一样,单等着他的审判。

他略有些诧意,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

 

 

6

她飞快下楼。

有一朵奇异快乐的花在她心头盛放。

 

 

7

他们一起共进晚餐。

菜都是家常小菜,可是很精致。男人吃得很惬意。看得出他很久没有吃过女人烧的菜了。

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一对男女在说话,音量调到很低,根本听不清在讲些什么。

他们并肩坐着,中间隔着两杯茶的距离。电视机的荧光一闪一闪,照得他们的脸色一明一暗。

他突然探头吻她。急切的。莽撞的。差点撞倒她。

虽然她无数次在想象中演练过这个情形,可是当他真的扑倒她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吃惊。有一点,嗯,嗡的一声然后头脑一片空白的感觉,就是那样的感觉。

她也许挣扎了一下。也许没有。

然后她全身都软了。又软又烫。

 

 

8

她说,你很好。

他说,你也很好。

窗外雨下如注。

 

 

9

临走时,他拿出钱包抽出两张钱递给她。

她愣了下。脸色发白。

他也愣了:怎么?是不是不够?

她说,嗯,不是——咱们是邻居,给你打个折吧。她从他手中抽出一张。

他如释重负。

他如释重负!

一定是那张钱有刺,因为她被它咬了一口。咬得很痛。

有空再来吧,她倚着门,笑着。笑得心心相映心照不宣。笑得象她的小姐妹桃子。桃子每次就是这样倚着门对她的客人巧笑嫣然。

原来她也可以这样笑,原来她也可以笑得象那种女人一样。

 

 

10

明天他还会来么?以后他还会来么?哦当然会。他们都是孤独的,他们都正值盛年。

他还会再付钱么?她再给他打个折?

总有一天,她会要他明白她不是他想的那种人。从来不是。以后也永远不会是。不是她亲口告诉他,而是他自己亲自明白。她咬牙在心里说。

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

也许有一天他会明白她。也许他会把家门钥匙给她。

她将为他洗衣。为他打扫。为他煮小菜。倚在窗口等他回家。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推开门,指着她的鼻尖骂她不要脸的臭小三。

不,不,不要,她在黑暗中使劲甩了一下头,使劲,把这想法从脑袋里甩开。

早该知道,得到并非美好。有些东西,你得到它的那一天,就是你失去它的那一天。

 

 

11

第二天,他会来么?还是会装作从来也不认识她?

第二天,没有第二天。

第二天她搬走了,永远地搬走了。虽然她的雇主一再在电话里挽留她。可是她去意已定。

 

 

12

雨过之后会天晴吗?

会。

他们会有明天吗?

不会。


类别: 故事 |  评论(6) |  浏览(93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6 条评论
父之子 2010-08-16 13:20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0-08-12 15:01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想点别的(未登录用户) 2010-08-12 10:32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想点别的(未登录用户) 2010-08-12 10:21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10-08-12 09:42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