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0
用户名:  xiaoshui1472
昵称:  小水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5-09 11:40

爱情纪事






 

 

1999年。

杰克陈暗恋睡我上铺的班花。

作为杰克陈死党兼老乡,我义不容辞,义无反顾甘当红娘,牵其线,搭其桥,出谋划策,上窜下跳。

未果。

 

 

2000年。

班花芳心暗许中文系才子兼帅哥刘某,不日便耳鬓厮磨,成双作对,招摇过市。

杰克陈肝胆俱裂,街头买醉。酒至半酣,醉意阑珊的杰克陈捧着我的脸,道,丫头,其实你长得也挺不错的。

我怒目相向。

杰克陈心醉神迷,你看你,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好看,说完在我额头亲了一下。

我脸由青转绿,由绿转红。

 

隔日,我对杰克陈说,昨天你调戏我了。

杰克陈双手藏在背后,哪有哪有——要调戏,我也会选个美女。

我凛冽,我不管,生米已成隔夜冷饭——从今往后,你只许调戏我一人,再不许看别的女人,在心里想想都不可以,拿着,这是守则。言毕,我抛下纸页数张,扬长而去。

身后,杰克陈扶墙摸壁。

 

 

2001年。

这一年,世界到处都是恐怖分子。拉登把世贸撞了。

陈说,NND,怎么没有人来颗原子弹把小日本一锅端了?丫头,我们去吃宵夜喝冰啤酒。

我说,世贸倒了,多少人死于非命,这是人间惨剧,你没有同情心也就罢了,你还幸灾乐祸上了,真是惨绝人寰,人神共愤——你拿好钱包没有,我要吃两大盘炒螃蟹。

 

 

2002年。

我和杰克陈逛旧书城,一人举着一支硕大雪白的棉花糖,且走且吃。

出得门外,拐角处偶遇班花,娇艳如昔。

陈黯然无语,多少前尘往事,俱上心头。

天地异色,日月无光。

我脸埋在棉花糖里,把银牙咬碎,面上却波澜不惊。

 

 

2003年。

毕业前夕,我和杰克陈吃散伙饭,庆祝我俩终于安全毕业。

寂然饭毕,陈拍着我的肩膀深情地说,亲爱的,我走了,你自己要保重。

数日后,陈只身南下去了深圳。

 

又两月,他电话我,丫头,我租了人家面朝大海的小阁楼,你来吧。

我把行李和两大箱书托运了,随身小包里带了牙刷就上路了。

火车空窿空窿,我心春暖花开。

 

 

2004年.

2004年是艰难的一年。这一年,我的工作生活处处不顺心,陈在事业上也踟蹰不前,日子空前难过。生活拮据倒在其次,我们都不是得陇望蜀的人,苦的是那种心无所依的感觉。我们象两只慌慌张张的小鸟儿,在这陌生的城市,扑腾扑腾着翅膀,力不从心,却欲罢不能。陈的烟越抽越多,我的咖啡也越喝越多,直把小脸喝得仿若日当午锄禾的农妇。

 

那些日子里,我的脾气亦是与日俱增。动不动就追着陈吵架,从客厅追到书房,从书房追到厕所。我象一个更年期提前来临的弃妇加怨妇,喋喋不休,喋喋不休。从浴室镜子上的一个肥皂泡罗嗦到经济泡沫到李嘉诚到世界峰会。

陈始终沉默。良久,他捧着我的脸,道,丫头,丫头,丫头——你瘦了。一语未毕,潸然泪下。

我愕然。

陈拥我入怀。

月落霜寒。

 

 

2005年。

这一年,我们的生活峰回路转。

我们买了房,添置了美丽的新家具,买了车。虽然房子不足百平,车子只是宝来。陈说,过两年,等我们有了钱我给你买别墅,买一架宝马玩儿。

我淡淡道,那吴君如怎么对周星弛说的——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还是住平板房的时候比较快乐一些?——人心是和房子大小成反比的,倘若心离得远,我宁愿不要那两百平的豪宅。

陈退后两步,看住我,噢,达令,达令,我心地善良,人见人爱,物美价廉的达令。

 

隔两日,陈一进家门,便兴冲冲地嚷到,亲爱的,快来看你的宝马。

我举着锅铲大声问,在哪里,在哪里,带不带遥控的?

LOOK,在这里,陈举着一张激光打印机打出来的BMW

太好了,你明儿把字给我用黑体再打大点,我要贴在挡风玻璃上,看那臭保安还不拿正眼瞧咱们。

 

 

2006年。

这一年,陈向我求婚。

求婚时,我们正散完步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晒夕阳。

陈说,丫头,我们两个待嫁了这么些年彼此都没有嫁出去,眼瞅着年纪一天天大了,不如,咱俩凑合一下算了?

我说,嗯,好。

陈顺手在路边掐了朵月季花,说,陈二赖,你愿意娶陈二丫为你合法妻子,一生都爱她,守护她么?我愿意。陈二丫,你愿意嫁陈二赖为你合法的丈夫,一生都跟随他,不离不弃么?她也愿意。

我大叫,猪头,你抢我台词,太不厚道了,太没有素质了。

陈不理,自顾把我一直戴在手上他在地摊上五元钱买给我的钻戒捋下来,又郑重其事地重新戴上去。

我仰着头对着阳光伸出五个手指,象刘嘉玲一样喜极而泣,太漂亮了,起码有3克拉,老公,我好爱你。

陈说,钻石不过是无用的石头罢了,有心比什么都强,情比金坚。

我说,可是,我还是爱石头,你明儿去给我换五万块的石头来,噢~~~我至爱的、誓爱的、亲爱的梦寐已求的至死不渝的石头啊。

陈双手举过头顶,道,哦买锅,你这个粗俗的蠢女人。

我抱着他的头,亲了一下,又亲了一下,说,你这蠢物,世上有那么多好女人你不爱,为何偏偏要爱一个粗俗的蠢女人?

言毕狂笑。

 

 

2007年。

那天,两个人都很无聊。我们就玩游戏。假装我们有小孩,还有很多。男的就叫陈小二赖,女的就叫陈小二丫。陈说要四个陈小二丫三个陈小二赖,我说他,他还不听,后来我们就打了起来。

 

陈说,丫头,2008年奥运会我们带陈小二丫和陈小二赖去北京吧。

我说好呀。

陈说我们把小二赖和小二丫藏在行李箱里,这样就不用买飞机票了。

我说好呀。

陈说,那明天起,我要努力赚够机票钱了。

我说,不,现在我们就要努力了。我乱抛媚眼,色迷迷地笑着欺向躺在沙发上的杰克陈,捧起他的脸呣啊呣啊很响地亲他的嘴。

陈说,你要干嘛不要啊来人呐救命呐女流氓啊非礼啊——亲爱的,再来再来。

 

 

 

后记:

1 本故事纯属虚构,欢迎对号入座,欢迎来人来帖臆测、妄断及双赢炒作。

2 同上。

 

 


Tags: 爱情小说   爱情纪事  


类别: 故事 |  评论(17) |  浏览(46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7 条评论
[匿名] 小青(未登录用户) 2007-05-11 16:33 Says:
【评论未审核】
武戏∮浪子 2007-05-11 09:56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安安(未登录用户) 2007-05-10 23:34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安安(未登录用户) 2007-05-10 23:30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靓仔有马用(未登录用户) 2007-05-10 14:05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7-05-10 09:32 Says:
【评论未审核】
阿窿 2007-05-10 08:58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荷花仙女(未登录用户) 2007-05-09 22:33 Says:
【评论未审核】
安心 2007-05-09 20:55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7-05-09 18:16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靓仔有马用(未登录用户) 2007-05-09 15:25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松树(未登录用户) 2007-05-09 12:48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7-05-09 12:43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洪流(未登录用户) 2007-05-09 12:4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