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0
用户名:  xiaoshui1472
昵称:  小水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6-12-25 14:41

绝不爱上你






 

 


1

我和大树枝的相识比最烂的网络小说还滥俗。

我在一个论坛写帖子。人是小家碧玉。帖是小桥流水。

大约我的博客的确有些特色,没多久便车水马龙、人流如织。随着点击率的一路飙升,转眼之间,博客变成了一个大菜场,各路英雄豪杰来往穿梭,卖狗皮膏药的,泼脏水的,趁火打劫的……

不胜其扰,万般无奈,我百度了一张具毁灭性打击的欧巴桑的照片张贴在首页。

立竿见影。从此门庭冷落,车马稀疏。

人说世态炎凉,果然。

有数位铁杆粉丝纵每日饱受首页照片的打击和精神折磨,依然不离不弃,大树枝便是硕果仅存数人中的一个。

 

 

2

一日,大树枝说,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已与姑娘神交数月。惺惺惜惺惺,好汉爱好汉,不如一起吃个饭?

罢罢罢,见面了吧。

 

约在一家酒吧,互相厮认过,大家归了座。服务小姐斟上茶来。

各自喝茶,沉默。两下里各怀鬼胎。大树枝那方面自是双眼迷离,色相毕露。而我恨到切齿。这厮自比潘安,却原来是一个减肥过度的缩了水的潘安。

这世上瘦人无数,可象大树枝这样瘦得有款有型的人,还真不多。坐在大树枝对面,我努力吹气若兰,倒不是姣花照水扮娴静,实在是怕气大了,吹倒了他的小身子骨。我问大树枝,是不是小时候你家特穷,吃不上饭?大树枝说,是啊,我家三代贫农,你待怎地?我由衷地说,兄台玉树临风,有那一飞冲天的白桦树的简约气质。大树枝说,太丑太丑,全球第九,倒是姑娘,国色天香,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我答,一般一般,亚姐第三。

 

文才,我所欲也,帅哥,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文才而取帅哥也。

我素来浅薄,也不想掩饰浅薄。

分手时我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就此别过,此后各走各路,各不相干,老死不相往来。

大树枝哭丧着脸,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姑娘家家的行事莫要太绝。

我答,天涯何处无芳草,人间处处有芳菲,做人就要赶尽杀绝。

大树枝拧着眉头,说,一向飞扬跋扈、飞沙走石的周周却原来是胆小鼠辈!明日此时,日落酒吧。

我气血上涌,老娘横枪立马征战情场数载,自认阅芳无数,怕你!日落就日落!

 

 

3

大树枝除了人长得有些拿不出手,还算是个幽默的人。和大树枝熟了之后,便时常约着吃个饭,喝个小酒。几个回合下来,大树枝便俨然以我的经纪人的身份自居,大有蹬鼻子上脸的架势。

我博客上的系统模板,贴的歌,图片都是大树枝一手包办,每一个帖子他都细心阅读,配合不同的风格选择不同的歌和图片。我也乐得清闲。和大多数女人一样,我在电脑方面比较弱智。稍微复杂一点的东西我都不会弄。上回有位勇敢的同学立志要教我学HTML格式语言,整页纸的长串代码,我只看了一眼立刻两眼一黑,险些昏过去。

 

年前我在办公室养了一盆仙人掌,死了。又养仙人球,又死。再养芦荟,还是死。到第五盆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将所有花盆全部扔进垃圾桶,立誓不再看任何花草一眼。

我总在想,我上辈子大概是个辣手摧花的无耻之徒,所以,此生,所有的花们都与我有仇,视我为毒药。同事说我,仙人掌和芦荟都能被你养死了,人才啊人才,简直百年不遇。

隔了段时间,大树枝拿了几盆植物到我办公室,我皱着眉头挥手让他拿出去,我看不得那些该死的花花草草。大树枝说,这次绝不会死了,我保证。

大树枝拿过来的植物有花有草,有红有绿。他在每盆植物的花盆上刻了些字,花的名字,习性,多久浇一次水,多久晒一次太阳。他竟连花的名字都想好!

 

天气突变的时候,他的短信总是比天气预报更快到达:周周,打雷了,下雨收衣服啊。

大树枝有事没事了就搬张板凳坐在我对面,拧着眉头苦口婆心:不要熬夜啦,不要喝酒啦,不要没事了泡在酒吧里无所事事啦,少吃零食多吃饭啦,咖啡也要少喝,对皮肤不好呀,少美容多健身,利国利民……

我不胜其烦,叫他死远些,有多远死多远,比我妈还啰嗦。

 

 

4

我对大树枝说,我们还是适可而止吧,别要耽误了彼此的前程。当初讲好各不相干的,姑娘我一向心肠硬,也不是一个会把感激当成爱的人。

 

我从小就有一个远大的志向,将来嫁人要嫁又帅又有钱的。后来大些了渐渐明白,找一个既有外观又有内在,财色双全又爱自己的男人的机率并不比中五百万更大。眼看着昔日同窗好友都觅到温柔港湾,新娘脸上甜蜜的笑容和无名指上硕大的钻戒晃得人心烦意乱。经过深刻反省和几番挣扎,我咬咬牙涂改志向:若对方有钱,相貌平平的我也忍了,或者实在帅得过分的,我倒贴一点也认了。

可是大树枝,既没有钱,而且也不帅。一个月薪水的一半拿来供房,另一半买米吃饭,剩下来的钱只怕我的脂粉钱也不够。

一个女人,十九岁的时候认为爱情大过天,是为纯情,倘若到了二十九岁还以为爱情饮水饱,就多少就些痴呆了。

 

过了几日,大树枝来辞行。据说公司安排他去外地学习一个月。

大树枝走的时候,搂着我的双肩,深刻地说,周周,愿上帝保佑你,亲爱的,再见。

我说,再见,保重。

转身,松了口气。

 

 

5

大树枝走后,一个叫小马哥的接替了他,帮我选歌找图美化版面。

我其实烦他,凡我的帖,这厮每帖必回,比个女人还要絮絮叨叨,无中生有,没事找事。光看他的ID就心生厌烦,百度一下,我敢说可以搜出一百二十八个小马哥来。

可是看在他忙里忙外,上窜下跳的份儿上,我容忍他。我发现自己越来越豁达和包容了,这是好兆头,很好的兆头。

 

大树枝走了两周了,一个电话没有,短信也绝迹。这有点不寻常。可是,爱怎样怎样吧,时间自顾自走着,我们每个人也在自顾自活着。

 

我照例写帖,有故事写故事,没故事无病呻吟。事业蒸蒸日上,生活欣欣向荣。连桌子上的植物都绿意盎然。不时更有帅哥请吃饭,看电影之类锦上添花之事。花招绣带,柳拂香风,好一派温暖祥和,太平盛世。

可是,还是和从前有点不一样。我不能确定有么地方不一样,反正就是不一样。

 

 

6

这其间,和小马哥吃过两次饭。他人长得不难看,谈吐也不算俗气。虽没有百万身家,可是好歹也算有车有房的成功人士。

可是和小马哥在一起,我却总是打不起精神,谈什么话题都觉索然寡味。

我究竟在干什么?

我究竟想要什么?

我大概是有些病了!

 

当小马哥在我对面侃侃而谈,而我再一次走神的时候,我突然霍地站起来,动作太猛,差点碰翻桌子。小马哥一句话未说完,怔怔地看着我。我急速地说到,小马哥,对不起,我们之间不可能,真的很抱歉。

讲完,不待小马哥作出反应,我快速地离开了酒吧,没有回头。

我突然伤感地发现,从前孜孜不倦追求的东西,比起自己内心真正的感受,真的不值什么。

 

 

7

此后几天,我谢绝了好几次饭局,不出去吃饭不K歌不泡吧,下了班自己在房间里煮东西,慢慢地吃完,跟着电视练瑜珈,偶尔租几张碟一个人看到深夜。

博客有一个星期没有更新了,荒草丛生。

 

 

8

周末在公司加班,淋了些雨,碰巧衣服穿少了些,回到家立刻打喷嚏流鼻涕,头晕目眩。挣扎着给自己煮了粥。吃了几口寡淡的白粥,裹着毯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没情没绪。雪上加霜的是,晚上竟然发起烧来。一个人躺在暗夜里,听着窗外的风吹雨打,死的心都有了。

我拿出电话,咬牙切齿地拨号。然后对着手机说,败类,你死了还是出国了?

那边叹了口气,说,你终于肯打电话了?然后电话便断了。

我怔着。疑窦丛生。

 

二十分钟后,大树枝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的门前。

我抱着胳膊斜倚着门,闲闲地问他,好巧啊,你散步啊?

路过路过。

兄台别来无恙?

托福托福,生龙活虎。

……

待要再调笑几句,突觉鼻子酸酸说不下去。大树枝也不说话,只定定地看我。

 

我扑进大树枝怀里的时候差点撞掉了他的眼镜。我说,你个破树枝,你很了不起么?你以为你是谁!没有了你我就活不下去么?

大树枝说,你这个傻瓜女人,自以为会写几个字,冰雪聪明,其实比猪还笨,不使点绝招,你哪会就犯……你还记得我们那天在日落酒吧打的赌么?你说你绝不会爱上我。

我赖在大树枝怀里,嫣然笑道,老马都会失蹄,何况老娘。






类别: 故事 |  评论(11) |  浏览(64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1 条评论
[游客] 毛秀才(未登录用户) 2008-04-26 23:03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闰月(未登录用户) 2007-01-05 22:28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anan(未登录用户) 2007-01-03 22:48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淡淡看你(未登录用户) 2007-01-01 17:14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6-12-27 12:58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过客(未登录用户) 2006-12-27 11:52 Says:
【评论未审核】
yulins11 2006-12-26 23:53 Says:
【评论未审核】
囿谷制造 2006-12-26 14:05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6-12-26 11:49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钱大(未登录用户) 2006-12-25 22:00 Says:
【评论未审核】
洇伤 2006-12-25 20:19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