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0
用户名:  xiaoshui1472
昵称:  小水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6-16 08:31

逃离

 










1

我坐在沙发上东张西望,看苏姗忙得花枝招展。

电话,传真,E-mail,签字,开会,走来走去……

 

公司大门还是从前的样子。门口的冬青好似还是三年前的那一盆。电梯旁墙壁上永远看不懂的抽象画。还有我称之为走狗的打卡机,我曾扬言要趁黑无人把它从18楼扔下去。

没想到还有回到这里的一天。如果不是出差路过这座城市,也许永远也不会来这里了吧?

 

身边走来走去的都是年轻而朝气蓬勃的脸,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仿佛整个世界都踩在他们脚下,跟几年前的我们一模一样。

 

 

2

手里的杂志已经翻到第二遍了。怀旧也怀完了,可还是没有看见苏姗这个女人来理我一下。

老娘千里迢迢赶来,一忙完手头的事情,头也没梳脸也没洗,便直奔了她来。可到现在为止,她忙得喜鹊似的,统共没跟我说上十句话。

这是一个对待前亲密同事,死党,闺蜜应有的态度么?我忿忿不平地翻着杂志。

又玩了一会儿手机。

突然想起刘一宏来。怎么就忘了他呀?从前,我们仨可是号称公司三剑客。赶紧翻出手机拨号。

电话很快通了,谢天谢地。

三年没有联系了,我居然没有换手机号,居然还存着他的号码,而他,居然也没有换号码,这真是奇迹,令人宽慰无比的奇迹。

喂?电话那头声音有点变了,但一听就知道是他。

刘一宏,是我呀。

我知道是你。

您老还健在啊?没有挂掉,也没有出国,我吃吃笑着。

是啊!任重而道远,我还要留下来祸害人间。再说了,没有您小人家的恩准,我也不敢挂,电话那边朗声笑着。

哈哈~~~我现在在公司,你还不赶紧滚过来。

是是,这就滚这就滚。

 

挂断电话,我开始第三遍翻杂志。苏姗这个死女人,有完没完啊?太考验人的意志了吧?

起身奔到苏姗办公室。居然空无一人。

门口的秘书小姐说,苏总和客户出去了,她没告诉你吗?

我张着嘴,好象一根木头。

 

 

3

郁悒不乐地走出电梯,百思不得其解。

幸而刘一宏及时出现在门口。

板着脸走到他面前,站定,叉着腰说到,如果你今晚也打算放我鸽子,趁早说,别叫我费事伤二次心。

放鸽子?借我俩胆也不敢啊,我一接到您老人家的指示就连滚带爬地来了,刘一宏卑躬讨好地笑着。

我绷着脸看他,撑不住笑了。

 

 

4

去的还是老地方,一家很小的茶餐厅。以前,我们三个人常来这儿吃午饭。

一晃,竟然三年了。

 

坐定后,我上下打量刘一宏。

嗯~~~你变了一点哦,胖了,比以前白了,小肚皮比以前伟岸了,看来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啊。

你不也变了……

打住,如果不是好话,趁早闭嘴,我这颗备受摧残的弱小心灵,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和伤害。

好吧,姑娘越来越貌美如花……

你发誓你说的不是鸡冠花。

不是,绝对不是。

也不是臭魔芋?

是牡丹花啦。

我眉开眼笑。

快点菜快点菜,牡丹花要饿成小黄花了。

 

这儿还是从前的样子,一点也没变,我四处张望着。

谁说没变,老板都换了两茬了。

店面,店里的陈设,菜式都没变,所以心里还当它是从前那个了。

 

 

5

饭毕,我拍拍肚皮。好了,酒足饭饱,可以控诉了。苏姗那个死女人,太过分了,居然一声招呼也不打撂下我就走了,枉我还当她是最好的朋友,一干完活,谁也没联系,就直奔她来了。

刘一宏低头喝茶,不说话。

你说说看,多重要的客户比得上几年的老朋友嘛!再说了,如果实在分不开身,好歹说一声嘛,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害我坐那里傻等。

刘一宏继续喝茶。

不行,明天得让她请一天假,陪我逛一整天的街。

 

苏苏——

嗯?

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

那年,你辞职离开公司,是因为有人在后面做了手脚。

这个,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呀。如果不是有人背后捅刀子,如日中天春风得意的时候,谁会辞职远走啊?我又不发疯。

那个背后捅刀子的人,是苏姗,刘一宏艰难地说。

苏姗?我盯着刘一宏看,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

就是她,刘一宏把头扭到一边,不看我。

 

我半晌没有说话。嘴里的一口茶没咽下去,呛着了,呛出了眼泪。

当年离开公司时,我把全公司上上下下几十号人,喜欢我的,讨厌我的,一一筛了一遍,最后,觉得谁都有可能。无非是树大招风罢,认了。而且,也没有力气去深究。那时,谁都怀疑过,唯独没有想过刘一宏和苏姗,因他二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最信赖我的人,一个是我最信赖的。

 

 

6

苏姗,她现在是公司的副总,如果当初你不走,这个位置是你的,刘一宏说。

我早该明白的……人各有志。我不怪她。如果我们换过来,说不定我也会挖坑设陷……我只是太蠢了,一直没有想到。可能有点想到了,但一直不敢,也不肯承认。通常,捅得你最深伤你最重的的那个人,往往是身边最亲近的人,因为你对她最不设防……那些东西,真的那么重要么?

其实,她那样做也并非全为了那个职位,还有一个原因,刘一宏说到。

还有原因?我狐疑地看着他。

刘一宏欲言又止。

我看着他,足有两分钟。突然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仿佛醍醐灌顶,心似雪洞一般。

她喜欢你。

刘一宏点头,而且,她也明白,我喜欢的人是你,永远是你。

事情其实早就摆在那里,只是我一直没有,也不愿往深里想。

 

如果你不回来,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这些。不知道这件事,对你也许更好。但现在你回来了,就有必要知道真相。你不要怪苏姗,她也不容易。这几年,我看她也不见得快乐。

我不会怪她。只是——她这样冰雪聪明的女子,难道不知道伤害最好的朋友,就等于是伤害自己。又怎会快乐?

 

 

7

好了,我们不谈苏姗了,说说你吧,你现在怎样?我对刘一宏笑笑。

你走后我也离开了公司,换了份轻松点的工作。我的生活很简单的,三言两语就可以讲完。我现在的状况,用一个词形容就是:一个空虚寂寞的孤独无助的欢迎趁虚而入的老单身汉。

猪~~~那是一个词嘛!看来我们俩是本世纪最老的两个单身汉了。再过二十年,如果还是没有人要我们的话,我们两个老妖精,就搬到一起住吧,我哈哈大笑。

你顽皮起来,还是从前的样子,刘一宏也笑。

 

苏苏——

嗯?

你有没有考虑过再回到这座城市,嗯~~~重新开始?

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刘一宏不说话,眼里有亮光闪了一下,又倏的黯淡下去。

我低头喝茶,假装没有看见。

 

 

8

买完单离开,我坚持不要刘一宏送,想自己一个人走走。

好吧,如果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任何时候,你想聊天的话都可以去敲我的门,我还住在从前的地方,地址你还记得吧?

知~~~道~~~了~~~事隔多年,你一点长进也无,仍是这样罗里巴嗦,女孩子们又怎会喜欢你?

刘一宏笑,挥手。

 

 

9

一个人慢慢走着。

街道还是从前的街道,又不完全是从前的样子。总有一些改变在悄悄进行。

从前一起逛过的店铺,一起喝过的珍珠奶茶,一起坐过的双层巴士,一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今天过后,再不会回来了。

 

我突然很难过。为自己,为苏姗,为刘一宏。

是的,刘一宏。我不是不知道他喜欢我,也不是不知道他是个好人。可是,我总觉得一切太过平淡,太水到渠成,没有波澜。我不喜欢没有波澜,一眼可以望到尽头的生活,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也许,归根结底,我还是不够爱他。

我要嫁就嫁得义无反顾。那个人也许不够好看,也许不够多金,也许,还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可我就是喜欢他。只要他也喜欢我,肯娶我,我就毫不犹豫地嫁给他。

就是这样。

只是,想嫁的,人家未必肯娶。肯娶的,又不甘心嫁——世事大抵如此,终是不如愿的。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一直在等,一直在努力往前走。

我已经30岁了。一个女人,有几个30岁可以虚耗?有几个30岁可以用来无望地等待?

我停在路口。不禁悲从中来。

 

 

10

一辆出租车停在面前,司机探头问,小姐,要不要坐车?

犹豫了一会儿,上了出租车,报出地址。

很快到了小区门口。

付完车费,我对司机说,请你在门口等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后我没有出来,就表示我不走了,你就可以离去。

司机看了我几秒,点点头。

 

 

11

我上楼。叩门。

门很快开了,刘一宏出现在门后,就好象他一直等在那里。

我们隔着门槛,微笑对视。

良久。

他拥我入怀,用力搂紧,亲我的头发。

我刚才一直在担心,很怕,怕你不来,我的心会碎。三年前,它已经碎过一次,他喃喃道。

我伏在他怀里,不说话,眼泪打湿了他的肩膀。

我们象一对即将生离死别,或是刚经历了生离死别之后再度重逢的恋人那样长久拥抱,落泪,热吻。

不知道怎样可以把对方抱得更紧。贴得更近。永远也不要再分开。

 

 

12


如果是电影,就该是这样。

可是,生活不是电影。生活比电影更复杂。比电影更有千般顾虑,万般无奈。电影在屏幕上打下“完”字,便可以撒手离去,不管不顾。可是现实生活呢,总归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所以,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它们只存在于我的想象里。

而现实情况是:我坐在楼梯口的黑暗里,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刘一宏是个好人,以后也许永远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我不确信的是我自己。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度离开,就象三年前一样。如果说,三年前我伤害了他,那现在伤口业已痊愈。如果我再次伤害他,将比三年前更深更重,而且永难愈合。

我们都已不年轻。

 

他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比我年轻的,比我漂亮的,比我温柔娴静的,更重要的是,比我更爱他,更一心一意待他,为他倾倒,为他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为他做我不能做到的事情。

一定会有这样一个女孩,比我更爱他,比我更能让他找到幸福。

 

抽完第五支烟,最后看一眼他亮着灯的窗口。然后我起身。离开。比任何时候都更冷静,更明白他所需要的,和自己想要的。

 

 

13

再次坐进出租车。对司机说,去机场,谢谢。

车子无声地滑入夜色里。身后的灯火一片片退后,逝去。象那些永不再来了的前尘往事。

眼泪这才下来,顷刻间流了满脸。

Tags: 逃离   小水  


类别: 故事 |  评论(13) |  浏览(71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3 条评论
随心Kappa 2008-06-18 08:21 Says:
【评论未审核】
土土 2008-06-17 22:4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宁馨点点(未登录用户) 2008-06-17 12:4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花间寄语(未登录用户) 2008-06-16 21:41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沐沐(未登录用户) 2008-06-16 19:0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ww(未登录用户) 2008-06-16 17:08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8-06-16 15:2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格子(未登录用户) 2008-06-16 14:1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