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0
用户名:  xiaoshui1472
昵称:  小水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6-06 08:13

大魔怪





1


我费尽力气逃出大魔怪的屋子。


屋外是广漠的平原,视野开阔。地面上满是割过的水稻茬,已经干枯发黄。我小心地走着。几米外有一个白得耀眼的东西。是一件白上衣,是那种从来没有穿过的新衣服的白。它伸手伸脚平铺在水稻茬上,象一具看不见肉体的干尸。走了几步,又是一件白衣服。再往前,是并排的三件白衣服,两件大衣服中间夹着一间小衣服。停驻,举目望去,视线里白花花的,目力所及的整个地面上,都是白衣服。它们形成巨大的同心圆,把我围在中间。


我嘴唇发干,变苦,那种连抽了五支烟之后的苦。那些白衣服是有生命,会呼吸的。我疑心它们会移动。我一转头,它们就会跳起来,从后面缠住我,裹紧,裹紧,直到我无法呼吸,成一只蛹,或是一具木乃伊。


我扭着手指头,紧张地等着。有人从后面抓住我的腰。我尖叫,奋力挣扎。但那双手很有力,它托着我的腰。带着我飞升,远离那些白东西。


飞到四层楼那么高的时候,我松了口气,回头看。


身后果然是他温暖的脸。   


 


 


2


喂,醒啦,醒醒啦~~~有人使劲推我的胳膊。


睁眼一看,是坐在旁边的徐匪。徐匪者,徐斐也。斐太女气,我自作主张唤他徐匪,他也浑然不觉。驴的一个人。


我仍缠绵在梦境中,茫然张着嘴,象个傻瓜。


徐斐吃吃笑着,你又在BT张的课上做白日梦啦。


没有大魔怪。没有白幽灵。我是坐在教室里。BT张依旧在黑板上写着大篇奇幻的公式和神秘符号。


我用手掌挡住眼睛。


嘿,你又梦见什么了?徐斐眨巴着小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我。


滚!


我自然不能告诉他,我在梦中看见他的脸。


 


 


3


我和徐斐走在一条小径上。我们要去阿man的住处。


我走得心事重重。身后,徐斐嘴里咬着一枝草,几度欲言又止。


大魔怪是什么东西?


谁告诉你大魔怪的?我猛地停住,盯住徐斐看。


~~~我听见你在梦中叫过两次,徐斐有些发懵,被我的神情吓住了。


~~~一天偷听别人做梦,我笑了一下。


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是网络游戏么?


请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


 


 


4


man在校外另租了房子。在他们班上,他是个神秘人物,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英语老师说他是哈雷慧星,一百年才见一次。


man租住的房子单门独户,院子里长满荒草和无名野花。他有时关了电灯点着蜡烛,我疑心他是在等夜深人静花妖狐女轻扣柴扉。哦~~~不,他也许只是想做一只自缚的茧,或是一只笼中鸟,安全无忧。


徐斐停在阿man的小屋前,张着嘴,呆若木鸡。我也好不到哪去。


整个小屋子被一只鸟笼子罩住,铁的鸟笼子。每一根栏杆都是手指粗的铁条,围着整间屋子,围得密密匝匝。


man~~~man~~~我用力拍栏杆,声音发颤,几乎要晕过去。


我在,我在里面,我没事,小屋里传出阿man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


你知道的。


是大魔怪,我跪坐在地上,止不住哭泣起来。


牙牙,不用太担心,大周和风飞风扬正在想办法,阿man在里面喊。


 


 


5


我坐在地上哭泣的时候,徐斐呆瓜一样坐在一边默不作声。


你就不能做点什么吗?我气恼地踢了他一脚。


我牙齿不大好,只怕咬不动这铁疙瘩,要不,我钻进去试试看,徐斐两只手掰着栏杆使劲把头往里挤。


我啐了他一口,借你胳膊用一下。


我的肉皮实得很,仔细硌了姑娘的牙。


~~~猪头,谁要咬你的臭胳膊,我扯他的衣袖擦眼泪。


 


 


6


大周开了一辆突突突冒黑烟的大板牙过来。风飞风扬坐在后面。


太诡异了。更诡异的是,这样一辆看起来车门车窗随时都会掉下来的破烂拖拉机,竟然真的把铁笼子弄开了。


man从小屋里出来,除了神色略有些疲惫,看起来还好。


我扑在他怀里,又哭了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他轻拍着我的后背。


 


 


7


我和徐斐坐在门槛上,看他们收拾行装。


man小屋里有一个小型地下室,里头的装备全是为对付大魔怪准备的。


大魔怪很厉害么?徐斐轻声问。


嗯。


他是不是放屁带音乐的~~~~啊呀~~~~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看看清楚,我是君子么?我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小女人。


大魔怪再厉害~~~他厉害得过你么?


大魔怪就在这所学校里,知道它的人并不多,可是每个知道它的人,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说。


这个我相信,我只不过在你的梦中偷听了两次它的名字,已经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徐斐黯然道。


我但愿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大魔怪,我但愿我爱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大魔怪,我依旧沉浸在惊惧中,无心体会徐斐的话。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徐斐,你该走了,下午还有两节课呢。


我不走,我留下来帮你。


很好,斗胆问一句,兄台会格斗否?会法术否?还是说,你会尖叫吐口水?


我会美男计,也许大魔怪是个女的,或者是个老玻璃,徐斐眨着眼睛。


败给你了,我扑哧笑出声。


 


 


8


风飞风扬是双胎胞。他们中的一个正往一支特制的枪里装银子弹。


大魔怪最怕的东西是银。也只有银子弹,才能让它的脑袋炸开,魂魄堕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因为特制枪射程短,所以必须近距离射击,可是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如此接近大魔怪,我低声向徐斐解释。


可是,他们还是必须得去,是吧?徐斐问。


是的~~~我说过的,凡是知道大魔怪的,他们身上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风飞风扬几年前失去了他们的父亲。大周,失去了女朋友。它连小孩子都不放过,阿man的妹妹,妮妮,前天也被它抓去了,因为它最忌惮阿man


风飞风扬兄弟俩长着完全一样的脸,一样的身形,我从来分不清楚他们。总是扯着嗓子喊,风飞场,然后看两个人发窘的样子吃吃笑。


他们默默忙碌着,没有人说话。


看着他们,我又开始想流泪。


 


 


9


站在车旁的风飞向我挥手,我也伸手回应他。就在这一瞬间,我看见风飞整个人飞起来,象一枚火箭弹。他的身后,站着屠娇娇——我们的班长,真名屠红丽,神憎鬼厌的一个女人。她满脸煞气,神情疯狂,明显鬼上身。


man和风扬制住了屠娇娇,我拉着徐斐去追风飞。


没事的,一定没事的,风飞法术不错,只是不留意才被屠娇娇暗算,一定没事的。


一直追到学校。操场上围着一群莫明其妙的人,伸长脖子望着同一个方向,象一群愚蠢的鸭子。


我们飞奔上楼。


风飞趴在四楼的窗台上,玻璃碎了一地。他看起来很不好。额头上有血流下来,糊到眼睛。可是神智尚清醒,看我们奔过去,居然还抬手到额头微弱地敬了个礼。


我破涕为笑。


和徐斐一起小心地把他扶下来。还好,伤得不是太重,额头擦掉一块皮,胳膊骨折。一只鞋也不见了。


 


 


10


把风飞安顿好。阿man和大周风扬准备出发。


徐斐也要求去。


今天以前,徐斐还是一个父母的乖儿子,老师的乖学生。聪明好学。积极向上。生活在美好的童话世界里,对恶灵鬼怪的事情无知懵懂,以为大魔怪只存在于网络游戏里。


我缓缓说道,你不去。


我去。


我说你不去,你听不懂么?活腻了想自杀的话请另辟蹊径,你以为大魔怪会介意多取一条人命么?


~~~别小瞧人,我可拿过大学生运动会射击比赛第二名,徐斐大声道。


man看了看徐斐,又看了看我,然后递给徐斐一支枪和几枚子弹,说,子弹有限,看准了再打。


 


 


11


四个人整装待发。


我拥抱阿man,亲他的额头。在他耳边说,千万小心,替我把把妮妮带回来。


又重重地拥抱大周和风扬。


徐斐垂着手远远站着,有些发窘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迎上来。


我走过去,搂着他的脖子说,抱紧我,听着,我要告诉你一件事,阿man,是我姑妈的儿子,我的堂兄。


真的呀?真的呀?徐斐眼睛发亮,象一弯明月。又发力搂紧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我笑。揉他的头发,喃喃道,傻子,傻子。


徐斐仍然搂紧我,把头久久地埋在我的头发里。


好了好了~~~我拍他的头。又捧着他的脸,用力亲他的嘴唇,低声说,答应我,照顾好阿man,也照顾好自己,我等你们回来。


 


 


12


倚着门,看他们渐行渐远。消失在林子尽头。


太阳完全看不见了。


夜,象一张巨大的幕布,无边无际,铺天盖地而来……


 


 


 



 


 


类别: 故事 |  评论(6) |  浏览(6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6 条评论
小水 2008-06-10 09:57 Says:
【评论未审核】
洪流 2008-06-08 09:25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吵吵(未登录用户) 2008-06-07 00:32 Says:
【评论未审核】
土土 2008-06-06 22:43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8-06-06 16:2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沐沐(未登录用户) 2008-06-06 16:1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