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0
用户名:  xiaoshui1472
昵称:  小水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6-12-15 13:48

老白和我








 

 

我对老白说,我是丫头,你是老头。你看,我们天生一对。

 

 

从前有一次,刘菲问我,你面对老白的时候,会不会偶尔自卑?

什么?

没什么。我说你的鞋子很别致,刘菲巧笑嫣然。

穿别人的鞋子,让他们找去吧,我笑。

刘菲二十六岁。老白公司的企划主管。出生名门、天生丽质、冰雪聪明。色艺双全。暗恋老白。

而我不过是个打字员,头脑简单,胸无大志。最要命的是,长得也不好看,离美女还差十七八里地。老白却喜欢我。

刘菲私下里一定认为老白脑子有毛病,而且毛病还不小。脑子没病的人怎么会喜欢一个粗俗又难看的蠢丫头。其实刘菲不明白,如果每件事情都合理而正常,那这个世界还能算世界么?

自卑和别人看得起看不起没有关系。自卑是发自内心的,一个人骨子里是什么样子她就是什么样子,不会因为别人的的目光而改变,刘菲似笑非笑地说。

我无言。

这么美丽的女孩子,为何如此刻薄?

 

 

我是一个肤浅的人。非常肤浅。

我喜欢外表光鲜的一切,东西或者人。

在地铁站看到好看的男人,会变得小小的紧张。今天的裙子皱皱的,早知道穿粉蓝的那件了,式样别致些,最重要的是合身,遮住想遮的,突出想突出的。脚趾的指甲油也花了。发型基本是失败的,刚上地铁的时候挤的。应该有些凌乱美。

地铁到站了,拥紧的人群作鸟兽散。

施施然走在最后,高根鞋踩在地面上嗒嗒响着。

起码背影是好看的。虽然还不至于分花拂柳,步步生莲花。

拐过通道才迈开大步。最后,冲向公司电梯的时候步伐基本是狂奔。

总有一天,趁黑无人的时候,要把公司的打卡机从18楼扔下去。

电梯总是满的。互不相识的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挨得很近,心却离得很远,是一个星球到另一个星球的距离。

 

 

老白说,丫头,你只有24岁,却对我说有28岁。

24岁是我的身体,我的心已有28岁,也许,再老一点。

 

 

老白,看我的手腕。

这是我16岁的时候用削铅笔的刀片割的。白色的疤痕,象一条丑陋的奇形怪状的虫子,静静地伏在我的左手腕上。

薄薄的刀片,放在突突跳动的蓝色血管上。按住,只轻轻一拉。

那种感觉真奇怪。你一定没有自杀过吧?

老白说,丫头,为什么你从来不提你的过去?

提起来会痛,为什么要提?我笑。

现在有我在,会痛得少些。

忘了不是更好么?你这傻瓜小孩,我笑他。

老白摸我的头发。轻轻叹气。

 

 

我24岁。老白32岁。

人家说,如今这个时代,两年就是一个代沟。我和老白,隔了一个太平洋。

老白总是说,你这小孩。

你这老头。我瞪他。

 

 

狂爱看卡通。看节奏慢得老牛拉破车的韩剧。吃薯片。吃冰淇淋。

一起逛街,最爱看时装店的小吊带衫、牛仔热裤。热爱那些粉红、粉蓝、粉紫的,粉到初恋一样的颜色,卡通的图案。白色的小吊带,几朵黄的小花。没有任何点缀的纯绿的小背心,那样一种弹指即破、新鲜欲滴的娇嫩的新绿。

热爱这些小衣服。爱到两眼发直,走不动路。

老白凑过来问,姐姐,你几岁?

我用眼神杀他一百遍。

 

 

路边有人卖烤肉串,热辣辣、油乎乎,浓烈的烤肉香味,仿佛十香软骨散。

扯着老白的衣襟,要吃要吃。

烧烤类垃圾食品致癌。

求求你,就让我生癌吧。赖活着不如好死。

那喝一杯冰冰的透心凉奶香四溢的珍珠奶茶总不会致癌吧?

奶茶里的冰块本来是用来冰海鲜,冰那些死鱼烂虾的,你确定要喝?

喝着寡淡无趣的白水,我心碎了又碎。

 

 

丫头,将来我要生三个小孩,大白、二白和小白。

我要四个,大白、二白、小白和小小白。

啊——多出来的那个小小白,是你跟谁生的?老白面无人色。

反正不是跟你。我笑得花枝乱颤。

 

 

丫头!

嗯?

丫头。我想我有些爱上你了。

我也爱你呀,老白。

我的意思是,不如——我们结婚吧!

我想你大概有些疯了。是一个笑话吗?如果是笑话,这是我本年度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笑话?是啊!是啊!你看,我不是只会讲那些冷场的笑话吧?哈哈哈~~~老白笑着。

我也笑。笑得扶墙摸壁。

假装没有看见老白脸上不太明显的受伤的颜色。

 

 

从前的我很认真。近乎固执的认真。

自以为是。自不量力。

就象《蝴蝶效应》里的埃文,一次次回到过去,试图改变已经发生的不好的事情,却发现,改变后,事情却比原来更糟,终于不可收拾。

现在的我也认真,只是不再执着了。有时候会奇怪,从前的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固执地坚守一些东西。事实上,这个世界是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一生守候的。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就象手腕上的陈年伤疤,即使天气突变,也不会隐隐生痛。

 

 

老白问我,丫头,有一天你会离开我么?

我想了下,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不是我离开你,也不是你离开我。就象风,风吹来一些东西,又带走一些东西。

有些人在人群里走着走着就会走散了。

就是如此。


类别: 故事 |  评论(6) |  浏览(41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6 条评论
[游客] 毛秀才(未登录用户) 2008-04-26 23:34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7-03-07 12:21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非非(未登录用户) 2007-03-03 20:14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蓝色(未登录用户) 2007-01-10 00:46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6-12-27 17:52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过客(未登录用户) 2006-12-27 17:28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