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0
用户名:  xiaoshui1472
昵称:  小水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6-12-14 11:45

渺渺




1

干嘛我每次想约X吃饭总要小心翼翼地问他有没有空?渺渺问我。

因为你爱他嘛!我答。

干嘛他每次在电话里说没空要加班,我明知道他要这么回答可仍然很失望?

因为你爱他嘛!

干嘛我明知道他不是加班,而是和别的女人鬼混,我却不敢揭穿他?

因为你爱他嘛!

干嘛我明知道他在爱我的同时,还在爱着她她她,我却鼓不起勇气和他一刀两断?

因为你爱他嘛!

干嘛我要爱他这种垃圾?

因为你蠢嘛!

 
 

2

我上辈子肯定是只野兽。

渺渺俯下身子看着我,漆黑的长发披散下来,盖住半边脸,有一种黑白艺术摄影的效果。

我的牙齿一碰到肉休,就有一种狠狠咬下去的冲动,渺渺笑着,露着两只尖尖的白牙。

我将两条光腿往沙发里缩了缩。

在家里,我都是穿这种刚盖到肚脐的小背心,和小短裤。短裤短到大腿上。

你放心,我不咬女人。渺渺嘻嘻笑着。

都咬过什么?我挪了挪屁股,让自己坐着更舒服一点,怀里抱着个枕头。

男人的手指、胳膊,在床上的话我喜欢咬男人的肩膀,渺渺朝我眨了眨眼睛,暧昧地笑着,一口细细的白牙。

牙真白,用什么牙膏?

咬人咬的,她半真半假。

哪天我也要找个男人来磨磨牙,我笑着说。

生活真无聊。

我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3

这个世上,有的女人爱绿纱,有的女人爱美钻,有的女人爱靓装……

而渺渺爱剪刀。

常看见她坐在地板上剪纸。是那种闪亮的玻璃纸。用一把崭新的小剪刀。剪刀刀刃薄薄的,泛着冷冷的金属色。和闪亮的玻璃纸无声地咬合的时候有一种奇异的绚目的冲击视觉的感觉。

X说总有一天我会把他身上的皮肤一寸一寸剪下来,就象剪纸一样,渺渺说。

 

 

4

渺渺很瘦。

很少有人象她那样瘦得全身上下都是骨头。从后面看后面是背,从前面看前面是背。所有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象是迎风招展的旗帜。可是却另有一种韵味。

渺渺,总有一天,你会把自己瘦死的,就象电影《瘦到死》里的主人公一样最后只剩下一张皮肤挂在骨头上,我对渺渺说,如果有男人喜欢你们这种竖琴似的女人,我输十块钱给你。

你以为人人都象你般发育良好!渺渺说着,瞟了一眼我的胸部。

哪里——小康而已!我挺挺胸谦虚道。

竖琴亦可弹奏优雅,渺渺说着,充满爱意地爱抚了一下自己的胸部,X说她们象莲花。

我挪开视线。渺渺那种自恋般的抚摸姿势,即使是女人看了也受不了。

渺渺说,天底下最无敌的是岁月,有年轻的身体真好啊!

 






 

 

5

那天,我一进门就发现了不对劲。

我进门的时候,渺渺和H在客厅看电视。两人各坐在长沙发的两端,和往常一样。可是我还是发现了不对劲。

他们太正襟危坐了。

他们照例看着电视,似乎没有心机。可我一转身他们就使劲地观察我,目光嗖嗖嗖象箭一样,让我的脊背一阵阵发烫。我垂着眼睑,踢掉高跟鞋,面无表情地从他们面前走过。

我尽量装得比事实上更加若无其事。

换上舒服的便装,我走过去,挨着H坐下。H不经意地挪了挪身子,动作不露痕迹。我很轻易地就从H的头发里闻到了香水的味道,不是我用的牌子,我自然知道那是谁用的牌子。

 

很久以后,我对渺渺说,幸好H只是个垃圾,不然我们俩的友谊就完了。

 

数天后的一个黄昏,我歪在沙发上看电视,渺渺照例泡在浴缸里。

渺渺电话响起来。

渺渺,电话,我冲着浴室喊。

不用管他,渺渺躺在浴缸里,懒洋洋地说。

电话铃响到第三遍的时候,我开始忍无可忍。正考虑着要不要将渺渺的电话扔进浴室的时候,渺渺从浴室里走出来,披了条太短的浴巾,露着两条光洁的大腿,光脚在木地板上踩出几个水印。

还打来电话,你个猪头!渺渺对着电话讲着,软软的音调,不象是骂人,倒象是慵懒的调情。渺渺斜倚在门框边,一只手把玩着浴巾一角,脖子上沾着一团肥皂泡泡。

匆匆收线后,渺渺重新走进浴室,经过我身边时扔下一句话,当初你怎么会喜欢H这么个猪头?

他脑袋是猪头,身体可不是,我头埋在沙发里,慢吞吞地说。

渺渺大笑。

 


 

 

6

你的理想是什么?有一天我问渺渺。

我们一定是太无聊了。两个加起来快六十岁的女人,如少女般谈论着理想。

我的理想?渺渺侧着头想了下,我的理想就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说这话的老人家要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了,我笑。

你呢?渺渺问。

我想找一个过得去的老公,有一份过得去的工作,刚好够花的钱……我慢吞吞地说。

为什么样不是一个好老公、好工作、花不完的钱?渺渺显然有些迷惑。

钱如果多得花不完,就体验不到花钱的乐趣了,女孩子,你要知道,患得患失的人更容易快乐。比起唾手可得的快乐,来之不易的快乐会显得更纯粹和更完美。

我没你那么复杂,我希望我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能马上去做,当我想什么东西的时候,它们马上就出现在我面前,渺渺说。

除非你改行去做女巫,就算是女巫,肯定也有她变不出来的东西,连上帝都不是万能的。

 

  

7

渺渺喜欢泡浴缸。

渺渺说,碰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洗个泡泡浴就好了。放上满满的一缸水,芬芳的浴露,干的玫瑰花瓣在温情的水里慢慢苏醒、饱胀,娇艳欲滴。她们在阳光里枯萎,又在水里复活。

渺渺说,泡在浴缸里就象泡在母亲温暖的子宫里,安全宁静平和,浴缸让人返本还源,那些抑郁病人最好每天泡泡浴缸。

渺渺还有一个习惯就是一泡进浴缸就要唱歌。渺渺以前是唱歌剧的,她一唱歌剧我就放交响乐,将音乐放得山响。

有时候浴室里突然没有了声音。渺渺歪在浴缸边睡着了。一只脚搁在浴缸边缘,秀丽的脚踝上有一两片殷红的玫瑰花瓣,有一种斑澜的油画的效果。

我俯下身子拍她的脸。

她睁开眼睛迷离地一笑说,亲爱的,要不要一起来?

 

 










 

8

渺渺爱在深夜上网。

渺渺穿着纯白的睡袍,涂了咖啡色的眼影,洒一种叫做毒药的香水。渺渺纤细的手指夹着一支烟,一头漆黑的直发直垂到腰际。

渺渺爱用夜色美妙、暗香浮动、夜的妖精、等待的姿势……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名字。

你用这种用心险恶的名字是鼓励人犯罪,我警告她。

我就是要那些男人神魂颠倒、想入非非,我喜欢释放本能的本色男人。

我无言以对。

 

KAO!如今流行猪头么?怎么今晚上碰到的全是猪头?坐在电脑边的渺渺狠狠吸了一大口烟,眯着眼睛自言自语。

我闭着眼睛趴在沙发上听巴赫,听到要精神分裂。

亲爱的,想看看道貌岸然外表下的本色男人吗?说不定对你的写作有帮助?渺渺在电脑边喊我。

我起身,走到渺渺身后。渺渺的视频开着,那头是个肥头大耳的家伙,长着一双不可思议的鼠眼,就象白面团上嵌了两粒黑豆子。

我双手围住椅子上的渺渺,俯身将自己的脸贴在渺渺脸上。

渺渺微微扬起脸迎合我,姿势无比娴熟。

真该让渺渺去演情色片,肯定红得一塌糊涂。我在心里暗笑。一只手探进了渺渺开得很低的睡袍领口,一边亲她的耳垂。

渺渺微侧着身子,眼睛半闭着。

我斜着眼睛看视频,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拼命瞪着两只黑豆子般的小眼睛,象个呆头鹅一样,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我甚至在想象中看见他的口水沿着肥厚的下巴欢畅地流下来。

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猪头。

我笑了。

 








 

 

9

男人全是猪,饿的时候围着你嗷嗷叫,一旦你把他们喂饱了,他们就把你扔在一边,再也不理你了,渺渺说。

应该让那些猪全饿着。

 

 

10

我上辈子肯定是个妓女,青楼里最红的小姐。所有的姐妹们都眼红我嫉妒我、所有的良家妇女骂我恨我、所有的男人都仰视我讨好我,渺渺说。

你当这个世界真有卖艺不卖身的美丽神话?当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即使吃春药也依然对男人提不起任何兴趣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我说。

做一个人的妓女,和做很多人的妓女,有什么分别?渺渺迷惘着。

渺渺总是迷惘。

 








 

11

有一个姓朱的作家说,每个女人都有两个版本:精装本和平装本。

上班的时候,渺渺穿了时尚的套装,化了精致的淡妆,拎着手提电脑,风风火火地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

可是一回到家,渺渺就立刻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慵懒的、迟钝的、迷离的、略有些神经质的……象趴在壁炉边磕睡的猫。

 

 

12

每个女人骨子里都渴望做一回妖精。本质上,我是个放浪的女人,穿着传统的袍子,渺渺笑着,象一只黑色的妖精。

 









类别: 故事 |  评论(2) |  浏览(120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小水 2006-12-14 11:48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