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0
用户名:  xiaoshui1472
昵称:  小水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6-12-12 08:18

披头陈

                

  


1

和披头陈分开十年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正拍着桌子和一个男人对骂。

那天我在某宾馆大堂替公司一位客户办退房手续,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位衣冠楚楚的中年人。

收银小姑娘拿着他的信用卡在POS机上过了几次,都刷不出来。

中年人说,怎么搞的,小姐,你们酒店的设备太差了,我的卡在北京的香格里拉,上海的希尔顿都可以用,你们这小地方怎么就不行了?

收银小姐说,先生,对不起,可能POS机有些问题,我帮您手工刷卡。

卡的一角有点翘,刷了几次都有一排数字不精晰。

中年人说,小姐,你能不能快点!我要赶飞机,耽误我的事情你负得起责任吗?

收银小姐的样子看起来就象是两天前才刚刚从学校毕业的,红着脸,战战兢兢的。

刷到第四次的时候,卡卷了一下,原来有点翘的现在更翘了。。

中年人跳起来,从收银小姐手中抢过卡啪地拍在桌子上,大吼到,小姐,你是什么素质啊,一个卡都不会刷。看你把我的卡弄成什么样子了,叫你们总经理出来,叫你们总经理出来。

收银小姐脸红红的,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喂,我说,多大一点事,你嚷嚷得联合国都知道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大声说到。

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中年人瞪着我,厉声道。

我就是这破烂小地方的。怎么?三百块钱的房费,妈的你付个现金不就完了!我嗓门也大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堂堂一个特级教师……

屁的特级教师!

……副教授。

屁的副教授!

……

那个特级教师兼教授后来付了现金,悻悻地去赶他的飞机去了。

收银小姐向我道谢。我轻声说,小case,那种人别放在心上。

 

办完退房手续,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在柜台边一直翻看一本旅游指南的男孩突然大步向我走过来。

嘿,你不是那个老爱哭鼻子的小丫头吗?他看着我笑。

谁呀?谁哭鼻子?谁是小丫头?我瞪了他一眼,有些恼火。

小时候我天天帮你背书包来着……你忘了么?唉~~~~披头陈叹了口气。

哦哦哦~~~你是那谁!我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其实我压根没想起他是谁。

几年不见,小丫头出落成大美人了,陈上上下下打量我。

我覥着脸,笑得象个农民。

 

陈后来总是提到那天在宾馆里发生的一幕,兴致盎然地形容我说屁的时候那个干脆利落,掷地有声,大珠小珠落玉盘。

乐此不疲。

 

 

2

披头陈这名最早是我叫开的。披头陈个子高,留一头披肩长发,脸很干净,眉眼很有几分当年约翰·列侬的风采。

披头陈跟我同年,小时候一个院子长大的。天天一起上学放学,一直上到初中。后来我们搬了家。起初还写些信,慢慢的,信越来越少,就象风筝断了线,终于失去了联系。高中,大学。兜兜转转,毕业后我们竟又在同一个城市碰了面,而且是以这样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碰面,当真是白驹过隙,沧海桑田。

陈说,其实小时候我挺喜欢你的,后来你一搬家,我就把你给忘了。

 

 

3

遇到披头陈后,我们隔一段时间就会见个面,一起吃个饭,聊聊小时候的一些事情。

每次吃饭的时候,披头陈就跟我抱怨他总是失恋。

丫头,我又失恋了,月老那老东西是狗娘养的。

我说,你知足吧。一直失恋,恰恰说明你一直在恋爱着。没几个人有这样的好运气,一年到头都在恋爱中。

陈说,臭丫头,为什么你总有这样那样的歪理?却偏偏又很有道理的样子。

我笑。

 

陈,大概是善变的双子座。他们很容易爱上一个人,又很容易厌倦。

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爱上一个人,就象一个闪电击在山坡上,突如其来,电光火石。一旦不爱了,就马上分手,飞云掣电,飞沙走石。

 

 

4

有时,披头陈会半夜打来电话问我人生有什么意义。

电话那头震耳欲聋,唱歌的的声音,猜码的声音,喝酒的声音,以及女孩子愉快说话的声音。

我说,你午夜一点钟打电话来,和我讨论人生有什么意义?

人生本来就没有意义,却拿来煞有介事地讨论,这真蠢。尤其是午夜一点钟,更蠢。

你看天上的鸟儿南来北往,它们从来不问自己为什么要飞来飞去。上天让它们长了翅膀,它们就飞来飞去。

飞蛾扑火,不是本性,而是它们命运如此。

 

从前,有个家伙曾说过,说教的男人通常只是个伪君子,但一个说教的女人一定长得很难看。

这真让人恼火。

 

 

5

披头陈脑袋里总有一些奇思异想,匪夷所思。

有一次,收到他的短信,是一张他手机自拍的图片。图片里,他盘腿坐在本市最繁华的街头,穿戴整洁,头发一丝不乱,面前有一个大纸盒,身后则是一块巨大的木牌:请把你不要了的东西给我。

我回说,几日不见,你改行做乞丐了?就你这装备?有没有专业精神?你好歹弄几件破衣赏、破麻袋,脸上弄出三天没洗脸,并且三天没吃饭的样子。

陈说,你不懂。你的脑袋是正常人的脑袋。

我张口结舌。

陈说,世人都以为乞丐低人一等,因为他们向他人无偿索取。我倒以为,乞者与施乞者之间其实是平等与交换的关系。只不过,前者得到的是物质上的,而后者得到的则是精确上的。

你施舍一块钱给乞丐,得到的回报是一整天的精神愉悦。有能力帮助他人,并且愿意帮助他人,总是愉快的。

 

晚些的时候,我跑去看他。他还低着头坐在那里,守着他的破纸盒,象一只老猫守着它的牛奶盆。

我碰了碰他的肩膀,说,陈,你发财了吧?不如,晚上请我吃饭。

披头陈拧着眉头,半天方笑着说,你倒是指望碰巧有求婚失败者顺手把钻戒丢给我?

我递水给他,探头去看他面前的纸盒,可有几个叮当作响的铜板。

 

是一个阳光明媚、凉爽宜人的秋日午后,我和陈并肩坐在街头,守着一个破纸盒,吃蛋卷冰淇淋,看人来人往。

陈说,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们每日都在自觉不自觉地把怀疑和不信任强加于你在路上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身上,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闪避的姿势。你看这街头,人来人往,比肩继踵,即便是最不经意的一个触碰,都会引起对方最本能的惊慌和猜疑。

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正日复一日的冷漠、不信任和隔阂。我们挨得很近,心却离得很远。就象隔着一道无形的墙,墙里墙外的人彼此眼睁睁地望着,相互渴望,却又相互惧怕。

即使走在最繁华的街头,也象踯躅行走在杳无人烟的沙漠里,形单影只。如果人类有灭绝的那一天,最后一个死掉的肯定是因为寂寞而自杀的。

其实,我们彼此需要,却又相互排斥。

欲拒还迎。欲说还休。

 

 

6

披头陈其实是有正当职业的。

他是学室内设计的。毕业出来,帮人做室内装修设计。他逢人便说,我好歹也是个学设计的,却沦落到装修工头的下场,口气象极一个不幸沦落风尘的大家闺秀。

 

每次,陈都不厌其烦做出极其复杂和个性的设计。可是,他自认完美的设计到头来每每被客户改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陈因此痛恨自己的职业。一个人痛恨自己赖以谋生的职业,这真无奈。

每次做完一个设计,陈对客户唯一的要求就是,当有人问起设计师名字的时候,不要提起他。

陈说,如果白痴可以飞的话,这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飞机场。

 

陈说,这个世界正越来越失去个性。

小区里整齐划一的住宅楼,不看门牌号你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家门。大街上走来走去的都是面目模糊的标准美女:相似的头发和颜色,相似的装扮,连走路的姿势都越来越雌雄莫辩。

总有一天,这世上所有的人看起来都象是同一批次生产出来的罐装可乐。

流行是个屁。而天底下所有的屁都是一样的臭。

 

 

7

那天,陈给我打电话。

我说,正好,我一个朋友的朋友近期准备装修房子,我约他,你们见个面。你有好长时间没有接活了。

电话那头,陈懒洋洋地说,恐怕不行,我现在在武汉咧。

哎哟,那当真是太不凑巧了,下次吧。对了,顺便问一下,武汉的区号几时变成了0772?嗯?

电话那头,陈仿佛是愣了几秒钟,然后听见他恼火万分地低声咒骂了几句。

我厉声道,你少废那些话,赶紧给我起床。你要不来,下回在路上碰见,别说你认识我。

就来,就来,姐姐,你几时变得比我妈还讨厌?我完了。我命苦,我就晓得我命苦,我早就晓得我命苦了,我妈还没生我的时候我就晓得了。电话那头,陈大概是正从床上挣扎着起来,边叽叽歪歪咕咕哝哝。

挂了电话,我想,命苦的是我吧,摊上这么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我大概是上辈子缺了什么德。

 

 

8

陈总说这世上的女人都是动物。

被男人欺骗的时候,她们可以蠢得象猪。可是,面对真正深爱她们的男人,她们却象狼一样精明又凶残。

大多数时候,女人最善长伤害真正爱她的男人。

 

她们往往睁着牛一样温柔无辜的大眼睛静静地望着你,只是因为她们有求于你。可是她们恨你的时候,她们的眼神象爪子一样。

女人是一种毛茸茸的小动物爪子。温柔的时候,它们挨着你,轻轻挠着你的手掌心,痒痒的,温暖又有一种奇异的舒适和倚靠的感觉。可是,一旦翻脸,她们温柔的小爪子立刻长成尖利冷硬的武器,而且往往一招致命。

 

我笑说,你只怕是吃多了女人的亏了。

 

 

9

陈说,丫头,我们为何要象蚂蚁一样整天东奔西走,劳碌终生?我为什么不能象精神病院的白痴一样,每天吃饱了就摸着肚皮晒太阳?

我说,亲爱的,等你赚了足够多的钱,又足够老的时候,再去追求白痴的生活境界吧。

哈姆雷特说,要活下去还是不要?那真是一个问题。

陈说,要清醒而痛苦地活着,还是要混沌而快乐地活着,那也是一个问题。

 


类别: 故事 |  评论(4) |  浏览(48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4 条评论
小水 2006-12-12 11:34 Says:
【评论未审核】
林盛亮 2006-12-12 10:5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