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622
用户名:  落叶松
昵称:  风花雪月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5-06 11:59

人民的名义(5)

人民的名义(5)

 

师母吴慧芬一早上打电话来,请侯亮平来家吃大闸蟹,下下棋。

侯亮平知道,这应该是高老师的意思。刘新建被拘,山水度假村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门下的两个学生真格儿动了刀枪,老师肯定坐不住了。祁同伟都向老师说了些啥?老师是什么态度?侯亮平当然想知道。这时陪老师下棋吃蟹很有意思。不仅因为一位老师与两个学生的关系,而且作为分管政法的省委副书记,对于眼下这场日趋白热化的斗争,他也该显示立场了。老师,老帅,老帅出帐,意义重大啊!

侯亮平揉着困涩的眼睛,久久凝视镜子里的自己,想着心事。

今天肯定会有一场长谈,他们师生俩也许能推心置腹地说一说真心话了。侯亮平十分敬重这位老师加领导,平时相处也挺亲切。但侯亮平总有一种感觉,觉得高老师像某部文学作品中的人物——雨果的《笑面人》?还是契诃夫的《套中人》?反正老师戴着一种似有似无的假面具,有时还裹着层层盔甲,常让你很难号准他真实的心脉。

走过花鸟市场,侯亮平站住脚。总是拿着花看老师,他都不好意思了。这次要送老师一件礼物,最好是盆景。但他转了一圈,并没看见像样的东西,比老师家里的摆设差远了。倒是走出市场的后门,见一老汉卖泰山石,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块石头瘦长嶙峋,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自有一种说不清的气度。石上书着几个大字:泰山石敢当。笔触遒劲有力,正气凛然。好!就是它,买了!侯亮平麻利付了钱,叫了出租车载上石头就走。他希望老师也能这样,做泰山石敢当。

进了老师家门,师母心疼嗔怪道:“傻小子,大老远扛这么重的石头来干啥?”高育良却蹲在地上,拿放大镜认真地检验石质。许久,才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下结论道:“假的,这不是泰山石。你花多少钱买的?侯亮平笑道:也没几个钱……”

在沙发坐定,侯亮平说了真心话:“算了,高老师,我今天过来既不是为了吃螃蟹,也不是当真要陪您下棋,我是有些话要跟您说,不说怕对不起老师您啊”

侯亮平把发生在山水度假村的事如实说了一遍,并对祁同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高育良看着侯亮平,一脸惊异:“亮平,你是说,你那位老同学祁同伟有可能故意制造车祸,暗算了陈海?”

侯亮平说:“是的,山水集团财务总监刘庆祝的死估计也和他有关!”

高育良眉头紧锁:“估计?亮平,这些事能估计吗?你都有证据了吗?”

侯亮平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但老师,这都是我基于事实的判断!高育良严肃地说:没有证据,你啥也别说!谋杀,暗算,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侯亮平喝了口茶,尽量使气氛缓和下来:“祁同伟在山水集团有股份,如果不是高小琴当面说,祁同伟本人也承认,我都不敢相信是事实。”他注意地看着老师,看老师是否会像自己一样吃惊。但老师脸上很平静,只淡然道:“其实入股这事我早知道了。知道的时候,祁同伟已经投资五六年了。他一大家子八个人投了七十万。怎么办?祁同伟的出身你知道的,苦孩子呀,上大学之前就没吃过几顿饱饭……”

侯亮平明白了,老师在袒护祁同伟。

侯亮平沉默着。

高育良看着他:“亮平,你怎么不说话了?侯亮平深深叹息:老师,您让我怎么说啊?人是会变的,今天的祁同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以命相搏的英雄缉毒队长了。”

高育良侃侃而谈:“这也正常,共产党人讲唯物论,讲辩证法,变是常态嘛!祁同伟随着能力的增强,地位的提高,也就有了变化。有好的变化,也有坏的变化。对坏的变化,我从来不客气,及时指出,严厉批评!前阵子我还和他说呢,要他好好向你学习,学什么?就学你的骨气锐气嘛,还要学一学你的原则性!亮平,在这一点上,祁同伟不如你,有时会丧失原则!……但祁同伟无才无德根本上不来嘛!”

侯亮平话里带刺:老师说得对,祁同伟肯定是有才的,但德就无从谈起了吧?

高育良真火了:侯亮平,你能不能别再死咬着你这位老同学啊?”  

高育良道:“亮平,咱们老书记赵立春同志现在有个担心,怕你这个不知轻重的反贪局局长被谁利用,成为某些人否定我省改革开放成就的一把刀啊!亮平,你没觉得这事有些怪吗?欧阳菁受贿怎么扯到刘新建、赵瑞龙身上了?李达康在这里面起没起作用啊?”

侯亮平应道:“老师,请相信我,除了法律,谁都起不了作用!李达康还真不错,迄今为止没干扰过我们!”

高育良毫不隐讳地对侯亮平施加压力:“那好,我也明确一下,刘新建的问题不管多严重,都到此为止了!不要牵扯到赵瑞龙和祁同伟!告诉你了,祁同伟他在山水集团有股份,你还不明白吗?当真要对自己的同学兄长追杀到底吗?反腐反腐,现在有几个干净干部啊?认真查查谁没点问题?他沙瑞金就敢说没问题?亮平,你给我醒醒吧,别成了人家手里的枪,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侯亮平极为震惊,‘呼’地站了起来,面色肃然地看着面孔熟悉但心灵距离已很遥远的高育良:“高老师,您怎么能这样说话,说这种话啊?您不但是我的老师,还是在职的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啊!”

高育良火透了:“侯亮平,你还知道我是你的领导啊!”

师生两个面红耳赤,隔着桌子头顶头,活像一对打架的斗鸡。吴慧芬又满脸笑容跑了过来,做起了和事佬:“哎呀,你看你们这师生俩,怎么又杠上了?来,来,螃蟹上来了,都过来吃螃蟹吧!”

侯亮平心头一阵阵发紧:“算了,师母,不吃了,我回去了!”

高育良瞪起眼:“你说不吃就不吃了?坐下,为你买的吃完再走!”

吴慧芬笑眯眯地说:“亮平,和高老师赌气,别和师母赌气啊!”

侯亮平迟疑了一下,在餐桌前坐下来:“那就吃,不吃白不吃!”

吴慧芬拿出茅台:“这就对了!老规矩啊,老师一杯,学生三杯!”

太阳隐没在厚厚的云层中,初冬的西北风凉飕飕的。侯亮平打了一个寒战。眼下的局势几近透明,必须提防意外。只是他不知道,也说不准,这场意外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又将以什么方式降临……

 

------摘自 周梅森的同名原著

 


类别: 社会透视 |  评论(3) |  浏览(558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落叶松 2017-05-06 12:02 Says:
人是会变的,今非昔比!~
落叶松 2017-05-06 12:00 Says:
戴着一种似有似无的假面具,有时还裹着层层盔甲,常让你很难号准他真实的心脉。
落叶松 2017-05-06 12:00 Says:
戴着一种似有似无的假面具,有时还裹着层层盔甲,常让你很难号准他真实的心脉。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