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622
用户名:  落叶松
昵称:  风花雪月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5-02 12:56

人民的名义(4)

人民的名义(4)

 

回顾人生,祁同伟充满自豪,以他的草根出身混到今天的地位,实属成功者。祁同伟很清楚,本以为有此丰厚的资源和基础,副省长唾手可得,没想到中央派来了个沙瑞金,让他本可预见的前途变得渺茫起来。

老师似乎也变了,对他的事不上心了,非但不愿按他的意思去和李达康讲和,还结结实实训了他一顿,提到了他的婚姻问题。和梁家豪门的婚姻其实是他心头的伤,碰一下就会流血。梁璐,他们班的那个辅导员,看中了相貌英俊品学兼优的他,主动追求他直到他大学毕业。他呢,却始终躲避她,原因很简单,梁璐比他大十岁。

现实是残酷的。大学分配对他是个很大打击。别人大都留在城里了,省市政法机关都有,倒是他这个政法系有名的优等生,被分配到岩台山区一个无名乡镇司法所当了一名司法助理员。有人说,这是梁璐故意整他。祁同伟不这样认为,他本来就是草根出身,老爸一辈子打牛屁股,没资源没背景,好去向当然没他的份儿。反过来说,如果他答应了梁璐,她父亲梁群峰书记只要勾勾小手指头,他就能腾云驾雾,直上九重霄了。

那个乡镇司法所连他在内一共三人。所长是六十年代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在山里一干三十多年,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他一下子从老所长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这也许就是三十年后的他啊——孤独,寂寞,艰难而又毫无盼头的生活,他必须逃亡!

于是,祁同伟返回头热烈地追求梁璐。女性是敏感的,梁璐看出他的用心,这位优等生追求的并不是她,而是梁书记,她断然拒绝。但祁同伟此时已把梁璐当作一生的进步事业来追求,软缠硬磨,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他一次次厚着脸皮送玫瑰,都让梁璐扔进了垃圾箱。他别出心裁,精心构思,从山里采来一车野花,拉到学校操场,摆成心字形状,站在心的中央,推金山倒玉柱,惊天一跪,迎来全校师生诧异的目光。他对着梁璐的办公室窗口,一遍遍喊:梁璐我爱你,你嫁给我吧——嫁给我吧——嗓子嘶哑了,发不出声了,他还在喊。所有的人深受感动,终于,梁璐在师生们的簇拥下,出现在他面前……

和梁璐结婚后,祁同伟调离乡镇司法所,一步一个台阶地上。他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用一股拼命精神工作,当缉毒警察时,险些牺牲在一个叫孤鹰岭的小山村。作为当时的省政法委书记,老丈人梁群峰很满意,人前幕后打招呼;老师高育良默契配合,代表组织全力提携;祁同伟便一路升迁,直至公安厅厅长。

但另一方面,爱情世界一片荒芜,从未得到过满足。他也努力爱妻子,生活中客气礼貌,基本上做到举案齐眉。岳父家大事小事,都是他一手包办,在外人看来他是个好女婿。

可有些事却不是靠努力就能解决的,比如在床上,他怎么也打不起精神,进入中年他就完全失去了与妻子**的能力。据说这种现象有一定的普遍性,叫作体制性阳痿,体制内不少类似官员也都如此。不知从哪一天起,祁同伟就搬到另一个房间,与梁璐分床睡觉。祁同伟也在内心责骂过自己:没良心的东西!白眼狼!可这种事真又勉强不得,他就是无法在身体上爱这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妻子,妻子松垮的皮肉不堪入目……




这就是代价。得到了事业的成功,却失去了一个男人的性幸福。这样的人生算真正的成功吗?祁同伟内心长期苦闷。他也曾想到离婚,但畏惧梁家的权势——说到底他所得到的一切,又是非常容易失去的。自从遇到高小琴,他渐渐枯萎的生命之花才又重新绽放。从高小琴身上,他得到了一个男人所想得到的一切。不合法不道德的爱情具有意想不到的诱惑力。他与高小琴在一起如鱼得水,感情分外热烈。高育良批评也罢,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也罢,他都不管不顾。失败总是与成功联系在一起,既然他历尽艰辛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天这个地位,为啥还要抑制自己的**呢?

祁同伟在射击场正苦苦思索,忽然有人拍他肩膀,抬头一看,竟是侯亮平。

“老同学,怎么在这儿发呆,哪里不舒服了?”侯亮平笑嘻嘻地问。

祁同伟立刻摆脱萎靡,打起精神。“我好着呢!哎,猴子,你怎么过来了?好久没和你比试枪法了,来,比试一下,看看谁是神枪手!”

侯亮平与祁同伟有很多相似点,都是行动能力很强的人,都喜欢体育锻炼,特别酷爱打枪,射击成绩经常不相上下,为争第一也经常吵得面红耳赤。但在心底都存着一份对对方的敬佩。侯亮平调到h省以后,很快找到了这个新建的射击场。今天二人在此巧遇,一场比试自然是免不了了。

比赛没有悬念。两人差不多都是枪枪十环,打掉几盒子弹也难分伯仲。到底人到中年了,心里虽说仍在争强,脸面上却放下了,射击完毕来个大拥抱,齐夸对方厉害,一种惺惺相惜的豪情在心中荡漾。

坐在场边休息,喝着矿泉水,祁同伟又试探着问:“猴子,你这次来反贪,是不是也会像我当年抓毒贩一样,一个不饶恕?”

侯亮平正视着祁同伟的眼睛:“怎么想起问这个?对我不满意是吧?”

祁同伟坦率地说:“是,比如抓李达康老婆,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啊?你不承认是政法系的,可人家就认定你是政法系的,李达康自然要反击!李达康一反击,咱们老师和我,还有多少人都陷入了被动!”

侯亮平叹息道:“算了,这事不说了,再说又得争论。不过,你只要想想,我是以你为榜样,以你当年抓毒贩的劲头干工作,你就能谅解我了,是不是?”

祁同伟话里有话说:“亮平,我当初缉毒对付的是毒贩,最多是黑社会,你盯住的那些人可没那么简单,你知道都是哪些大人物的啊?”

祁同伟又提出一个问题:“哎,你说咱两个神枪手,如果有一天拔枪相对,估计谁会先倒下?”

侯亮平坐直了身子:“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了。”

祁同伟看着侯亮平笑:“为什么?”

侯亮平也笑,指点着祁同伟的脑门:“因为你心狠手辣。”

祁同伟缓缓摇起了头:“这你可说错了,倒下的也许是我。”

侯亮平不解:“这怎么可能呢?”

祁同伟慢慢地喝酒,喝了许久才回答:“我就算心狠手辣,也不忍对你下手,你太聪明了。”

这夜,侯亮平做了个怪梦,他围着一座古堡转圈想进去,就是找不到门。那座古堡是欧洲中世纪样式,塔尖高耸,城墙宽厚,光溜溜的巨石没有任何抓手。他转啊转啊,急得抓耳挠腮,可就是进不去……

 

------摘自 周梅森的同名原著

 


类别: 社会透视 |  评论(2) |  浏览(387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落叶松 2017-05-02 13:00 Says:
中央派来了个沙瑞金,让他本可预见的前途变得渺茫起来。
落叶松 2017-05-02 12:58 Says:
这夜,侯亮平做了个怪梦~~~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