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622
用户名:  落叶松
昵称:  风花雪月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4-29 23:25

[转]人民的名义(3)

人民的名义(3)

 

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忽然记起,保姆田杏枝曾说过光明区信访办窗口太矮,第二天他就指示区长孙连城整改,也不知落实得怎么样?李达康便问田杏枝:“区信访办的窗口改了没有?”

田杏枝快人快语:“改啥,外甥打灯笼——照舅(旧)!窗口还是那么矮、那么低,站不能站,蹲不能蹲,说话久了腿麻得站不起来……”

未等田杏枝把话说完,李达康的火就呼地蹿上头顶。他快步走进书房,拨通了孙连城手机,只说了一句话“——明天信访办大厅见!”

孙连城爱好天文,接到市委书记电话时正在阳台上用高倍望远镜观察金星。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第二天一上班匆匆走进信访办大厅,茫然四顾,大厅里挤满上访群众,独不见市委书记的影子。转来转去,才在5号接访窗口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连城同志,我在这里!”

孙连城凑近一看,发现李达康坐在信访接待员的位置上。李达康从小窗户的洞口伸出一只大手,招了招:“过来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孙连城答应着,在小窗口前半蹲半站地倾听市委书记的指示。

市委书记侃侃而谈:“连城啊,我一直和你们说,涉及群众利益的事情都不是小事,能解决的一定要尽快解决,不要拖!拖来拖去,就拖出了矛盾……..是不是啊?”

孙连城努力勾着头,还得时不时地点上一点,以示虔诚。可屈膝蹲着痛苦难受,蜷曲着像一根麻花。他恳请书记同志让他进去汇报。书记同志却谈笑风生:“汇报啥?我不需要你汇报,就想和你聊聊天!”孙连城暗暗叫苦。周围都是上访群众,他这父母官今天怕是要出洋相了。

李达康还在侃侃而谈。孙连城蹲不住了,只得一条腿跪到了地上,头勾得更低,一些人认识孙连城,都向区长投来惊讶的目光。孙连城单膝跪地,才能从小窗口看到李达康的半边脸。他可怜巴巴地望着高高在上的市委书记,希望领导能注意到他的痛苦处境。

 李达康书记就是高高在上,就是不去注意,坚决不予注意。领导似乎根本不知道他的痛苦,抑或是故意折磨他,就是要他痛苦,继续兴致勃勃地大谈特谈:“不要以为信访的事是小事,你一件小事办不好,负面影响就足以摧毁你做过的许多好事,就会影响政府的形象……”

孙连城另一条腿也于痛苦中跪将下来。又一想,当众下跪实在不妥,简直是请罪了,有几个妇女捂住嘴笑哩,他又赶快改为蹲姿。

李达康又想到一个问题。“还有啊,你们的区长书记接待日又是怎么回事?搞那么多警察来干啥?要是害怕群众,你们就别到信访办来装孙子摆样子,既然来了,就别把我们的人民群众当敌人防着,这严重损害了人民政府的形象!”

孙连城磕磕巴巴解释,“这是当初丁义珍规定的,怕部分群众闹事……”

李达康敲着窗台:“我的同志啊,群众来找你们上访,是要解决问题的,谁存心闹事啊?!”领导的口气突然严厉起来“——就说这接访窗口,人民群众要遭多少罪才能表达自己的心声啊?孙连城,你像话吗?你这个共产党的区长称职吗?我让你改窗口你当耳旁风,今天尝到滋味了吧?是不是也痛恨官僚了?”

孙连城几乎瘫倒在地:“李书记,我……我改,我……我马上改!”

李达康“哼”了一声:“改不改你看着办!我今天就说这么多,连城,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和秘书小金从接待室内出来,扬长而去。

孙连城待李达康走后,艰难地爬起来,揉了半天膝盖,发了好一会儿呆,才进了信访局局长办公室,指着秃头陈局长破口大骂:“这个面对群众的窗口是哪个王八蛋设计的?那么小、那么矮,故意整人是不是?!”

陈局长赔着小心说:“孙区长,您真不知道吗?这是丁义珍当年亲自设计的!

孙连城问:“为啥这样设计?这个腐败分子心眼咋这么坏呢?”

陈局长说:“孙区长,您不知道,我们有些上访群众啊,守着信访窗口东拉西扯,问个没完,丁义珍就画了草图,设计了这种窗口。目的呢,就是要让上访者站也不好站,蹲也不好蹲,几句话说完了事。”

孙连城想了想:“这个,老丁动机还是好的。”

陈局长笑容暧昧地补充说:“效果也不错,大大提高了接访效率啊!”

孙连城脸一拉:“就是太缺德了,跪得我膝盖疼!”

陈局长见风使舵说:“要不,咱积点德?您批了经费我马上改!”

孙连城好像牙疼,眉头皱了起来:“又是经费!我印钱啊?凑合着吧,反正李书记那么多事,过几天也就忘了!”停了停,又觉得不妥。“老陈,你打个报告上来,要求市财政拨款七八十万做整改费,算了,凑个整数一百万吧!我上报李书记,财政给钱咱就改窗口,不给就想别的办法!”

陈局长点头:“好的,那我今天就打报告!不给就不改呗!”

孙连城手指差点戳到陈局长的秃头上:“你们真都是属猪的,不扯着腿,你们就不哼哼。不是我批评你,老陈,你就是不动脑子!还不给钱就不改了,哎,没钱就办不了事吗?你这是懒政!我还就不信了,比如说,你就六个接访窗口是不是?就不能买六只小板凳吗?就不能像银行那样摆几颗小糖果吗?花钱不多,事也办了嘛!”

陈局长擦着秃头上的汗,一迭声说:“行,行,孙区长……”

孙连城又交代:“当然了,小糖果也不能多摆,每个窗口每天摆上几颗,是个意思就行了。摆多了就可能诱发上访,也可能被哪个贼人一把捞走。咱中国的老百姓,尤其是京州老百姓,劣根性,没救!”

陈局长深有同感:“是,孙区长,咱中国老百姓就是没救啊……”

其实,没几个人了解孙连城的内心世界。这位区长表面上随和顺服,心中却是一肚子怨气无处发泄。他早年仕途顺利,年纪轻轻就提了正处,以后二十几年原地踏步,渐渐就心灰意冷了。特别最近几年他狂热地喜欢上天文学之后,方知宇宙之浩渺,时空之无限。人类算什么?蚂蚁?尘埃?恐怕也是高抬自己了。有没有外星人?孙连城倾向于有的,宇宙存在着亿万颗类似地球的行星,你敢说某一颗不会产生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哪天他们来了,地球没准归他们领导。李达康算什么?高育良算什么?沙瑞金算什么?蚂蚁尘埃罢了!孙连城开悟了,一颗心也放平了。从此得过且过,再无烦恼。“好好好”“是是是”,就是不办事,谁奈我何?还私下放言,不想升了,就无所谓了。

所以,孙连城并不真的害怕李达康。都说无私者无畏,他孙连城没贪污没受贿,又不想再提拔了,何畏之有?况且,他还胸怀整个宇宙!这一点,强势书记李达康并没有看明白,恐怕永远也不会明白。

白处长向省委书记汇报说最近网络常提到的一件事,是京州的事,京州的光明区信访办不作为,信访窗口的设计很奇葩,整得上访群众叫苦连天……

沙瑞金交代:“今天是周末,咱们搞个突然袭击看看去!你通知李达康,在光明区信访办见!”

李达康接到白处长的电话时,心中不禁一阵阵发毛。哪方面的工作出纰漏了?沙瑞金书记为什么突然要去光明区信访办?由于工作太忙,他好久没过问光明区信访办的事。保姆田杏枝在一旁宽慰他,说:“会不会是因为那些窗口都改造成功了,沙书记注意了,要抓个先进典型?”

李达康面无表情道:“但愿吧,但愿孙连城这回能干点人事!”

匆匆赶到信访办走进门,李达康本能地搜寻信访窗口。这才发现孙连城阳奉阴违,根本没做任何整改,窗户仍是那么低矮!只在六个信访窗口前,放了六个小竹凳,小竹凳都快被信访群众坐散了。更可笑的是,每个信访窗口上吊着一只空荡荡的脏布袋,窗台散落着几块小糖果……李达康脑袋轰地炸了,没想到孙连城竟这样糊弄他!

大厅里空空荡荡,不见省委书记的踪影。李达康正准备给白处长打电话,耳边却响起了沙瑞金平和的声音:“达康同志,来,我在这里呢!”

李达康这才发现,沙瑞金也像他上次对付孙连城那样,坐到了信访接待员的位置上。李达康快步走到信访窗口前。沙瑞金从窗洞里伸出一只白胖的大手:“过来过来,达康同志,咱们今天得好好聊聊了!”

李达康在小窗口前半蹲半站,与沙瑞金握了手,洗耳恭听。

沙瑞金用嘲讽的口吻说:“光明区信访办窗口设计得很有特色,被人家晒到网上了!今天特意过来看看,的确名不虚传,果真奇葩!估计不但在咱省府的京州市,就算整个h省也是独一份!”又问李达康为何不坐?坐下聊嘛,身后不是有小竹凳吗?省委书记还指着肮脏的小布袋说:“口干舌苦时可以吃块糖,别光喂苍蝇啊!”

李达康苦着脸,扶着快要滑下鼻梁的眼镜,努力勾起头发花白的脑袋,和小窗洞内居高临下的沙瑞金对话:“沙书记,您别说了,我检讨!这么作践上访群众,我有责任!”

沙瑞金动了恻隐之心,让他进来谈,这么蹲着看了都难受!李达康苦着脸拒绝:“不,沙书记,您别同情我,对懒政监督不到位,我活该!上访群众遭过的罪,也让我体验一下吧,长长记性!”沙瑞金就让他拿身后的小竹凳,坐着谈总好受一些。

李达康便拿了只竹凳坐下,愤愤然道:“说到这窗口,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我亲自来过,耳提面命让他们改啊,说了两个多月了,竟纹丝不动!”

沙瑞金讥讽:“也不能说一点没改,添了小竹凳,还加了小糖果。”

李达康摇头说:“这不是唬鬼吗?我明确对主持工作的区长孙连城提了要求,要按银行柜台的样式改,可该同志就这么糊弄我!有的人向我反映,说孙区长说了,无私才能无畏,不想升了也就无所谓了!”

沙瑞金深有感触:懒政现象触目惊心啊,这也不是一个京州的问题。我们要警醒,要处理……沙瑞金表示,要加强对不作为的追究。对孙连城这种人怎么办?当真没办法了?未必吧?沙瑞金说有个设想,厅局级干部懒政不作为,由省委召回;处科级干部不作为,各市市委召回。召回干什么?重新学习,学党章,学习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李达康极表赞同,建议学习结束对懒政干部降级使用。沙瑞金似乎早有腹案,深思熟虑地说:可以考虑一次降一至三级,如果再被召回,就地免职!你们的孙连城区长不是不想升了就无所谓了吗?连降三级他还无所谓吗?

李达康积极请战:“沙书记,那试点就从我们京州开始吧!”

沙瑞金当即批准:“好啊,你们试吧,总结经验后全省推广!”

省委书记用了重锤,市委书记李达康再度加码,京州懒政干部的好日子过到头了。几天后,李达康亲自主持,在市委党校举办懒政学习班,将孙连城等一百三十四名处科级懒政领导干部撤职集中学习。李达康脱稿讲话,毫不客气——把在座的同志从各区县各部门集中到这里,是有原因的。什么原因?懒政嘛,不作为,不干事,白吃干饭嘛!台下干部们窘态百出,瞠目结舌。孙连城坐在大教室最后一排,脸上挂着不满与不屑。

李达康今天特意把组织部部长请来了,公开申明说,有不服气的同志可以辞职,京州市委当场给你办离职手续!当然,愿意接受组织的再教育,以后还愿意为人民群众做些有益的事情,他也代表市委表示欢迎。但话也说清楚,既然是召回的‘不合格产品’,将来使用上就得重新定位了,学习结束后一律降一至三级。看到在场的孙连城,李达康点名强调——对于个别干部,我们还要人尽其才呢,比如说咱们孙连城区长。他不是特别喜欢仰望夜空看星星吗?那我们就请孙连城到市少儿宫做个少儿辅导员嘛,专门带着我们的孩子看星星去!少儿辅导员啥级别啊?没级别,一般干部,但孙连城那是专业对口了。

孙连城呼地站了起来,大声说:“李达康,我……我辞职!”

李达康笑了:“孙连城,你可想好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我绝不后悔!士……士可杀不可辱!”孙连城涨红了脸。

李达康立即向孙连城鞠躬:“谢谢你了,孙连城,我代表京州市委,代表八十三万光明区老百姓谢你了,如果你能退*就更好了!”

孙连城起身往门外走:“李达康,党籍我就等你来开除了……”

 

------摘自 周梅森的同名原著

 


类别: 社会透视 |  评论(2) |  浏览(359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落叶松 2017-04-29 23:28 Says:
无欲无求才是无畏!~
落叶松 2017-04-29 23:26 Says:
光明区信访办的信访窗口的设计很奇葩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