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622
用户名:  落叶松
昵称:  风花雪月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4-27 10:31

[转]人民的名义(2)

人民的名义(2)

 

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调研回京州市没几天,就主持召开了h省的省委常委会。包括高育良和李达康在内的十三名省委常委出席了会议。

沙瑞金微笑中的开场白貌似随意,却意味深长。说是为开好这个常委会,他做了一些准备,十六天跑了八个市,做了一些调研。调研结束当夜,又赶上了京州市的“九一六”事件。一个经济大省有史以来第一次向全世界进行了一场大火的现场直播,让他深感不安。

新省委书记开宗明义就是“九一六”事件,认为这个“九一六”事件不简单,并做出初步判断:它不是一般的拆迁矛盾,是大火引发的恶性暴力事件。事件的根源在于暴力拆迁,是我们一些干部的腐败行为激发和激化了普遍存在的社会矛盾。常委们纷纷点头,交头接耳。新书记的话很尖锐,一针见血。

省委书记沙瑞金声音洪亮:“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反贪总局从北京一位小处长家里搜出两亿多现金,我们这边逃掉的同案嫌疑人丁义珍贪了多少?还有那些和丁义珍沆瀣一气的家伙又贪了多少啊?没有贪赃,何来枉法?大风厂员工的股权搞到哪里去了?为了股权,一把火当场烧死了三个,烧伤了三十八人,还有六名重伤员仍在危险中,生死未卜!大风厂的事和这场恶性件背景都要查清楚,要给大风厂的员工,也给我们人民群众一个交代!不管涉及谁,涉及哪一级干部!”

沙瑞金手上的红蓝铅笔不经意间“啪”的一声,拍放到桌上。这声音在某些与会者听来,不啻一声惊雷,表达了新书记的反腐决心。

沙瑞金说完,扫视着众常委,话题一转,变得更加凌厉!他狠批干部作风问题,毫不客气地指出,某些地区某些部门的干部素质,已经远远低于一般国民素质了。众常委以吃惊的眼神看着沙瑞金,这种提法真是振聋发聩。副书记高育良不吃惊也做吃惊状,他倒能预料新书记的思路。

沙瑞金目光如炬:“同志们,你们不要这么吃惊地看着我,这是我在调研时发现的令人痛心的事实啊!下面我还要具体讲。我请问,靠一些素质低下、道德水准低劣的干部领导一个地区一个部门,这个地区和部门还能搞得好吗?人民群众不要骂我们瞎了眼吗?!所以,现在严重的问题不是怎么教育我们的人民群众,而是怎么教育我们的干部!”

 这话太刺激人了!作为本省最高领导沙瑞金继续说,显得深思熟虑。“同志们啊,这种时候,重温一下我们党的历史传统很有必要。今天我特意请了一个老同志来参加我们的常委会,来给我们讲讲历史,讲讲传统,讲讲精神,讲讲怎么做一个共产党人!这位老同志是谁呢?大名陈岩石,离休的省人民检察院前常务副检察长。有人不喜欢他呀,称他是块老石头!可我要说,老石头好啊,我们这个人民共和国的基础就是这些老石头们打下的!这时,省委秘书长老陈引着陈岩石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沙瑞金率先站起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陈岩石同志!”高育良、李达康和其他常委们也纷纷站起来,鼓掌欢迎陈岩石。

陈岩石话语很朴素,讲起自己当年入党的故事。老人入党,是因为队伍打岩台,不是共产员就没资格背炸药包参加尖刀班。背炸药包是共产员才有的特权。老人为了抢到背炸药包的特权,就在队伍开到岩台郊外时火线入了党。那时老人还是少年,实际年龄只有十五岁,因为要入党,就虚报了两岁。他的入党介绍人叫沙振江……

陈岩石讲得动容:“……攻坚战打响了,班长沙振江带着我和二顺子等十六名尖刀班战士每人背负着四十多斤重的炸药包,鱼贯跃出战壕。城墙上,暗堡里,日军机枪疯狂扫射。冲在最前面的是沙振江,小红旗在硝烟中时隐时现。沙振江身后是我,再往后是二顺子……

陈岩石越说越激动:“……在距城南门六十多米的一棵老槐树下,沙振江身中六弹,壮烈牺牲!我把沙振江的炸药包背上,继续前进。一排机枪子弹打过来,我中弹倒下了。就在我挣扎着向前爬时,二顺子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前进了几米,连人带炸药一起滚到城门洞里,拉动了导火线。城门被炸开了。总攻的冲锋号响了起来……”

这时,陈岩石已是老泪纵横:“……二顺子牺牲时十六岁,只有一天的党龄啊。在我党历史上还有没有这种一天党龄的党员?我不知道。不过我想,在战争年代,像二顺子这种情况绝不会只是一个。这些党员用他们的行动,以自己的流血牺牲,实践了入党誓言啊!”

常委们此时情绪激动,无不动容,沙瑞金的眼睛都湿润了。

陈岩石最后说:“……因为入党,我在年龄上虚报了两岁,后来提前离休了。瑞金同志这次问我,你提前离休没能享受副省级待遇,后悔不后悔?我说不后悔。当年我们尖刀班十六个同志,一场攻坚战牺牲了九个,和他们相比,我够幸福的了。所以瑞金同志代表组织向我道歉时,我说,这有啥歉可道啊?背过炸药包就该伸手要官要待遇了?背炸药包是党员的特权,当年虚报年龄争抢这个特权时,我甚至都没想到能活到今天!同志们,我这一生都为抢到这个特权而骄傲啊!




陈岩石离去后,省委常委会继续进行。

沙瑞金感慨万端,不时地用指节击打着桌子:“同志们,战争年代,我们党员争抢的是背炸药包,是前赴后继去牺牲,奋斗牺牲是我们共产党员的特权。如今呢?我们一些党员干部争的是什么?权与钱!是‘前腐后继’!为了升官发财,把封建官场那一套全学来了,搞得一个地区一个部门乌烟瘴气!举一个例说吧,我来本省任职,陈岩石可沾大光了,知道他喜欢花鸟,不少人往他那儿送花鸟,光鸟就送了十几只!如果陈岩石喜欢养宠物,恐怕熊猫、老虎都会送过来吧!什么风气啊!

常委们面面相觑。会议室里的气氛又明显紧张起来。

沙瑞金继续说:“有的干部,级别不低,这次还想进一步。他是管科技的干部,做了六年科技局局长、五年市委组织部部长,可我们的农业科学家、科学院院士,他竟然不认识!人家和他握手,他还仰着脸问人家是哪个单位的?稍有姿色的女干部呢,他个个熟悉,连偏僻乡镇上的女干部,他都能叫出人家小名。哎,这像什么话呀,同志们?!”

高育良感觉时机到了,应该主动出击了:“——瑞金同志,您说的这个同志我也听说过,就是喜欢泡女干部嘛,晚上经常拉扯着一帮女干部四处喝酒。只要一喝,肯定要把一两个女干部喝倒,送去挂水,影响非常不好,背地里大家都称他花帅。”

沙瑞金激愤地说:“这样只会喝花酒不干正事的花帅,我们能向中央推荐,安排副部级职位吗?当真把我们的人大、政协当花瓶了?”

会议开到现在,还没有一位常委发言呢。省委副书记高育良第一个开口,而且插了新书记的话,令人刮目相看。

沙瑞金继续讲话:“还有一个同志,我省的公安厅厅长啊,肩负着社会治安和维稳的重大责任啊,他倒好,那么多的正事不干,突然跑到陈岩石养老院的小花园里挖地去了!累得一头大汗,几乎光膀子呢!”

调研回到京州,沙瑞金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陈岩石。进了养老院的门,却见着公安厅厅长祁同伟和陈岩石在一起挖坑栽花。沙瑞金的心里马上“咯噔”了一下:昨夜光明湖畔发生突发性事件,死了好几个人,还有许多人被烧伤,这个公安厅厅长怎么还有心思在这儿当花农?后来才知道,不光是一个公安厅厅长,自从二十多天前他空降h省,陈岩石所在的这个养老院就热闹起来了!敏感信息如风一般传播:沙瑞金的伯父是陈岩石的入党介绍人和班长。解放后,陈岩石经常接济烈士家属,沙瑞金是陈岩石供到大学毕业的。祁同伟得知信息后,已无李达康那样的表演机会和舞台,只能紧赶慢赶上门当当花农了。

沙瑞金举重若轻,谈笑风生。“我建议今年农村基层评劳模,就评咱这位祁厅长,反正我投一票。好同志啊,干农活的一把好手啊!”

高育良也说了起来。转向宏观方面:“——瑞金同志谈到了我们h省干部队伍的很多问题,这些问题是不是存在?肯定存在,在我省有些地区有些部门甚至还比较严重。京州市的组织部部长花幸福不过是和属下女干部喝喝酒,岩台市去年判刑的那位组织部部长呢?什么情况?都知道嘛,和一百多名女干部通奸,影响极其恶劣!”

一位常委补充:“有些女干部开好房间等着这位部长上床,还有的送上身子还送钱。更无耻的是,个别女干部丈夫亲自出马拉皮条!”

沙瑞金十分吃惊:“这些女干部后来处理了没有?处理了几个?”

这位常委苦笑:“几乎没处理。怎么处理呀?涉及一百多个家庭,到时若是闹出一批离婚呀自杀呀这类事情,社会影响就更不好了!”

高育良继续说:“前年林南市长过生日,下属三百六十八名干部就直接去送钱,送了多少呢?二百八十九万啊!”

沙瑞金追问:“这个收钱市长处理了没有?也没处理吗?”

高育良说:“处理了,这个市长判了十五年刑,这没啥可说的。三百六十八名干部怎么办呢?怎么处理啊?陈岩石同志和我说,好处理,全撤职。全撤职?整个林南的干部队伍那就垮了,工作就没人干了!”

纪委书记说:“当时为这批干部的处理,常委会争议很大。”

沙瑞金听明白了:“——育良同志和大家的发言,让我了解了不少新情况,也就更证实了我的判断,本省干部队伍问题的确不少,已经到了不解决不行的地步!怎么解决呀?很简单,按党纪国法办嘛!比如大家提到的那一百多名女干部,和组织部部长上个床,就从科长提处长了,那么我请问,这对那些兢兢业业干了十年二十年还原地不动的干部公平吗?不公平嘛,都不处理,大家跟着学样,党风政风社会风气就败坏掉了!我提议,暂时冻结干部的提拔任用,不管是拟向中央推荐的副省级,还是拟提拔任用的厅局级,一律重新深入考察后再议吧!”

沙瑞金定了调子,常委们一致同意。李达康心如明镜,沙瑞金已经达到目的。反腐败,整顿吏治,抓干部队伍建设,这就是新上任的省委书记要做的开局文章。

高育良这时也看明白了,新书记是下政治棋的高手啊,请来一位老同志讲了讲传统,就轻松按下了一批拟提拔的干部。

沙瑞金最后做总结讲话:“今天会开得很好,重温了党的历史和优良传统。尤其是陈岩石同志讲到的那位只有一天党龄的党员,我想同志们不会轻易忘记。我恳请同志们牢牢记住他们,记住我党鲜艳的党旗上有他们鲜红的血,记住《国际歌》里的话,要为真理而斗争!”

这个省委常委会开得常委们有点晕。但有一点很明确,新书记沙瑞金将在h省政坛刮起一股新风,日子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过了……

 

------摘自 周梅森的同名原著

 

 


类别: 社会透视 |  评论(2) |  浏览(327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西瓜小太郎 2017-04-29 23:23 Says:
新书记十六天跑了八个市!~
落叶松 2017-04-27 10:33 Says:
新书记沙瑞金将在h省政坛刮起一股新风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