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2956
用户名:  大红石头
昵称:  大红石头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8-04 14:07

我和余江  缘缘不断

 在我的老家村子里有一个妇女名叫“恰舍”,村子里的大人们平时都是那么叫她的。等我长大一些懂多点事了,我就好奇为何她的名字叫“恰舍”,因为恰舍这两个字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又感到很好笑,用我们鹰潭的话说“恰”就是吃,舍又音同屎,“恰舍、恰舍”听起来让人联想到是吃屎。可能是我这个人天生就喜欢好奇,有一天我就问村子里的一个大人,为何恰舍会叫恰舍?他说,因为那位叫恰舍的妇女是从余江嫁到我们村子里,每当她不管早晚遇到村里的人就会问:你恰舍里?她这样一问,村里人都觉得好笑,大家就这样学着她说恰舍里,慢慢地村里人就把她的这句话简称“恰舍”,见了她就叫她恰舍,所以她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慢慢地,她也就习惯了这个名字,而她真正的名字却从此无人叫起。
  说起来余江人和我们都是同一个地区的,但是说话在口语上还是有些区别的,就比如吃饭,余江人说恰饭,我们是说七饭,毕竟我们都是一个地区的,交流上是没有一点障碍的,这些是我对余江最初的一些认知。
  话又说回来,我们村子在地理位置上是属于鹰潭西郊,却又很接近余江。自古以来,我们村里的人大多是和余江人结亲,一代一代人都是那样,也就是说嫁女儿娶老婆大多都是余江的人,村里人的亲戚大多是余江的,可以说在我们村谁家都至少有一两门余江的亲戚。我本人的很多亲戚就是在余江的各个乡村,我妈妈的外婆家在鸭塘许家,我两个姨也都嫁在余江,我的两个婶婶也是余江的,我的小姑也嫁在余江,其实我们在血缘上和风俗习惯上也更接近余江,我们在情感上和余江人也更亲近。小时候我跟着大人走亲戚,路再远也都是走路去的,路走多了,走熟了,也就认识了更多的余江的地名和村名。不仅近亲很多是在余江,远亲就更多了,因为如此,我虽是一个鹰潭人,但又常常觉得更似一个余江人。
  小时候有一件比较难忘记的事就是跟着大人们去余江刘家站捡花生。为什么要去捡花生呢?因为我们村的地少,也就很少种花生,但是水田是很多的,适合种水稻。而余江刘家站那一带的农村却有很多地,他们种的花生多,红薯也多。每逢花生成熟了,他们拔完花生,村里的大人们就相约着去捡花生。当然捡花生不是直接在花生地里就可以捡到的,而是要用到一种农具铁耙。那时大人们早早就吃好了早饭,大家就扛着铁耙挎着竹篮或是顺带一个蛇皮袋,一起走路出发去刘家站捡花生。那时去余江的路线是从我们村后面的一条公路直往刘家站走,过了张家桥,走走就到了刘家站。小时候我应该是比较早熟的一个孩子,我也就跟着大人们去。到了目的地,大家就到处找花生地,用铁耙一耙一耙的刨地,从地里刨出花生。为什么地里会有花生呢?因为人家拔完花生后,有的花生还在土里,土地越硬的花生就越多。我们就这样捡一天,快到傍晚了我们就收工一起回家,那时也不觉得累,看着自已捡到的花生却总是满心欢喜的。
  我和余江的缘,不仅仅连接着我小时候的生活,也不仅仅连接着那些远亲近亲的关系,直到我出来工作后也还是缘缘不断。多年前我在厦门工作,有一个余江马荃镇人,他名叫晏志鸿,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中他一直如大哥一样关照我。那些年幸得晏志鸿大哥的关照,让我在初出社会中少吃了一些苦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88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